国学文化

毛公案

作者:储仁逊

版本:南开大学图书馆藏储仁逊抄本小说。六回。

作者:卷端下有“醉梦草庐主人梦梅叟志”印,版心下有“莳心堂”印。疑为储仁逊。储仁逊,字拙庵,号卧月子,又号醉梦草庐主人梦梅叟,祖籍章武,世居天津带河门外,生于清同治甲戌(1874)年二月初四,卒于民国戊辰(1928)年十二月。持身狷介,毕生布衣布履。精医卜堪舆之术,设馆沽上,课毕,尝卖卜于金华桥畔,所得卦金,悉以周恤亲故,不使有余。

内容:叙述明代嘉靖时期直隶巡按毛登科私访断案的故事。

红线传

作者:作者不详

唐潞州节度使薛嵩家青衣红线者,善弹阮咸,又通经史,嵩召俾掌表笺,号曰内记室。时军中大宴,红线谓嵩曰:“羯鼓之声甚悲切,其击者必有事也。”嵩素晓音律,曰:“如汝所言。”乃召而问焉,云:“某妻昨夜身亡,不敢求假。”嵩即遣归。是时至德之后,两河未宁,以淦阳为镇,命嵩固守,控压山东。杀伤之余,军府草创。朝廷命嵩女嫁魏博节度使田承嗣男,又遣嵩男娶滑台节度使胡章女;三镇交缔为姻姬,使益相接。

田承嗣常患肺气,遇暑益增,每曰:“我若移镇山东,纳其凉冷,可以延数年之命。”乃募军中武勇十倍者,得三千人,号外宅男,而厚其廪给。常令三百人夜直宅中。卜良日,欲并潞州。嵩闻之,日夕忧闷,咄咄自语,计无所出,时夜漏方深,辕门已闭。杖策庭除,惟红线从焉。红线曰:“主公一月,不遑寝食。意有所属,岂非邻境乎?”嵩曰:“事系安危,非汝能料。”红线曰:“某诚贱品。亦能解主公之忧。”嵩以其言异,乃曰:“我不知汝是异人,诚暗昧也。”遂告其事,曰:“我承祖父遗业,受国厚恩,一旦失其疆土,则数百年功勋尽矣。”红线曰:“此易与耳。不足劳主公忧,某暂到魏境,观其形势,觇其有无。今一更登途,二更可复命,请先定一走马使具寒暄书,其他则俟某却回也。”嵩曰:“倘事或不济,反祸之速,又如之何?”红线曰:“某之此行,无不济也。”乃人闺房,饬其行具。梳乌蛮髻,插金凤钗,衣紫绣短袍,着青丝轻履,胸前挂龙纹匕首,额上书太乙神名。再拜而行,倏忽不见。嵩乃返身闭户,背烛危坐。时常饮酒,不过数杯,是夕举觞十余不醉。忽闻晓角吟风,一叶坠露,惊而起问,红线回矣。嵩喜而慰劳,询事谐否?红线对曰:“幸不辱命。”又问曰:“无杀伤否?”曰:“不至是。但取床头金盒为信耳。”又曰:“某子夜前三刻,即达魏城,凡历数门,遂及寝所。闻外宅儿止于房廊,睡声雷动,见中军士卒,步于庭下,传呼风生,乃发其左扉,抵其寝帐。田亲家翁止于帐内,鼓跌酣眠,头枕文犀,枕前露七星剑。剑前仰开一金盒,内书生身甲子与北斗神名;复以名香美味,压镇其上。彼则扬威玉帐,但其心豁于生前;熟寝兰堂,不觉命悬于手下。宁劳擒纵,只益伤嗟。时则蜡烛烟微,炉香烬委,侍人四布,兵仗森罗。或头触屏风,鼾而者;或手持中拂,寝而伸者。某乃拔其眷洱,褰其裳衣,如病如昏,皆不能寤;遂持金盒以归。出魏城西门,将行二百里,见铜台高揭,漳水东流;晨钟动野,斜月在林。忿往喜还,顿忘于行役,感知酬德,聊副于咨谋。夜漏三时往返七百里。人危邦,一道经五六城,冀减主忧,敢言劳苦。”嵩乃发使人魏,遗承嗣书曰:“昨来暮夜有客自魏中来,云从元帅床头获一金盒,不敢留驻,谨封纳。”专使星驰,夜半方达。正见搜捕金盒,一军忧疑。使者以马捶挝门,非时请见。承嗣遽出,使者以金盒授之,捧承之时,惊绝倒。遂留使者止于宅中,狎以私宴,多其赐赉。明日遣使赉帛三万匹,名马二百匹,及珍异等,以献于嵩,曰:“某之首领,系在恩私。便宜知过自新,不复更贻伊戚。专膺指使,敢议亲姻。循当捧鼓后车来,在麾鞭马前。所置纪纲外宅儿者,本防他盗,亦非异图,今并脱其甲裳,放归田亩矣。”由是两月之内,河北河南,信使交至。

忽一日,红线辞去。嵩曰:“汝生我家,今将焉往?又方赖汝力,岂可议行?”红线曰:“某生前本男子,游学江湖间,读神农药书,而救世人灾患。时里有妇孕,又患蛊症,某误以芫花酒下之。妇与腹中二子俱毙。是某一举而杀三人。阴司见诛,蹈为女子,使身居贱隶,气禀凡俚,幸生于公家,今十九年。身厌罗绮,口穷甘鲜,宠待有加,荣亦甚矣。况国家平治,庆且无疆。此即违天,理当尽弭。昨至魏邦,以是报恩。今两地保其城池,万人全其性命。使乱臣知惧,列士谋安,在某一妇人,功亦不小,固可赎其前罪,还其本形,便当遁迹尘中,栖心物外,澄清一气,生死长存。”嵩曰:“不然,以千金为居山之所。”红线曰:“事关来世,安可预谋。”嵩知不可留,乃广为饯别,悉集宾僚,夜宴中堂。嵩以歌送红线酒。请座客冷朝阳为词,词曰:

采菱歌怨木兰舟,送客魂消百尺楼。
还似洛妃乘雾去,碧天无际水长流。

歌竟,嵩不胜其悲。红线拜且位,伪醉离席,遂亡所在。

归莲梦

作者:苏庵主人

简介暂无

孙子略解

作者:曹操

《孙子略解》(即《孙子注》),开创整理注释《孙子》十三篇的先河,丰富和发展了中国古代军事理论。其“兵以义动”的战争观,因事设奇、任势制胜的“诡诈论”,注重后勤保障和加强水军建设的远见,颇受后世推重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〈序〉   操闻上古弧矢之利,《论语》:「足兵。」《尚书》:「八政曰师。」《易》曰:「

师贞,丈人吉。」《诗》曰:「王赫斯怒,爰征其旅。」黄帝汤武咸用干戚以济世也。《

司马法》曰:「人故杀人,杀之可也。」恃武者灭,恃文者亡。夫差、偃王是也。圣人之 用兵,戢而时动,不得已而用之。吾观兵书战策多矣,孙武所着深已。审计重举,明画深

图,不可相诬,而但世人未之深亮训说,况文烦富行於世者,失其旨要,故撰为略解焉。



〈计篇〉

〔曹操曰:计者,选将、量敌、度地、料卒,计於庙堂也。〕



  孙子曰:

  兵者,国之大事也;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,不可不察也。

  故经之以五,校之以计,以索其情。

〔曹操曰:谓下五事七计,求彼我之情也。〕

  一曰道,

〔曹操曰:谓导之以教令。〕

  二曰天,三曰地,四曰将,五曰法。道者:令民与上同意者也;故可与之死,可与之

生,民弗诡也。 〔曹操曰:危者,危疑也。〕

  天者:阴阳、寒暑,时制也;顺逆,兵胜也。

〔曹操曰:顺天行诛,因阴阳四时之制。故《司马法》曰:『冬夏不兴师,所以兼爱吾民

也。』〕   地者:高下、广狭、远近、险易、死生也。 〔曹操曰:言以九地形势不同,因时制利也。论在〈九地〉篇中。〕

  将者:智、信、仁、勇、严也。

〔曹操曰:将宜五德备也。〕

  法者:曲制、官道、主用也。

〔曹操曰:曲制者,部曲、旗帜、金鼓之制也。官者,五官之分也。道者,粮路也。主用

者,主军费用也。〕

  凡此五者,将莫不闻;知之者胜,不知者不胜。

  故校之以计,以索其情。

〔曹操曰:同闻五者,将知其变极,则胜也。索其情者,胜负之情。〕

  曰:主孰贤?将孰能?

〔曹操曰:道德、智能。〕

  天地孰得?

〔曹操曰:天时、地利。〕

  法令孰行?

〔曹操曰:设而不犯,犯而必诛。〕

  兵众孰强?士卒孰练?赏罚孰明?吾以此知胜负矣。

〔曹操曰:以七事计之,知胜负矣。〕

  将听吾计,用之必胜,留之;将不听吾计,用之必败,去之。

〔曹操曰:不能定计,则退去之。〕

  计利以听,乃为之势,以佐其外;

〔曹操曰:常法之外也。〕

  势者,因利而制权也。 〔曹操曰:制由权也,权因事制也。〕   兵者,诡道也。 〔曹操曰:兵无常形,以诡诈为道。〕   故能而示之不能,用而示之不用;

  近而示之远,远而示之近。

〔曹操曰:欲进而治去道,若韩信之袭安邑,陈舟临晋而渡於夏阳也。〕

  故利而诱之,乱而取之,实而备之,

〔曹操曰:敌治实,须备之也。〕

  强而避之,

〔曹操曰:避其所长也。〕   怒而桡之; 〔曹操曰:待其衰懈也。〕   (卑而骄之)   (佚而劳之)

〔曹操曰:以利劳之。〕

  (亲而离之)

〔曹操曰:以间离之。〕

  攻其无备,出其不意。

〔曹操曰:击其懈怠,出其空虚。〕   此兵家之胜,不可预传也。

〔曹操曰:传,犹泄也。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,临敌变化,不可先传也。故料敌在心,察

机在目也。〕  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,得算多也;未战而庙算不胜者,得算少也。多算胜,少算败,况

无算乎!吾以此观之,胜负见矣。

〔曹操曰:以吾道观之矣。〕

〈作战篇〉

〔曹操曰:欲战必先算其费,务因粮於敌也。〕



  孙子曰:

  凡用兵之法:驰车千驷,革车千乘,带甲十万。

〔曹操曰:驰车,轻车也,驾驷马;革车,重车也,言万骑之重。车驾四马,率三万军, 养二人主炊家子,一人主保固守衣装,厩二人主养马,凡五人。步兵十人,重以大车驾牛

。养二人主炊家子,一人主守衣装,凡三人也。带甲十万,士卒数也。〕   千里而馈粮,

〔曹操曰:越境千里。〕

  则外内之费,宾客之用,胶漆之财,车甲之奉:费日千金,然後十万之师举矣。

〔曹操曰:谓购赏犹在外之也。〕

  其用战:胜久则钝兵挫锐,攻城则屈力,久暴师则国用不足。 〔曹操曰:钝,弊也;屈,尽也。〕   夫钝兵挫锐、屈力、殚货,则诸侯乘其弊而起,虽智者,不能善其後矣。

  故兵闻拙速,未睹巧久。

〔曹操曰:虽拙,有以速胜。未睹者,言无也。〕

  夫兵久而国利者,未之有也。   故不尽知用兵之害,则不能得用兵之利矣。



  故善用兵者,役不再籍,粮不再载;

〔曹操曰:籍,犹赋也。言初赋民,便取胜,不复归国发兵也。始用粮,後遂因食於敌,

还兵入国,不复以粮迎之也。〕

  取用於国,因粮於敌:故军食可足也。

〔曹操曰:兵甲战具,取用於国中,粮食则因敌也。〕

  国之贫於师者:远者远输,远输则百姓贫;

  近师者贵卖,贵卖则百姓财竭,

〔曹操曰:军行已出界,近於师者贪财,皆贵卖,则百姓虚竭也。〕   财竭则急於丘役。屈力中原,内虚於家,百姓之费,十去其六。

〔曹操曰:丘,十六井也。百姓财殚尽而兵不解,则运粮尽力於原野也。十去其七者,所

破费也。〕

  公家之用:破车疲马,甲胄矢弩,戟楯矛橹,丘牛大车,十去其七。

〔曹操曰:丘牛,谓丘邑之牛;大车,乃长毂车也。〕

  故智将务食於敌,食敌一锺,当吾二十锺;[上艹下忌][上艹下干]一石,当吾二十石



〔曹操曰:[艹忌],豆[禾皆]也;[禾干],禾槁也。石,百二十斤也。转输之法,费二十

石乃得一石。〕



  故杀敌者,怒也;

〔曹操曰:威怒以致敌。〕

  取敌者,货也。

〔曹操曰:军无财,士不来;军无赏,士不往。〕

  车战:得车十乘以上,赏其先得者, 〔曹操曰:以车战能得敌车十乘已上,赏赐之。不言车战得车十乘已上者赏之,而言赏得

者何?言欲开示赏其所得车之卒也。陈车之法:五车为队,仆射一人;十军为官,卒长一

人;车满十乘,将吏二人。因而用之,故别言赐之,欲使将恩下及也。或曰:言使自有车 十乘已上与敌战,但取其有功者赏之,其十乘已下,虽一乘独得,余九乘皆赏之,所以率 进励士也。〕

  而更其旌旗;

〔曹操曰:与吾同也。〕

  车杂而乘之,

〔曹操曰:不独任也。〕

  卒共而养之,是谓胜敌而益强。 〔曹操曰:益己之强。〕

  故兵贵速,不贵久。

〔曹操曰:久则不利。兵犹火也,不戢将自焚也。〕

  故知兵之将,民之司命,而国安危之主也。

〔曹操曰:将贤则国安也。〕



〈谋攻篇〉

〔曹操曰:欲攻敌,必先谋。〕



  孙子曰:

  凡用兵之法:全国为上,破国次之。

〔曹操曰:兴师深入长驱,拒其都邑,绝其内外,敌举国来服,为上;以兵击破得之,为

次也。〕

  全军为上,破军次之。

〔曹操曰:《司马法》曰:「万二千五百人为军。」〕

  全旅为上,破旅次之。

〔曹操曰:五百人为旅。〕

  全卒为上,破卒次之。

〔曹操曰:自校以上至百人也。〕

  全伍为上,破伍次之。

〔曹操曰:百人以下至五人。〕

  是故,百战百胜,非善之善者也;

  不战而胜,善之善者也。

〔曹操曰:未战而敌自屈服。〕



  故上兵伐谋,

〔曹操曰:敌始有谋,伐之易也。〕

  其次伐交,

〔曹操曰:交,将合也。〕

  其次伐兵,

〔曹操曰:兵形成也。〕

  其下攻城。

〔曹操曰:敌国已收其外粮城守,攻之为下也。〕

  攻城之法:修橹、轒轀,其器械,三月而止也;距、闉,又三月然後已。

〔曹操曰:修,治也。橹,大楯也。轒轀者,轒床也;轒床其下四轮,从中推之至城下也

。具,备也。器械者,机关攻守之总名,飞楼云梯之属。距闉者,踊土积高而前,以附其

城也。〕

  将不胜心之忿,而蚁附之;杀士卒三分之一,而城不拔者,此攻之灾也。

〔曹操曰:将忿不待攻器成,而使士卒缘城而上,如蚁之缘墙,必杀伤士卒也。〕

  故善用兵者,屈人之兵而非战也,

  拔人之城而非攻也,

  破人之国而非久也,

〔曹操曰:毁灭人国,不久露师也。〕

  必以全争於天下。故兵不钝而利可全,此谋攻之法也。

〔曹操曰:不与敌战,而必完全得之,立胜於天下,则不顿兵挫锐也。〕   用兵之法:十则围之,

〔曹操曰:以十敌一,则围之,是谓将智勇等而兵利钝均也。若主弱客强,操所以倍兵围

下邳,生擒吕布也。〕

  五则攻之,

〔曹操曰:以五敌一,则三术为正,二术为奇。〕

  倍则分之,

〔曹操曰:以二敌一,则一术为正,一术为奇。〕

  敌则能战之,

〔曹操曰:己与敌人众等,善者犹当设奇伏以胜之。〕

  少则能守之,

〔曹操曰:高壁坚垒,勿与战也。〕

  不若则能避之。

〔曹操曰:引兵避之也。〕

  故小敌之坚,大敌之擒也。

〔曹操曰:小不能当大也。〕



  夫将者,国之辅也。辅周则国强,

〔曹操曰:将周密,谋不泄也。〕

  辅隙则国弱。 〔曹操曰:形见於外也。〕

  故君之所以患军者三:不知军之不可以进,而谓之进;不知军之不可以退,而谓之退

,是谓縻军。

〔曹操曰:縻,御也。〕

  不知军中之事,而同军中之政,则军士惑矣。

〔曹操曰:军容不入国,国容不入军,礼不可以治兵也。〕

  不知三军之任,而同三军之权,则军士疑矣。

〔曹操曰:不得其人也。〕

  军士既惑既疑,则诸侯之难至矣!是谓乱军引胜。

〔曹操曰:引,夺也。〕

  故知胜有五:   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,胜。

  知众寡之用,胜。

  上下同欲,胜。 〔曹操曰:君臣同欲。〕

  以虞待不虞,胜。

  将能而君不御,胜。

〔曹操曰:《司马法》曰:「进退惟时,无曰寡人」。〕   此五者,胜之道也。

〔曹操曰:此上五事也〕

  故兵知彼知己,百战不殆;

  不知彼而知己,一胜一负;

  不知彼不知己,每战必殆。



〈形篇〉

〔曹操曰:军之形也。我动彼应,两敌相察情也。〕



  孙子曰:

  昔善者,先为不可胜,以待敌之可胜;不可胜在己,

〔曹操曰:守,固备也。〕

  可胜在敌。 〔曹操曰:自修治,以待敌之虚懈也。〕

  故善者,能为不可胜,不能使敌可胜。故曰:胜可知,

〔曹操曰:见成形也。〕

  而不可为也。

〔曹操曰:敌有备故也。〕   不可胜,守;

〔曹操曰:藏形也。〕   可胜,攻也。

〔曹操曰:敌攻己,乃可胜。〕   守则有余,攻则不足。

〔曹操曰:吾所以守者,力不足所以攻者,力有余。〕

  昔善守者,藏於九地之下,动於九天之上,故能自保全胜也。 〔曹操曰:喻其深微。〕

  见胜,不过众人之所知,非善者也;

〔曹操曰:当见未萌。〕

  战胜,而天下曰善,非善者也。

〔曹操曰:争锋者也。〕

  故举秋毫不为多力,视日月不为明目,闻雷霆不为聪耳。

〔曹操曰:易见闻也。〕

  所谓善者,胜易胜者也。

〔曹操曰:原微易胜,攻其可胜,不攻其不可胜也。〕

  故善者之战,无奇胜,无智名,无勇功。

〔曹操曰:敌兵形未成,胜之无赫赫之功也。〕

  故其胜不殆,

  不殆者,其所措胜,胜败者也。

〔曹操曰:察敌必可败,不差忒也。〕

  故善者,立於不败之地,而不失敌之败也。

  是故,胜兵先胜,而後战;败兵先战,而後求胜。

〔曹操曰:有谋与无虑也。〕



  故善者,修道而保法,故能为胜败正。 〔曹操曰:善用兵者,先修治为不可胜之道,保法度不失敌之败乱也。〕

  法:一曰度,二曰量,三曰数,四曰称,五曰胜。

〔曹操曰:胜败之政,用兵之法,当以此五事称量,知敌之情。〕

  地生度,

〔曹操曰:因地形势而度之。〕

  度生量,量生数,

〔曹操曰:知其远近广狭,知其人数也。〕

  数生称, 〔曹操曰:称量己与敌孰愈也。〕

  称生胜。

〔曹操曰:称量之故,知其胜负所在也。〕

  故胜兵如以镒称铢,败兵如以铢称镒。 〔曹操曰:轻不能举重也。〕

  称胜者战民也,如决积水於千仞之隙,形也。 〔曹操曰:八尺曰仞。决水千仞,其势疾也。〕



〈势篇〉

〔曹操曰:用兵任势也。〕



  孙子曰:

  凡治众如治寡,分术是也。

〔曹操曰:部曲为分,什伍为数。〕

  斗众如斗寡,形名是也。

〔曹操曰:旌旗曰形,金鼓曰名。〕

  三军之众,可使毕受敌而无败,奇正是也。

〔曹操曰:先出合战为正,後出为奇。〕

  兵之所加,如以碫投卵,实虚是也。

〔曹操曰:以至实击至虚也。〕

  凡战者,以正合,以奇胜。

〔曹操曰:正者当敌,奇兵击不备。〕   故善出奇者,无穷如天地,

  无竭如河海。

  终而复始,日月是也;死而复生,四时是也。

  声不过五,   五声之变,不可胜听也;

  色不过五,

  五色之变,不可胜观也;味不过五,

  五味之变,不可胜尝也;

〔曹操曰:自无穷如天地已下,皆以喻奇正之无穷也。〕   战势不过奇正,奇正之变,不可胜穷也。

  奇正还相生,如环之无端,孰能穷之?

  水之疾,至於漂石者,势也;鸷鸟之击,至於毁折者,节也。

〔曹操曰:发起击敌也。〕

  故善战者,其势险, 〔曹操曰:险,疾也。〕

  其节短:

〔曹操曰:短,近也。〕

  势如[弓广]弩,节如发机。

〔曹操曰:在度不远,发则中也。〕   纷纷纭纭,斗乱而不可乱;

〔曹操曰:乱旌旗以示敌,以金鼓齐之也。〕

  浑浑沌沌,形圆而不可败。

〔曹操曰:车骑转也。形圆者,出入有道,齐整也。〕

  乱生於治,怯生於勇,弱生於强。

〔曹操曰:皆毁形匿情也。〕

  治乱,术也;

〔曹操曰:以部曲分名数为之,故不可乱也。〕

  勇怯,势也;

  强弱,形也。

〔曹操曰:形势所宜。〕

  善动敌者:形之,敌必从之;

〔曹操曰:见羸形也。〕

  予之,敌必取之。 〔曹操曰:以利诱敌,敌远离其垒,而以便势击其空虚孤特也。〕

  以正动之,以奇待之。

〔曹操曰:以利动敌也。〕



  故善战者,求之於势,弗责於民,故能释民而任势。

〔曹操曰:求之於势者,专任权也。不责於人者,权变明也。〕   任势者,其战民也,如转木石。木石之性:安则静,危则动;方则止,圆则行。

〔曹操曰:任自然势也。〕

  故善战者战民也,如转圆石於千仞之山,势也。



〈实虚篇〉

〔曹操曰:能虚实彼己也。〕

  孙子曰:

  凡先处战地而待战者佚,

〔曹操曰:力有余也。〕

  後处战地而趋战者劳。

  故善战者,致人而不致於人。

  能使敌自至者,利之也;

〔曹操曰:诱之以利也。〕

  能使敌不得至者,害之也。

〔曹操曰:出其所必趋,攻其所必救。〕

  故敌佚能劳之,

〔曹操曰:以事烦之。〕

  饱能饥之者, 〔曹操曰:绝其粮道。〕

  (安能动之) 〔曹操曰:攻其所爱,出其必趋,使敌不得不救也。〕

    出於其所必趋也;

  行千里而不畏,行无人之地也。

〔曹操曰:出空击虚,避其所守,击其不意。〕

  攻而必取,攻其所不守也;

  守而必固,守其所必攻也。故善攻者,敌不知所守;善守者,敌不知所攻。 〔曹操曰:情不泄也。〕

  微乎微乎,故能隐於常形;神乎神乎,故能为敌司命。



  进不可迎者,冲其虚也;退不可止者,远而不可及也。

〔曹操曰:卒往进攻其虚懈,退又疾也。〕

  故我欲战,敌虽高垒深沟,不得不与我战者,攻其所必救也;

〔曹操曰:绝其粮道,守其归路,攻其君主也。〕

  我不欲战,画地而守之, 〔曹操曰:军不欲烦也。〕

  敌不得与我战者,诈其所之也。

〔曹操曰:乖,戾也。戾其道,示以利害,使敌疑也。〕



  故善将者,形人而无形,则我专而敌分。我专而为一,敌分而为十,是以十击一也。 我寡而敌众:能以寡击众,则吾所与战之地不可知,则敌之所备者多;所备者多,则所战

者寡矣。

  备前者後寡,备後者前寡;备左者右寡,备右者左寡;无不备者无不寡。寡者,备人

者也;众者,使人备己者也。

〔曹操曰:形藏敌疑,则分离其众以备我也。〕



  知战之日,知战之地,千里而战; 〔曹操曰:以度量知空虚会战之日。〕

  不知战之日,不知战之地,则前不能救後,後不能救前,左不能救右,右不能救左;

况远者数十里,近者数里乎?以吾度之,越人之兵虽多,亦奚益於胜哉!

〔曹操曰:越人相聚,纷然无知也。或曰:吴越,雠国也。〕   故曰:胜,可擅也;敌虽众,可无斗也。故积之而知动静之理,

  形之而知死生之地,

  计之而知得失之策,   角之而知有余不足之处。

〔曹操曰:角,量也。〕



  形兵之极,至於无形;则深间弗能窥也,智者弗能谋也。

  因形而措胜於众,众不能知, 〔曹操曰:因敌形而立胜。〕   人皆知我所以胜之形,而莫知吾所以制胜之形。

〔曹操曰:不以一形胜万形。或曰:不备知也。制胜者,人皆知吾所以胜,莫知吾因敌形 而制胜也。〕   故其战胜不复,而应形於无穷。

〔曹操曰:不重复动而应之也。〕

  夫兵形象水:水行,避高而走下;兵胜,避实而击虚。故水因地而制行,兵因敌而制 胜。

  兵无成势,无恒形,能与敌化,之谓神。

〔曹操曰:势盛必衰,形露必败,故能因敌变化,取胜若神。〕

  五行无恒胜,四时无常立;日有短长,月有死生。

〔曹操曰:兵常无势,盈缩随敌。〕



〈军争篇〉

〔曹操曰:两军争胜。〕



  孙子曰:

  凡用兵之法:将受命於君,   合军聚众,

〔曹操曰:聚国人,结行伍,选部曲,起营陈也。〕   交和而舍,

〔曹操曰:军门为和门,左右门为旗门,以车为营曰辕门,以人为营曰人门,两军相对为 交和。〕

  莫难於军争。 〔曹操曰:从始受命,至於交和,军争为难也。〕

  军争之难者,以迂为直,以患为利。

〔曹操曰:示以远,迩其道里,先敌至也。〕

  故迂其途,而诱之以利;後人发,先人至者:知迂直之计者也。

〔曹操曰:迂其途者,示之远也。後人发,先人至者,明於度数,先知远近之计也。〕



  军争为利,军争为危。 〔曹操曰:善者则以利,不善者则以危。〕

  举军而争利,则不及;

〔曹操曰:迟不及也。〕

  委军而争利,则辎重捐。

〔曹操曰:置辎重,则恐捐弃也。〕

  是故,絭甲而趋利,则日夜不处, 〔曹操曰:不得休息。〕

  倍道兼行。百里而争利,则擒上将;劲者先,疲者後,则十一以至。

〔曹操曰:百里争利,非也;三将军皆以为擒。〕

  五十里而争利,则蹶上将,法以半至。

〔曹操曰:蹶,犹挫也。〕

  三十里而争利,则三分之二至。

〔曹操曰:道近至者多,故无死败也。〕

  是故,军无辎重则亡,无粮食则亡,无委积则亡。

〔曹操曰:无此三者,亡之道也。〕



  是故,不知诸侯之谋者,不能预交;

〔曹操曰:不知敌情者,不能结交也。〕

  不知山林、险阻、沮泽之形者,不能行军; 〔曹操曰:高而崇者为山,众树所聚者为林,坑堑者为险,一高一下者为阻,水草渐洳者

为沮,众水所归而不流者为泽。不先知军之所据及山川之形者,则不能行师也。〕

  不用乡导者,不能得地利。

  故兵以诈立,以利动,以分合变者也。 〔曹操曰:兵一分一合,以敌为变也。〕   故其疾如风,

〔曹操曰:击空虚也。〕

  其徐如林;

〔曹操曰:不见利也。〕   侵掠如火,

〔曹操曰:疾也。〕

  不动如山;

〔曹操曰:守也。〕

  难知如阴,

  动如雷霆;

  指向分众,

〔曹操曰:因敌而制胜也。〕

  廓地分利;

〔曹操曰:广地以分敌利也。〕

  悬权而动,

〔曹操曰:量敌而动也。〕

  先知迂直之道者胜:此军争之法也。

  是故,《军政》曰:「言不相闻,故为鼓金;视不相见,故为旌旗。」是故,昼战多 旌旗,夜战多鼓金。

  鼓金旌旗者,所以一民之耳目也。

  民既已专,则勇者不得独进,怯者不得独退:此用众之法也。   三军可夺气,

〔曹操曰:左氏言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〕

  将军可夺心。

  是故,朝气锐,昼气惰,暮气溃。故善用兵者,避其锐气,击其惰溃,此治气者也。   以治待乱,以静待譁,此治心者也。

  以近待远,以佚待劳,以饱待饥,此治力者也。

  无邀整整之旗,无击堂堂之阵,此治变者也。

〔曹操曰:正正,整齐也;堂堂,大也。〕

  故用兵:高陵勿向,饵兵勿食,穷寇勿迫,锐卒勿攻;

  背丘勿迎,佯北勿从,围师遗阙,

〔曹操曰:《司马法》曰:「围其三面,阙其一面,所以示生路也。」〕

  归师勿遏,此用众之法也。



〈九变篇〉

〔曹操曰:变其正,得其所用有九也。〕



  孙子曰:   凡用兵之法:绝地无留,

〔曹操曰:无久止也。〕

  衢地合交,

〔曹操曰:结诸候也。衢地,四通之地。〕

  覆地无舍, 〔曹操曰:无所依也。水毁曰圯。〕

  围地则谋, 〔曹操曰:发奇谋也。〕

  死地则战。 〔曹操曰:殊死战也。〕

  途有所不由,

〔曹操曰:隘难之地,所不当从;不得已从之,故为变。〕   军有所不击,

〔曹操曰:军虽可击,以地险难久留之,失前利,若得之则利薄,困穷之兵,必死战也。 〕

  城有所不攻,

〔曹操曰:城小而固,粮饶,不可攻也。操所以置华费而深入徐州,得十四县也。〕

  地有所不争,

〔曹操曰:小利之地,方争得而失之,则不争也。〕

  君令有所不行。

〔曹操曰:苟便於事,不拘於君命也。〕

  故将通於九变之利,知用兵矣。

  将不通於九变之利,虽知地形,不能得地之利矣。治兵不知九变之术,虽知五利,不

能得人之用矣。

〔曹操曰:谓下五事也。九变,一云五变。〕



  是故,智者之虑,必杂於利害。

〔曹操曰:在利思害,在害思利,当难行权也。〕

  杂於利,故务可伸;

〔曹操曰:计敌不能依五地为我害,所务可信也。〕

  杂於害,故患可解也。

〔曹操曰:既参於利,则亦计於害,虽有患可解也。〕   是故,屈诸侯以害,

〔曹操曰:害其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