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侠奇中奇全传 第三十八回 为施恩放走家丁

作者:《剑侠奇中奇全传》不题撰人

话说马俊等到天明看个明白不提。且说镇上有一光棍,叫做工老虎,父子六人行凶措拨,在镇上的人无不怕他。只到日色正明,这王老虎只因昨日不见了一只狗,所以今日起早到四处寻狗。走到莫家门首见洞内伏着一只黄犬,工老虎认得是自家的狗,便唤了几声不应,他伸手在内拖出却是死的了。王老虎见狗死了。便骂道:“我把你莫家奶奶操死了,因何把爷爷的狗毒死了?”即便用手打门,又不开,遂转身回家,叫儿子出来说道:“莫上天这野老,把我家黄狗毒死了。我去寻这狗。”

因这五个儿子整天树棍,各执兵器,一路骂到莫家门首。那些人劝的劝,拦的拦,这五个儿子如凶神一般,往里乱跑,见莫上天死于地下,便往外要走,被人拦住道:“那里走,你们打死莫上天还想往那里走?”王老虎是个停当光棍,便上前扯住了众人,说道:“你们且到隔壁土地祠去,我有话说。你们讲我只是不赖便了。”众人说道:“料想里面还有死尸。”内中有人说道:“地下还打碎许多家伙,到得厨房中见莫老儿身带众伤,跌倒在地,那边里面有一妇人亦带伤而死。”地方人说道:“我们且将边门带上,我们到庙内有话说。”一众人等俱拥着王家父子齐到庙内,王老虎对众人说到:“虽是我父子快嘴,痿痿恼人,非我王老虎与人不和,只因我信直情精,好恨个不平,所以恼人,但今日之事,这莫家真不是我父子打的,其中恐有别故,望众位想想看。”那地方说道:“今是你父子六人骂了几次,劝你不肯罢,跑回家各人带了兵器,打进莫家门去乱打他们。”父子抵当众人道:“这个如何使得?”王老虎道:“包管与他们作主。”众人依了王老虎之言,“我们这些人怎把莫家人打死?”正说之间,后面又来了多少乡民人等,七嘴八舌,那里招架得来。轿子内中有一个家丁说道:“列位不要认错了人,我等是都察院麻府家丁,并不曾打伤人。”王老虎道:“你们打死人,就拿都察院压势我们不成。”那些家丁正在喧闹,只见大路上来了一个身长九尺,头打花手巾,身穿元色箭衣,足下蹬皮鞋,腰带宝剑,乃是马浚囚在林内睡着,只因辛苦方才睡醒。只听得这闹之声,不知何事,便走到跟前,叫道:“何事吵闹?”人见马俊异相凶暴,便说道:“我这里有个姓莫的,被这般人不知为何事,把他一家三个人都打死了。”马俊道:“只恐不是打死了的,只怕是服毒药死了的。”便走到轿边问道:“你们是那里来的?”王老虎道:“才进他的门,就看见他死在地下。”众人道:“无论先死后死,你却是打到他家,就是你打死的了。把你父子先锁来再作道理。”众人要锁王老虎的父子不提。

且说那个凤小姐,已被一个都察院的麻太爷买了去做妾。

因见了老大人,细细的说道:“小女子是太常寺凤竹之女,因被奸人所害,又遇拐子莫上天将我拐卖,我是有婆家的。”老夫人听了此言,忙叫家丁:“快将此女送到莫家,身价银子也不要还了,叫他送此女回家,与他父母团圆。”家丁领命,催轿子送到莫家去了。有一个家丁先到镇市上,找问莫家住处。

这些众人与王老虎理论,见来了十二个家丁,又来了一乘轿子,王老虎低说道:“列位看这轿子,跟着了许多家丁来问莫家,其中必有缘故。求列位放我父子罢,把他们拿住,还有个财发,倘若不能,还是我打死莫家的。”众家丁道:“我们是督察院麻太爷家丁,只因老爷买妾。有张三、李四拐了一个女子,卖与我老爷为妾。前日抬到府中见了夫人,就问他姓甚名谁,他说是太常寺正卿凤竹之女。夫人听了此言,叫我们雇轿抬来送还莫家。今日莫家一人俱无?”有个姓王的同地保人等拦阻,说道:“是我们大家打死了的。”马俊听这轿中乃是抬的风小姐,忙说道:“谢天谢地,今日才见了弟妇。”忙到轿边问道:“轿内可是凤栖霞弟妇么?”小姐听得有人叫他名字,便道:“小女子正是,不知外面是谁?”马俊道:“孙佩贤弟与郝大哥,俺都拜过的。”又低低说道:“我是马俊,曾杀米公子,今日来取宝剑,幸喜遇着弟妇。”凤小姐道:“求伯伯救我。”马俊道:“等我打散众人,领你回山。”马俊与众人说道:“莫家现有许多银子,莫家是自己吃了毒药死的,与他们无干,你等可拿他银子买几副棺材罢。余的银子你们分用。”那个王老虎道:“你是那里来的?无名无姓的野人,好大脸面。”马俊道:“问俺姓名,你且站稳脚步听俺说来,俺是杭州钱塘县人氏,姓马名俊号子昌,另号玉蝴蝶,又叫做个电光目是也。曾在开封府烧监牢,杀了米公子、包成仁、孙知县,携了人头反监劫狱,救了孙佩。今日又到开封府来,这段情由你可知道?”王老虎与众人听了马俊之言,都吓得往后退了几步,连麻府家丁听得此言也打寒噤。马俊道:“抬轿的仍抬了走,与你五两银子。”又对家丁说道:“列位请回,凤小姐是俺的弟妇,俺要请他上山,与他夫妻父母相会,日后自当重谢。”家丁道:“这凤小姐倒也罢了,但那帮人不得放我们。”马俊在腰间抽出宝剑:“谁敢上来阻拦着,我一剑分为两段。”那几个家丁上前去了,无人敢上来阻挡。众人中有的说:“如今到处捕获马俊,我们何不擒马俊到官去领赏银子。”有人说道:“玉蝴蝶乃念『五道三除』之法,又会杀人,又会放火,拿得住他便行,拿不住他,他到夜里来放火烧我们如何是好?”众人七嘴八舌主意不定。

且说,凤小姐在轿内,把被拐到扬州,遇到麻让话了一遍,马俊在后伏剑相随,轿子同走不提。

再言王老虎与众人说道:“有事总在我们身上,大家齐上前追拿马浚”镇上人总向前行,一时远远又来了十数个捕人,亦是追拿马俊的。马俊见后面有些人赶来,他也不放在心上,就犹如草芥一般,只拥轿子向前走。且说镇上有人进城传说,却被米府中知道,叫了十数名能干家丁,骑了快马,各执兵器追赶。来了这些乡民,见大路上来了十几个大汉,说道:“快拿马浚”你道个人是谁?

米府家丁十名:

第一名叫活土地刘交,二名叫生铁头王僧,三名叫蜈蚣须方盛,四名叫铜脊背周武,五名叫擒虎手伍泰,六名叫捉虎将孟先,七名叫不怕死吴能,八名叫扒山虎施威,九名叫入地蛟花龙,十名叫双头狼孔白。

这十个人打马如飞,直奔那一丛人赶将来。那王老虎喊道:“前头跟轿的是马俊,列位将军可快上前擒拿。”十人问道:“轿内是谁?”王老虎道:“什么凤小姐,名叫凤栖霞。”这十个大汉内中有个人说道:“这总是凤栖霞身上起的祸,我们还不快快拿他。”这些飞马往前一拥围住马俊,那刘交说道:“我们今奉钧旨,各处缉获,谁知此处相逢。”十人各执兵器,要拿马俊,不知后来何如,且听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