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部

中论

作者:徐干

  徐干(171-217),字伟长,北海(今山东潍坊市)人,建安七子之一。少年勤学,潜心典籍。汉灵帝末,世族子弟结党权门,竞相追逐荣名,徐干闭门自守,穷处陋巷,不随流俗。建安初,曹操召授司空军师祭酒掾属,又转五官将文学。数年后,因病辞职,曹操特加旌命表彰。后又授以上艾长,也因病不就。建安二十二年(217)

  二月,瘟疫流行,干亦染疾而亡。

  徐干散文,主要就是《中论》一书。此书写作主旨是:「常欲损世之有余、益俗之不足,见辞人美丽之文并时而作,曾无阐弘大义、敷散道教、上求圣人之中、下救流俗之昏者,故废诗、赋、颂、铭、贊之文,着,中论、之书二十二篇。」(《中论》序)。今存辑本份上、下两卷,上卷十篇,多论述处事原则和品德修养,下卷十篇,大部分论述君臣关系和政治机微,因此,它是一部有关伦理及政治的论集。其思想倾向,大体上遵奉儒家旨趣,多祖述先王、孔、孟之言,同时,也受道家、法家的某些影响。,中论、对时弊有所针砭,不过作者持论比较中庸谨慎,一般不指斥时事,所以显得辞旨邈远,较少锋芒。  《中论》的语言平实,论证讲求逻辑、条理贯通,还不失为一部较好的论说文专着。它是「建安七子」中今存唯一的专着。曹丕在《与吴质书》里称赞此书「成一家之言,辞义典雅,足传于后。」

  他的诗歌今存三篇,都是五言诗。《室思》为拟思妇词,共六章,写丈夫远行后妻子在家的懮愁郁结情绪:「端坐而无为,仿彿君容光」,「思君如流水,何有穷已时」,幻想着「安得鸿鸾羽,觏此心中人」,同时又担心丈夫在外另有新欢。全诗情致缱绻,堪称佳作,而「思君」二句更为后人推重。《答刘桢》诗,以浑朴的诗句,表现了他与刘桢的诚笃友情。今存徐干作品,没有《公宴》、《斗鸡》之类酬应之作,这也是他有别于其他建安作家之处。

扬州画舫录

作者:李斗

“扬州书舫录”这部书,是作者李斗家居扬州期间,根据“目之所见,耳之所闻”,积三十多年的时间陆续写成的,涉及的范围相当广泛,诸如扬州的城市区划、运河沿革、工艺、商业、园林、古迹、风格、戏曲以及文人轶事等各方面的情况,都有记载;有些记载还相当详细具体。这对了解和研究我国十七、八世纪的社会经济文化状况,提供了颇有价值的资料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《扬州画舫录》十八卷,仪征李公艾塘所著也。扬州府治在江淮间,土沃风淳,会达殷振,翠华六巡,恩泽稠叠。士日以文,民日以富。艾塘于是综蜀冈、平山堂诸名胜,园亭寺观、风土人物,仿《水经注》之例,分其地而载之……

书旨述

作者:虞世南

客有通元先生,好求古迹,为余知书启之发源,审以臧否。曰:“余不敏,何足以知之。今率以见闻,随纪年代,考究兴亡,其可为元龟者,举而叙之。古者画卦立象,造字设教。爱置形象,肇乎仓史。仰观俯察,鸟迹垂文。至于唐、虞,焕乎文章,畅于夏、殷,备乎秦、汉。洎周宣王史史籀,循科斗之书,采仓颉古文,综其遗美,别署新意,号曰籀文,或谓大篆。秦丞相李斯,改省籀文,适时简要,号曰小篆,善而行之。其仓颉象形,传诸典策,世绝其迹,无得而称。其籀文、小篆,自周、秦以来,犹如参用,未之废黜。或刻以符玺,或铭于鼎钟,或书之旌钺,往往人间时有见者。夫言篆者,传也。书者,如也。述事契誓者也。字者,孳也,孳乳浸多者也。而根之所由,其来远矣。”

先生曰:“古文籀篆,曲尽而知之,愧无隐焉。隶、草攸止,今则未闻,愿以发明,用祛昏惑。”曰:“至若程邈隶体,因此罪隶,以名其书,朴略微奥,而历祀增损,亟以湮沦。而淳、喜之流,亦称传习,首变其法,巧拙相沿,未之超绝。史游制于急就,创立草藁,而不之能;崔、杜析理,虽则丰研,润色之中,失于简约。伯英重以省繁,饰之銛利,加之奋逸,时言草圣,首出常伦。钟太傅师资德升,驰骛曹、蔡,仿学而致一体,真楷独得精研。而前辈数贤,递相矛盾,事则恭守无舍,义则尚有理疵,未分贤明,失之断割。逮乎王廙、王洽、逸少、子敬,剖析前古,无所不工。八体六文,心揆其理;俯拾众美,会兹简易;制成今体,乃穷奥旨。”

先生曰:“放戏!三才审位,日月烛明,固资异人,一敷而化,不然者何以臻妙!无相夺伦,父子联联,轨范后昆。”先生曰:“书法玄微,其难品绘,今之优劣,神用无方,小学疑迷,惕然将寤。而旨述之义,其闻乎?”曰:“无让繁词,敢以终序。”

尉繚子

作者:尉缭

  《尉缭子》,中国古代著名兵书,北宋神宗元丰年间被列《武经七书》之一,为武学科举必读的兵学教材。关于该书的真伪、作者、成书年代和书的归类,历来争议颇多,至到1972年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《尉缭子》残简后,才充分证明其并非伪书。对于它的作者和成书年代,一说为梁惠王时期尉缭所著,故成书于战国中期。另一说为秦始皇时期尉缭所著,故成书于战国晚期。一般认为前一种说法较为可信。

  《尉缭子》最早著录于《汉书。艺文志》,书中杂家类著录《尉缭》29篇,兵形势家类著录《尉缭》31篇。一般认为,今本《尉缭子》属于《汉志》杂家类,而不属于兵形势家类。

  今存《尉缭子》共5卷24篇,版本主要有银雀山竹简本、《群书治要》本、《太平御览》本、《武经七书》本等。本电子版以《续古逸丛书》影宋《五经七书》为底本,对底本上明显的错、衍、脱、误之处,则参照银雀山竹简本、《群书治要》、《太平御览》、《五经七书讲义》、《五经七书汇解》、《五经七书直解》等进行校改,底本错讹用()表示,校正的文字用[]表示。

敬斋古今黈

作者:李冶

作者:(元)李治撰;刘德权点校

敬齊古今黈作者李治,字仁卿,自号敬齊,真定欒城(今河北欒城)人。金正大七(一二三0)登词赋進上第,调高陵薄,辟知钧州事。因戰亂,流落忻崞间,曾居太原等地。雖流離颠沛,亦手不停披,口不绝诵,深造自得。元世祖至元二年(一二六五)召拜翰林学士。至元十六年(一二七九)卒於家,年八十八。所著除敬齊古今黈外,尚有敬齊文集四十卷,壁书藂削十二卷,泛说四十卷,测圆海镜十二卷,益古衍段三十卷。关于作者名字,歷来诸书多作“李治”,如元朝名臣事略、元史本傳、永欒大典、四库全书總、皕宋楼藏书志等。柯劭忞新元史谓李治本名治,后改今名。折中雨说,實不足掳。施国祁(号北研,乾隆道光间人)在禮耕堂丛说中指出,“仁卿生於大定庚子,至正大庚寅登收世科,已五十有一岁,授高陵主薄,辟推钧州。金亡,北渡让学者书,祕演算术,獨能以道德文章確然自守,至老不衰。卽其中统召拜与翰林诸公书云云,其本意大可见,蓋在金则为收科之后劲,在元则占改曆之先幾。生则与王滹南、李荘靖同为一代遗民,没则与杨文献、趙闲亲並列四賢祠祀。鸣呼!其学术如是,其操履又如是,何后人不察,谬改其名,呼治为治,乃与形雌意蕩之女道士李季蘭相溷,吁!可悲已。今其言具在,其名亦正,倘能付诸剞劂,傳示当世,庶使抱殘守缺者得见全璧,豈非大惠后学哉。”

黄帝内经

作者:无

《黄帝内经》简称《内经》,是托名黄帝及其臣子岐伯、雷公、鬼臾区、伯高等论医之书。《黄帝内经》包括《灵枢》和《素问》两部分,各卷81篇,共80余万言。

《黄帝内经》的著作时代,至今尚无定论。从其内容看,非一人一时之作,但一般认为其主要内容是反映战国时期医学理论水平的,基本定稿时期应不晚于战国时期。当然,其中有些内容可能出于秦汉及六朝人之手。

《黄帝内经》所引古代医籍。有《上经》、《下经》、《揆度》、《阴阳》、《奇恒》、《经脉》《五色》、《脉经》等。说明在《内经》之前已有许多种医书流传於世。

经络与针灸,在《黄帝内经》中,居于主体地位,继承和发展了马王堆帛书《足臂十一脉灸经》、《阴阳十一脉灸经》、《脉法》、《阴阳脉死侯》和张家山汉简《脉书》,乃至扁鹊等的经络学说和针刺治疗经验,在针刺治疗上,不仅突破了上述帛简医书和《五十二病方》等只采取灸法的水平,同时也远比《史记·扁鹊传》记载的治疗经验更加具体和系统。在《黄帝内经》中,《灵枢》:经脉篇、经别、经筋,更加完整和系统地论述了经络学;《灵枢》:九针十二原、九针论等篇,论述了针刺器材的制备;《素问》:气穴、气府、骨空、水热穴等各篇,论述了腧穴分布;《灵枢》:九针十二原、邪客等各篇,论述了持针法则;《素问》:八正神明、离合真邪等各篇,论述了针刺的补泻方法;《灵枢》:诊要经终、禁例等各篇,论述了针刺禁忌等,以及各种疾病的针刺疗法。

阴阳五行学说被引入医学,最早是秦国医和,马王堆帛书《阴阳十一脉灸经》中的“病至则恶人与火,闻木音则惕然惊”,也反映了五行学说的内容,这段文字后来载入《灵枢·经脉篇》,《素问·脉解篇》说:“所谓甚则厥,恶人与火,闻木音则惕然而惊者,阳气与阴气相薄,水火相恶,故惕然而惊也。”说明阴阳五行学说,已被引入医学理论中。

《黄帝内经》撰成之初,在战国时代可能为《黄帝脉书》、《扁鹊脉书》等20余种单行本。西汉后期,刘向、刘歆父子校书,始由李柱国等校定为《黄帝内经》十八卷。到东汉初班固撰《汉书》时,这些医籍的传本仍被完整保存,而载于《汉书·艺文志》。东汉末张仲景撰《伤寒杂病论》、魏末皇甫谧撰《针灸甲乙经》时,《汉书·艺文志》的十八卷本《黄帝内经》传本即已不复存在,不仅被分割为《素问》、《九卷》或《针经》两书,而且“亦有所亡失”。

1、《灵枢》,亦称《九卷》、《针经》、《九灵》、《九墟》等。汉魏以后,由于长期抄传出现多种不同名称的传本,唐·王冰所引用古本《针经》传本佚文与古本《灵枢》传本佚文基本相同,说明为一共同的祖本,但与南宋史崧发现的《灵枢》传本(即现存《灵枢》传本)则不尽相同。史载北宋有高丽献《针经》镂版刊行,今无书可证。至南宋初期,《灵枢》和《针经》各种传本均失传。绍兴二十五年(1155),史崧将其家藏《灵枢》九卷八十一篇重新校正,扩展为二十四卷,附加音释,镂版刊行。至此,《灵枢》传本基本定型,取代各种传本,而一再印行,流传至今。

2、《素问》,在汉魂、六朝、隋唐各代皆有不同传本。为张仲景、王叔和、孙思邈、王焘等在其著作中所引用。主要有:(1)齐梁间(公元6世纪)全元起注本,是最早的注本,但当时其中的第六卷已亡佚,实际只有八卷。这个传本先后被唐·王冰、宋·林亿等所引用,至南宋以后失传。(2)唐、王冰注本,唐·宝应元年(762),王冰以全元起注本为底本注《素问》,将已亡佚的第七卷,以七篇“大论”补入,到北宋·嘉佑·治平(1057~1067)年间,设校正医书局,林亿等人在王冰注本的基础上进行校勘,定名为《重广补注黄帝内经素问》,雕版刊行,而定型。

《黄帝内经》的著成,标志着中国医学由经验医学上升为理论医学的新阶段。《黄帝内经》总结了战国以前的医学成就,并为战国以后的中国医学发展提供了理论指导。在整体观、矛盾观、经络学、脏象学、病因病机学、养生和预防医学以及诊断治疗原则等各方面,都为中医学奠定了理论基础,具有深远影响。历代著名医家在理论和实践方面的创新和建树,大多与《黄帝内经》有着密切的渊源关系。

《黄帝内经》的著成,不仅在中国受到历代医家的广泛推崇,即使在国外的影响也不容低估。日本、朝鲜等国都曾把《黄帝内经》列为医生必读课本,而部分内容还先后被译成英、法、德等国文字,在世界上流传。近年来一些欧美国家的针灸组织也把《黄帝内经》列为针灸师的必读参考书。

老子集注

作者:落花散人

 
   普遍认为《老子》是一部晦涩的书。

  理解这部困难的书的最好就是“逐字逐句”地去读它。也就是说,从基础的基础作起。  人们指责,这种或许是愚蠢的方法在某种程度上简直就是在开玩笑。因为年代久远,令你百思不得其解的某个字、某个词或某句话可能根本就是后来的讹传而已!

  但即使这样,也不能放弃这种方法。因为这是根据原著本身理解原著的必经之路。即使后来被证明这里言之凿凿的某个观点其实本来不是《老子》的原文,那也只好如此——人们不能因噎废食!虽然我认为,理解老子的精神远比就某个字的含义的理解更加重要;但前者只有建立在后者的基础上才是可靠的!

  《老子》在理解上存在如下特别的困难:  断句。

  已经“死”的字或词,如“象帝”。当然,也许这不是什么词,但无论如何,这的确使准确的理解更加困难了。

  歧义。即在这篇近乎是“解释”性质的文章中,作者提出一些自己的观点,可能会和一些似乎已经普遍承认的观念产生冲突,在这种情况下,作者有理由坚持自己的看法,但并不一定就否定了其他不同的观点,总之,如果结合《老子》的全文来看,在很多方面存在不同见解是正常的;而相反的情况则不正常了。

  不同的版本的字、句不同。我在这里参照了几个版本,选择了其中比较广泛流传的作为“正文”。如果读者对于某些字、句有不同的意见,完全可以一起讨论。至于什么是最终的结论,与理解《老子》一书精神相比倒是次要的事情。  尽管存在这些困难,但认为《老子》是绝对不可能被理解的观点也是过于偏激了。恰恰相反,《〈老子〉集注》这部书就致力于这样的努力,即通过概念的分析,比较满意地理解《老子》并不是如想象的那么难于达到。当然,这同样需要读者本身的思考才能作到。  希望这本《〈老子〉集注》对于理解《老子》,进而理解中国古典哲学能够有所裨益

傅青主女科

作者:无

帶下
白帶下
夫帶下俱是濕症。而以“帶”名者,因帶脈不能約束而有此病,故以名之。蓋帶脈通於任、督,任、督病而帶脈始病。帶脈者,所以約束胞胎之系也。帶脈無力,則難以提系,必然胎胞不固,故曰帶弱則胎易墜,帶傷則胎不牢。然而帶脈之傷,非獨跌閃挫氣已也,或行房而放縱,或飲酒而顛狂,雖無疼痛之苦,而有暗耗之害,則氣不能化經水,而反變為帶病矣。故病帶著,惟尼僧,寡婦,出嫁之女多有之,而在室女則少也。況加以脾氣之虛,肝氣之郁,濕氣之侵,熱氣之逼,安得不成帶下之病哉!故婦人有終年累月下流白物,如涕如唾,不能禁止,甚則臭穢者,所謂白帶也。夫白帶乃濕盛而火衰,肝鬱而氣弱,則脾土受傷,濕土之氣下陷,是以脾精不守,不能化榮血以為經水,反變成白滑之物,由陰門直下,欲自禁而不可得也。治法宜大補脾胃之氣,稍佐以舒肝之品,使風木不閉塞於地中,則地氣自升騰於天上,脾氣健而濕氣消,自無白帶之患矣。方用完帶湯。
白朮(一兩,土炒) 山藥(一兩,炒) 人參(二錢)
白芍(五錢,炒) 車前子(三錢,酒炒 蒼朮(三錢,製)
甘草(一錢) 陳皮(五分) 黑芥穗(五分)
柴胡(六分)
水煎服。二劑輕,四劑止,六劑則白帶全愈。此方脾、胃、肝三經同治之法,寓補於散之中,寄消於升之內,開提肝木之氣,則肝血不燥,何至下克脾土;補益脾土之元,則脾氣不濕,何難分消水氣。至於補脾而兼以補胃者,由裡以及表也。脾非胃氣之強,則脾之弱不能旺,是補胃正所以補脾耳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青帶下
婦人有帶下而色青者,甚則綠如綠豆汁,稠粘不斷,其氣腥臭,所謂青帶也。夫青帶乃肝經之濕熱。肝屬木,木色屬青,帶下流如綠豆汁,明明是肝木之病矣。但肝木最喜水潤,濕亦水之積,似濕非肝木之所惡,何以竟成青帶之症?不知水為肝木之所喜,而濕實肝木之所惡,以濕為土之氣故也。以所惡者合之所喜必有違者矣。肝之性既違,則肝之氣必逆。氣欲上升,而濕下帶青欲下降,兩相牽掣,以停住於中焦之間,而走于帶脈,遂從陰器而出。其色青綠者,正以其乘肝木之氣化也。逆輕者,熱必輕而色青;逆重者,熱必重而色綠。似乎治青易而治綠難,然而均無所難也。解肝木之火,利膀胱之水,則青綠之帶病均去矣。方用加減逍遙散。

茯苓(五錢 白芍(酒炒,五錢) 甘草(生用,五錢)
柴胡(一錢) 茵陳(三錢) 陳皮(一錢)
梔子(三錢,炒)
水煎服。二劑而色淡,四劑而青綠之帶絕,不必過劑矣。夫道遙散之立法也,乃解肝鬱之藥耳,何以治青帶若斯其神與?蓋濕熱留於肝經,因肝氣之鬱也,鬱則必逆,道遙散最能解肝之鬱與逆。鬱逆之氣既解,則濕熱難留,而又益之以茵陳之利濕, 梔子之清熱,肝氣得清,而青綠之帶又何自來!此方之所以奇而效捷也。倘僅以利濕清熱治青帶,而置肝氣於不問,安有止帶之日哉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黃帶下
婦人有帶下而色黃者,宛如黃茶濃汁,其氣腥穢,所謂黃帶是也。夫黃帶乃任脈之濕熱也。任脈本不能容水,濕氣安得而入而化為黃帶乎?不知帶脈橫生,通於任脈,任脈直上走於唇齒,唇齒之 間,原有不斷之泉下貫於任脈以化精,使任脈無熱氣之繞,則口中 之津液盡化為精,以入於腎矣。惟有熱邪存於下焦之間,則津液不 能化精,而反化濕也。夫濕者,土之氣,實水之侵;熱者,火之氣 ,實木之生。水色本黑,火色本紅,今濕與熱合,欲化紅而不能, 欲返黑而不得,煎熬成汁,因變為黃色矣。此乃不從水火之化,而 從濕化也。所以世之人有以黃帶為脾之濕熱,單去治脾而不得痊者 ,是不知真水、真火合成丹邪、元邪,繞於任脈、胞胎之間,而化 此鈴色也,單治脾何能痊乎!法宜補任脈之虛,而清腎火之炎,則 庶幾矣。方用易黃湯。

山藥(一兩,炒) 芡實(一兩,炒) 炒黃柏(二錢,鹽水炒)
車前子(一錢,酒炒) 白果(十枚,碎)
水煎。連服四劑,無不全愈。此不特治黃帶方也,凡有帶病者 ,均可治之,而治帶之黃者,功更奇也。蓋山藥、芡實專補任脈之 虛,又能利水,加白果引入任脈之中,更為便捷,所以奏功之速也 。至於用黃柏清腎中之火也,腎與任脈相通以相濟,解腎中之火, 即解任脈之熱矣。 凡帶症多係脾濕?初病無熱但補脾土兼理衝任之氣其病自愈, 若濕久生熱必得清腎火而濕始有去路。方用黃柏,車前子妙!

山藥,芡實尤能清熱生津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黑帶下
婦人有帶下而色黑者,甚則如黑豆汁,其氣亦腥,所謂黑帶也 。夫黑帶者,乃火熱之極也。或疑火色本紅,何以成黑?謂為下寒 之極或有之。殊不知火極似水,乃假象也。其症必腹中疼痛,小便 時如刀刺,陰門必發腫,面色必發紅,日久必黃瘦,飲食必兼人, 口中必熱渴,飲以涼水,少覺寬快,此胃火太旺,與命門,膀恍, 三焦之火合而熬煎,所以熬乾而變為炭色,斷是火熱之極之變,而 非少有寒氣也。此等之症,不至發狂者,全賴腎水與肺金無病,其 生生不息之氣,潤心濟胃以救之耳,所以但成黑帶之症,是火結於 下而不炎於上也。治法惟以洩火為主,火熱退而濕自除矣。方用利 火湯。

大黃(三錢) 白朮(五錢,土炒) 茯苓(三錢)
車前子(三錢,酒炒) 王不留行(三錢) 黃連(三錢)
梔子(三錢,炒) 知母(二錢) 石膏(五錢,[火段])
劉寄奴(三錢)


水煎服。一劑小便疼止而通利,二劑黑帶變為白,三劑白亦少 減,再三劑全愈矣。或謂此方過於迅利,殊不知火盛之時,用不得 依違之法,譬如救火之焚,而少為遷緩,則火勢延燃,不盡不止。 今用黃連、石膏、梔子、知母一派寒涼之品,入於大黃之中,則迅 速掃除。而又得王不留行與劉寄奴之利濕甚急,則濕與熱俱無停住 之機。佐白亢以輔土,茯苓以滲濕,車前以利水,則火退水進,便 成既濟之封矣。 病愈後當節飲食,戒辛熱之物,調養脾土。若恃有此方,病發 即服,必傷元氣矣,慎之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赤帶下
婦人有帶下而色紅者,似血非血,淋瀝不斷,所謂赤帶也。夫 赤帶亦濕病,濕是土之氣,宜見黃白之色,今不見黃白而見赤者, 火熱故也。火色赤,故帶下亦赤耳。惟是帶脈係於腰臍之間,近乎 至陰之地,不宜有火。而今見火症,豈其路通於命門,而命門之火 出而燒之耶?不知帶脈通於腎,而腎氣通於肝。婦人憂思傷脾,又 加鬱怒傷肝,於是肝經之鬱火內熾,下克脾土,脾土不能運\化,致 濕熱之氣蘊於帶脈之間;而肝不藏血,亦滲於帶脈之內,皆由脾氣 受傷,運\化無力,濕熱之氣,隨氣下陷,同血俱下,所以似血非血 之形象,現於其色也。其實血與濕不能兩分,世人以赤帶屬之心火 誤矣。治法須清肝火而扶脾氣,則庶幾可愈。方用清肝止淋湯。

白芍(一兩,醋炒) 當歸(一兩,酒洗) 生地(五錢,酒炒)
阿膠(三錢,白麵炒) 粉丹皮(三錢) 黃柏(二錢)
牛膝(二錢 香附(一錢,酒炒) 紅棗(十個)
小黑豆(一兩)


水煎服。一劑少止,二劑又少止,四劑全愈,十劑不再發。此方但主補肝之血,全不利脾之濕者,以赤帶之為病,火重而濕輕也。失火之所以旺者,由於血之衰,補血即足以制火。且水與血合而成赤帶之症,竟不能辨其是濕非濕,則濕亦盡化而為血矣,所以治血則濕亦除,又何必利濕之多事哉!此方之妙,妙在純於治血,少加清火之味,故奏功獨奇。倘一利其濕,反引火下行,轉難速效矣。或問曰:「先生前言助其脾土之氣,今但補其肝木之血何也?」不知用芍藥以平肝,則肝氣行得舒,肝氣舒自不克土,脾不受克,則脾土自旺,是平肝正所以扶脾耳,又何必加人參、白兒之品,以致累事哉!


血崩
血崩昏暗
婦人有一時血崩,兩目黑暗,昏暈在地,不省人事者,人莫不謂火盛動血也。然此火非實火,乃虛火耳。世人一見血崩,往往用止澀之品,雖亦能取效於一時,但不用補陰之藥,則虛火易於衝擊,恐隨止隨發,以致經年累月不能全愈者有之。是止崩之藥,不可獨用,必須於補陰之中行土崩之法。方用固本止崩湯。 大熟地(一兩,九蒸) 白朮(一兩,土炒焦) 黃耆(三錢,生用)
當歸(五錢,酒洗) 黑姜(二錢) 人參(三錢)
水煎服。一劑崩止,十劑不再發。倘畏藥味之重而減半,則力 薄而不能止。方妙在全不去止血而惟補血,又不止補血而更補氣, 非惟補氣而更補火。蓋血崩而至於黑暗昏暈,則血已盡去,僅存一線之氣, 以為護持,若不急補其氣以生血,而先補其血而遺氣,則有形之血,恐不能遽生, 而無形之氣,必且至盡散,此所以不先補 血而先補氣也。然單補氣則血又不易生;單補血而不補火,則血又必凝滯, 而不能隨氣而速生。況黑姜引血歸經,是補中又有收斂之妙, 所以同補氣補血之藥並用之耳。

若血崩數日,血下數斗,六脈俱無,鼻中微微有息,不可遽服此方,恐氣將脫不能受峻補也。有力者用遼人參去蘆三錢煎成,沖貫眾炭末一錢服之,待氣息微旺然後服此方,仍加貫眾炭末一錢,無不見效;無力者用無灰黃酒沖貫眾炭末三錢服之,待其氣接神清始可服此方。人參以黨參代之,臨服亦加貫眾炭末一錢沖入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年老血崩
婦人有年老血崩者,其症亦與前血崩昏暗者同,人以為老婦之虛耳,誰知是不慎房幃之故乎!方用加減當歸補血湯。

當歸(一兩,酒洗) 黃耆(一兩,生用) 三七根末(三錢)
桑葉(十四片)
水煎服。二劑而血少止,四劑不再發。然必須斷欲始除根,若 再犯色欲,未有不重病者也。夫補血湯乃氣血兩補之神劑,三七根 乃止血之聖藥,加入桑葉者,所以滋腎之陰,又有收斂之妙耳。但 老婦陰精既虧,用此方以止其暫時之漏,實有奇功,而不可責其永 遠之績者,以補精之味尚少也。服此四劑後,再增入:

白朮(五錢) 熟地(一兩) 山藥(四錢)
麥冬(三錢) 北五味(一錢)


服百劑,則崩漏之根可盡除矣。

亦有孀婦年老血崩者,必係氣衝血室,原方加杭芍炭三錢,貫眾炭三錢極效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少婦血崩
有少婦甫娠三月,即便血崩,而胎亦隨墮,人以為挫閃受傷而 致,誰知是行房不慎之過哉!治法自當以補氣為主,而少佐以補血 乏品,斯為得之。方用固氣湯。 人參(一兩) 白朮(五錢,土炒) 大熟地(五錢,九蒸)
當歸(三錢,酒洗) 白茯苓(二錢)  甘草(一錢)
杜仲(三錢,炒黑) 山萸肉(二錢,蒸) 遠志(一錢,去心)
五味子(十粒,炒)


水煎服。一劑而血止,連服十劑全愈。此方固氣而兼補血。已 去之血,可以速生,將脫之血,可以盡攝。凡氣虛而崩漏者,此方 最可通治,非僅治小產之崩。其最妙者,不去止血,而止血之味, 含於補氣之中也。

妊娠宜避房事,不避考縱幸不至崩往往墮胎,即不墮胎生子亦 難養,慎之!戒之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交感出血
婦人有一交合則流血不止者,雖不至於血崩之甚,而終年累月不得愈,未免血氣兩傷,久則恐有血枯經閉之憂。此等之病,成於經水正來之時交合,精衝血管也。夫精衝血管,不過一時之傷,精出宜愈,何以久而流紅?不知血管最嬌嫩,斷不可以精傷。凡婦人受孕,必於血管己淨之時,方保無虞。倘經水正旺,彼欲湧出而精射之,則欲出之血反退而縮入,既不能受精而成胎,勢必至集精而化血。交感之際,淫氣觸動其舊日之精,則兩相感召,舊精欲出,而血亦隨之而出。治法須通其胞胎之氣,引舊日日之集精外出,而益之以補氣補精之藥,則血管之傷,可以補完矣。方用引精止血湯。

人參(五錢) 白朮(一兩,土炒) 茯苓(三錢,去皮)
熟地(一兩,九蒸) 山萸肉(五錢,蒸) 黑薑(一錢)
黃柏(五分) 芥穗(三錢) 車前子(三錢,酒炒)


水煎。連服四劑愈,十劑不再發。此方用參兒以補氣,用地萸以補精,精氣既旺,則血管流通;加入茯苓、車前以利水與竅,水利則血管亦利;又加黃柏為引,直入血管之中,而引夙精出於血管之外;芥穗引敗血出於血管之內;黑薑以止血管之口。一方之中,實有調停曲折之妙,故能怯舊病而除陳苛。然必須慎房幃三月,破者始不至重傷,而補者始不至重損,否則不過取目前之效耳。其慎之哉!宜寡欲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鬱結血崩
婦人有懷抱甚鬱,口乾舌渴,嘔吐吞酸,而血下崩者,人皆以火治之,時而效,時而不效,其故何也?是不識為肝氣之鬱結也。夫肝主藏血,氣結而血亦結,何以反至崩記?蓋肝之性急,氣結則其急更甚,更急則血不能藏,故崩不免也。治法宜以開鬱為主,若徒開其鬱,而不知平肝,則肝氣大開,肝火更熾,而血亦不能止矣。方用平肝開鬱止血湯。

白芍(一兩,醋炒) 白朮(一兩,土炒) 當歸(一兩,酒洗)
丹皮(三錢) 三七根(三錢,研末) 生地(三錢,酒炒)
甘草(二錢) 黑芥穗(二錢) 柴胡(一錢)


水煎服。一劑嘔吐止,二劑乾渴除,四劑血崩愈。方中妙在白芍之平肝,柴胡之開鬱,白朮利腰臍,則血無積住之虞。荊芥通經絡,則血有歸還之樂。丹皮又清骨髓之熱。生地復清臟腑之炎。當歸、三七於補血之中,以行止血之法,自然鬱結散而血崩止矣。

此方入貫仲炭三錢更妙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閃跌血崩
婦人有升高墜落,或閃挫受傷,以致惡血下流,有如血崩之狀者,若以崩治,非徒無益而又害之也。蓋此症之狀,必手按之而疼痛,久之則面色痿黃,形容枯搞,乃是瘀血作祟,並非血崩可出。倘不知解瘀而用補澀,則瘀血內攻,疼無止時,反致新血不得生,舊血無由化,死不能悟,豈不可傷哉!治法須行血以去瘀,活血以止疼,則血自止而愈矣。方用逐瘀止血湯。

生地(一兩,酒炒) 大黃(三錢) 赤芍(三錢
丹皮(一錢) 當歸尾(五錢) 枳殼(五錢,炒)
龜板(三錢,醋炙) 桃仁(十粒,泡炒,研)


水煎服。一劑疼輕,二劑疼止,三劑血亦全止,不必再服矣。此方之妙,妙於活血之中,佐以下滯之品,故逐瘀如掃,而止血如神。或疑跌閃升墜,是由外而傷內,雖不比內傷之重,而既已血崩,則內之所傷,亦不為輕,何以只治其瘀而不顧氣也?殊不知跌閃升墜,非由內傷以及外傷者可比。蓋本實不撥,去其標病可耳,故日急則治其標。

凡跌打損傷致唾血,嘔血皆宜如此治法,若血聚胃中,宜加川厚樸一錢半,薑汁炒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血海太熱血崩
婦人有每行人道,經水即來,一如血崩,人以為胞胎有傷,觸之以動其血也,誰知是子宮血海因太熱而不固乎!夫子宮即在胞胎之下,而血海又在胞胎之上。血海者,衝脈也。衝脈太寒而血即虧,衝脈太熱而血即沸,血崩之為病,正衝脈之火熱也。然既由衝脈之熱,則應常崩而無有止時,何以行人道而始來,果與肝木無恙耶?夫脾健則能攝血,肝平則能藏血。人未入房之時,君相二火,寂然不動,雖衝脈獨熱,而血亦不至外馳。及有人道之感,則子宮大開,君相火動,以熱招熱,同氣相求,翕然齊動,以鼓其精房,血海泛濫,有不能止遏之勢,肝欲藏之而不能,脾欲攝之而不得,故經水隨交感而至,若有聲應之捷,是惟火之為病也。治法必須滋陰降火,以清血海而和子宮,則終身之病,可半載而除矣。然必絕欲三月而後可,方用清海丸。

   大熟地(一斤,九蒸) 山萸(十兩,蒸) 山藥(十兩,炒)
北五味(二兩,炒) 麥冬肉(十兩) 白朮(一斤,土炒)
丹皮(十兩) 白芍(一斤,酒炒) 龍骨(二兩)
地骨皮(十兩) 乾桑葉(一斤) 元參(一斤)
沙參(十兩) 石斛(十兩)
上十四味,各為細末,合一處,煉蜜丸桐子大,早晚每服五錢,白滾水送下,半載全愈。此方補陰而無浮動之慮,縮血而無寒涼之苦,日計不足,月計有餘,潛移默奪,子宮清涼,而血海自固。倘不揣其本而齊其末,徒以發灰、白礬\,黃連炭、五倍子等藥末,以外治其幽隱之處,則恐愈澀而愈流,終必至於敗亡也。可不慎與!


調經
經水先期
婦人有先期經來者,其經甚多,人以為血熱之極也,誰知是腎 中水火太旺乎!夫火太旺則血熱,水太旺則血多,此有餘之病,非 不足之症也,似宜不藥有喜。但過於有餘,子宮太熱,亦難受孕, 更恐有爍乾男精之慮,過者損之,謂非既濟之道乎!然而火不可任 其有餘,而水斷不可使之不足。治之法但少清其熱,不必泄其水也 。方用清經散。

丹皮(三錢) 地骨皮(五錢) 白芍(三錢,酒炒)
大熟地(三錢,九蒸) 青蒿(二錢)      白茯苓(一錢)
黃柏(五分,鹽水浸炒)


水煎服。二劑而火自平。此方雖是清火之品,然仍是滋水之味,火泄而水不與俱泄,損而益也。

又有先期經來只一、二點者,人以為血熱之極也,誰知腎中火旺而陰水虧乎!夫同是先期之來,何以分虛實之異?蓋婦人之經最難調,茍不分別細微,用藥鮮克有效。先期者火氣之衝,多寡者水氣之驗,故先期而來多者,火熱而水有餘也;先期而來少者,火熱而水不足也。倘一見先期之來,俱以為有餘之熱,但泄火而不補水,或水火兩泄之,有不更增其病者乎!治之法不必泄火,只專補水,水既足而火自消矣,亦既濟之道也。方用兩地湯。

大生地(一兩,酒炒) 元參(一兩) 白芍藥(五錢,酒炒)
麥冬肉(五錢) 地骨皮(三錢) 阿膠(三錢)


水煎服。四劑而經調矣。此方之用地骨、生地,能清骨中之熱。骨中之熱,由於腎經之熱,清其骨髓,則腎氣自清,而又不損傷胃氣,此治之巧也。況所用諸藥,又純是補水之味,水盛而火自平理也。此條與上條參觀,斷無誤治先期之病矣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經水後期
婦人有經水後期而來多者,人以為血虛之病也,誰知非血虛乎!蓋後期之多少,實有不同,不可執一而論。蓋後期而來少,血寒而不足;後期而來多,血寒而有餘。夫經本於腎,而其流五臟六腑之血皆歸之,故經來而諸經之血盡來附益,以經水行而門啟不遑迅闔,諸經之血乘其隙而皆出也,但血既出矣,則成不足。治法宜於補中溫散之,不得曰後期者俱不足也。方用溫經攝血湯。

大熟地(一兩,九蒸) 白芍(一兩,酒炒) 川芎(五錢,酒洗)
白朮(五錢,土炒) 柴胡(五分) 五味子(三分)
續斷(一錢) 肉桂(五分,去粗,研)


水煎服。三劑而經調矣。此方大補肝、腎?脾之精與血,加肉桂以袪其寒,柴胡以解其鬱,是補中有散,而散不耗氣;補中有泄,而泄不損陰,所以補之有益,而溫之收功,此調經之妙藥也,而攝血之仙丹也。凡經來後期者,俱可用。倘元氣不足,加人參一、二錢亦可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經水先後無定期
婦人有經來斷續,或前或後無定期,人以為氣血之虛也,誰知是肝氣之鬱結乎!夫經水出諸腎,而肝為腎之子,肝鬱則腎亦鬱矣;腎鬱而氣必不宣,前後之或斷或續,正腎之或通或閉耳;或曰肝氣鬱而腎氣不應,未必至於如此。殊不知子母關切,子病而母必有顧復之情,肝鬱而腎不無繾緒之誼,肝氣之或開或閉,即腎氣之或去或留,相因而致,又何疑焉。治法宜舒肝之鬱,即開腎之鬱也,肝腎之鬱既開,而經水自有一定之期矣。方用定經湯。

菟絲子(一兩,酒炒) 白芍(一兩,酒炒) 當歸(一兩,酒洗)
大熟地(五錢,九蒸) 山藥(五錢,炒) 白茯苓(三錢)
芥穗(二錢,炒黑) 柴胡(五分)


水煎服。二劑而經水淨,四劑而經期定矣。此方舒肝腎之氣,非通經之藥也;補肝腎之精,非利水之品也,肝腎之氣舒而精通,肝腎之精旺而水利,不治之治,正妙於治也。 以上調經三條辨論明晰,立方微妙,但恐臨時或有外感,內傷不能見效,有外感者宜加蘇葉一錢,有內傷者宜加神曲二錢(炒),有因肉食積滯者再加東山查肉二錢(炒),臨症須酌用之。若肝氣鬱抑又當以逍遙散為主,有熱加梔炭、丹皮即加味逍遙散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經水數月一行
婦人有數月一行經者,每以為常,亦無或先或後之異,亦無或多或少之殊,人莫不以為異,而不知非異也。蓋無病之人,氣血兩不虧損耳。然嗜欲損夭之人,亦復甚多,又不可不立一療救之方以輔之,方名助仙丹。

白茯苓(五錢) 陳皮(五錢) 白朮(三錢,土炒)
白芍(三錢,酒炒) 山藥(三錢,炒) 菟絲子(二錢,酒炒)
杜仲(一錢,炒黑) 甘草(一錢)
河水煎服。四劑而仍如其舊,不可再服也。此方平補之中,實有妙理。健脾益腎而不滯,解鬱清痰而不泄,不損天然之氣血,便是調經之大法,何得用他藥以冀通經哉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年老經水復行
婦人有年五十外或六、七十歲忽然行經者,或下紫血塊、或如紅血淋,人或謂老婦行經,是還少之象,誰知是血崩之漸乎!夫婦人至七七之外,天癸已竭,又不服濟陰補陽之藥,如何能精滿化經,一如少婦。然經不宜行而行者,乃肝不藏脾不統之故也,非精過泄而動命門之火,即氣鬱甚而發龍雷之炎,二火交發,而血乃奔矣,有似行經而實非經也。此等之症,非大補肝脾之氣與血,而血安能驟止。方用安老湯。

人參(一兩) 黃耆(一兩,生用) 大熟地(一兩,九蒸)
白朮(五錢,土炒) 當歸(五錢,酒洗) 山萸(五錢,蒸)
阿膠(一兩,蛤粉炒) 黑芥穗(一錢) 甘草(一錢)
香附(五分,酒炒 木耳炭(一錢)


水煎服。一劑減,二劑尤減,四劑全減,十劑愈。此方補益肝脾之氣,氣足自能生血而攝血。尤妙大補腎水,水足而肝氣自舒,肝舒而脾自得養,肝藏之而脾統之,又安有泄漏者,又何慮其血崩哉!

加貫仲炭一錢,研細末,以藥沖服尤妙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經水忽來忽斷時疼時止
婦人有經水忽來忽斷,時疼時止,寒熱往來者,人以為血之凝也,誰知是肝氣不舒乎!夫肝屬木而藏血,最惡風寒。婦人當行經之際,腠理大開,適逢風之吹寒之襲,則肝氣為之閉塞,而經水之道路亦隨之而俱閉,由是腠理經絡,各皆不宣,而寒熱之作,由是而起。其氣行於陽分則生熱,其氣行於陰分則生寒,然此猶感之輕者也。倘外感之風寒更甚,則內應之熱氣益深,往往有熱入血室,而變為如狂之症。若但往來寒熱,是風寒未甚而熱未深耳。治法宜補肝中之血,通其鬱而散其風,則病隨手而效,所謂治風先治血,血和風自滅,此其一也。方用加味四物湯。

大熟地(一兩,九蒸) 白芍(五錢,酒炒) 當歸(五錢,酒洗)
川芎(三錢,酒洗) 白朮(五錢,土炒) 粉丹皮(三錢)
元胡(一錢,酒炒) 甘草(一錢) 柴胡(一錢)


水煎服。此方用四物以滋脾胃之陰血;用柴胡、白芍、丹皮以宣肝經之風鬱;用甘草?白朮,元胡以利腰臍而和腹疼,入於表裡之間,通乎經絡之內,用之得宜,自奏功如響也。 加荊芥穗(炒黑)一錢,尤妙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經水未來腹先疼
婦人有經前腹疼數日,而後經水行者,其經來多是紫黑塊,人以為寒極而然也,誰知是熱極而火不化乎!夫肝屬木,其中有火,舒則通暢,鬱則不揚,經欲行而肝不應,則抑拂其氣而疼生。然經滿則不能內藏,而肝中之鬱火焚燒,內逼經出,則其火亦因之而怒泄。其紫黑者,水火兩戰之象也。其成塊者,火煎成形之狀也。經失其為經者,正鬱火內奪其權耳。治法似宜大泄肝中之火,然泄肝之火,而不解肝之鬱,則熱之標可去,而熱之本未除也,其何能益!方用宣鬱通經湯。 白芍(五錢,酒炒) 當歸(五錢,酒洗) 丹皮(五錢)
山梔子(三錢,炒) 白芥子(二錢,炒研) 柴胡(一錢)
香附(一錢,酒炒) 川鬱金(一錢,醋炒) 黃芩(一錢,酒炒)
生甘草(一錢)


水煎。連服四劑,下月斷不先腹疼而後行經矣。此方補肝之血,而解肝之鬱,利肝之氣,而降肝之火,所以奏功之速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行經後少腹疼痛
婦人有少腹疼於行經之後者,人以為氣血之虛也,誰知是腎氣 之涸乎!夫經水者,乃天一之真水也,滿則溢而虛則閉,亦其常耳 ,何以虛能作疼哉?蓋腎水一虛則水不能生木,而肝木必克脾土, 木土相爭,則氣必逆,故爾作疼。治法必須以舒肝氣為主,而益之 以補腎之味,則水足而肝氣益安,肝氣安而逆氣自順,又何疼痛之 有哉!方用調肝湯。

山藥(五錢,炒) 阿膠(三錢,白麵炒) 當歸(三錢,酒洗)
白芍(三錢,酒炒) 山萸肉(三錢,蒸熟) 巴戟(一錢,鹽水浸)
甘草(一錢)


水煎服。此方平調肝氣,既能轉逆氣,又善止鬱疼。經後之症,以此方調理最佳。不特治經後腹疼之症也。

經前經後腹痛二方極妙,不可加減。若有別症亦宜此方為主,另加藥味治之。原方不可減去一味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經前腹疼吐血
婦人有經未行之前一二日忽然腹疼而吐血,人以為火熱之極也,誰知是肝氣之逆乎!夫肝之性最急,宜頂而不宜逆,順則氣安,逆則氣動;血隨氣為行止,氣安則血安,氣動則血動,亦勿怪其然也。或謂經逆在腎不肝,何以隨血妄行,竟至從口上出也,是肝不藏血之故乎?抑腎不納氣而然乎?殊不知少陰之火急如奔馬,得肝火直衝而上,其勢最捷,反經而為血,亦至便也,正不必肝不藏血,始成吐血之症,但此等吐血與各經之吐血有不同者。蓋各經之吐血,由內傷而成,經逆而吐血,乃內溢而激之使然也,其症有絕異,而其氣逆則一也。治法似宜平肝以順氣,而不必益精以補腎矣。雖然,經逆而吐血,雖不大損夫血,而反復顛倒,未免太傷腎氣,必須於補腎之中,用順氣之法始為得當。方用頂經湯。

當歸(五錢,酒洗) 大熟地(五錢,九蒸) 白芍(二錢,酒炒)
丹皮(五錢) 白茯苓(三錢) 沙參(三錢)
黑芥穗(三錢)


水煎服。一劑而吐血止,二劑而經順,十劑不再發。此方於補 腎調經之中,而用引血歸經之品,是和血之法,實寓順氣之法也。 肝不逆而腎氣自順,腎氣既順,又何經逆之有哉! 婦人年壯吐血往往有之,不可作勞症治。若認為勞症,必至肝 氣愈逆,非勞反成勞矣。方加莆草一錢,懷牛膝八分尤妙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經水將來臍下先疼痛
婦人有經水將來三五日前而臍下作疼,狀如刀刺者;或寒熱交作,所下如黑豆汁,人莫不以為血熱之極,誰知是下焦寒濕相爭之故乎!夫寒濕乃邪氣也。婦人有衝任之脈,居於下焦。衝為血海,任主胞胎,為血室,均喜正氣相通,最惡邪氣相犯。經水由二經而外出,而寒濕滿二經而內亂,兩相爭而作疼痛,邪愈盛而正氣日衰。寒氣生濁,而下如豆汁之黑者,見北方寒水之象也。治法利其濕而溫其寒,使衝任無邪氣之亂,臍下自無疼痛之疚矣。方用溫臍化濕湯。

白朮(一兩,土炒) 白茯苓(三錢) 山藥(五錢,炒)
巴戟肉(五錢,鹽水浸) 扁豆(炒,搗,三錢) 白果(十枚,搗碎)
建蓮子(三十枚,不去心)


水煎服。然必須經未來前十日服之。四劑而邪氣去,經水調,兼可種子。此方君白朮以利腰臍之氣;用巴戟、白果以通任脈;扁豆、山藥、蓮子以衛衝脈,所以寒濕掃除而經水自調,可受妊矣。倘疑腹疼為熱疾,妄用寒涼,則衝任虛冷,血海變為冰海,血室反成冰室,無論難於生育,而疼痛之止,又安有日哉!

衝任之氣宜通不宜降,故化濕不用蒼朮,薏仁。餘宜類參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經水過多
婦人有經水過多,行後復行,面色痿黃,身體倦怠,而困乏愈甚者,人以為血熱有餘之故,誰知是血虛而不歸經乎!失血旺始經多,血虛當經縮。今日血虛而反多經多,是何言與?殊不知血歸於經,雖旺而經亦不多;血不歸經,雖衰而經亦不少,世之人見經水過多,謂是血之旺也,此治之所以多錯耳。倘經多果是血旺,自是健壯之體,須當一行即止,精力如常,何至一行後而再行,而困乏無力耶!惟經多是血之虛,故再行而不勝其困乏,血損精散,骨中髓空,所以不能色華於面也。治法宜大補血而引之歸經,又安有行後復行之病哉!方用加減四物湯。

大熟地(一兩,九蒸) 白芍(三錢,酒炒) 當歸(五錢,酒洗)
川芎(二錢,酒洗) 白朮(五錢,土炒) 黑芥穗(三錢)
山萸(三錢,蒸) 續斷(一錢) 甘草(一錢)


水煎服。四劑而血歸經矣。十劑之後,加人參三錢,再服十劑,下月行經,適可而止矣。夫四物湯乃補血之神品,加白朮,荊芥,補中有利;加山萸、續斷,止中有行;加甘草以調和諸品,使之各得其宜,所以血足而歸經,歸經而血自靜矣。

荊芥稼炭穗引血歸經。方妙極不可輕易加減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經前泄水
婦人有經未來之前,泄水三日,而後行經者,人以為血旺之故,誰知是脾氣之虛乎!夫脾統血,脾虛則不能攝血矣;且脾屬濕土,脾虛則土不實,土不實而濕更甚,所以經水將動,而脾先不固;脾經所統之血,欲流注於血海,而濕氣乘之,所以先泄水而後行經也。調經之法,不在先治其水,而在先治其血;抑不在先治其血,而在先補其氣。蓋氣旺而血自能生,抑氣旺而濕自能除,且氣旺而經自能調矣。方用健固湯。

人參(五錢) 白茯苓(三錢) 白朮(一兩,土炒)
巴戟(五錢,鹽水浸) 薏苡仁(三錢,炒)


水煎。連服十劑,經前不泄水矣。此方補脾氣以固脾血,則血攝於氣之中,脾氣日盛,自能運\化其濕,濕既化為烏有,自然經水調和,又何至經前泄水哉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經前大便下血
婦人有行經之前一日大便先出血者,人以為血崩之症,誰知是 經流於大腸乎!夫大腸與行經之路,各有分別,何以能入乎其中? 不知胞胎之係,上通心而下通腎,心腎不交,則胞胎之血,兩無所 歸,而心腎二經之氣,不來照攝,聽其自便,所以血不走小腸而走 大腸也。治法若單止大腸之血,則愈止而愈多;若擊動三焦之氣, 則更拂亂而不可止。蓋經水之妄行,原因心腎之不交;今不使水火 之既濟,而徒治其胞胎,則胞胎之氣無所歸,而血安有歸經之日! 故必大補其心與腎,便心腎之氣交,而胞胎之氣自不散,則大腸之 血自不妄行,而經自順矣。方用順經兩安湯。

當歸(五錢,酒洗) 白芍(五錢,酒炒) 大熟地(五錢,九蒸)
山萸肉(二錢,蒸) 人參(三錢) 白朮(五錢,土炒)
麥冬(五錢,去心) 黑芥穗(二錢) 巴戟肉(一錢,鹽水浸)
升麻(四分)


水煎服。二劑大腸血止,而經從前陰出矣,三劑經止,而兼可 受妊矣。此方乃大補心肝腎三經之藥,全不去顧胞胎,而胞胎有所 歸者,以心腎之氣交也。蓋心腎虛則其氣兩分;心腎足則其氣兩合 ,心與腎不離,而胞胎之氣聽命於二經之攝,又安有妄動之形哉! 然則心腎不交,補心腎可也,又何兼補夫肝木耶?不知肝乃腎之子 心之母也,補肝則肝氣往來於心腎之間,自然上引心而下入於腎, 下引腎而上入於心,不啻介紹之助也。此便心腎相交之一大法門, 不特調經而然也,學者其深思諸。 若大便下血過多,精神短少,人愈消瘦,必係肝氣不舒,久鬱 傷脾,脾傷不能統血又當分別治之。方用補血湯,嫩黃耆二兩(生 熟各半),歸身四錢(酒洗,炒黑),杭芍炭二錢,焦白朮五錢( 土炒),杜仲二錢(炒斷絲),荊芥炭二錢,薑炭二錢,引用貫仲 炭一錢衝入服之,四劑必獲愈,愈後減半再服二劑。經入大腸必當 行經之際而大便下血也,初病血雖錯行精神必照常,若脾不統血精 神即不能照常矣,用者辨之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年未老經水斷
經云:「女子七七而天癸絕。」有年未至七七而經水先斷者, 人以為血枯經閉也,誰知是心肝脾之氣鬱乎!使其血枯,安能久延 於人世。醫見其經水不行,妄謂之血枯耳,其實非血之枯,乃經之 閉也。且經原非血也,乃天一之水,出自腎中,是至陰之精而有至 陽之氣,故其色赤紅似血,而實非血,所以謂之天癸。世人以經為 血,此千古之誤,牢不可破,倘果是血,何不名之曰血水,而曰經 水乎!經水之名者,原以水出於腎,乃癸干之化,故以名之。無如 世人沿襲而不深思其旨,皆以血視之。然則經水早斷,似乎腎水衰 涸。吾以為心肝脾氣之鬱者,蓋以腎水之生,原不由於心肝脾,而 腎水之化,實有關於心肝脾。使水位之下無土氣以承之,則水濫滅 火,腎氣不能化;火位之下無水氣以承之,則火炎鍊金,腎氣無所 生;木位之下無金氣以承之,則木妄破土,腎氣無以成。倘心肝脾 有一經之鬱,則其氣不能入於腎中,腎之氣即鬱而不宣矣。況心肝 脾俱鬱,即腎氣真足而無虧,尚有茹而難吐之勢。則腎氣本虛,又 何能盈滿而化經水外泄耶!經日“亢則害”,此之謂也。此經之所 以閉塞有似乎血枯,而實非血枯耳。治法必須散心肝脾之鬱,而大 補其腎水,仍大補其心肝脾之氣,則精溢而經水自通矣。方用益經 湯。

大熟地(一兩,九蒸) 白朮(一兩,土炒) 山藥(五錢,炒)
當歸(五錢,酒洗) 白芍(三錢,酒炒) 生棗仁(三錢,搗碎)
丹皮(二錢) 沙參(三錢) 柴胡(一錢)
杜仲(一錢,炒黑) 人參(二錢)


水煎。連服八劑而經通矣,服三十劑而經不再閉,兼可受孕。 此方心肝脾腎四經同治藥也。妙在補以通之,散以開之;倘徒補則 鬱不開而生火,徒散則氣益衰而耗精;設或用攻堅之劑,辛熱之品 ,則非徒無益,而又害之矣。


妊娠
妊娠惡阻
婦人懷娠之後,惡心嘔吐,思酸解渴,見食憎惡,困倦欲臥, 人皆曰妊娠惡阻也,誰知肝血太燥乎!夫婦人受妊,本於腎氣之旺 也,腎旺是以攝精,然腎一受精而成娠,則腎水生胎,不暇化潤於 五臟;而肝為腎之子,日食母氣以舒,一日無津液之養,則肝氣迫 索,而腎水不能應,則肝益急,肝急則火動而逆也;肝氣既逆,是 以嘔吐惡心之症生焉。嘔吐縱不至太甚,而其傷氣則一也。氣既受 傷,則肝血愈耗,世人用四物湯治胎前諸症者,正以其能生肝之血 也。然補肝以生血,未為不佳,但生血而不知生氣,則脾胃衰微, 不勝頻嘔,猶恐氣虛則血不易生也。故於平肝補血之中,加以健脾 開胃之品,以生陽氣,則氣能生血,尤益胎氣耳。或疑氣逆而用補 氣之藥,不益助其逆乎!不知妊娠惡阻,其逆不甚,且逆是因虛而 逆,非因邪而逆也。因邪而逆者,助其氣則逆增;因虛而逆者,補 其氣則逆轉。況補氣於補血之中,則陰足以制陽,又何慮其增逆乎 !宜用順肝益氣湯。

人參(一兩)  當歸(一兩,酒洗) 蘇子(一兩,炒,研)
白朮(三錢,土炒) 茯苓(二錢) 熟地(五錢,九蒸)
白芍(三錢,酒炒) 麥冬(三錢,去心) 陳皮(三分)
砂仁(一粒,烘,研) 神曲(一錢,炒)


水煎。服一劑輕,二劑平,三劑全愈。此方平肝則肝逆除,補 腎則肝燥息,補氣則血易生。凡胎病而少帶惡阻者,俱以此方投之 無不安,最有益於胎婦,其功更勝於四物焉。

蘇子一兩,疑是一錢之誤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妊娠浮腫
妊婦有至五個月,肢體倦怠,飲食無味,先兩足腫,漸至遍身頭面俱腫,人以為濕氣便然也,誰知是脾肺氣虛乎!夫妊娠雖有按月養胎之分,其實不可拘於月數,總以健脾補肺為大綱。蓋脾統血,肺主氣,胎非血不蔭,非氣不生,脾健則血旺而蔭胎,肺清則氣旺而生子。茍肺衰則氣餒,氣餒則不能運\氣於皮膚矣;脾虛則血少,血少則不能運\血於肢體矣。氣與血兩虛,脾與肺失職,所以飲食難消,精微不化,勢必至氣血下陷,不能升舉,而濕邪即乘其所虛之處,積而成浮腫症,非由脾肺之氣血虛而然耶。治法當補其脾之血與肺之氣,不必袪濕,而濕自無不去之理。方用加減補中益氣湯。

人參(五錢) 黃耆(三錢,生用) 柴胡(一錢)
甘草(一分) 當歸(三錢,酒洗) 白朮(五錢,土炒)
茯苓(一兩) 升麻(三分) 陳皮(三分)
水煎。服四劑即愈,十劑不再犯。夫補中益氣湯之立法也,原是升提脾肺之氣,似乎益氣而不補血,然而血非氣不生,是補氣即所以生血。觀當歸補血湯用黃耆為君,則較著彰明矣。況濕氣乘脾肺之虛而相犯,未便大補其血,恐陰太盛而招陰也。只補氣而助以利濕之品,則氣升而水尤易散,血亦隨之而生矣。然則何以重用茯苓而至一兩,不凡以利濕為君乎?磋!磋!濕症而不以此藥為君,將以何者為君乎!況重用茯苓於補氣之中,雖曰滲濕,而仍是健脾清肺之意。且凡利水之品,多是耗氣之藥,而茯苓與參朮合,實補多於利,所以重用之以分濕邪,即以補氣血耳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妊娠少腹疼
妊娠少腹作疼,胎動不安,如有下墮之狀,人只知帶脈無力也,誰知是脾腎之虧乎;夫胞胎雖係於帶脈,而帶脈實關於脾腎。脾腎虧損,則帶脈無力,胞胎即無以勝任矣。況人之脾腎虧損者,非飲食之過傷,即色欲之太甚。脾腎虧則帶脈急,胞胎所以有下墜之狀也。然則胞胎之係,通於心與腎,而不通於脾,補腎可也,何故補脾?然脾為後天,腎為先天,脾非先天之氣不能化,腎非後天之氣不能生,補腎而不補脾,則腎之精何以遽生也,是補後天之脾,正所以補先天之腎也;補先後二天之脾與腎,正所以固胞胎之氣與血,脾腎可不均補乎!方用安奠二天湯。

人參(一兩,去蘆) 熟地(一兩,九蒸) 白朮(一兩,土炒)
山藥(五錢,炒) 炙草(一錢) 山萸(五錢,蒸,去核)
杜仲(三錢,炒黑) 枸杞(二錢) 扁豆(五錢,炒,去皮)


水煎。服一劑而疼止,二劑而胎安矣。夫胎動乃脾腎雙虧之症 ,非大用參、朮、熟地補陰補陽之品,斷不能挽回於頃刻。世人往 往畏用參朮或少用,以冀建功,所以寡效。此方正妙在多用也。

人參一兩,或以黨參代之,無上黨參者,以嫩黃耆代之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妊娠口乾咽疼
妊婦至三四個月,自覺口乾舌燥,咽喉微痛,無津以潤,以至胎動不安,甚則血流如經水,人以為火動之極也,誰知是水虧之甚乎;夫胎也者,本精與血之相結可成,逐月養胎,古人每分經絡,其實均不離腎水之養,故腎水足而胎安,腎水虧而胎動。雖然腎水虧又何能動胎,必腎經之火動,而胎始不安耳。然而火之有餘,仍是水之不足,所以火炎而胎必動,補水則胎自安,亦所濟之義也。惟是腎水不能逮生,必須滋補肺金,金潤則能生水,而水有逢源之樂矣。水既有源泉混混;而火又何難制乎。再少加以清熱之品,則胎自無不安矣。方用潤燥安胎湯。

熟地(一兩,九蒸) 生地(三錢,蒸) 炒山萸肉(五錢,蒸)
麥冬(五錢,去心) 五味(一錢,炒) 阿膠(二錢,蛤粉炒)
黃芩(二錢,酒炒) 益母(二錢)


水煎。服二劑而燥息,再二劑而胎安。連服十劑,而胎不再動矣。此方專填腎中之精,而兼補肺。然補肺仍是補腎之意,故腎經不乾燥,則火不能灼,胎焉有不安之理乎!

方極妙,用之立應。萬不可因咽病而加豆根,射干等藥;亦不可因過潤而加雲苓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妊娠吐瀉腹疼
妊婦上吐下瀉,胎動欲墮,腹疼難忍,急不可緩,此脾胃虛極而然也。夫脾胃之氣虛,則胞胎無力,必有崩墜之虞。況又上吐下瀉,則脾與胃之氣,因吐瀉而愈虛,欲胞胎之無恙也得乎!然胞胎疼痛而究不至下墜者,何也?全賴腎氣之固也。胞胎係於腎而連於心,腎氣固則交於心,其氣通於胞胎,此胞胎之所以欲墜而不得也。且腎氣能固,則陰火必來生脾;,心氣能通,則心火必來援胃,脾胃雖虛而未絕,則胞胎雖動而不墮,可不急救其脾胃乎!然脾胃當將絕而未絕之時,只救脾胃而難遽生,更宜補其心腎之火,使之生土,則兩相接續,胎自固而安矣。方用援土固胎湯。

人參(一兩) 白朮(二兩,土炒) 山藥(一兩,炒)
肉桂(二錢,去粗,研) 制附子(五分) 續斷(三錢)
杜仲(三錢,炒黑) 山萸(一兩,蒸,去核) 枸杞(三錢)
菟絲子(三錢,酒炒) 砂仁(三粒,炒,研) 炙草(一錢)


水煎。服一劑而泄止,二劑而諸病盡愈矣。此方救脾胃之土十之八,救心腎之火十之二也。救火輕於救土者,豈以土欲絕而火未甚衰乎?非也。蓋土崩非重劑不能援,火衰雖小劑而可助,熱藥多用,必有太燥之虞,不比溫甘之品也。況胎動係土衰而非火弱,何用太熱。妊娠忌桂附,是恐傷胎,豈可多用。小熱之品,計之以錢,大熱之品,計之以分者,不過用以引火,而非用以壯火也。其深思哉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妊娠子懸脅疼
妊婦有懷抱憂鬱,以致胎動不安,兩脅悶而疼痛,如弓上弦,人止知是子懸之病也,誰知是肝氣不通乎!夫養胎半係於腎水,然非肝血相助,腎水實有獨力難支之勢。故保胎必滋腎水,而肝血斷不可不顧,使肝氣不鬱,則肝之氣不閉,而肝之血必旺,自然灌慨胞胎,合腎水而並協養胎之力。今肝氣因憂鬱而閉塞,則胎無血蔭,腎難獨任,而胎安得不上升以覓食,此乃鬱氣使然也。莫認為子之欲自懸,而妄用泄子之品,則得矣。治法宜開肝氣之鬱結,補肝血之燥乾,則子懸自定矣。方用解鬱湯。 人參(一錢) 白朮(五錢,土炒) 白茯苓(三錢)
當歸(一兩,酒洗) 白芍(一兩,酒炒) 枳殼(五分,炒)
砂仁(三粒,炒,研) 山梔子(三錢,炒) 薄荷(二錢)


水煎。服一劑而悶痛除,二劑而子懸定,至三劑而全安。去梔子,再多服數劑不復發。此乃平肝解鬱之聖藥,鬱開則木不克土,肝平則火不妄動。方中又有健脾開胃之品,自然水精四布,而肝與腎有潤澤之機,則胞胎自無乾燥之患,又何慮上懸之不愈哉!方加薏仁三、四錢,尤妙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妊娠跌損
妊婦有失足跌損,致傷胎元,腹中疼痛,勢如將墮者,人只知是外傷之為病也,誰知有內傷之故乎!凡人內無他症,胎元堅固,即或跌撲閃挫,依然無恙。惟內之氣血素虧,故略有閃挫,胎便不安。若止作閃挫外傷治,斷難奏功,且恐有因治而反墮者,可不慎與!必須大補氣血,而少加以行瘀之品,則瘀散胎安矣。但大補氣血之中,又宜補血之品多於補氣之藥,則無不得之。方用救損安胎湯。

當歸(一兩,酒洗) 白芍(三錢,酒炒) 生地(一兩,酒炒)
白朮(五錢,土炒) 炙草(一錢) 人參(一錢)
蘇木(三錢,搗碎) 乳香(一錢,去油) 沒藥(一錢,去油)


水煎。服一劑而疼痛止,二劑而勢不下墜矣,不必三劑也。此方之妙,妙在既能袪瘀而不傷胎,又能補氣補血,而不凝滯,周無通利之害,亦痊跌閃之傷,有益無損,大建奇功,即此方與。然不特治懷孕之閃挫也,即無娠閃挫,亦可用之。

即用尋常白朮,土炒焦最妙,以其能理氣行血也。於白朮味過甘,不能理氣行血,用者知之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妊娠小便下血病名胎漏
妊婦有胎不動腹不疼,而小便中時常有血流出者,人以為血虛胎漏也,誰知氣虛不能攝血乎!夫血只能蔭胎,而胎中之蔭血,必賴氣以衛之,氣虛下陷,則蔭胎之血亦隨氣而陷矣。然則氣虛下陷,而血未嘗虛,似不應與氣同陷也。不知氣乃血之衛,血賴氣以固,氣虛則血無憑依,無憑依必燥急,燥急必生邪熱;血寒則靜,血熱則動,動則外出而莫能遏,又安得不下流乎!倘氣不虛而血熱,則必大崩,而不止些微之漏矣。治法宜補其氣之不足,而泄其火之有餘,則血不必止而自無不止矣。方用助氣補漏湯。

人參(一兩) 白芍(五錢,酒炒) 黃芩(三錢,酒炒黑)
生地(三錢,酒炒黑) 益母草(一錢) 續斷(二錢)
甘草(一錢)


水煎。服一劑而血止,二劑再不漏矣。此方用人參以補陽氣,用黃芩以泄陰火。火泄則血不熱而無欲動之機,氣旺則血有依而無可漏之竅,氣血俱旺而和協,自然歸經而各安其所矣,又安有漏泄之患哉!

補血不用當歸妙,以當歸之香燥也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妊娠子鳴
妊婦懷胎至七八個月,忽然兒啼腹中,腰間隱隱作痛,人以為胎熱之過也,誰知是氣虛之故乎!治宜大補其氣,方用扶氣止啼湯。

人參(一兩) 黃耆(一兩,生用) 麥冬(一兩,去心)
當歸(五錢,酒洗) 橘紅(五分) 甘草(一錢)
花粉(一錢)
水煎。服一劑而啼即止,二劑不再啼。此方用人參、黃耆、麥冬以補肺氣,使肺氣旺,則胞胎之氣亦旺,胞胎之氣旺,則胞中之子氣有不隨母之氣以為呼吸者,未之有也。

黃耆用嫩黃耆,不可用箭耆,箭耆係北口外苜蓿根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妊娠腰腹疼渴汗燥狂即子狂
婦人懷妊有口渴汗出,大飲冷水,而煩躁發狂,腰腹疼痛,以致胎欲墮者,人莫不謂火盛之極也,抑知是何經之火盛乎?此乃胃火炎熾,熬煎胞胎之水,以致胞胎之水涸,胎失所養,故動而不安耳。夫胃為水谷之海,多氣多血之經,所以養五臟六腑者,蓋萬物皆生於土,土氣厚而物始生,土氣薄而物必死。然土氣之所以能厚者,全賴火氣之來生也;胃之能化水谷者,亦賴火氣之能化也。今胃中有火,宜乎生土,何以火盛而反致害乎?不知無火難以生土,而火又多能爍水。雖土中有火土不死,然亦必有水方不燥;使胃火太旺,必致爍乾腎水,土中無水,則自潤不足,又何以分潤胞胎;土爍之極,火勢炎蒸,犯心越神,兒胎受逼,安得不下墜乎!經所謂“二陽之病友心脾”者,正此義也。治法必須泄火滋水,使水氣得旺,則火氣自平,火平則汗、狂、燥、渴自除矣。方用息焚安胎湯。

生地(一兩,酒炒) 青篙(五錢) 白朮(五錢,土炒)
茯苓(三錢) 人參(三錢) 知母(二錢)
花粉(二錢)
水煎。服一劑而狂少平,二劑而狂大定,三劑而火盡解,胎亦安矣。此方藥料頗重,恐人慮不勝,而不敢全用,又不得不再為囑之。懷胎而火勝若此,非大劑何以能蠲,火不息則狂不止,而胎能安耶!況藥料雖多,均是滋水之味,益而無損,勿過慮也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妊娠多怒墮胎
婦人有懷妊之後,未至成形,或已成形,其胎必墮,人皆曰氣血衰微,不能固胎也,誰知是性急怒多,肝火大動而不靜乎!夫肝本藏血。肝怒則不藏,不藏則血難固。蓋肝雖屬木,而木中實寄龍雷之火,所謂相火是也。相火宜靜不宜動,靜則安,動則熾。況木中之火,又易動而難靜。人生無日無動之時,即無日非動火之時。大怒則火益動矣,火動而不可止遏,則火勢飛揚,不能生氣養胎,而反食氣傷精矣;精傷財胎無所養,勢必不墜而不已。經所謂“少火生氣,壯火食氣”,正此義也。治法宜乎其肝中之火,利其腰臍之氣,便氣生失血而血清其火,則庶幾矣。方用利氣泄火湯。 人參(三錢) 白朮(一兩,土炒) 甘草(一錢)
熟地(五錢,九蒸) 當歸(三錢,酒洗) 白芍(五錢,酒炒)
芡實(三錢,炒) 黃芩(二錢,酒炒)
水煎。服六十劑而胎不墜矣。此方名雖利氣而實補氣也。然補氣而不加以泄火之品,則氣旺而火不能平,必反害其氣也。故加黃芩於補氣之中以泄火;又有熟地、歸、芍以滋肝而壯水之主,則血不燥而氣得和,怒氣息而火自平,不必利氣而氣無不利,即無往而不利矣。

性急怒多而不用舒肝藥者,以其有胎娠故也。經云:胎病則母病,胎安則母病自愈。所以妊娠一門總以補氣、養血、安胎為主,則萬病自除矣。


小產
行房小產
妊婦因行房致小產血崩不止,人以為火動之極也,誰知是氣脫之故乎!血崩本於氣虛,火盛本於水虧,腎水既虧,則氣之生源涸矣;氣源既涸,而氣有不脫者乎?!此火動是標,而氣脫是本也。經云:「治病必求其本」,本固而標自立矣。若只以止血為主,而不急固其氣,則氣散不能速回,而血何由止!不大補其精,則水涸不能速長,而火且益熾,不揣其本,而齊其末,山未見有能濟者也。方用固氣填精湯。 人參(一兩) 黃耆(一兩,生用) 白朮(五錢,土炒)
大熟地(一兩,九蒸) 當歸(五錢,酒洗) 三七(三錢,研末)
荊芥穗(二錢,炒黑)


水煎。服一劑而血止,二劑而身安,四劑則全愈。此方之妙,妙在不去清火,而惟補氣補精,其奏功獨神者,以諸藥溫潤能除大熱也。蓋熱是虛,故補氣自能攝血,補精自能止血,意在本也。 小產血期多由行房而致。若年逾四十參耆宜倍用,熟地宜減半用,以其氣虛火衰也,否則每令氣脫不救。凡有妊娠者,須忍欲謹避房事,萬勿自蹈危途,慎之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閃跌小產
妊婦有跌撲閃挫,遂致小產,血流紫塊,昏暈欲絕者,人皆曰 瘀血作祟也,誰知是血室損傷乎!夫血室與胞胎相連,如唇齒之相 依。胞胎有傷,則血室亦損,唇亡齒寒,理有必然也。然胞胎傷損 而流血者,其傷淺\;血室傷損而流血者,其傷深。傷之淺\者,疼在 腹;傷之深者,暈在心。同一跌撲損傷,而未小產與已小產,治不 各不同。未小產而胎不安者,宜顧其胎,而不可輕去其血;已小產 而血大崩,宜散其瘀,而不可重傷其氣。蓋胎已墮血既脫,而血室 空虛,惟氣存耳。倘或再傷其氣,安保無氣脫之憂乎!經云:「血 為營,氣為衛」。使衛有不固,則營無依而安矣。故必補氣以生血 ,新血生而瘀血自散矣。方用理氣散絮湯。

人參(一兩) 黃耆(一兩,生用) 當歸(五錢,酒洗)
茯苓(三錢) 紅花(一錢) 丹皮(三錢)
薑炭(五錢)


水煎。服一劑而流血止,二劑而昏暈除,三劑而全安矣。此方用人參、黃耆以補氣,氣旺則血可攝也。用當歸,丹皮以生血,血生則瘀難留也。用紅花、黑薑以活血,血活則暈可除也。用茯苓以利水,水利則血易歸經也。

胎未墮宜加杜仲(炒炭)一錢,續斷(炒黑)一錢;若胎已墮服原方。血崩不止,加貫眾炭三錢;若血璧心暈,加元胡炭一錢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大便乾結小產
妊婦有口渴煩躁,舌上生瘡,兩唇腫裂,大便乾結,數日不得通,以致腹疼小產者,人皆曰大腸之火熱也,誰知是血熱爍胎乎!夫血所以養胎也,溫和則胎受其益,太熱則胎受其損。如其熱久爍之,則兒在胞胎之中,若有探湯之苦,難以存活,則必外越下奔,以避炎氣之逼迫,欲其胎之下墜也得乎!然則血蔭乎胎,則血必虛耗。血者陰也,虛則陽亢,亢則害矣。且血乃陰水所化,血日蔭胎,取給刻不容緩而火熾,陰水不能速生以化血,所以陰虛火動。陰中無非火氣,血中亦無非火氣矣,兩火相合,焚逼兒胎,此胎之所以下墜也。治法宜清胞中之火,補腎中之精,則可已矣。或疑兒已下墜,何故再顧其胞?血不蔭胎,何必大補其水?殊不知火動之極,以致胎墜,則胞中純是一團火氣,此火乃虛火也。實火可泄,而虛火宜於補中清之,則虛火易散,而真火可生。倘一味清涼以降火,全不顧胞胎之虛實,勢必至寒氣逼人,胃中生氣蕭索矣。胃乃二陽,資養五臟者也。胃陽不生,何以化精微以生陰水乎!有不變為勞瘵者幾希矣。方用加減四物湯。

熟地(五錢,九蒸) 白芍(三錢,生用) 當歸(一兩,酒洗)
川芎(一錢) 山梔子(一錢,炒) 山萸(二錢,蒸,去核)
山藥(三錢,炒) 丹皮(三錢,炒)


水煎。服四,五劑而愈矣。丹皮性極涼血,產後用之,最防陰凝之害,慎之!

此方加條芩二錢,尤妙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畏寒腹疼小產
妊婦有畏寒腹疼,因而墮胎者,人只知下部太寒也,誰知是氣虛不能攝胎乎!夫人生於火,亦養於火,非氣不充,氣旺則火旺,氣衰則火衰。人之所以坐胎者,受父母先天之真火也。先天之真火,即先天之真氣以成之。故胎成於氣,亦攝於氣,氣旺則胎牢,氣衰則胎墮,胎日加長,而氣日加衰,安得不墮哉!況又遇寒氣外侵,則內之火氣更微,火氣微則長養無資,此胎之不能不墮也。使當其腹疼之時,即用人參、乾薑之類,補氣袪寒,則可以疼止而胎安。無如人拘於妊娠之藥禁而不敢用,因致墮胎,而僅存幾微之氣,不急救氣,尚有何法。方用黃耆補氣湯。

黃耆(二兩,生用) 肉桂(五分,去粗皮,研) 當歸(一兩,酒洗)


水煎。服五劑愈矣。倘認定是寒,大用辛熱,全不補氣與血,恐過於燥熱,反致亡陽而變危矣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大怒小產
妊婦有大怒之後,忽然腹疼吐血,因而墮胎;及墮胎之後,腹疼仍未止者,人以為肝之怒火未退也,誰知是血不歸經而然乎!夫肝所以藏血者也。大怒則血不能藏,宜失血而不當墮胎,何為失血而胎亦隨墮乎?不知肝性最急,血門不閉,其血直搗於胞胎,胞胎之系,通於心腎之間,肝血來衝,必斷絕心腎之路;胎因心腎之路斷,胞胎失水火之養,所以墮也。胎既墮矣,而腹疼如故者,蓋因心腎未接,欲續無計,彼此痛傷肝氣,欲歸於心而心不受,欲歸於腎而腎不納,故血猶未靜而疼無已也。治法宜引肝之血,仍入於肝,而腹疼自已矣。然徒引肝之血而不平肝之氣,則氣逆而不易轉,即血逆而不易歸也。方用引氣歸血湯。

白芍(五錢,酒炒) 當歸(五錢,酒洗) 白朮(三錢,土炒)
甘草(一錢) 黑芥穗(三錢) 丹皮(三錢)
薑炭(五分) 香附(五分,酒炒) 麥冬(三錢,去心)
鬱金(一錢,醋炒)


水煎服。此方名為引氣,其實仍是引血也,引血亦所以引氣,氣歸於肝之中,血亦歸於肝之內,氣血兩歸,而腹疼自止矣。


難產
血虛難產
妊娠有腹疼數日,不能生產,人皆曰氣虛力弱,不能送子出產門,誰知是血虛膠滯,胞中無血,兒難轉身乎!夫胎之成,成於腎臟之精;而胎之養,養於五臟六腑之血,故血旺則子易生,血衰則子難產。所以臨產之前,宜用補血之藥;補血而血不能遽生,必更兼補氣以生之,然不可純補其氣也,恐陽過於旺,則血仍不足,偏勝之害,必有升而無降,亦難產之漸也。防微杜漸,其惟氣血兼補乎。便氣血並旺,則氣能推送,而血足以濟之,是汪洋之中自不難轉身也,又何有膠滯之患乎!方用送子丹。 生黃耆(一兩) 當歸(一兩,酒洗) 麥冬(一兩,去心)
熟地(五錢,九蒸) 川芎(三錢)


水煎。服二劑而生矣。且無橫生倒產之患。此補血補氣之藥也。二者相較,補血之味,多於補氣之品。蓋補氣止用黃耆一味,其餘無非補血之品,血旺氣得所養,氣生血得所依,胞胎潤澤,自然易產;譬如舟遇水淺\之處,雖大用人力,終難推行,忽逢春水泛濫,舟自躍躍欲行,再得順風以送之,有不揚帆而迅行者乎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交骨不開難產
妊婦有兒到產門,竟不能下,此危急存亡之時也,人以為胞胎先破,水乾不能滑利也,誰知是交骨不開之故乎!蓋產門之上,原有骨二塊,兩相斗合,名日交骨。未產之前,其骨自合,若天衣之無縫;臨產之際,其骨自開,如開門之見山。婦人兒門之肉,原自斜生,皮亦橫長,實可寬可窄可大可小者也。茍非交骨連絡,則兒門必然大開,可以手入探取胞胎矣。此交骨為兒門之下關,實婦人鎖鈅之鍵。此骨不閉,則腸可直下;此骨不開,則兒難降生。然而交骨之能開能合者,氣血主之也。血旺而氣衰,則兒雖向下而兒門不開

醫學三字經

作者:无

《医学三字经》作者:(清)陈修园
作者简介:清朝著名医家陈念祖,字修园,少年家贫,半学儒,半学医,后考取举人,旅居京都为官,晚年抱病辞官,回归故里,讲学于长乐。陈氏著作宏广,内容广泛,由后人辑成《陈修园医书十六种》,对古典医籍的著述,尤其对普及医学知识,开拓中医教育方面作出较大的贡献。《医学三字经》为其晚年之作,全书分为医学源流、中风、虚痨.....妇人、小儿等二十四个部分。举凡病因病机、辩证治则、有效方药等,均予述及。并且以韵文编写,言简义赅,易读易记,是一本初学中医的良好入门书。

《医学三字经》是清代大医学家陈修园先生所著医学启蒙之作,以《内经》、仲景之书为根本,言简意赅,通俗而不离经旨。由此入门习医,可以不入歧途。我以为,此书不仅初学必读,而且是诊家必备,时时研习,常有心得。以诗赞之:医学启蒙三字经,清源正本圣心明。升堂捷径修园指,理法得来可顺行。

劉氏菊譜

作者:劉蒙

简介暂无
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