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公全传 第八十四回 陈玄亮捉妖铁佛寺 马玄通路遇济禅师

作者:《济公全传》

  话说济公吃下九粒药,气绝身亡。柴头说:“道爷,你瞧死了没有?我说不叫你给他吃,你说吃死你给抵偿。”老道吓得惊慌失色,说:“无量佛,无量佛!怪哉,怪哉!”柴头说:“你也不用念无量佛。你给治死,我能给治活了。”尹土雄说:“柴头你怎么给治活呢?”柴头说:“杜头,你把酒都喝了罢,不用给和尚留着”杜头说:“快喝。”这句话没说完,和尚一翻身爬起来说:“哪有酒?拿来我喝点。”柴头说:“你们瞧好了没有?”和尚翻身站起来说:“好老道,你给我要命丹吃,你别跑。”过去一把竟把老道脖领揪住。书中交代,这个老道乃是天台山上清宫东方太悦老仙翁的徒弟。在开化县北门外,有一座北兴观,庙里有一个老道叫陈玄亮,也是老仙翁的门徒。陈玄亮也是修道的。这天陈玄亮在庙中一看,正北上有一股妖气冲天。陈玄亮一想:“我在这一方,岂能容妖魔作怪?我去找找妖精在哪里。我把他除了,省得扰乱世界。”想罢带了宝剑,往正北一找;找到铁佛寺。一瞧,正是铁佛在那里口吐人言,说:“善男信女前来求药,香佛在此搭救众生。每人给留下一吊钱,共成善举,可以修盖大殿。拿包药去,可保汝一家平安。”陈玄亮一瞧,这股妖气由铁佛像里出来。众烧香人传言说:本地臌症①流行,一求佛爷就好。陈百亮一想:“这是妖精洒的灾,我何不把他斩了。”   ①臌症:中医学病症名,也叫“鼓胀”。此病患者腹部胀出如鼓,骨筋暴露,形瘦,倦怠,面色泛黄等。

  想罢,拉出宝剑,照定铁佛这股妖气一砍。焉想到由铁佛嘴里出来一股黑气,竟将陈玄亮喷倒在地,当时浑身紫肿,不能转动。早有人报与金眼佛姜天瑞。姜天瑞一想:“陈玄亮无缘无故来坏我的事,莫若我把他搭到后面来,将他结果了性命,剪草除根,省得萌芽复起。”想罢刚要派人去招,有人来回禀说:“本处知县郑元龙来烧香,瞧见陈玄亮。老爷吩咐把老道带到衙门发落。”售天瑞说:“也好,让知县带了去发落他罢。”郑老爷把陈玄亮带回衙门。知县平素知道老道是好人,一问陈玄亮怎么回事?老道也缓醒过来,说:“铁佛寺乃是妖精作怪。我打算把妖精除了,没想到妖精道行大,把我喷了。我不定活得了活不了。”知县说:“你准知道是妖精?怎么办呢?”陈玄亮说:“只要把我师父请来,就可以把妖精捉住。”知县说:“也好。”立刻派人把老道抬回庙去。老道一想:“浑身疼痛难挨,请师父东方太悦老仙翁,恐其道路太远来不及。”这才派童子去到龙游县三清观去请大师兄马玄通。告诉两个童子:“叫你师大爷带着师父的九转还魂丹,急速快来。”两个童子到龙游县,请了马玄通,够奔北兴现。走在半路上,遇见济公作歌,马玄通没瞧得起济公,老道心说:“这个穷和尚,他也会说这修道的话。”见和尚一病不能走,老道是一番好心,把九转还魂丹都给和尚吃了。和尚倒死了,柴头把济公诓起来。和尚一揪老道,尹土雄说:“师父,方才多亏这位道爷给你药吃,你才好了。”和尚这才撒手说:“这位道爷给我药吃?”老道说:“不错。和尚贵宝刹在哪里?”和尚说:“西湖灵隐寺。上一字道,下一字济。讹言传说济颠就是我。马道爷贵姓呀?”老道说:“你知道我姓马,还问我贵姓?”和尚说:“你名字不叫玄通吗?”老道说:“是叫玄通。”和尚说:“你上哪去?”老道说:“开化县北兴观。”和尚说:“我也上北兴现。一同走罢。”老道说:“好。”和尚说:“我听说你们老道会驾趁脚风。你带着我走两步行不行。”老道说:“行。你闭上眼,可别睁开。”和尚就把眼一闭。老道一驾和尚的胳膊,只听耳轮中呼呼风响。走在半路上,和尚一睁眼说:“了不得了,漏了风了,道爷你站站罢。”老道惦念着师弟,赶路要紧。也不管和尚落下,架着起脚风,直奔开化县。刚来到北兴现庙门口,老道一瞧,门口有一人躺着睡觉。老道近前一看,是济公和尚。一翻身起来,说:“才来呀。”老道说:“我驾着趁脚风没歇着呀。”老道心中暗想:“怪道这个和尚有些来历。怎么他倒先来了?”和尚说:“道爷,你走后,我出恭来着,把你的九粒丸药都拉出来了,你瞧瞧,还给你罢。”老道一瞧,药还是原来一样,并没改了颜色。自己暗想“好怪”,把药接过来,放在腰中,这才叩打庙门。时候不多,出来一个小道童,把门一开说:“师大爷来了。我两个师兄呢?”马去通说:“他两个在后面走着就来。和尚请里面坐。”济公跟着进去。一瞧,这庙中正北是大殿。东西各有配房三间。小道重一打东配房鹤秆的帘子,老道同和尚进来。屋中是两喑一明,正当中有张八仙桌,两旁有椅子。靠东墙有一张床,床上躺着陈玄亮,正是陈玄亮在那里哼声不止。一见马玄通,说:“师兄来了。这位和尚是谁。”马玄通说:“这是灵隐寺济公。”马玄通说:“我带了九粒丸药,都给这位和尚吃了,他可又拉出来。”陈玄亮说:“好脏。”马宝通说:“你瞧颜色可没变。”陈玄亮说;“我不吃。”和尚说:“我这里有药,叫伸腿瞪眼丸。你吃点,一伸腿一睁眼就好。”和尚掏出一块来,给了陈玄亮吃下去。工夫不大,就听肚子里咕喀咕喀一响,要走动。陈玄亮叫道童搀着出去,走动了两次,立刻浑身肿消疼止,复旧如初。陈玄亮说;“好药,好药,真是好药!我蒙圣僧搭救弟子,实深感激。”立刻向济公行礼,连马直通都给和尚道谢。和尚说:“这倒不要紧。你这屋里有味,熏鼻子。”陈玄亮说:“什么味呀?”和尚说:“有贼味。”两个老道一听这话,都觉诧异。书中交代,这屋里床底下真有两个贼人,在这里藏着。两个老道可不知道。皆因开化县知县郑元龙由铁佛寺庙里,把陈玄亮带到衙门去。金眼佛姜天瑞只打算是知县把老道带到衙门去,说他搅闹庙场,把老道治罪。焉想到老爷派人把老道抬回庙去。早有人得了信,告诉姜天瑞。姜天瑞一想,知道陈直亮的师父是天台山上清宫东方太悦老仙翁。姜天瑞怕陈玄亮捉妖没捉成,必然要请他师父前来捉妖,坏了我庙中的大事。莫若我先下手的为强,后下手的遭殃。想罢,姜天瑞叫两个朋友来。一个叫铜头罗汉项永,一个叫乌云豹陈清。这两个人都是绿林中的江洋大盗,在姜天瑞庙里住着。姜天瑞今天把这两个人叫来说:“二位贤弟,我有一件事,求你二位辛苦一趟。”项水、陈清说:“兄长何出此言。有用我等之处,万死不辞。”姜天瑞说:“你二人带上钢刀,晚间够奔北兴现去,把老道陈玄亮杀了,人头给我带来。”项水、陈清点头答应,说:“这有何难。”候至天有掌灯之时,二人收拾好了,带上钢刀,出了铁佛寺。施展陆地飞腾,来到北兴现。跳墙进去,暗中探访。见陈玄亮出去,二人进了屋子,在床下一藏。打算等老道睡了,晚上行刺。焉想到马玄通同济公来了。济公一说有贼味,项永低声就问陈清说:“你身上有味么?”陈清说:“没有。”济公在外面答了话说:“你两个人没人味了,滚出来罢。”项永、陈清实藏不住了,由床下往外一窜,伸手拉刀。把两个老道吓了一惊。不知罗汉爷怎样施佛法捉拿贼人,且看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