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侠奇中奇全传 第十三回 聚义赠剑说冤枉

作者:《剑侠奇中奇全传》不题撰人

话说郝鸾见马俊上屋就不见了,呆了半晌,想我本事不及他,才进书房安宿了。次日,常柳二人同陈雷来书房,说;“史通学生胡说。”郝鸾道:“便宜了狗才。”忽见门公走进来禀:“周顺弟兄来会大爷。”郝鸾道:“请。”话说未了,周顺进来问道:“那位是郝兄?”郝鸾道:“在下。”周顺说:“多感救死。”周龙亦上来致谢,各各见礼,问了姓名。郝鸾想:马俊怎不来?只见门公拿一个红全帖道:“外面有位马相公拜访。”

郝鸾接帖看上写“通家弟马俊拜”,郝鸾对众人说:“这个姓马的,义气如山,必须前去迎接。”众人迎出大门,马俊文不文武不武打扮,到了书房,见礼已毕,通了姓名。郝鸾说:“今日英雄聚会,重排香案。”写了姓氏又依次序列:第一郝鸾,字跨凤,系洛阳人氏。

  第二周顺,字伟然,系山东人氏。
  第三马俊,字子昌,系杭州人氏。
  第四鲍刚,字子英,系北直人氏。
  第五陈雷,字霓霞,系山东人氏。
  第六常让,字云仙,系杭州人氏。
  第七周龙,字杰然,系山东人氏。
  第八柳绪,字贵芝,系杭州人氏。
  第九孙佩,字玉环,系开封人氏。

开写明白,不一时众人摆上香案,拜过神圣,已毕,序子次第坐下,摆了酒席,开怀畅饮。半晌郝鸾猛想起孙佩、鲍刚,便愁起来。众人道;“有甚心事?”郝鸾道:“我想孙鲍二人苦处,我等欢乐。”言罢泪如雨下,马俊道:“终有相会之期,何必忧虑。”郝鸾道:“鲍刚往湖广三四月可以放心,不知孙佩死生如何?”马俊说:“孙兄弟无非在家读书。”“仁兄何出此言?”马俊道:“兄请说明,今日拜过情同骨肉。”郝鸾道:“众兄弟不知,孙佩身陷囹圄命在旦夕,要有偷天换日手段,方可救他。”众人说:“恐小弟们做得来。”郝鸾就将争春园打米公子说了前后,急得马俊暴跳如雷:“世上那有这等人,小弟不才,愿救孙佩,杀米斌仪。”郝鸾道:“不知几时起身?”马俊道:“要走就是今日,不知那位肯同我去?”周顺说:“我与你去。”马俊说:“二哥去越好了。”当下告别,陈雷见马俊性急,说:“开封重地,孙兄弟又在监中,可等我去山寨,邀二十个弟兄帮手。”常柳听了陈雷说,暗里想:郝大哥怎结强盗。又见马俊笑道:“此时却是自家兄弟,何必隐瞒,但黑夜够当,我做熟了。”郝鸾当马俊真心,想道:勇气过人,不如扯他到后面,赠一口剑与他,便把马俊扯在书房,低声说道:“我看贤弟真侠士,当日司马傲先生赠我三口剑,前日赠鲍刚一口『横鹿剑』,这『刺虎剑』赠与你防身。”马俊接过掣出看时,光耀射人,便识神人出来,说:“小弟换了衣服,就来。”常让对郝鸾说:“马子昌怎样救得孙佩?况劫狱犯禁,兄何纵他?”郝鸾说:“贤弟不知,马子昌此去不妨。”

不一时,马俊换了长行衣服,腰佩宝剑,作别道;“兄等高坐杭城。”一揖别了,众人送出大门,二人放开脚步去了。众人回园中饮至日暮方散了去。

且说周顺、马俊出了城门说:“我与贤弟缓缓而行,忘了行李。”马俊说道:“有。”二人说说行行,走了五十余里,到了乡镇,马俊取出银子买了铺盖,打过了尖,依然起行。这一路盘费,都在富贵人家取来。晓行夜宿,到了开封赶进了城,寻下歇店。马俊叫小二接了行李进房,小二取两盆水,二人洗面。小二问:“爷还是自己起火,还是店饭?”马俊说:“我二人一日三食,晚间酒肴,连房钱与你,一两银子一天,今晚不用你的,烦你买办。”取一锭银子,交与小二备宵夜,多了算明日房钱。小二拿了银子,欢天喜地跑到前面,店主想:天下那有失算之人?就把银子收下,叫小二买熟米,宰鸡,叫妻子在厨房烧煮,自己到后面与马俊见礼,说些闲话,出去了。小二捧上饭来,且看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