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公全传

作者:无

济公活佛故事,在我国几乎家喻户晓。但是小说原本文字粗糙,故事重复,叙述拖沓,史地差错俯拾皆是,还有许多宣传因果报应的封建糟粕,可以说是清末说部中水平最低的一部小说。现经通俗小说家吴越进行彻底的改写,润饰文字,删除冗章,修正错误,去除糟粕,突出除暴安良这一积极主题,成为一部文字规范、内容健康、故事有趣、老幼皆宜的新版通俗小说。

南宋高宗年间,浙江天台县李茂春的妻子王氏生一个儿子,本是紫金罗汉转世,天台山国清寺性空长老为他取名修元。李修元十八岁上,父母相继去世,就到临安灵隐寺出家,拜远瞎堂长老为师,法名道济。

道济常常在坐禅的时候睡着,跌下禅床,又不戒酒肉,还喜欢口唱山歌到处瞎逛,屡次遭到监寺僧的责打,并要把他赶出山门。长老说:“禅门广大,难道容不下一个疯癫和尚?”从此大家都叫他“道济疯癫”,日久简称“济癫”。癫与颠通,所以也作济颠。

长老圆寂,把衣钵传给道济。寺中众和尚趁机把长老的金银财物抢夺一空,道济一无所得,也不以为意,依旧四处浪荡,并云游到台州。一年后回到临安,灵隐寺已经有了新的主持,从此浪迹西湖,结交官宦人家,喝酒吃肉,一次酒醉被人送进妓院,与妓女同宿。当朝的陈太尉送他绫子官绢做僧衣,他却送给了叫花子。灵隐寺新主持听说他在外面喝酒吃肉又逛妓院,要惩治他,得知他是个疯癫,就叫他当“盐菜化主”,也就是出外化缘。济癫就去投净慈寺的德辉长老,长老任用他做“书记僧”。济癫很是感激,许诺三天之内募化三千贯钱,修缮福山寿海藏经殿。

济癫到陈太尉家募化,陈太尉不答应,济癫把化缘簿子丢在陈太尉家。当夜太后梦见一个罗汉来化缘,答应捐钱三千贯。第二天召见陈太尉,太尉说起济癫化缘的事情,太后就捐了三千贯脂粉钱。太后亲自到净慈寺降香,见到济癫,正是梦中的罗汉。

后来济癫又为净慈寺化来新笋五担,让大小和尚们都尝尝鲜。为此惹恼了灵隐寺的主持,设下一计:请赵太守到净慈寺去砍松树,以此陷害济癫。不料赵太守到了净慈寺,反而对济癫十分钦敬。净慈寺遭火灾,监寺僧被囚禁,济公托毛太尉救出,又写书信给蒲州报本寺松长老来净慈寺当主持,并写了重修净慈寺的募化榜文,连皇上都捐了三万贯钱。济癫又运神通,在四川砍伐大木,通过水路运到钱塘江边,却从净慈寺殿前的醒心井中一根根拽出。仅两年,就修复了净慈寺。此外,又不避嫌疑,赤身裸体为张氏女治病。种种事迹,流传四方,人人都称他为活佛。圆寂后,朝野达官贵人都到净慈寺烧香。

从故事看,《醉菩提全传》已经相当完整了。所以这一版本不但流传得比较广,翻刻的同名或不同名版本也比较多。能见到的有:乾隆五十三年(1788)金阁古讲堂刻本(天津图书馆藏),宝仁堂刻本,改名《新镌济颠大师玩世奇迹》(大连图书馆、北京图书馆藏);道光二十七年(1847)大文堂刻本《醉菩提全传》四卷二十回,署“天花藏主人编次”(伦敦英国博物院藏),文聚堂刻本四卷(北京图书馆藏),同文堂刻本(北京图书馆藏);同治十年(1871)务本堂刻本(北京大学图书馆藏);光绪四年(1878)京都聚珍堂木活字排印本,改名《济公传》(天津图书馆藏);光绪六年(1880)北京老二酉堂重刻本,改名《济公全传》,题“西湖墨浪子偶拈”(北京图书馆藏,又:日本《舶载书目》中录有此书目,题“西湖墨浪子偶拈”,由天花藏主人作序,估计当是同一种刻本); 光绪二十四年(1898)金陵城北科巷荫余善堂重刻本,书名《醉菩提》,副题《绘图度世金绳》,有图三
十页 (北京图书馆藏)。与此书内容相同的,还有大连图书馆藏宝仁堂刻《新镌济颠大师醉菩提全传》二十回,不分卷,署“天花藏主人编次”,卷首有桃花庵主人序 (桃花庵主人,姓名不详,仅知其字为“醒斋”,居苏州桃花坞),光绪二十年(1894)石印本,改名《皆大欢喜》等。

此外,还有西湖墨浪子《西湖佳话》中的《南屏醉迹》,与《醉菩提全传》仅是文字繁简不同,内容无多大差别,当是一种简写本或初稿本。另一种《醉菩提全传》,题张大复作,当是根据《醉菩提全传》敷演而成的,时间则在道光之后。
相关资料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