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侠奇中奇全传 第八回 紫霞轩赤绳联姻

作者:《剑侠奇中奇全传》不题撰人

不言莫家父子送小姐往湖广。再表郝鸾自开封府与鲍刚分别,得了司马傲柬帖,往浙江而来。想到司马先生,叫我到杭访得好汉,方可救孙兄弟。况杭州文风所在,那有好汉?一日到了杭州,天色已晚,想道我母舅是好兴头的,今晚去恐不恭,不若下了寓所,明日再去。只在前面挂着灯上写公文寓所,郝生走进问里面有人否?小二忙来答应:“爷可是下店的?”郝生道:“是。”便把行李交与小二,小二掌灯引郝生进门。只见柜上坐着一人,面如靛染,唇似朱砂,头扎花布手巾。此时二三月天气微热,身穿青布战衣,大红裙裤,旁立一个小使斟酒。

那汉子见了郝鸾并不起身,郝鸾思想道:这个狗头无礼,忍了气,同小二上楼来。小二将行李放下,点了灯跑下楼,取盆热水洗面,郝生洗了。小二又拿茶来,放了一个破碗,郝生又忍了气。小二拿了号簿笔墨上来,请问:“爷尊姓大名,那里人氏?”郝生道:“问怎的?”小二道:“奉上司行文,开饭店来往客商,俱要上号,每月初一十五,到县内去对。恐有来历不明,店家俱有干系,所以要开姓名。”郝生见他说到有礼,道:“我乃洛阳人,胡士信。”小二不知其意,写丁送付那大汉去了。便送饭上来,郝生见是大米饭,一碗豆腐,骂道:“这个该死的,爷到此该煮白米饭,大鱼大肉,好酒,难道爷不把钱与你?”小二笑道:“说差了,东有店,西有店,那些店才有鱼肉好酒、白米饭。我店内只是这样,明日算账还要白银一两,才可放你出门。”郝鸾听了就将这些丢将下去,把小二打了一顿。小二负痛下楼,喊叫:“我去把大爷请来。”郝生道:“就请金刚来也不怕。”小二跑至蓝面大汉前,说:“小人被恶汉打伤,请爷出气。”那汉问道:“他因何事打你?”小二道:“他要白米饭、大鱼大肉,小人回没有,他就大怒,损了物件,打了小人,不说连你都骂了。”那汉闻言大怒道:“这个狗才大胆。”遂走至楼下,骂道:“那里来的野汉,在此胡行,敢下来打?”郝生已知是蓝面大汉,把衣角扎好,挺立楼门,那汉道:“你敢下来!”郝生道:“我便下来。”将扶手用力一推,认定那汉打来,那汉侧过,郝鸾乘空跑下,那汉抢一步照郝生面上一拳打来,郝鸾侧过,举右手照那汉头上一下,那汉翻身跌倒,郝生正要赶上再打,那汉摇手道:“莫打,小弟得罪,兄果是洛阳人?”郝生住手,那汉陪笑说:“请到后面少叙。”郝生说道:“你想诱我进去,添些打手,我也不怕。”那汉道:“岂有此礼。”就同那汉走到后面,却是三间大房子收拾干净,摆了许多军器、桌椅。那汉换了衣服,与郝生见礼,已毕,问道:“尊姓大名,弟望见教。”郝鸾道:“在下洛阳人氏,姓郝名鸾字跨凤。”那汉说;“原来孟尝君,小弟得罪。”郝鸾道:“足下姓甚名谁?请教。”那汉道:“小弟姓陈名雷,字霓霞,山东东昌府人,世人见小弟粗俗,起了一个名号“值年太岁”,不知兄到此何事?”郝鸾道:“父母双亡家业凋零,前日母舅着人唤弟,今日到此。”陈雷道:“令舅大人,高姓?”郝鸾道:“曾做经略大元帅,因老告假。”陈雷道:“莫非吴罗汉老爷。”郝鸾道:“正是。”陈雷道:“小弟久慕大名,未曾会过,”就唤小二取些酒肴,二人畅饮。郝生言道:“只因小弟接凤老爷家眷上山之后,才到杭州开店,访好汉是实。”以后各言心事,一宿已过。

次日,郝鸾起身别了陈雷,离子店门,往吴府而来。到了吴府门首,看了府门高大,对面照壁八字墙门内,放二张大凳,坐了十多个家人,真正威武。郝鸾上前问道:“这里可是吴老爷府中?”家丁答道:“正是。”问他怎的?郝生道:“烦你们通报一声,说我是洛阳人,特来拜望老爷。”内中有一个老家人晓得,郝相公是老爷的外甥,却不曾会过,便起身说道:“莫非是姑太太的公子么?”郝生道:“正是。”众家丁一齐站起来说道:“小人们不知大爷到,恕罪。”郝相公道:“恕你们无罪。”老家丁道:“请大爷到厅上少坐片时,老爷出来再请相见。”那家丁进内一会说:“老爷请公子后堂相见。”郝生便走至后堂,只见母舅、舅母俱在堂上,便抢步上前双膝跪下,“二位大人在上,愚甥拜见。”吴公双手扶起道:“一路风霜,只行常礼。”夫人道:“几年不见,如今长大成人了。”郝生又与表见礼,坐下,说道:“愚甥自幼父母双亡,家业凋零,少来问安,望乞恕罪。”夫人道:“自一母之后,叫我日日思想,今日你方到此,不要回去,在我这里。况且我与你母舅,年纪已老,将来无人倚靠,你是外甥,也同儿子一样。”

郝生点头说:“遵命。”叫了妇女捧茶来,又摆饭用过。郝生叫家丁到陈雷饭店限取行李。当晚饮酒谈些些家务,吴公夫人书房收拾牀帐,请郝公子安歇。原来吴公夫妇所生一女,名若兰,年方十六尚未字人。因他容貌端庄,诗词歌赋,又件件过人。吴公夫爱如真宝,要择个乘龙方好。吴公郝生正在书房谈话,忽有家人报道:“常柳二位公子到来。”吴公道:“请他二人进来。”对郝生道:“二位在外游学,今日方回,二生颇有才能,去岁入了学。”不一时二人进来,前面一人,头带方巾,身穿大蓝,足下朱履,面如涂粉,年不过二十。后面一人,头带武巾,身穿大红,足下朱履面貌彷佛,笑容而进。笑道:“老年伯在上,小侄特来候”吴公道:“二位贤侄常礼罢。”礼毕,问:此位是谁?”吴公答道:“一贤侄常礼罢。”礼毕,问:“此位是谁?”吴公答道:“舍甥,姓郝名鸾。”常柳二人又与郝鸾见礼,方才坐下。吴公指道:“此位姓常,名让号支仍,乃吏部侍郎如春之子。这位姓柳,名绪号贵之,乃兵部左侍郎逢春之子。”各人谈了一会。只见家丁禀道:“相公来了。”吴公道:“请他进来。”对郝甥道:“因他自幼在我家来往,如今不好阻他。”常让道:“幼时同窗还尊重,目下随门下客,习了满口流言。”柳绪道:“我们谈得正兴厌物又来了。”正说不了,史通从外叫道:“老伯,小侄史通来了。”郝鸾把史通一看,只见头带逍遥巾,身穿元色,足下朱履,与柳绪相彷佛。后跟一个门客,头带鸭皤巾,身穿青蓝,却也不俗。

史通见常柳二人笑道:“原来二兄在此,不知何时到的,就瞒我到伯府上。”柳绪道:“小弟二人才来,尚未拜府。”史通与吴公见礼,问道:“此位是何人?”常让道:“乃是老伯的外甥。”

史通亦与郝生见礼。那门下客姓刘,名栋,亦各见礼已毕。史通老着脸坐下,说道:“小侄忝在老伯教下,非止一日,今日难得常柳二兄在此,况且郝兄又是初会,不论残酒残肴,愿领一杯。”当时与刘栋坐下。酒至数巡,史通道:“二兄游学,不如小弟访得游妓。”常让道:“小弟寻师访友,学习正道,这些小弟不知。”史通道:“你二人又推托子,想是老伯在此,你装老实。”说道:“小弟已访得有名之妓,生得千娇百媚,两眼令人魂销,明日小弟作东,请郝兄与二位同乐一番,有何不可?”

郝生想母舅之言,果然不差。这史通真不成人,与他交而无益。吴公见史通出言不逊,又不好当面说他,便起身有些不乐,要去后堂安歇。“你们在此少坐片时。”史通大喜道:“既然如此,老伯请便。”史通见吴公去后,便将他花柳中妙处,长长短短说个不了。常柳二人不耐烦了,说道:“小弟今日方回,恐后母在家悬望,不能奉陪。”史通见他二人告辞,便扫了兴,又不好留他,只得起身同去。郝生送他们出府,且听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