集部

陶庵梦忆

作者:张岱

 本书是明末清初文学家张岱的著名作品,写的是对往日生活经历的回忆。对当时的酒肆茶楼、舞榭歌馆、说书演戏、放灯迎神、养鸟斗鸡、打猎阅武,以及山水风景、文物古迹、工艺书画等社会生活、风俗人情都有所反映。

罗锅轶事

作者:储仁逊

版本:南开大学图书馆藏储仁逊抄本小说。二十回。

作者:卷端下有“醉梦草庐主人梦梅叟志”印,版心下有“莳心堂”印。疑为储仁逊。储仁逊,字拙庵,号卧月子,又号醉梦草庐主人梦梅叟,祖籍章武,世居天津带河门外,生于清同治甲戌(1874)年二月初四,卒于民国戊辰(1928)年十二月。持身狷介,毕生布衣布履。精医卜堪舆之术,设馆沽上,课毕,尝卖卜于金华桥畔,所得卦金,悉以周恤亲故,不使有余。

内容:叙述乾隆年间刘墉惩办贪官恶霸的故事。刘墉史有其人,字崇如,号石庵,乾隆进士,由编修累官体仁阁大嬴士,加太子太保。善书,名满天下,政治文章,皆为书名所掩。卒谥文清。有石庵诗集。

麟儿报

作者:天花藏主人

麟儿报(又名《葛仙翁全传》)
版本:康熙十一(1672)年序刊本。十六回 。
作者:不题撰人。首有序,后署“天花藏主人题”。天花藏主人,明末清初人,生平不详。其编丶订丶着丶述丶序的小说尚有《人间乐》丶《幻中真》丶《金云翘传》丶《玉支玑》丶《玉娇梨》丶《两交婚》丶《定情人》丶《飞花咏》丶《赛红丝》丶《锦疑团》丶《画图缘》丶《鸳鸯媒》丶《平山冷燕》丶《醉菩提全传》丶《梁武帝西来演义》等。
内容:叙述廉清娶幸昭华、毛小燕为妻的故事。

医界镜

作者:儒林医隐

版本:光绪三十四(1908)年铅印本。二十二回。

作者:署“儒林医隐”。

内容:此书实据郁闻尧《医界现形记》稍加改易而成。

全后魏文

作者:严可均辑

  《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》为清代严可均所辑,共分十五集:《全上古三代文》《全秦文》《全汉文》《全后汉文》《全三国文》《全晋文》《全宋文》《全齐文》《全梁文》《全陈文》《全后魏文》《全北齐文》《全后周文》《全隋文》《先唐文》,共收录唐以前作者三千四百九十七人(或作三千五百二十人),每人附有小传,是迄今为止收录唐以前文章最全的一部总集,同时也是中国古代文献中涵盖时间最长的一部文学总集,对唐以前历史、文学、宗教、语言等研究,具有极其重要的学术价值。

全隋文

作者:严可均辑

《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》为清代严可均所辑,共分十五集:《全上古三代文》《全秦文》《全汉文》《全后汉文》《全三国文》《全晋文》《全宋文》《全齐文》《全梁文》《全陈文》《全后魏文》《全北齐文》《全后周文》《全隋文》《先唐文》,共收录唐以前作者三千四百九十七人(或作三千五百二十人),每人附有小传,是迄今为止收录唐以前文章最全的一部总集,同时也是中国古代文献中涵盖时间最长的一部文学总集,对唐以前历史、文学、宗教、语言等研究,具有极其重要的学术价值。

后出师表

作者:诸葛亮

  先帝虑汉、贼不两立,王业不偏安,故托臣以讨贼也。以先帝之明,量臣之才,故知臣伐贼,才弱敌强也。然不伐贼,王业亦亡。惟坐而待亡,孰与伐之?是故托臣而弗疑也。臣受命之日,寝不安席,食不甘味;思惟北征,宜先入南:故五月渡泸,深入不毛,并日而食。——臣非不自惜也:顾王业不可偏安于蜀都,故冒危难以奉先帝之遗意。而议者谓为非计。今贼适疲于西,又务于东,兵法“乘劳”:此进趋之时也。谨陈其事如左:   高帝明并日月,谋臣渊深,然涉险被创,危然后安;今陛下未及高帝,谋臣不如良、平,而欲以长策取胜,坐定天下:此臣之未解一也。刘繇、王朗,各据州郡,论安言计,动引圣人,群疑满腹,众难塞胸;今岁不战,明年不征,使孙策坐大,遂并江东:此臣之未解二也。曹操智计,殊绝于人,其用兵也,仿怫孙、吴,然困于南阳,险于乌巢,危于祁连,逼于黎阳,几败北山,殆死潼关,然后伪定一时耳;况臣才弱,而欲以不危而定之:此臣之未解三也。曹操五攻昌霸不下,四越巢湖不成,任用李服而李服图之,委任夏侯而夏侯败亡,先帝每称操为能,犹有此失;况臣弩下,何能必胜:此臣之未解四也。自臣到汉中,中间期年耳,然丧赵云、阳群、马玉、阎芝、丁立、白寿、刘合、邓铜等,及驱长屯将七十余人,突将无前,丛叟、青羌,散骑武骑一千余人,此皆数十年之内,所纠合四方之精锐,非一州之所有;若复数年,则损三分之二也。——当何以图敌:此臣之未解五也。今民穷兵疲,而事不可息;事不可息,则住与行,劳费正等;而不及今图之,欲以一州之地,与贼持久:此臣之未解六也。   夫难平者,事也。昔先帝败军于楚,当此时,曹操拊手,谓天下已定。——然后先帝东连吴、越,西取巴、蜀,举兵北征,夏侯授首:此操之失计,而汉事将成也。——然后吴更违盟,关羽毁败,秭归蹉跌,曹丕称帝:凡事如是,难可逆见。臣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;至于成败利钝,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。

借竹楼记

作者:徐渭

  龙山子既结楼于宅东北,稍并其邻之竹,以著书乐道,集交游燕笑于其中,而自题曰“借竹楼”。方蝉子往问之,龙山子曰:“始吾先大夫之卜居于此也,则买邻之地而宅之;今吾不能也,则借邻之竹而楼之。如是而已。”方蝉子起而四顾,指以问曰:“如吾子之所为借者,特是邻之竹乎?非欤?”曰:“然。”“然则是邻之竹之外何物乎?”曰:“他邻之竹也。”“他邻之竹之外又何物乎?”曰:“会稽之山,远出于南,而迤于东也。”“山之外又何物乎?”曰:“云天之所覆也。”方蝉子默然良久。龙山子固启之,方蝉子曰:“子见是邻之竹,而乐欲有之而不得也,故以借乎?非欤?”曰:“然。”“然则见他邻之竹而乐,亦借也;见莫非邻之竹而乐,亦借也;又远见会稽之山与云天之所覆而乐,亦莫非借也。而独于是邻之竹,使吾子见云天而乐,弗借也;山而乐,弗借也;则近而见莫非以之竹而乐,宜亦弗借也,而又胡独于是邻之竹?且诚如吾子之所云,假而进吾子之居于是邻之东,以次而极于云天焉,则吾子之所乐而借者,能不以次而东之,而其所不借者,不反在于是邻乎?又假而退吾子之居于云天之西,以次而极于是邻,则吾子之所乐而借者,能不以次而西之,而所其所不借者,不反在于云天乎?而吾子之所为借者,将何居乎?”龙山子矍然曰:“吾知之矣。吾能忘情于远,而不能忘情于近,非真忘情也,物远近也。凡逐逐然于其可致,而飘飘然于其不可致,以自谓能忘者,举天下之物皆若是矣。非子则吾几不免于敝。请子易吾之题,以广吾之志,何如?”方蝉子曰:“胡以易为?乃所谓借者,固亦有之也。其心虚以直,其行清以逸,其文章铿然而有节,则子之所借于竹也,而子固不知也!其本错以固,其势昂以耸,其流风潇然而不冗,则竹之所借于子也,而竹固不知也!而何不可之有?”龙山子仰而思,俯而释,使方蝉子书其题,而记是语焉。

文笔要诀

作者:杜正伦

  属事比辞,皆有次第;每事至科分之别,必立言以间之,然后义势可得相承,文体因而伦贯也。新进之徒,或有未悟,聊复商略,以类别之云尔。

  观夫,惟夫,原夫,若夫,窃惟,窃闻,闻夫,惟昔,昔者,盖夫,自昔,惟。

  右并发端置辞,泛叙事物也。谓若陈造化物象,上古风迹,及开廓大纲、叙况事理,随所作状,量取用之。大凡观夫、惟夫、原夫、若夫、窃闻、闻夫、窃惟等语,可施之大文,余则通用。其表启等,亦宜以臣闻及称名为首,各见本法。

  至如,至乃,至其,于是,是则,斯则,此乃,诚乃。  右并承上事势,申明其理也。谓上已叙事状,以复申重论之,以明其理。

  洎于,逮于,至于,既而,亦既,俄而,洎、逮,及,自,属。

  右并因事变易多,限之异也。谓若述世道革易,人事推移,用之而为异也。

  乃知,方知,方验,将知,固知,斯乃,斯诚,此固,此实,诚知,是知,何知,所知,是故,遂使,遂令,故能,故使,所谓,可谓。  右并取下言,证成于上也。谓上所叙义,必待此后语,始得证成也。或多析名理,或比况物类,不可委说。

  况乃,矧夫,矧唯,何况,岂若,未若,岂有,岂至。

  右并追叙上义,不及于下也。谓若已叙功业事状于上,以其轻小,后更云"况乃""岂云"其事其状云。

  岂独,岂唯,岂止,宁独,宁止,何独,何止,岂直。

  右并引取彼物,为此类也。谓若已叙此事,又引彼与此相类者,云"岂唯"彼如然也。

  假令,假使,假复,假有,纵令,纵使,纵有,就令,就使,就如,虽令,虽使,虽复,设令,设使,设有,设复,向使。

  右并大言彼事,不越比也。谓若已叙前事,"假令"深远高大则如此,此终不越。

  虽然,然而,但以,正以,直以,只为。

  右并将取后义,反于前也。谓若叙前事讫,云"虽然"仍有如此理也。

  岂令,岂使,何容,岂至,岂其,何有,岂可,宁可,未容,未应,不容,讵令,讵可,讵使,而乃,而使,岂在,安在。

  右并叙事状所求不宜然也。谓若揆其事状所不令然,云"岂令其至于是"。

  岂类,讵以,岂如,未如。

  右并论此物胜于彼也。谓叙此物微也,讫,陈"岂若"彼物微小之状。  若乃,尔乃,尔某,尔则,夫其,若其,然其。

  右并覆叙前事,体其状也。若前已叙事,次便云"若乃"等,体写其状理。

  倘若,倘使,如其,如使,若其,若也,若使,脱若,脱使,脱复,必其,必若,或若,或可,或当。

  右并逾分测量,或当尔也。譬如论其事使异理,云如此。  唯应,唯当,唯可,只应,只可,亦当,乍可,必能,必应,必当,必使,会当。

  右并看世斟酌,终归然也。若云看上形势,"唯应"如此。

  方当,方使,方冀,方令,庶使,庶当,庶以,冀当,冀使,将使,夫使,令夫,所冀,所望,方欲,更欲,便当,行欲,足令,足便。

  右并势有可然,期于终也。谓若叙其事形势,方终当如此。

  岂谓,岂知,岂其,谁知,谁言,何期,何谓,安知,宁谓,宁知,不谓,不悟,不期,岂悟,岂虑。

  右并事有变常,异于始也。谓若其事,应令如彼,忽令如此。

  加以,加复,况复,兼以,兼复,又以,又复,重以,且复,仍复,尚且,犹复,犹欲,而尚,尚或,尚能,尚欲,犹仍,且尚。

  右并更论后事,以足前理也。谓若叙前事已讫,云"加以"又如此。

  莫不,罔不,罔弗,无不,咸欲,咸将,并欲,皆欲,尽欲,皆并咸。

  右并总论物状也。

  自非,若非,若不,如不,苟非。

  右并引其大状,令至甚也。若叙其事至甚者,云"自非"如此云。

  何以,何能,何可,岂能,讵能,讵使,讵可,畴能,奚可,奚能。

  右并因缘前状,论可致也。若云"自非"行彼,何以如此。

  方虑,方恐,所恐,将恐,或恐,或虑,只恐,唯虑。

  右并豫思来事,异于今也。若云今事已然,"方虑"于后或如此。

  敢欲,辄欲,轻欲,轻用,轻以,敢以,辄以,每欲,常欲,恒愿,恒望。

  右并论志所欲行也。

  每至,每有,每见,每曾,时复,数复,每时,或。

  右并事非常然,有时而见也。谓若"每至"其时节、"每见"其事理。

  则必,则皆,则当,何尝不,未有,不则。

  右并有所逢见便然也。若逢见其事,"则必"如此。

  可谓,所谓,诚是,信是,允所谓,乃云,此犹,何异,奚异,亦犹,犹夫,则犹,则是。  右并要会所归,总上义也。谓设其事,"可谓""如此",可比"如比"。  诚愿,诚当可,唯愿,若令,若当,若使,必使。  右并劝励前事,所当行也。谓若其事,云"诚愿"如此。  自可,自然,自应,自当,此则,斯则,女则,然则。

  右并豫论后事,必应尔也。谓若行如彼。"可"如此。

升庵诗话

作者:杨慎

  《升庵诗话》,自明以来无善本。有刻入升庵文集者,凡八卷;(自五十四卷至六十一卷。)有刻入升庵外集者,凡十二卷;(自六十七卷至七十八卷。)有入《丹铅总录》者,凡四卷;(自十八卷至二十一卷。)《函海》又载其十二卷及补遗三卷。此详彼略,此有彼无,前後异次,卷帙异数。其字句之讹,则各本皆然。鲁鱼亥豕,往往不能句读,殆皆仍其传写之误耳。明刻书夙以多讹闻,兹复益以传写之误,升庵嘉惠後学之心,後学其何以领悟邪?升庵渊通赅博,而落魄不检形骸,放言好伪撰古书,以自证其说。(如称宋本《杜集丽人行》中有“足下何所有?红蕖罗袜穿镫银”二句,钱牧斋遍检各宋本《杜集》,均无此二句。又如岑之敬《栖乌曲》载《乐府诗集》,有“明月二八照花新,当垆十五晚留宾”之句。升庵截此二句,添“回眸百万横自陈”一句,别题为岑之敬《当垆曲》。又如李陵诗有“红尘蔽天地,白日何冥冥”二句,下阙,见《古文苑》,见《文选》李善本《西都赋注》。《升庵诗话》备载全诗,下多十二句,云出《修文御览》。

  此书亡来已久,殊不可信。以文义考之,“白日何冥冥”下,何得遽接云“招摇西北指,天汉束南倾”邪?又载七平七仄诗,七平如《文选》“离袿飞绡垂纤罗”,今考傅武仲舞赋、《古文苑》、《文选》,皆云“华袿飞绡杂纤罗”,不言“垂纤罗”也。凡此种种,皆失之伪撰。又如称渤海北海之地,今哈密扶馀,中国之沧州景州名渤海者,盖侨称以张休盛云云。不知哈密在西,扶馀在东,绝不相及。沧景一带,地皆濒海,故又有瀛州瀛海诸名,谓曰侨置,殊非事实。又“香云”“香雨”,并出王嘉《拾遗记》,而引李贺元稹之诗,又以卢象“云气杳流水”句,误为“香”字,此亦其引据疏舛处。)王弇州讥其求之字宙之外,而失之耳目之前。陈耀文且有《正杨》之作以诋之,後学或引以病升庵。然升庵之才器,实在有明诸家之上,瑕玷虽多,而精华亦复不少,《四库提要》谓求之于古,可以位置于郑樵罗泌之间,後学弃其瑕砧而取其精华可也。余读升庵集,仰其为人。会有《历代诗话续编》之刻,爰搜集各本,详加校订,讹者正之,复者删之,缺者补之。至其伪撰之句,则原之以存其真,据其题中第一字之笔画数,改编一十四卷,自谓较各本为善矣。割裂古人书,世所诟病,若《升庵诗话》之散如盘沙,不割裂无以得善本,而或者升庵嘉惠後学之心,反以余之割裂而显也。敢以质诸当世君子。中华民国四年冬,无锡丁福只识。
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