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公全传 第一百零一回 施佛法智捉蓬头鬼 仗妖术炼剑害妇人

作者:《济公全传》

  话说华清风、孟清元见尚清云走后,两个人把衣裳穿好,立刻驾起趁脚风,够奔梅花山而来。来到洞外一看,有两个童子在那里把守洞门。华清风说:“童子,祖师可在洞内?”童子说:“现在洞内。”华清风二人立刻往里走。一瞧里面有一云床,梅花真人灵猿化在上面打坐。头戴鹅黄道冠,赤红脸,一部白髯。华清风、孟清元跪倒行礼。说:“祖师爷在上,弟子华清风、孟清元给祖师爷叩头。”梅花真人一翻二目,口念:“无量佛,你两个人来此何干?”华清风说:“我二人来求祖师大发慈悲,替三清教报仇。世上出了一个济颠和尚,兴三宝,灭三清。他跟我二人为仇,无故把徒弟张妙兴烧死,又把我徒弟姜天瑞逼死,把我二人用火烧的这个样子。他说咱们三清教里没人,都是技毛带角脊,背朝天,横骨叉心,不是四造所生,要灭三清教。实在可恶已极。求祖师爷大发慈悲,一来替我二人报仇,二则把济颠除了,也给三清教转转脸。”灵猿化一听说:“你两个孽障,必是前来搬弄是非,无故济颠焉能跟你等做对?必是你二人招惹了济颠。”华清风说:“祖师爷,你老人家倒不信,实是济额和尚无故欺辱三清教的人。”灵猿化说:“既然如此,你两个人下山,见了济颠,你们跟他说,不用跟我们做对。叫他来见我,我将他结果了性命。我不能下山去找他去。”华清风说:“就是。师弟你我去找济额去。”说着话,二人出来。刚出一洞门,只见济公彳亍彳亍,脚步仓皇,直奔梅花洞而来。和尚说:“我来找你们的老道来了,叫他出来我瞧瞧。”华清风一见,赶紧就喊:“祖师爷快出来,济颠来了!”灵猿化立刻由洞里出来。抬头一看,见和尚头上并无金光白气,褴褛不堪,原来是一乞丐。老道说:“济颠僧,我且问你,你为何烧死张妙兴,逼死姜天瑞,跟华清风二人为仇?”和尚说:“你也不必说,皆因他等行凶作恶,早就该剐之有余。你怎么样的老道,要跟我老人家怎么样?”灵猿化说:“看你有多大能为。”立时老道一撒肚子,一张嘴,喷出一道黄光。和尚哎呀一声,翻身栽倒,当时气绝身亡。灵猿化一瞧,叹了一声说:“华清风,你二人无故拨弄是非,他乃是凡夫俗子,叫我作这个孽。一来不要紧,万松山紫霞真人李涵陵,九松山灵空长老长眉罗汉来查山,必不答应我。”老道颇为后悔。原来这个老道不是人,乃是猿猴。在山中修炼多年,化去横骨,口吐人言。李涵陵同灵空长老,是十年一查山,他必要预备鲜桃美酒,给李涵陵、灵空任者喝。他是一片恭敬之心,后来他要认李涵陵为师,李涵陵说:“不行,我们老道修行都是人,焉能收你猿猴?”他苦苦哀求。李涵陵无法,说:“我赐你一姓,姓灵罢。”灵空长老说:“我赐你一个名字,叫猿化。”故此他才叫灵猿化。平时他永不下山,在山中采草配成丹药,出去普救四方。倒是正务参修,打算要成其正果,也踉李涵陵炼了些能为。今天把济公喷倒,自己倒也懊悔起来,怕将来李涵陵不答应。华清风见和尚躺下,他乐了,说:“祖师爷把宝剑给我,我杀他。”孟清元说:“我杀他。”灵猿化说:“不能叫你等杀他,我这就作了孽了。我将他置倒,非我给他丹药吃,不能起来。一天不给他药吃躺一天,两天不给他药吃躺两天,永不给他药吃,他就得在这里躺死。”这句话还未说完,和尚一翻身爬起来了,灵猿化大吃一惊,说:“和尚,我没给你药吃,你怎么起来了?”和尚说;“我再躺下,等你给我药吃。我倒有心给你做个脸,等你给我药吃再起来,无奈地下太凉。你也不认得我和尚是谁,我给你瞧瞧。”说着话,和尚用手一摸天灵盖,口念:“奄,敕令赫。”灵猿化再一瞧,和尚身高丈六,头如巴斗,面如蟹壳,身穿直缀,赤着两条腿,光着两只脚,穿的草鞋,是一位活知觉罗汉。吓得猿化跑进洞去,将洞门一闭,不敢出来。和尚也不去赶他。那华清风、华清元吓的掉头就跑。和尚也不追他。一直往东够奔恶虎山。和尚来到玉皇庙内,蓬头鬼恽芳正在盼想无形太岁马金川、九朵梅花孙伯虎杀官盗印,还不回来。众人到马家湖去,杀马俊的满门家眷,也不见回来。天光不早了,自己正在着急之际,和尚由外进来说:“合字。”浑芳一瞧,是个穷和尚,不认识。挥芳说:“什么叫合字?”和尚说:“我也是线上的人。”浑芳说:“我不懂。”和尚说;“你这可不对。你不认得我了?你兄弟白莲秀士恽飞,撒绿林帖,传绿林箭,请我们来的。那一天劫牢反狱,有我由常山县把你救出来,我还背了你二里多路,你怎么忘了?”恽芳一听,说:“我可实在眼钝。那天黑夜景况,人也太多,我实没瞧出来。你叫什么呀。”和尚说;“我叫要命鬼呀。”恽芳说;“你是要命鬼,你是哪路的?”和尚说:“我是东路的。”恽芳说:“我怎么没听见说过,你们头儿是谁?”和尚说:“我们头儿是阎王爷。”浑芳说:“我也不认得。”和尚说:“你不认得,我领你去见见。昨日晚上,无形太岁马金川,把印也盗了。九朵梅花孙怕虎,把知县也杀了。我们大众到马家湖把马俊全家老幼都杀了。大众都得了金银细软,大众商量着要回西川。你兄弟白莲秀土恽飞想起来说,庙里还有我们大爷等着我们,谁去背他来?大家都不愿意来。你兄弟就叫我说,要命鬼,你去到恶虎山玉皇庙内,把我哥哥背来,咱们一同回西川。故此我这才来。他们大众都在半路等着呢,你快跟我走罢。”挥芳信以为真,就说:“要命鬼,你背的动我么?”和尚说:“背的动。你别瞧着我身材矮小,我有气力。”立刻和尚背起挥芳,下了恶虎山,一直够奔常山县。恽芳说:“要命鬼,你往哪里走?那是常山县。要碰见官兵,你我二人就没命了。”和尚说:“不是,你错认了。”说着话,来到常山县衙门口。恽芳说:“要命鬼,你怎么背我上常山县衙门哪?”和尚说:“不背你上衙门上哪里去,你舍了命罢。”恽芳一听说:“好,你是我的要命鬼呀!”和尚说:“对了。”说着话,来到公堂。老爷正审问桃花浪子韩秀,燕尾子张七,皂托头彭振,万花僧徐恒。老爷见济公来了,赶紧说:“圣僧请坐。”和尚把恽芳放下落座。周瑞说:“圣僧方才同那老道士上哪里去了?”和尚就把方才之事述说一遍。老爷这才说;“浑芳你也有今日。你们劫牢反狱,共多少人?”挥若说:“老爷要问,我也不知道。劫牢反狱,也不是我要他们劫的。”老爷又问韩秀众人,到马家湖去明火执仗共多少人?韩秀众人俱皆招认。老爷吩咐将他等全行针镣收牢。一面给济公道谢行礼。这时,只见由外面进来一个老道,两眼发直,直奔公堂。周瑞一瞧说:“回老爷,这个老道,方才劫差杀杨志就是他。”老爷吩咐:“把他锁上带过来。”老爷一拍惊堂木说:“你这道人叫什么?”孟清元此时明白过来,即然到了公堂。方才由梅花山逃走,心中~迷,也不知怎么来到衙门。老道一齐俱皆招认。老爷也吩咐一并入狱。柴头过来说:“圣僧,临安太守行礼求你,秦相作揖打恭求你,你老人家带我们出来拿华云龙。今天也拿,明天也拿。龙游县那个样的为难案,你伸手就办。这常山县这么大事也办了,倒是华云龙还拿不着。”和尚说;“你二人不必着急,跟我走,去拿去。要拿不着,你二人就拿我,好不好?”柴头说:“拿你做什么?”和尚立刻告辞。知县说:“圣僧,住几天再走。”和尚说:“不用。省得他二人着急。我带他们拿华云龙去。”这才带领二位班头,出了常山县。往前正走。刚走到山里,只见眼前树林子中,杨明、雷鸣、陈亮在地上躺着。华清风正要拿宝剑杀这王个人,和尚赶到。不知何故。且看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