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侠奇中奇全传 第四十二回 马俊义奏真史通

作者:《剑侠奇中奇全传》不题撰人

却说常让被马俊推倒在地,半晌起来,叹口气道:“柳绪怎的今日得了富贵,就忘了朋友之情,却是你自讨其祸。或惜绝了柳门之后。”左思右想,无计可使,先虽恼他,今见马俊去杀他,其心又不忍,足足想到三更方才睡着,不提。

再说马俊离了书院,借土遁落在附马府屋上,睁着一双怪眼,在屋上望见那中堂内,柳绪独自一人穿着驸马的华服,气昂昂的坐在桌案之上,红烛双辉,又是满堂红灯高照。原来史通假冒柳绪,所以不要家丁伺候,独自一人坐着。马俊一见犹如仇寇,骂道:“我把你个狗贼,快活几时。”他坐在屋上又细看了一会,便吃一惊道:“只不是柳绪的模样,他如何坐在此处?”便定眼睁细看,越看越疑,原来马俊眼力最高,故尔为电光目,虽离了许久,他却认得真切,因同几次酒席谈,会过几回,故此认得真实。马俊又想道:“若是认不得我马俊,恐离久了,故尔忘记,亦未可知,今常让与他同寓一处,寸尺不离,难道他也忘记了不成?如今看来真正不柳绪。”正在狐疑之间,只见有人进来说话,马俊在那屋上,听得几番言语,真真十二分是假的,又见行事不是柳绪平日文雅,越看越不是。

马俊心中道:“几乎错怪了柳绪。”猛然想起:既是假的,真的往那里去了?又想道:莫不是被他所害了性命不成?正思想之间,只听得打锣之声,已是一更天气,略迟了一刻,公主就要出宫了,一者比其人伦,二者不知柳绪在于何方,我如今若杀了这贼子,不知柳绪生死何在,欲待拿他再问余党,人多反为不美。但公主出了宫,完了姻亲,那皇上也不能任假。左思右想,无法可施,着急想了一会,道:罢、罢、罢,我想做汉子的要为朋友,就除这条性命放在肚皮外,我先到了皇宫,先奏天子,拿这假驸马,若是真驸马,我情愿受斩剐之刑。若是审出这个贼子是假的,不但我无罪,而且反有功,做汉子的要撞个金钟,舍着这条性命。主意已定,就离了此处,借土遁如风响一声,且到了皇宫,想道腰间宝剑藏在那里?有了,我把宝剑放在皇宫旁屋上天沟之内,方才立于地下,看那殿宇房屋甚多,却不知圣驾在于何处?又不知贼在何处?到此也是枉然,不若回去先杀了那贼,替柳绪报仇。正欲回去,只见有人叫道,“张文正那里去了?”见宫内走出二人,手提宫灯叫道:“周公公做甚么?”周太监道:“皇王爷有旨,说时辰将近,公主快出后宫,你们把銮驾俱要齐备,咱家去缴旨去了。”那周太监吩咐完时,往前而去。马俊听见“接驾”二字,不是皇上,定是娘娘,我不如随他引了前去。那太监进了宫内,来至永和殿缴旨。那马俊也跟进宫内,闪在黑处,往殿内一看,只见天子端坐中间,背后两旁约有三十多名内臣保驾,灯烛辉煌。马俊却有些胆寒,想道:“怕也怕不了这许多。”又想道:惊了驾,是个斩罪,私入皇宫,也是斩罪,不过是一死而已。但我被杀,皇上也要问问驸马的真假,罢罢罢,就被他杀了也是瞑目的。便望上走了几步,往上一纵,俯伏在地说道:“民人见驾,报机密大事,有关国体。”那保驾内臣,拿着金爪等物忙将马俊压住,不容转身,皇上吃了一惊,说道:“你是何方奸细?敢黑夜来行刺寡人么?”马俊道:“民人有机密事,有关国体,并非行刺。”天子道:“你报什么机密大事?”马俊道:“万岁爷放起民人细奏。”天子道:“叫内臣先在他身上搜捡搜捡。”

那些内臣在马俊身上搜捡,并无寸铁,天子道:“放他起来。”

那内臣才把金爪抬起,放他起来,马俊转身跪下,说道:“民人非奏别事,今有驸马柳绪,被奸人害了,不见形影,今在府内的驸马,不是柳绪,是假驸马,万岁爷龙恩速将假驸马拿下,追问真驸马柳绪踪迹,生死何存,民人宁可碎剐不可乱伦乱国。”天子闻奏大怒道:“你怎见得真假的驸马?”马俊道:“柳驸马民人自幼与他同乡,所以认得。”天子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马俊又道:“求圣上赦了民人不问之罪,民人方敢说出名姓。”天子道:“朕赦你无罪。”马俊谢恩奏道:“民人叫做马浚”天子道:“你可是大闹开封府,夜杀米斌仪同孙知县在铁球山聚众的玉蝴蝶么?”马俊道:“民人正是。”天子大惊道:“你就是做恶的,来犯此都,所做何事,如何又得知驸马真假?”马俊道:“民人因同柳驸马同乡相好,今日都中,听得他招了驸马,民人前去贺他,反被他大辱一场,民人气恨不过,要去杀他,方才在屋上看实面貌,彷佛只是耳朵小些,又见外面走进一个人来,假驸马叫道:『他老刘的』,那姓刘的,取出一张币来说道:『若是行礼,必须照此帖行事。』还说了许多不成文的话。又说出一句话,叫声大爷你今晚如此荣耀快活,不知那人怎样呢?假驸马说:『你的妙计不差,我一总见情罢了。』所以民人见了这些破绽,方知是假的。万岁若不信,先叫内臣把我绑赴,后传旨意,即拿假驸马,求万岁爷察其真假,将功赎罪,赦见民人的罪。”天子闻奏方才全信,即着周太监传出一道旨意,据民人出首,在府内的是个假驸马,将柳绪驸马所害,情由朕疑不决,传督察院领旨,速将驸马拿问,明早早朝见朕回奏,再辨真假定夺。”周太监领旨意前去。又叫内臣将马俊绑起不提。再说督察院麻太爷,正在驸马府内,猛见此旨意下来,即着家丁进了驸马府内,说道:“圣旨已下。”此时史通跪接圣旨,麻太爷上前读完,御林军向前除了驸马服色,带上了刑具。此时米相闻知这个凶信,吓得目定口呆,便起来接着麻太爷说:“此是真驸马,何故拿下?”麻太爷道:“老相台差矣,圣上旨意下来,叫拿驸马,我怎敢逆圣上旨意,且等明日见驾,自有分别。”周太监回宫缴旨。麻太爷押了驸马不提。且说天子又问马俊:“外州外县风俗如何?”马俊把那米丞相怎样作恶,怎样害他多少不良之处,万民痛恨,一一奏上万岁。方知米相坏处,急叫内臣将马俊押到分宫楼上,锁在柱上,又叫几十个太监看守。天子回宫安寝不提。只见皇城大小官员遍备贺喜,见拿于驸马是假的,无不吃惊。且说书院内有几名卿袖官员,听得此言,却一人传十人,十人传百人,人人皆知有。常让睡也睡不着,正在心焦之时,听得传下圣旨,拿住假驸马,又有个姓马的,在皇宫内出首。此时方知柳绪被害,驸马被人冒名,心内晓得错怪了柳绪。知是马俊入宫奏了皇上,又惊又喜。惊的是不知柳绪生死,喜的是假驸马奉圣旨拿下。

便与家人说道:“明早到午门探情。”不知假驸马明日见驾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