集部

李贺诗全集

作者:李贺

李贺(790~816),唐代诗人。字长吉。福昌(今河南宜阳)人。祖籍陇西,自称“陇西长吉”。家居福昌昌谷,后世因称他为李昌谷。李贺为唐宗室郑王李亮的后裔,但其家已没落。他“细瘦通眉,长指爪”,童年即能词章,15、16岁时,已以工乐府诗与先辈李益齐名。李贺父名晋肃,“晋”、“进”同音,与李贺争名的人,就说他应避父讳不举进士,韩愈作《讳辨》鼓励李贺应试,但贺终不得登第。后来做了三年奉礼郎,郁郁不平。在京时,居崇义里,与王参元、杨敬之、权璩、崔植等为密友,常偕同出游,一小奴骑驴相随,背一破锦囊。李贺得有诗句,即写投囊中,归家后足成完篇。母郑夫人常说“是儿要当呕出心乃已尔”。后辞官归昌谷,又至潞州(今山西长治)依张彻一个时期。一生体弱多病,27岁逝世。李贺诗集,自编为四编本授予沈子明,收诗 223首。北宋以来流传的《李贺集》4卷本,都是219首,卷数与自编的相同,而篇数不同,编次也很零乱,并非准确编年。又有5卷本的集子,是 4卷外加上《外集》1卷,诗23首,与4卷合计,共242首,篇数也和李贺自编的不同。5 卷本今有汲古阁校刻的北宋鲍钦止本、董氏诵芬室及蒋氏密韵楼两家影刻的北宋宣城本流传,集名为《李贺歌诗编》。又有《续古逸丛书》影印的南宋本,集名为《李长吉文集》,无外集。又有铁琴铜剑楼、《四部丛刊》影印的蒙古刊本,集名《李贺歌诗编》。后两种原书今藏北京图书馆。注本最早的是南宋吴正子注,有日本印本和通行本流传。后有王琦《李长吉歌诗汇解》,选录了吴正子、刘辰翁、徐渭、董懋策、曾益、余光、姚□、姚文燮各家的评或注。还有陈本礼《协律钩玄》、黎简评本和吴汝纶评注本。1977年出版的《李贺诗歌集注》,是将王琦《汇解》、姚文燮注及方世举批注三种评注本汇编、加以校点而成。另外,钱仲联有《读昌谷诗札记》和《李长吉诗永贞诗史发微》,考订诗的本事有新见。1984年出版的钱仲联《李贺年谱会笺》,是兼年谱与诗注性质的新著,解诗与旧注多有不同。李贺生平,有李商隐《李贺小传》、 新、旧《唐书》本传、《宣室志》、《幽闲鼓吹》、《摭言》,还有朱自清的《李贺年谱》和钱仲联的《李长吉年谱会笺》、《李贺年谱会笺》可资参考。

崔护诗选

作者:崔护

  字殷功。博陵人。贞元十二年登第。终岭南节度使。

  郡斋三月下旬作春事日已歇,池塘旷幽寻。

  残红披独坠,嫩绿间浅深。

  偃仰卷芳褥,顾步爱新阴。   谋春未及竟,夏初遽见侵。

  五月水边柳结根挺涯涘,垂影覆清浅。

  睡脸寒未开,懒腰晴更软。

  摇空条已重,拂水带方展。

  似醉烟景凝,如愁月露泫。

  丝长鱼误恐,枝弱禽惊践。

  长别几多情,含春任攀搴。   三月五日陪裴大夫泛长沙东湖上巳馀风景,芳辰集远坰。

  彩舟浮泛荡,绣毂下娉婷。

  林树回葱蒨,笙歌入杳冥。

  湖光迷翡翠,草色醉蜻蜓。

  鸟弄桐花日,鱼翻谷雨萍。

  从今留胜会,谁看画兰亭。

  山鸡舞石镜庐峰开石镜,人说舞山鸡。

  物象纤无隐,禽情祇自迷。

  景当烟雾歇,心喜锦翎齐。   宛转乌呈彩,婆娑凤欲栖。

  何言资羽族,在地得天倪。

  应笑翰音者,终朝饮败醯。

  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   人面不知何处在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
  晚鸡黯黯严城罢鼓鼙,数声相续出塞栖。

  不嫌惊破纱窗梦,却恐为奴半夜啼。

愚公移山

作者:列子

  太行、王屋二山,方七百里,高万仞。本在冀州之南,河阳之北。北山愚公者,年且九十,面山而居。惩山北之塞,出入之迂也,聚室而谋曰:“吾与汝毕力平险,指通豫南,达于汉阴,可乎?”杂然相许。其妻献疑曰:“以君之力,曾不能损魁父之丘,如太行王屋何?且焉置土石?”杂曰:“投诸渤海之尾,隐土之北。”遂率子孙荷担者三夫,扣石垦壤,箕畚运于渤海之尾。邻人京城氏之孀妻,有遗男,始龀,跳往助之。寒暑易节,始一反焉。河曲智叟笑而止之,曰:“甚矣,汝之不惠。以残年馀力,曾不能毁山之一毛,其如土石何?”北山愚公长息曰:“汝心之固,固不可彻,曾不若孀妻弱子。虽我之死,有子存焉;子又生孙,孙又生子;子又有子,子又有孙。子子孙孙,无穷匮也。而山不加增,何苦而不平?”河曲智叟亡以应。

  操蛇之神闻之,惧其不已也,告之于帝。帝感其诚,命夸娥氏二子负二山,一厝朔东,一厝朔南。自此,冀之南,汉之阴,无陇断焉。

借竹楼记

作者:徐渭

  龙山子既结楼于宅东北,稍并其邻之竹,以著书乐道,集交游燕笑于其中,而自题曰“借竹楼”。方蝉子往问之,龙山子曰:“始吾先大夫之卜居于此也,则买邻之地而宅之;今吾不能也,则借邻之竹而楼之。如是而已。”方蝉子起而四顾,指以问曰:“如吾子之所为借者,特是邻之竹乎?非欤?”曰:“然。”“然则是邻之竹之外何物乎?”曰:“他邻之竹也。”“他邻之竹之外又何物乎?”曰:“会稽之山,远出于南,而迤于东也。”“山之外又何物乎?”曰:“云天之所覆也。”方蝉子默然良久。龙山子固启之,方蝉子曰:“子见是邻之竹,而乐欲有之而不得也,故以借乎?非欤?”曰:“然。”“然则见他邻之竹而乐,亦借也;见莫非邻之竹而乐,亦借也;又远见会稽之山与云天之所覆而乐,亦莫非借也。而独于是邻之竹,使吾子见云天而乐,弗借也;山而乐,弗借也;则近而见莫非以之竹而乐,宜亦弗借也,而又胡独于是邻之竹?且诚如吾子之所云,假而进吾子之居于是邻之东,以次而极于云天焉,则吾子之所乐而借者,能不以次而东之,而其所不借者,不反在于是邻乎?又假而退吾子之居于云天之西,以次而极于是邻,则吾子之所乐而借者,能不以次而西之,而所其所不借者,不反在于云天乎?而吾子之所为借者,将何居乎?”龙山子矍然曰:“吾知之矣。吾能忘情于远,而不能忘情于近,非真忘情也,物远近也。凡逐逐然于其可致,而飘飘然于其不可致,以自谓能忘者,举天下之物皆若是矣。非子则吾几不免于敝。请子易吾之题,以广吾之志,何如?”方蝉子曰:“胡以易为?乃所谓借者,固亦有之也。其心虚以直,其行清以逸,其文章铿然而有节,则子之所借于竹也,而子固不知也!其本错以固,其势昂以耸,其流风潇然而不冗,则竹之所借于子也,而竹固不知也!而何不可之有?”龙山子仰而思,俯而释,使方蝉子书其题,而记是语焉。

姜夔词选

作者:姜夔

  01点绛唇 ̄ ̄

  丁未冬,过吴松作。

  燕雁无心,太湖西畔随云去。数峰清苦,商略黄昏雨。

  第四桥边,拟共天随住。今何许?凭栏怀古,残柳参差舞。  「注释」

  燕(yan1)雁:北国燕赵之地的雁。

  第四桥:苏州甘泉桥,旁边的泉水曾被评为天下第四泉。

  拟共天随住:晚唐诗人陆龟蒙号天随子,住松江,近苏州。当时杨万里等人要用陆的天然情趣,来救江西诗派的瘦硬之风。白石虽是江西人,论诗却是膺服陆龟蒙的。陆龟蒙不羡权贵,恬淡江湖的性格,也很合白石的脾胃。白石曾赋诗,「三生定是陆天随,又向吴松作客归。」  02鹧鸪天 ̄ ̄

  己酉之秋,苕溪记所见。

  京洛风流绝代人,因何风絮落溪津。笼鞋浅出鸦头袜,知是凌波缥缈身。

  红乍笑,绿长颦,与谁同度可怜春。鸳鸯独宿何曾惯,化作西楼一缕云。

  03鹧鸪天 ̄ ̄

  丁巳元日。

  柏绿椒红事事新,隔篱灯影贺年人。三茅钟动西窗晓,诗鬓无端又一春。

  慵对客,缓开门,梅花闲伴老来身。娇儿学作人间字,郁垒神荼写未真。

  「注释」

  郁垒:此两字繁体笔划甚多,儿童初学字,不易写对。神荼(shen1shu1)、郁垒(lyu4)是左右门神。

  04鹧鸪天 ̄ ̄

  正月十一日观灯。

  巷陌风光纵赏时,笼纱未出马先嘶。白头居士无呵殿,只有乘肩小女随。  花满市,月侵衣,少年情事老来悲。沙河塘上春寒浅,看了游人缓缓归。

  05鹧鸪天 ̄ ̄

  元夕不出。

  忆昨天街预赏时,柳悭梅小未教知。而今正是欢游夕,却怕春寒自掩扉。  帘寂寂,月低低,旧情惟有绛都词。芙蓉影暗三更后,卧听邻娃笑语归。

  06鹧鸪天 ̄ ̄

  元夕有所梦。

  肥水东流无尽期,当初不合种相思。梦中未比丹青见,暗里忽惊山鸟啼。

  春未绿,鬓先丝,人间别久不成悲。谁教岁岁红莲夜,两处沉吟各自知。

  「注释」

  肥水:东肥河,出合肥西北将军岭,宋时流入巢湖。

  红莲:指灯笼。欧阳修元夕词有「纤手染香罗,剪红莲满城开遍」之句。

  07鹧鸪天 ̄ ̄

  十六夜出。

  辇路珠帘两行垂,千枝银烛舞凄凄。东风历历红楼下,谁识三生杜牧之。

  欢正好,夜何其。明朝春过小桃枝。鼓声渐远游人散,惆怅归来有月知。

  08杏花天影 ̄ ̄

  丙午之冬,发沔口,丁未正月二日,道金陵,北望淮楚,风月清

  淑,小舟挂席,容与波上。  绿丝低拂鸳鸯浦,想桃叶当时唤渡。又将愁眼与春风,待去,倚兰桡更少驻。

  金陵路、莺吟燕舞,算潮水知人最苦。满汀芳草不成归,日暮,更移舟向甚处?

  09玉梅令(高平调)

   ̄ ̄

  石湖家自制此声,未有语实之,命予作。石湖宅南,隔河有圃曰

  苑村,梅开雪落,竹院深静,而石湖畏寒不出,故戏及之。

  疏疏雪片,散入溪南苑。春寒锁、旧家亭馆。有玉梅几树,背立怨东风,高花未吐,暗香已远。

  公来领略,梅花能劝,花长好、愿公更健。便揉春为酒,翦雪作新诗,拚一日、绕花千转。  10踏莎行 ̄ ̄  自沔东来,丁未元日至金陵,江上感梦而作。  燕燕轻盈,莺莺娇软,分明又向华胥见。夜长争得薄情知?春初早被相思染。  别后书辞,别时针线,离魂暗逐郎行远。淮南皓月冷千山,冥冥归去无人管。

  「注释」

  燕燕、莺莺:指所爱之人。苏轼赠张先诗,「诗人老去莺莺在,公子归来燕燕忙。」

  华胥:梦境。《列子》,“黄帝昼寐而梦,游于华胥氏之国。”淮南:指合肥,作者有情人在合肥,但他从汉阳去金陵,未能在中途去探望。

  11浣溪沙 ̄ ̄

  丙辰岁不尽五日,吴松作。

  雁怯重云不肯啼,画船愁过石塘西,打头风浪恶禁持。  春浦渐生迎棹绿,小梅应长亚门枝;一年灯火要人归。  12霓裳中序第一 ̄ ̄  丙午岁,留长沙,登祝融,因得其祠神之曲,曰黄帝盐、苏合香

  。又于乐工故书中得商调霓裳曲十八阕,皆虚谱无词。按沈氏乐

  律“霓裳道调”,此乃商调;乐天诗云“散序六阕”,此特两阕

  。未知孰是?然音节闲雅,不类今曲。予不暇尽作,作中序一阕

  传于世。予方羁游,感此古音,不自知其词之怨抑也。

  亭皋正望极,乱落江莲归未得,多病却无气力。况纨扇渐疏,罗衣初索。流光过隙,叹杏梁双燕如客。人何在?一帘淡月,仿佛照颜色。

  幽寂,乱蛩吟壁,动庾信清愁似织。沉思年少浪迹,笛里关山,柳下坊陌。坠红无信息,漫暗水涓涓溜碧。漂零久,而今何意,醉卧酒垆侧!

  13庆宫春 ̄ ̄

  绍熙辛亥除夕,予别石湖归吴兴,雪后夜过垂虹,尝赋诗云:「

  笠泽茫茫雁影微,玉峰重叠护云衣;长桥寂寞春寒夜,只有诗人  一舸归。」后五年冬,复与俞商卿、张平甫、①朴翁自封禺同载

  诣梁溪,道经吴松,山寒天迥,云浪四合,中夕相呼步垂虹,星

  斗下垂,错杂渔火,朔吹凛凛,卮酒不能支,朴翁以衾自缠,犹

  相与行吟,因赋此阕,盖过旬涂稿乃定。朴翁咎予无益,然意所  耽不能自已也。平甫、商卿、朴翁皆工于诗,所出奇诡,予亦强

  追逐之。此行既归,各得五十馀解。

  双浆莼波,一蓑松雨,暮愁渐满空阔。呼我盟鸥,翩翩欲下,背人还过木末。  那回归去,荡云雪,孤舟夜发。伤心重见,依约眉山,黛痕低压。

  采香径里春寒,老子婆娑,自歌谁答。垂虹西望,飘然引去,此兴平生难遏。酒醒波远,政凝想、明②素袜。如今安在,唯有栏杆,伴人一霎。

  「检字」  ①金舌。读xian1。

  ②王当。读dang1。  14齐天乐(黄钟宫)

   ̄ ̄

  丙辰岁,与张功父会饮张达可之堂。闻屋壁间蟋蟀有声,功父约

  予同赋,以授歌者。功父先成,辞甚美。予裴徊末利花间,仰见

  秋月,顿起幽思,寻亦得此。蟋蟀,中都呼为促织,善斗。好事  者或以二三十万钱致一枚,镂象齿为楼观以贮之。

  庾郎先自吟愁赋,凄凄更闻私语。露湿铜铺,苔侵石井,都是曾听伊处。哀音似诉,正思妇无眠,起寻机杼。曲曲屏山,夜凉独自甚情绪?

  西窗又吹夜雨,为谁频断续,相和砧杵?候馆迎秋,离宫吊月,别有伤心无数。豳诗漫舆,笑篱落呼灯,世间儿女。写入琴丝,一声声更苦!

  「注释」

  庾郎:南北朝时北周文人庾信写哀愁出名。杜甫有诗云,「庾信生平最萧瑟,暮年诗赋动江关。」  铜铺:铜的饰件,装在门上挂门环用。

  思妇:思念离人的女子。蟋蟀又名促织,它的叫声使睡不着的女人又起来织布了。

  豳(bin1)诗:《诗经。豳风。七月》讲蟋蟀,「七月在野,八月在宇,九月在户,十月蟋蟀入我床下。」

  写入琴丝:姜夔自注,“宜政间,有士大夫制《蟋蟀吟》。”

  15满江红 ̄ ̄

  满江红旧调用仄韵,多不协律。如末句云「无心扑」三字,歌者

  将“心”字融入去声,方协音律。予欲以平韵为之,久不能成。

  因泛巢湖,闻远岸箫鼓声,问之舟师,云“居人为此湖神姥寿也

  。”予因祝曰:“得一席风径至居巢,当以平韵满江红为迎送神

  曲。”言讫,风与笔俱驶,顷刻而成。末句云「闻佩环」,则协  律矣。书于绿笺,沉于白浪,辛亥正月晦也。是年六月,复过祠

  下,因刻之柱间。有客来自居巢云:“土人祠姥,辄能歌此词。

  ”按曹操至濡须口,孙权遗操书曰:“春水方生,公宜速去。”

  操曰:“孙权不欺孤”,乃撤军还。濡须口与东关相近,江湖水  之所出入。予意春水方生,必有司之者,故归其功于姥云。

  仙姥来时,正一望千顷翠澜。旌旗共乱云俱下,依约前山。命驾群龙金作轭,相从诸娣玉为冠。向夜深、风定悄无人,闻佩环。

  神奇处,君试看。奠淮右,阻江南。遣六丁雷电,别守东关。却笑英雄无好手,一篙春水走曹瞒。

  又怎知、人在小红楼,帘影间。

  「注释」

  诸娣:姜夔自注,“庙中列坐如夫人者十三人。”

  16一萼红 ̄ ̄

  丙午人日,予客长沙别驾之观政堂。堂下曲沼,沼西负古垣,有

  卢橘幽篁,一径深曲;穿径而南,官梅数十株,如椒如菽,或红

  破白露,枝影扶疏。著屐苍苔细石间,野兴横生,亟命驾登定王

  台,乱湘流入麓山。湘云低昂,湘波容与,兴尽悲来,醉吟成调。  古城阴,有官梅几许,红萼未宜簪。池面冰胶,墙腰雪老,云意还又沉沉。  翠藤共闲穿径竹,渐笑语惊起卧沙禽。野老林泉,故王台榭,呼唤登临。

  南去北来何事?荡湘云楚水,目极伤心。朱户黏鸡,金盘簇燕,空叹时序侵寻。记曾共西楼雅集,想垂杨还袅万丝金。待得归鞍到时,只怕春深。  17念奴娇 ̄ ̄  予客武陵,湖北宪治在焉。古城野水,乔木参天,予与二三友日

  荡舟其间,薄荷花而饮,意象幽闲,不类人境。秋水且涸,荷叶

  出地寻丈,因列坐其下,上不见日,清风徐来,绿云自动,间于

  疏处窥见游人画船,亦一乐也。①来吴兴,数得相羊荷花中。又

  夜泛西湖,光景奇绝,故以此句写之。

  闹红一舸,记来时、尝与鸳鸯为侣。三十六陂人未到,水佩风裳无数。翠叶吹凉,玉容销酒,更洒菰蒲雨。嫣然摇动,冷香飞上诗句。  日暮青盖亭亭,情人不见,争忍凌波去。只恐舞衣寒易落,愁入西风南浦。高柳垂阴,老鱼吹浪,留我花间住。田田多少,几回沙际归路。

  「检字」

  ①去曷。读qie4。

  18法曲献仙音 ̄ ̄

  张彦功官舍在铁冶岭上,即昔之教访使舍。高斋下瞰湖山,光景

  奇绝。予数过之,为赋此。

  虚阁笼寒,小帘通月,暮色偏怜高处。树隔离宫,水平驰道,湖山尽入尊俎。

  奈楚客,淹留久,砧声带愁去。

  屡回顾,过秋风未成归计。谁念我、重见冷枫红舞。唤起淡妆人,问逋仙今在何许?象笔鸾笺,甚而今、不道秀句。

  怕平生幽恨,化作沙边烟雨。

  19琵琶仙 ̄ ̄

  《吴都赋》云:「户藏烟浦,家具画船」,唯吴兴为然,春游之

  盛,西湖未能过也。己酉岁,予与萧时父载酒南郭,感遇成歌。

  双浆来时,有人似、旧曲桃根桃叶。歌扇轻约飞花,娥眉正奇绝。春渐远,汀洲自绿,更添了、几声啼①。十里扬州,三生杜牧,前事休说。

  又还是、宫烛分烟,奈愁里匆匆换时节。都把一襟芳思,与空阶榆荚。千万缕、藏鸦细柳,为玉尊、起舞回雪。想见西出阳关,故人初别。

  「检字」

  ①决换鸟旁,鸟在右边。读jue2。

  20玲珑四犯 ̄ ̄

  越中岁暮,闻箫鼓感怀。

  垒鼓夜寒,垂灯春浅,匆匆时事如许!倦游欢意少,俯仰悲今古。江淹又吟恨赋,记当时、送君南浦。万里乾坤,百年身世,唯有此情苦。

  扬州柳垂官路,有轻盈换马,端正窥户。酒醒明月下,梦逐潮声去。文章信美知何用,漫赢得天涯羁旅。教说与,春来要、寻花伴侣。

  21探春慢 ̄ ̄

  予自孩幼从先人宦于古沔,女须因嫁焉。中去复来几二十年,岂

  惟姊弟之爱,沔之父老儿女子亦莫不予爱也。丙午冬,千岩老人

  约予过苕①,岁晚乘涛载雪而下,顾念依依,殆不能去。作此曲

  别郑次皋、辛克清、姚刚中诸君。

  衰草愁烟,乱鸦送日,风沙回旋平野。拂雪金鞭,欺寒茸帽,还记章台走马。

  谁念漂零久,漫赢得幽怀难写。故人清沔相逢,小窗间共情话。

  长恨离多会少,重访问竹西,珠泪盈把。雁碛波平,渔汀人散,老去不堪游冶。无奈苕溪月,又照我扁舟东下。甚日归来,梅花零乱春夜。

  「检字」

  ①言加雨头。读zha4。浙江吴兴东苕溪、西苕溪合流后称①溪。

  22八归 ̄ ̄

  湘中送胡德华。

  芳莲坠纷,疏桐吹绿,庭院暗雨乍歇。无端抱影销魂处,还见①墙萤暗,藓阶蛩切。送客重寻西去路,问水面琵琶谁拨。最可惜一片江山,总付与啼②。

  长恨相从未款,而今何事,又对西风离别。渚寒烟淡,棹移人远,缥缈行舟如叶。想文君望久,倚竹愁生步罗袜。归来后,翠尊双饮,下了珠帘,玲珑闲看月。

  「检字」

  ①条的繁体加竹头。读xiao3,小竹子。

  ②决换鸟旁,鸟在右边。读jue2。

  23扬州慢 ̄ ̄

  淳熙丙申正日,予过维扬。夜雪初霁,荠麦弥望。入其城则四壁

  萧条,寒水自碧,暮色渐起,戍角悲吟。予怀怆然,感慨今昔,

  因自度此曲。千岩老人以为有《黍离》之悲也。

  淮左名都,竹西佳处,解鞍少驻初程。过春风十里,尽荠麦青青。自胡马窥江去后,废池乔木,犹厌言兵。渐黄昏、清角吹寒,都在空城。

  杜郎俊赏,算而今重到须惊。纵豆蔻词工,青楼梦好,难赋深情。二十四桥仍在,波心荡冷月无声。念桥边红药,年年知为谁生。

  「注释」

  淮左:宋在苏北和江淮设淮南东路和淮南西路,淮南东路又称淮左。  竹西:扬州城东一亭名,景色清幽。

  春风十里:借指昔日扬州的最繁华处。杜牧《赠别》,「娉娉袅袅十三馀,豆蔻梢头二月初。春风十里扬州路,卷上珠帘总不如。」这首诗也就是下阙的“豆蔻词”。

  胡马窥江:1129年和1161年,金兵两次南下,扬州都遭惨重破坏。

  这首词作于1176年。

  杜郎:唐朝诗人杜牧,他以在扬州诗酒清狂著称。

  青楼梦:杜牧《遗怀》,「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□〔幸加人旁〕

  名。」

  二十四桥:在扬州西郊,传说有二十四美人吹箫于此。杜牧有诗云,「二十四桥明月夜,玉人何处教吹箫。」

  桥边红药:二十四桥又名红药桥,桥边生红芍药。

  24长亭怨慢(中吕宫)

   ̄ ̄

  予颇喜自制曲,初率意为长短句,然后协以律,故前後阕多不同

  。桓大司马云:「昔年种柳,依依汉南,今看摇落,凄怆江潭,

  树犹如此,人何以堪!」此语予深爱之。

  渐吹尽、枝头香絮,是处人家,绿深门户。远浦萦回,暮帆零乱向何许。阅人多矣,谁得似长亭树。树若有情时,不会得青青如此。

  日暮,望高城不见,只见乱山无数。韦郎去也,怎忘得玉箫分付。第一是早早归来,怕红萼无人为主!算空有并刀,难翦离愁千缕。

  「注释」

  昔年种柳:此处引语出自庾信《枯树赋》,故事则在《世说新语》,“〔东晋〕桓公北征,经金城,前为琅琊王时种柳,皆已十围,慨然曰:‘木犹如此,人何以堪?’”

  25淡黄柳(正平调近)

   ̄ ̄

  客居合肥南城赤阑桥之西,巷陌凄凉,与江左异,唯柳色夹道,  依依可怜。因度此阕,以纾客怀。

  空城晓角,吹入垂杨陌。马上单衣寒恻恻。看尽鹅黄嫩绿,都是江南旧相识。

  正岑寂,明朝又寒食。强摧酒、小桥宅。怕梨花落尽成秋色。燕燕飞来,问春何在,唯有池塘自碧。  26暗香 ̄ ̄

  辛亥之冬,予载雪诣石湖。止既月,授简索句,且征新声,作此  两曲。石湖把玩不已,使工妓隶习之,音节谐婉,乃名之曰《暗

  香》《疏影》。

  旧时月色,算几番照我,梅边吹笛。唤起玉人,不管清寒与攀摘。何逊而今渐老,都忘却春风词笔。但怪得竹外疏花,香冷入瑶席。

  江国,正寂寂。

  叹寄与路遥,夜雪初积。翠尊易泣,红萼无言耿相忆。长记曾携手处,千树压西湖寒碧。又片片、吹尽也,几时见得。

  「注释」

  何逊:南朝梁人,能诗,以爱梅闻名。何逊曾作《扬州法曹梅花盛开》云,「兔园标物序,惊时最是梅。」后迁官,因爱扬州之梅,要求转任扬州。这里作者以何逊自比。

  春风词笔:何逊《咏春风》,「可闻不可见,能重复能轻。镜前飘落粉,琴上响馀声。」

  寄与:这里暗用南朝宋人陆凯的《赠范晔诗》,「折花逢驿使,寄与陇头人。

  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。」陆凯所折的花是梅花。

  千树压西湖:宋时西湖孤山遍植梅花。  27疏影 ̄ ̄苔枝缀玉,有翠禽小小,枝上同宿。客里相逢,篱角黄昏,无言自倚修竹。

  昭君不惯胡沙远,但暗忆、江南江北。想佩环、月夜归来,化作此花幽独。

  犹记深宫旧事,那人正睡里,飞近蛾绿。莫似春风,不管盈盈,早与安排金屋。还教一片随波去,又却怨、玉龙哀曲。等恁时、重觅幽香,已入小窗横幅。

  「注释」  苔枝缀玉:范成大(即小序中提到的石湖)《梅谱》说他家乡的古梅“苔须垂于枝间,或长数寸。”客里:白石是江西人,当时住苏州。

  倚修竹:杜甫《佳人》,「天寒翠袖薄,日暮倚修竹。」这里把梅花比作美人。

  佩环月夜归来:杜甫吟昭君云,「环佩空归月夜魂。」  深宫旧事:《太平御览》引《杂五行书》,“宋武帝女寿阳公主人日卧于含章殿檐下,梅花落公主额上,成五出花,拂之不去。皇后留之,看得几时。经三日,洗之乃落。宫女奇其异,竞效之,今梅花妆是也。”盈盈、金屋:《古诗十九首》,「盈盈楼上女,皎皎当窗牖。……荡子行不归,空床难独守。」又《汉武故事》记武帝幼时对姑母说,“若得阿娇(武帝表妹)作妇,当作金屋贮之。”玉龙、哀曲:玉龙是笛子名,哀曲指曲子《梅花落》。李白有诗云,「黄鹤楼中吹玉笛,江城五月落梅花。」  28惜红衣 ̄ ̄

  吴兴号水晶宫,荷花盛丽。陈简斋云:「今年何以报君恩,一路

  荷花相送到青墩。」亦可见矣。丁末之夏,予游千岩,数往来红

  香中,自度此曲,以无射宫歌之。

  簟枕邀凉,琴书换日,睡馀无力。细洒冰泉,并刀破甘碧。墙头换酒,谁问讯城南诗客。岑寂,高柳晚蝉,说西风消息。

  虹梁水陌,鱼浪吹香,红衣半狼藉。维舟试望,故国眇天北。可惜渚边沙外,不共美人游历。问甚时同赋,三十六陂秋色。

  29凄凉犯 ̄ ̄  合肥巷陌皆种柳,秋风夕起骚骚然。予客居阖户,时闻马嘶,出  城四顾,则荒烟野草,不胜凄黯,乃著此解。琴有凄凉调,假以

  为名。凡曲言犯者,谓以宫犯商、商犯宫之类,如道调宫上“字

  ”住,双调宫亦“上”字住,所住字同,故道调曲中犯双调,或

  于双调曲中犯道调,其他准此。唐人乐书云:“犯有正旁偏侧,  宫犯宫为正,宫犯商为旁,宫犯角为偏,宫犯羽为侧。”此说非

  也,十二宫所住字各不同,不容相犯。十二宫特可犯商、角、羽

  耳。予归行都,以此曲示国工田正德,使以哑①栗吹之,其韵极

  美。亦曰瑞鹤仙影。

  绿杨巷陌秋风起,边城一片离索。马嘶渐远,人归甚处,戍楼吹角。情怀正恶,更蓑草寒烟淡薄。似当时、将军部曲,迤逦度沙漠。

  追念西湖上,小舫携歌,晚花行乐。旧游在否,想如今、翠凋红落。漫写羊裙,等新雁来时系著。怕匆匆、不肯寄与误后约。

  「检字」

  ①上咸下角。读bi4。

  30翠楼吟(双调)

   ̄ ̄

  淳熙丙午冬,武昌安远楼成,与刘去非诸友落之,度曲见志。予

  去武昌十年,故人有泊舟鹦鹉洲者,闻小姬歌此词,问之,颇能

  道其事,还吴为予言之。兴怀昔游,且伤今之离索也。

  月冷龙沙,尘清虎落,今年汉①初赐。新翻胡部曲,听毡幕元戎歌吹。层楼高峙。看栏曲萦红,檐牙飞翠。人姝丽,粉香吹下,夜寒风细。  此地,宜有词仙,拥素云黄鹤,与君游戏。玉梯凝望久,叹芳草萋萋千里。天涯情味,仗酒祓清愁,花销英气。西山外,晚来还卷、一帘秋霁。

  「检字」  ①酉甫。读pu2。

  31湘月 ̄ ̄  长溪杨胜伯典长沙楫棹,居濒湘江,窗间所见,如燕公、郭熙画

  图,卧起幽适。丙午七月既望,声伯约予与赵景鲁、景望、萧和  父、裕父、时父、恭父,大舟泛湘。放乎中流,山水空寒,烟月

  交映,凄然其为秋也。坐客皆小冠①服,或弹琴,或浩歌,或自

  酌,或援笔搜句。予度此曲,即念奴娇之隔指声也,于双调中吹  之。隔指亦谓之“过腔”,见晁无咎集,凡能吹竹者便能过腔也。

  五湖旧约,问经年底事,长负清景。暝入西山,渐唤我一叶夷犹乘兴。倦网都收,归禽时度,月上汀洲冷。中流容与,画桡不点清镜。  谁解唤起湘灵,烟鬟雾鬓,理哀弦鸿阵。玉麈谈玄,叹坐客多少风流名胜。暗柳萧萧,飞星冉冉,夜久知秋信。鲈鱼应好,旧家乐事谁省。

  「检字」

  ①束加丝旁。读shu1,纺粗丝。

  32永遇乐 ̄ ̄  次稼轩北固楼词韵

  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使君心在,苍崖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

  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中原生聚,神州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问当时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  「注释」

  迷楼:在扬州,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。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。

  很石: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,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。

  使君:指辛弃疾,辛曾任福建安抚使。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,故称之「心在苍崖绿嶂」。

  北门:指镇江,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。  有尊中酒差可饮:东晋桓温曰,“京口酒可饮,箕可使,兵可用。”这里以桓温喻稼轩。

  认得征西路: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。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,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,他自已也在《永遇乐。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中说,「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」

  依依种柳:见《长亭怨慢》注。

  「附录」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∽

  ◆姜夔简介与集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

  姜夔(约1155年--约1221年),字尧章,鄱阳(今江西波阳县)

  人。父知汉阳县,夔幼随宦,往来沔、鄂几二十年。淳熙间,客湖南,萧德操爱其词,妻以兄子,因寓湖州,自号白石道人。会上书乞正太常雅乐,得免解,讫不第,以布衣终。有词集传世。

  宋。张炎《词源》卷下:“姜白石词如野云孤飞,去留无迹。”

  宋。黄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六:“白石道人,中兴诗家名流,词极精妙,不减清真乐府,其间高处,有美成所不能及。”  清。汪森《词综》序:“西蜀南唐而后,作者日盛,宣和君臣,转相矜尚,曲调愈多,流派因之亦别。短长互见,言情者或失之俚,使事者或失之伉。鄱阳姜夔出,句琢字练,归于醇雅。于是史达祖、高观国羽翼之;张辑、吴文英师之于前;赵以夫、蒋捷、周密、陈允衡,王沂孙、张炎、张翥效之于后,譬之于乐,舞《□〔削加竹头〕》至于九变,而词之能事毕矣。”

  清。周济《宋四家词选》序论:“白石脱胎稼轩,变雄健为清刚,变驰骤为疏宕。盖二公皆极热中,故气味吻合。辛宽姜窄,宽故容藏,窄故斗硬。”

  清。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:“白石才子之词,稼轩豪杰之词。才子、豪杰,各从其类爱之,强论得失,皆偏辞也。姜白石词幽韵冷香,令人挹之无尽。

  拟诸形容,在乐则琴,在花则梅也。”  清。陈廷焯《白雨斋词话》卷二:“姜尧章词,清虚骚雅,每于伊郁中饶蕴藉,清真之劲敌,南宋一大家也。梦窗、玉田诸人,未易接武。”

文笔要诀

作者:杜正伦

  属事比辞,皆有次第;每事至科分之别,必立言以间之,然后义势可得相承,文体因而伦贯也。新进之徒,或有未悟,聊复商略,以类别之云尔。

  观夫,惟夫,原夫,若夫,窃惟,窃闻,闻夫,惟昔,昔者,盖夫,自昔,惟。

  右并发端置辞,泛叙事物也。谓若陈造化物象,上古风迹,及开廓大纲、叙况事理,随所作状,量取用之。大凡观夫、惟夫、原夫、若夫、窃闻、闻夫、窃惟等语,可施之大文,余则通用。其表启等,亦宜以臣闻及称名为首,各见本法。

  至如,至乃,至其,于是,是则,斯则,此乃,诚乃。  右并承上事势,申明其理也。谓上已叙事状,以复申重论之,以明其理。

  洎于,逮于,至于,既而,亦既,俄而,洎、逮,及,自,属。

  右并因事变易多,限之异也。谓若述世道革易,人事推移,用之而为异也。

  乃知,方知,方验,将知,固知,斯乃,斯诚,此固,此实,诚知,是知,何知,所知,是故,遂使,遂令,故能,故使,所谓,可谓。  右并取下言,证成于上也。谓上所叙义,必待此后语,始得证成也。或多析名理,或比况物类,不可委说。

  况乃,矧夫,矧唯,何况,岂若,未若,岂有,岂至。

  右并追叙上义,不及于下也。谓若已叙功业事状于上,以其轻小,后更云"况乃""岂云"其事其状云。

  岂独,岂唯,岂止,宁独,宁止,何独,何止,岂直。

  右并引取彼物,为此类也。谓若已叙此事,又引彼与此相类者,云"岂唯"彼如然也。

  假令,假使,假复,假有,纵令,纵使,纵有,就令,就使,就如,虽令,虽使,虽复,设令,设使,设有,设复,向使。

  右并大言彼事,不越比也。谓若已叙前事,"假令"深远高大则如此,此终不越。

  虽然,然而,但以,正以,直以,只为。

  右并将取后义,反于前也。谓若叙前事讫,云"虽然"仍有如此理也。

  岂令,岂使,何容,岂至,岂其,何有,岂可,宁可,未容,未应,不容,讵令,讵可,讵使,而乃,而使,岂在,安在。

  右并叙事状所求不宜然也。谓若揆其事状所不令然,云"岂令其至于是"。

  岂类,讵以,岂如,未如。

  右并论此物胜于彼也。谓叙此物微也,讫,陈"岂若"彼物微小之状。  若乃,尔乃,尔某,尔则,夫其,若其,然其。

  右并覆叙前事,体其状也。若前已叙事,次便云"若乃"等,体写其状理。

  倘若,倘使,如其,如使,若其,若也,若使,脱若,脱使,脱复,必其,必若,或若,或可,或当。

  右并逾分测量,或当尔也。譬如论其事使异理,云如此。  唯应,唯当,唯可,只应,只可,亦当,乍可,必能,必应,必当,必使,会当。

  右并看世斟酌,终归然也。若云看上形势,"唯应"如此。

  方当,方使,方冀,方令,庶使,庶当,庶以,冀当,冀使,将使,夫使,令夫,所冀,所望,方欲,更欲,便当,行欲,足令,足便。

  右并势有可然,期于终也。谓若叙其事形势,方终当如此。

  岂谓,岂知,岂其,谁知,谁言,何期,何谓,安知,宁谓,宁知,不谓,不悟,不期,岂悟,岂虑。

  右并事有变常,异于始也。谓若其事,应令如彼,忽令如此。

  加以,加复,况复,兼以,兼复,又以,又复,重以,且复,仍复,尚且,犹复,犹欲,而尚,尚或,尚能,尚欲,犹仍,且尚。

  右并更论后事,以足前理也。谓若叙前事已讫,云"加以"又如此。

  莫不,罔不,罔弗,无不,咸欲,咸将,并欲,皆欲,尽欲,皆并咸。

  右并总论物状也。

  自非,若非,若不,如不,苟非。

  右并引其大状,令至甚也。若叙其事至甚者,云"自非"如此云。

  何以,何能,何可,岂能,讵能,讵使,讵可,畴能,奚可,奚能。

  右并因缘前状,论可致也。若云"自非"行彼,何以如此。

  方虑,方恐,所恐,将恐,或恐,或虑,只恐,唯虑。

  右并豫思来事,异于今也。若云今事已然,"方虑"于后或如此。

  敢欲,辄欲,轻欲,轻用,轻以,敢以,辄以,每欲,常欲,恒愿,恒望。

  右并论志所欲行也。

  每至,每有,每见,每曾,时复,数复,每时,或。

  右并事非常然,有时而见也。谓若"每至"其时节、"每见"其事理。

  则必,则皆,则当,何尝不,未有,不则。

  右并有所逢见便然也。若逢见其事,"则必"如此。

  可谓,所谓,诚是,信是,允所谓,乃云,此犹,何异,奚异,亦犹,犹夫,则犹,则是。  右并要会所归,总上义也。谓设其事,"可谓""如此",可比"如比"。  诚愿,诚当可,唯愿,若令,若当,若使,必使。  右并劝励前事,所当行也。谓若其事,云"诚愿"如此。  自可,自然,自应,自当,此则,斯则,女则,然则。

  右并豫论后事,必应尔也。谓若行如彼。"可"如此。

升庵诗话

作者:杨慎

  《升庵诗话》,自明以来无善本。有刻入升庵文集者,凡八卷;(自五十四卷至六十一卷。)有刻入升庵外集者,凡十二卷;(自六十七卷至七十八卷。)有入《丹铅总录》者,凡四卷;(自十八卷至二十一卷。)《函海》又载其十二卷及补遗三卷。此详彼略,此有彼无,前後异次,卷帙异数。其字句之讹,则各本皆然。鲁鱼亥豕,往往不能句读,殆皆仍其传写之误耳。明刻书夙以多讹闻,兹复益以传写之误,升庵嘉惠後学之心,後学其何以领悟邪?升庵渊通赅博,而落魄不检形骸,放言好伪撰古书,以自证其说。(如称宋本《杜集丽人行》中有“足下何所有?红蕖罗袜穿镫银”二句,钱牧斋遍检各宋本《杜集》,均无此二句。又如岑之敬《栖乌曲》载《乐府诗集》,有“明月二八照花新,当垆十五晚留宾”之句。升庵截此二句,添“回眸百万横自陈”一句,别题为岑之敬《当垆曲》。又如李陵诗有“红尘蔽天地,白日何冥冥”二句,下阙,见《古文苑》,见《文选》李善本《西都赋注》。《升庵诗话》备载全诗,下多十二句,云出《修文御览》。

  此书亡来已久,殊不可信。以文义考之,“白日何冥冥”下,何得遽接云“招摇西北指,天汉束南倾”邪?又载七平七仄诗,七平如《文选》“离袿飞绡垂纤罗”,今考傅武仲舞赋、《古文苑》、《文选》,皆云“华袿飞绡杂纤罗”,不言“垂纤罗”也。凡此种种,皆失之伪撰。又如称渤海北海之地,今哈密扶馀,中国之沧州景州名渤海者,盖侨称以张休盛云云。不知哈密在西,扶馀在东,绝不相及。沧景一带,地皆濒海,故又有瀛州瀛海诸名,谓曰侨置,殊非事实。又“香云”“香雨”,并出王嘉《拾遗记》,而引李贺元稹之诗,又以卢象“云气杳流水”句,误为“香”字,此亦其引据疏舛处。)王弇州讥其求之字宙之外,而失之耳目之前。陈耀文且有《正杨》之作以诋之,後学或引以病升庵。然升庵之才器,实在有明诸家之上,瑕玷虽多,而精华亦复不少,《四库提要》谓求之于古,可以位置于郑樵罗泌之间,後学弃其瑕砧而取其精华可也。余读升庵集,仰其为人。会有《历代诗话续编》之刻,爰搜集各本,详加校订,讹者正之,复者删之,缺者补之。至其伪撰之句,则原之以存其真,据其题中第一字之笔画数,改编一十四卷,自谓较各本为善矣。割裂古人书,世所诟病,若《升庵诗话》之散如盘沙,不割裂无以得善本,而或者升庵嘉惠後学之心,反以余之割裂而显也。敢以质诸当世君子。中华民国四年冬,无锡丁福只识。

巧联珠

作者:烟霞逸士

简介暂无

冥音录

作者:朱庆余

庐江尉李侃者,陇西人,家于洛之河南。太和初,卒于官。有外妇崔氏,本广陵倡家,生二女,既孤且幼,孀母抚之以道,近于成人,因寓家庐江。侃既死,虽侃之宗亲居显要者,绝不相闻。庐江之人,咸哀其孤藐而能自强。崔氏性酷嗜音,虽贫苦求活。常以弦歌自娱。有女弟菃奴,风容不下,善鼓筝,为古今绝妙,知名于时。年十七,未嫁而卒,人多伤焉。二女幼传其艺。长女适邑人丁玄夫,性识不甚聪慧。幼时,每教其艺,小有所未至,其母辄加鞭棰,终莫究其妙。每心念其姨曰:“我姨之甥也,今乃死生殊途,恩爱久绝。姨之生乃聪明,死何蔑然,而不能以力祐助,使我心开目明,粗及流辈哉?”每至节朔,辄举觞酹地,哀咽流涕,如此者八岁。母亦(“亦”原作“玄”,据明据本改)哀而悯焉。开成五年,四月三日,因夜寐,惊起号泣,谓其母曰:“向者梦姨执手泣曰:‘我自辞人世,在阴司簿属教坊,授曲于博士李元凭。元凭屡荐我于宪宗皇帝,帝召居宫一年。以我更直穆宗皇帝宫中,以筝导诸妃,出入一年。上帝诛郑注,天下大酺。唐氏诸帝宫中互选妓乐,以进神尧、太宗二宫,我复得侍宪宗。每一月之中,五日一直长秋殿,余日得肆游观,但不得出宫禁耳。汝之情恳,我乃知也,但无由得来。近日襄阳公主以我为女,思念颇至,得出入主第。私许我归,成汝之愿,汝早图之。阴中法严,帝或闻之,当获大谴,亦上累于主。’”复与其母相持而泣。翼日,乃洒扫一室,列虚筵,设酒果,仿佛如有所见。因执筝就坐,闭目弹之,随指有得。初授人间之曲,十日不得一曲,此一日获十曲。曲之名品,殆非生人之意。声调哀怨,幽幽然鸮啼鬼啸,闻之者莫不嘘唏。曲有《迎君乐》(正商调,二十八叠)、《槲林叹》(分丝调,四十四叠)、《秦王赏金歌》(小石调,二十八叠)、《广陵散》(正商调,二十八叠)、《行路难》(正商调,二十八叠)、《上江虹》(正商调,二十八叠)、《晋城仙》(小石调,二十八叠)、《丝竹赏金歌》(小玉调,二十八叠)、《红窗影》(双柱调,四十叠)。十曲毕,惨然谓女曰:“此皆宫闱中新翻曲,帝尤所爱重。《槲林叹》《红窗影》等,每宴饮,即飞球舞盏,为佐酒长夜之欢。穆宗敕修文舍人元稹撰其词数十首,甚美,宴酣,令宫人递歌之。帝亲执玉如意,击节而和之。帝秘其调极切,恐为诸国所得,故不敢泄。岁摄提,地府当有大变,得以流传人世。幽明路异,人鬼道殊,今者人事相接,亦万代一时,非偶然也。会以吾之十曲,献阳地天子,不可使无闻于明代。”于是县白州,州白府,刺史崔璹亲召试之,则丝桐之音,枪鏦可听,其差琴调不类秦声。乃以众乐合之,则宫商调殊不同矣。母令小女再拜,求传十曲,亦备得之,至暮诀去。数日复来曰:“闻扬州连帅欲取汝,恐有谬误,汝可一一弹之。”又留一曲曰《思归乐》。无何,州府果令送至扬州,一无差错。廉使故相李德裕议表其事,女寻卒。

【今译】

庐江府尉李侃是陇西人,家在洛水之南。太和初年,死于任上。李侃有个情妇姓崔,本是广陵的歌妓,生了两个女儿。现在两个女儿既失去了父亲,又很幼小,寡母用正确的思想方法抚养她们,已快长成人,便安家在庐江。李侃死后,即使是官在显要的李侃的本家,也决不跟她来往。庐江的人都同情她抚养孤女尚能自强。崔寡妇平生爱音乐,虽然贫苦勉强生活,却常自拉自唱进行娱乐。崔有个妹妹菃奴,风度容貌都不错。擅长弹筝,是古今无双的,在当时就很出名。十七岁时,还没有出嫁就死了,很多人都为她伤感。崔寡妇的两个女儿幼年时就学习过她的技艺。长女嫁给了镇上的丁玄夫。这个女儿天资不很聪明,幼年时,每当教她技艺时,稍有学得不到家的地方,她的母亲就用鞭子打,但始终没掌握技艺的巧妙。这个女儿常心中想念她的姨,说:“我是姨的外甥女,现在一生一死,走上了不同的路,深切的恩情爱心早已中断。姨活着时很聪明,为什么死后什么反应也没有。能不能用特别的力量来帮助我使我思想开窍、眼睛明亮,能赶上同辈的人呢?”每到节日和每月初一都举起酒杯以酒浇地祭奠,悲伤的呜咽,流着眼泪。这样情况持续了八年。她的母亲也很伤心并且很同情她。唐文宗开成五年,四月三日,长女在夜晚睡觉时,突然惊醒大声哭起来,对她的母亲说:“刚才我梦见我姨拉着我的手哭着说:‘我自从离开人世,在阴间户籍上属音乐部门,教博士李元凭曲子。元凭屡次向宪宗皇帝推荐我,于是皇帝召我进宫住了一年,让我在穆宗皇帝宫中轮流值班,用筝指导各位妃子。天帝杀了郑注,天下大规模聚餐庆贺。唐朝各个皇帝的宫中互选歌舞艺伎,把他们进献到高祖和太宗二宫中,我因此又能够侍候宪宗了。每月当中,五天到长秋殿值班一次,其余日子可以随便游玩参观,只是不能出宫禁罢了。你的恳切的心情,我知道了,只是无理由来此。近日襄阳公主把我收为女儿,常很想念我,我便可以进出公主的住宅了。公主私下允许我回来,满足你的心愿。你要早下手准备,因为阴间法律很严,皇帝偶或听到了这事,会犯大罪的,也会连累公主。’”说完又抱着她的母亲哭起来。第二天,就收拾了一间屋子,打扫干净,又洒了些水,安排了空的坐位,摆上了酒和果品。依稀看到了什么,长女就拿着筝坐到坐位上,闭着眼睛弹起来,随弹随有体会。当初教给人间的曲子,十天也学不会一曲,今天一天就学了十支曲子。曲子的名称种类,几乎不是活人想得出来的。声调哀怨深邃幽远像猫头鹰哭又像鬼长啸,听到的人没有不呜咽的。曲有《迎君乐》、《槲林叹》、《秦王赏金歌》、《广陵散》、《行路难》、《上江虹》、《晋城仙》、《丝竹赏金歌》、《红窗影》。十支曲学完了,姨很凄惨的对长女说:“这都是宫中新谱出的曲子,皇帝尤其喜爱重视。《槲林叹》《红窗影》等曲,每当宴会时,就飞球舞盘,把它作为助酒的乐曲,进行通宵达旦的娱乐。穆宗下令让修文舍人元稹作了数十首歌词,用以配曲,都很美。当宴会达到高潮时,就叫宫人轮流歌唱。皇帝亲手拿着玉如意,敲着节拍进行配合。皇帝对这些曲调保密极严,唯恐被各国学去,所以我不敢泄露。到寅年,地府会有大的变动,这些曲子就会流传于人世间。阴间阳间路不同,人和鬼各有各的一套。现在我跟人间进行了联系,也是万代难逢的事,这也不是偶然的。应当把我这十支曲子,献给阳间的天子,不可让它在圣明的时代埋没。”于是县报告了州,州报告了府,府的刺史崔璹亲自召来长女试奏。就发现琴声鎗鏦好听,那奇异的琴调不像秦地的音乐。于是用各种乐器跟它配合,却发现宫商调很不相同。母令小女给姨拜了两拜,请求也教给她这十支曲。小女也全部学会了。到了黄昏的时候诀别而去。过了几天又来了,说:“听说扬州的连帅要让你去,恐怕有弹错的地方,你可以一一的再弹一遍。”又留下一曲叫《恩归乐》。不久,州府果然叫人送女到扬州,弹奏后,毫无差错。廉使即原来的宰相李德裕商量表彰这件事,可是不久长女就死了。

续小五义

作者:无

《小五义》、《续小五义》与《三仪五义》总称《忠烈侠义传》,是中国侠义公案小说的代表作。《续小五义》故事情节上接《三侠五义》(又名《七侠五义》和《小五义》,接叙众英雄大破铜网阵,襄阳王潜逃,诸侠仍在江湖间诛锄盗贼,打太岁坊,破桃花寨,盗鱼肠剑,擒白菊花……最后拿获襄阳王,皇帝论功,众侠义皆受封赏,于是全书结束。在艺术成就上,《续小五义》和《小五义》一样,比《三侠五义》要略为逊色一些,但其风格则基本一致。首先是故事情节曲折动人,富于变化,很能引起读者的悬念。其次,语言口语化、大众化,运动不少方言土语,叙事写人恰到好处,鲁迅曾评价说:“《三侠五义》及其续书,绘声状物,甚有平话习气。”
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