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公全传 第三十四回 施妖法恶道害人 显神通济公斗法

作者:《济公全传》

话说济公同妖道二人正自口角相争,老道说;“和尚我叫你三声,你敢答应我三声?”济公说:“慢说三声,六声我都敢答应你。你叫罢!”老道一连叫了三声,那老道中口念念有词,把酒杯往桌上一拍,说声:“敕令。”只见和尚正自吃着酒,忽然间翻身躺地下。梁员外一见吃惊,连说;“老法师这是怎么了?”老道说:“你要问哪,我略施小术,就把他给治倒。我这酒杯在这扣一天,和尚躺一天;我把这酒杯拿起来,或给他吃药了,他才能活哪。”这话方说完,只见和尚站起来了。老道说;“我这酒杯并未拿起来,你就活了。”和尚说:“来,你还没给我药吃,我再躺下就完了。”老道说;“和尚你敢把生辰八字告诉我吗?”和尚说:“那也无妨,我就告诉你,我是某年某月某日生人,都告诉了你,你怎么样罢?”老道立刻口中念念有词,说声:“敕令。”照定和尚头顶之上击了一掌,说声:“急!”站起身来,说:“员外我走之后,你急速把和尚放走,要不然鸡一鸣他准死,你可要打人命官司。”梁员一看那济公昏迷不醒,人事不知。老道往外就走,员外在后面紧紧跟随,说:“仙长爷慢走,我来替和尚暗罪。”老道并不答言,一直到五仙山祥云旭之内,叫师弟刘妙通:“快给绑个草人来!刀刘妙通问:“你又害难呀?”张妙兴说:“我这不是无故害人,只因我化梁员外,这和尚济颠僧,他‘胆敢戏耍于我,我是要暗害济公,报仇雪恨,方出我胸中之气。”刘妙通也不敢违悻他,立刻用于草绑个草人来,放在那里。恶道又派刘妙通制办物件,吃完晚饭,自己先把八仙桌儿放在那大殿之前,然后把香炉蜡扦五供,应用东西物件全都排好,把两个草人按放在两旁。恶道候至星斗出全,他到外面先把道冠摘下来,把扎头绳一去,包头条一解,把头发散开,把宝剑拉出来,立刻点上香,口中祷告说:“过往神灵,三清教主,保佑弟子,我要把济额害了!我化了梁员外银两,我给烧香上供,挂袍还愿。”说完,把剑用无根水担了,拿五谷粱食一撒,研了朱砂,撕了黄毛边纸条,画了灵符三道,把剑放好,粘土符咒,口中急说道;“快。”把宝剑一抡,那道符的火光,越抡越大,口中说:“头道灵符,叫他狂风大作!二道灵符,把济公魂魄拘来!三道灵符,我叫他人死为鬼,鬼死为灰!”正自扬扬得意,只觉背后一股冷风,抢刀剁来。老道往旁一闪身,抬头一看,来了一位绿林英雄,借灯光细看,头戴透风马尾巾,鬓边斜插一枝守正成淫花,身穿皂缎软褂,靠周身密排寸扣,缎皂裤,花裹腿,蓝缎袜,倒纳干层底级鞋。面如白玉,目如明星,眉似漆刷,鼻梁高耸,唇若丹霞,五官俊美,手执利刃,照定老道剁来。张妙兴往旁边一闪,用手一指点,口中念念有词。说声:“敕令。”那人翻身栽倒。老道要过来抢剑剁,只听屋中说:“师兄你千万别杀,那是我小弟的朋友。”过去先把那人扶起。书中交代,来者乃是镇江府①丹阳县人,姓陈名亮,家住陈家堡,自幼父母双亡,跟着叔父婶母长大成人。他还有一个胞妹玉梅,他叔父陈广泰,开白布店生理。陈亮自幼爱练拳脚棍棒,他合保镖之人,学了一趟进步连环腿的工夫,后来结交本地有一人,名叫雷鸣,绰号人称风里云烟。二人情如骨肉,把陈亮引入绿林之内。

①镇江府:相当今江苏省镇江市一带地域。

在江西玉山县,有保镖头姓杨名明,绰号人称威镇八方夜游神,乃是行侠仗义之人,专爱管一个路见不平之事,杀贪官,斩恶霸,平生好交给天下英雄。陈亮自入绿林之后,也就跟这些侠义在一处,人称玉山县三十六侠,内中何等人物都有。只因这日是杨明之母寿诞之辰,众人都来祝寿,俱有寿礼。陈亮来了,并未带来一物。雷鸣就说:“贤弟,你今理应制办些礼物来,以表你孝敬之心。老伯母生辰,叫别位观之也好看。”陈亮说;“我有礼物,少时取来,与众不同些。”此时正值四月初旬,夜内三更之后,他偷来一盘北鲜十个大桃,众人一看个个称奇。此时新挑未熟,陈桃已完,他会找来十个大桃,真不容易。众人给贺了一个号,人称圣手白猿,从此人都以此号呼之。陈亮这一年回家探望叔父,到家,他妹子陈玉梅合他叔父可就说:“陈亮不该身入绿林。咱们陈氏门中,世代虽说没有做官的,也都是诗礼人家。你这一入江湖,绿林为贼,一则上对不起祖先,下也对不过这里街邻。一日为贼终身寇,事犯当官,难免云阳①市口,身受国法。上为贼父贼母,下为贼干贼孙。依我等相劝,你早早回头,急速改过自新,家中买卖也无人照应。”陈亮一听这些话,一语未发。这就是:酒逢知己干杯少,话不投机半句多。次日也未告辞,他自己离家,却另有一个主意。他想:“我这一走,到京师求访高僧高道,自己一出家,了一身之孽冤,上无父母牵缠,下无妻子挂碍。”这日到了云兰镇,想要找点银钱作路费使用,夜间换上夜行农,到了大户人家,盗了几十两银子,因天晚想要到祥云观看看刘妙通兄长,来至庙前,也没扣门,由东边理房进来。一看,那大殿头前,有一张桌子,后面站定老道,发舍散乱,黑脸带煞,手执宝剑,正自作法。陈亮并未识认,自己一想:“这厮定是把刘妙通兄给害了!他在此兴妖作怪,真乃可恼,不免我杀了他,一出我心中之气。”想罢,跳下来一刀,未砍着老道。老道一抖格袖,把陈亮治倒在地。那陈亮闭目等死。只见刘妙通跳出来说:“师兄这是我的朋友,看我份上别杀他。”张道说;“好,原来你勾串外人要害我,你好独占这座庙。”陈亮说:“不是,我是一时粗率,只当是你把刘妙通害了,你自己占这庙,我不知你们是师兄弟。”刘妙通给他二人见了,陈亮认了自己之错,然后到屋内问:“张道爷在那里作何法术?”刘妙通说:“贤弟,你早不来晚不来,单候至今日来,他这是要害那灵隐寺的济公长老,拘人家三魂七魄。我也听人说过,那济公是一位得道之人,恐其未必能把人家魂给拘来。”陈亮一听,心中说:“我正要访高僧高道,想要出家,不想今日在此相遇。我今看他二人谁的能为好?”正在思想,只听外边老道又做起法来,口中说:“济颠魂魄不来,等待何时?”又把那二道符抡起来,火光大作,方往外一甩,只见由西北起了一阵狂风,怎见得?有赞为证: 扬罢狂风,倒树绝林,江声昏惨惨,枯树暗沉沉,海浪如山级,浑波万套侵,万鬼怒嚎天烟气,走石飞沙乱伤人。

这阵风过去,只听有草鞋之声,随风斤团才围。响不多时,只见桌案以前,站定一个穷颠和尚。张妙兴说:“好胆大妖僧!我拘你魂来,你怎么人来见我?”济公哈哈大笑说:“孽障你好胆大!你不知善恶到头终有报,只争来早与来迟。”要知僧道斗法胜负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①云阳:古代戏曲小说中常以此称行刑处所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