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公全传 第六十回 众匪棍练艺请英雄 登山豹赌气邀拜兄

作者:《济公全传》

话说雷鸣、陈亮来到小月屯,正往前走,眼前来了一人,正是华云龙。书中交代,华云龙怎么会来到这里?原本这小月屯住着一位老侠义土,姓马双名元章,绰号人称千里独行。此人武艺出众,本领高强,平生不收徒弟,就传授了两个侄儿。一个叫马静,外号人称铁面夜叉.又叫黑虎怪海;皆因马静是黑脸膛所起,一个叫马成,外号皆称探海龙,弟兄两个,是家传武艺。老英雄马元章在外面闯荡江湖数十年,永远不跟绿林人搭过伴。他手下有两个人,一个叫探花郎高庆,一个叫小白虎周兰,他俩成家立业,就是本地人不知他俩是绿林中人,则知道他是财主有产业。老英雄看破红尘,自己有一座家庙毗卢寺,就在庙中出家。虽然出了家,没受过戒,不知道僧门中有什么奥妙。自己虽好道,常习经卷,总不得准报,就把庙中事交给高庆、周兰看守,自己出外方游去。老英雄走后,家中一切事务都归马静料理。每年马静出去一趟,或是一千八百里。找一处地方住下,做买卖,偷的都是官长富户、大买卖人家,得些银钱,打着骡子驮了回来,街坊邻居要问,马静就说取了租子回来。马静也是一身好武艺,平生就交了一个朋友,也是本地人,姓李名平,跟马静学了有五成能为,人送外号叫登山豹子李平。有一个兄弟叫李安哥,住在小月屯村外,开酒铺为生。常有本地的匪根,在他铺子喝酒,三五成群,凑了十数位,竟要跟李平学艺。这些人本来都是无赖匪根,游手好闲,无所不为,狐假虎威。这些人都有外号,叫做:平天转、满天飞、转心狼、黑心狼、满街狼、花尾狼等,凑了十几个人。在小月屯村外有座破三皇庙,在庙内立把式场,认李平为师。人家练工夫,为的是身子健壮,这些人练能为,所为充光棍,李平交结这些人,可以多卖点酒,各有所贪。这些人吃别人的东西不给钱,吃李平的酒饭不敢不给钱。时常跟李平练工夫,这个练一趟刀,那个练一趟枪,后来,这些人里有一个外号叫军师的,说:”你们不用练了。”大众说:“怎么不用练?”军师说:“师父无能弟子浊,李平本来就是有名无实,跟他练不行了。”大众说:“不跟他练,跟谁练去?”军师说:“咱们这地方算谁有名?”大众说:“要讲真有名,就是铁面夜叉马静。”军师说:“咱们何不把马大爷请出来,咱们跟他练。”大众一想:“这话对呀!”众人商量好了,次日早晨,大众来到马静门首叫门,拿着红白帖,有家人进去一回禀,马静由里面出来。大家一瞧,说:“马大爷早起来了。”马静说:“众位找我什么事?”众人说:“我等久知马大爷威名远振,特意来请你老人家。我等在三皇庙立把场子,要跟你老人家学武艺,马大爷只要肯教我等,必有一分人情。”马静一瞧,心里说:“交结你们这些匪徒,把我都沾染坏了。”嘴里不肯得罪,都是老街旧邻,马静说:“众位既来约我,按说我不当辞却,无奈现在我母亲病着,我所以不能从命,众位请罢。等我母亲好了,我必去。”大众碰了个大钉子回来,都埋怨军师胡出主意,叫我们碰钉子。军师说:“你们众位不用埋怨我,我要不叫李平把马静清出来,我不叫军师,叫我小卒,好不好?”大众说:“就是。”正说着话,李平来了,军师说:“李大爷,有人给你带了个好来。”李平说:“谁给我带好?”军师说:“就是马静。”李平说:“你胡说!我跟马静是知己的朋友,情如手足,又常见,不是带好的交情。”军师一听,说:“李大爷,你别说了,终日间你老说马大爷跟你至好,今天我见了马大爷,我说:‘马爷我提一位朋友,跟你至好,你必认得。’他问我:‘是谁?’我说‘登山豹子李平。’他想了半天,他说:‘土居三十载,无有不亲人,就算认识罢,跟我没多大交情的。’”李平一听,气往上冲,说:“我告诉你说,我并未借马静的字号,闯我的人物,我们交情是有不假。”军师说:“李大爷你要真跟马爷有交情,你能把马爷请到这里来,踢一趟腿,打一趟拳,我算信服你。”李平说:“那算什么?我要请他,他不来也得来。”军师说:“就是罢。”李平赌气,一直够奔马静家来,不用叫门,来到里面,马静一见,说:“贤弟,从哪里来呀?”李平说:“兄长,小弟我合你怎么没交情?今日你叫那军师何苦来给我带一个‘好’去呢?”马静说:“何出此言?”李平把在三皇庙合军师说的话,从头至尾述说一番,马静说:“贤弟,他这些话是激你,你别听他那话。”李平说:“无论是他激不激,请兄长明天跟我去一趟,给我转转脸。”马静说:“好,明日我就去。”李平说:“我走了,明日见。”次日李平找马静同到三皇庙内,众人一瞧马静来了,大家欢喜非常,全都给马静行礼,说:“马大爷来了,我等正在盼望你老人家。”这个倒茶,那个买点心,大家众星捧月,马静一瞧,大殿前摆着十八般兵器,一应俱全,马静在大殿前,有桌椅处坐下,内中有一人姓胡名叫胡得宜,外号叫黑心狼,说:“马大爷,我练一趟拳你看看。”说着话,胡得直打了一趟拳,平天转贾有元练了一路单刀,满天飞任顾拿过大刀劈了一套,练完了,问:“马大爷,你看这趟刀好不好?”马静说:“好。大刀乃百般兵刃的元帅,自古来廉颇、黄忠的大刀,恐不如你的刀法纯熟。”任顺一听,把脑袋一晃,心思道:“我这能为行了。”又过来一个白花蛇贵有礼说:“马大爷,你瞧我一路花枪。”拿起花枪来练了一趟,说:“马大爷,你瞧怎么样?”马静说:“好,花枪为百兵之首,古来子龙、子胥真不如你这枪的着数。”贾有礼一听,心中甚为喜悦,自己觉着能为大了。加练完了,又过来一位叫邹士元,外号叫狼狈,说:“马大爷,请你看我练一趟宝剑。”说着拿过剑来,练了半天,练完了,问马静,马静说;“真好,这路剑可赴鸿门。”邹土元一听,也乐了。大众都练了,马静看了心里想道:“刀不像刀,枪不像枪。”马静说:“李平,我教你一场,你也练一趟,叫他们瞧瞧。”李平说:“可以。”当时把拳脚一拉,真似: 太祖神参丢四平,斜井绕步遏英雄。使到迎门刀入鞘,倒退一步不留情。低水势,扫地龙,十二连拳往上攻。拳打南山斑斓虎,脚踢北海滚江龙,上使马蹄高,下使低个平。

练完了,真是气不涌出,面不改色,心满意足。大众齐声说:“好,果然强将手下无弱兵。”众人说:“马大爷辛苦辛苦,给我等开开眼睛,见见世面。听说马大爷你老人家汉锏出名,求你老人家练一趟。”马静一想:“叫他们开开眼。”自己把双锏拿起来,说:“众位多包涵.”把门路一分,施展开了。怎见得,有赞为证:

出手式双龙摆尼,梢带着枯树盘根。托鞭挂印惊鬼神,暗藏毒蛇吐信。白猿翻身献果,操式巧任双针。阴阳锏上下分,藏龙伏虎紧护身。夜叉探海无敌将,摘星换斗取命追魂。 马静一练,大众都瞧愣了,焉想刚练完了,就听庙的土墙外有人说:“练的好!”马静不瞧则可,抬头一看,吓的亡魂皆冒,不知叫好之人是谁,且看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