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公全传 第一百零九回 五里碑医治小昆仑 曲州府巧遇金翅雕

作者:《济公全传》

  话说雷鸣、陈亮一问跑堂的,这个三太爷是何许人。跑堂的说:“二位大爷要问,这三太爷,是我们本地的恶霸。在本地结交官长,走动衙门,本地没有敢意。家里打手有一百八十个。”陈亮说:“这个三太爷姓什么?”伙计说:“姓杨,名庆,外号人称金翅雕。”陈亮说:“他们必是亲哥三个。还有大太爷、二太爷吗?”伙计说:“不是亲哥们,听说是异姓兄弟。大爷叫镇山豹田国本,二爷叫鹞子眼邱成。”雷鸣、陈亮听明白,正喝着酒,只见由外面进来一个管家,歪戴着帽子,闪披着大氅,进来说:“掌柜的,菜齐了没有?三太爷少时就来。”掌柜的说:“齐了,请三太爷来罢。”雷鸣、陈亮往外一看,就知道这个人是个恶奴的样子。少时,外面又进来一个恶奴。说:“三太爷来了。”跑堂的赶紧按着告诉桌上:“众酒座站起来,三太爷来了。”伙计一说,众酒座全都站起来。伙计一告诉雷鸣、陈亮,也叫这二位英雄站起来,三太爷来了。陈亮说:“三太爷来,我们怎么站起来,三太爷替我给饭帐么?”伙计说:“不给。”陈亮说:“既不给,我们不能站起来。”伙计说:“我可是为你们好,你们二位要不站起来,可了不得。”雷鸣说。“我自生人以来,老没找着了不得,今天我倒要瞧瞧了不得怎么样。”伙计怕惹事,叫众客人在头里站着,挡着他们。雷鸣、陈亮又要瞧瞧恶霸什么样,不站起来,头里挡着瞧不见,二位也只好站起来。见外面进来三个人,头二位都是蓝绸四楞巾,蓝绸子铜氅,篆底官靴,都是拱肩梭背。这两个本是本县的刀笔先生,一位姓曹,一位姓卢。后头跟着这位三太爷,是身高六尺,头戴宝蓝逍遥员外巾,身穿宝蓝缎宽领阔袖袍,周身绣团花,足下薄底靴子,打扮的文不文,武不武。三十多岁,黄尖尖的脸膛,两道细眉,一双三角眼,明露着精明强壮,暗隐着鬼计多端,不是好人的样子。雷鸣一看说:“老三,原来是这小子。当初他也是西川路的贼,怎么此时会这么大势利。”陈亮见恶霸众人上了楼,把伙计叫过来。陈亮说:“这个三太爷来,为什么都站起来,莫非全都怕他?”伙计说:“告诉你罢,他跟秦丞相是亲戚。但说乡民,就是本地知府,也不敢得罪他。他要稍不愿意,给秦丞相一封信,就能把知府撤调了。”陈亮一听,这还了得。又问伙计:“你三太爷在哪里住?”伙计说:“由我们这铺子往北走,到北头往东,一进东胡同路北大门,门口八字影壁,就是他那处,房子很高大。”陈亮打听明白,吃喝完毕,给了酒饭帐,出了酒铺往北,到北头往东一拐,果见路北大门。二位英雄探明白了道路,就在城内大街找了一座店,字号是“亿魁老店”,坐西朝东。二人来到店中,找了北院西房。伙计打洗睑水倒茶,陈亮说:“二哥,你看这恶霸,大概必是无所不为。今天晚上,咱们去哨探哨探。”雷鸣点头答应。二人直候到天交二鼓,店中俱备安息,二位英雄。这才把夜行衣换好,收拾停当,由屋中出来,将门倒带,画了记号,当时探身廊房越脊,展眼之际,二人来到恶霸的宅院。蹿房超脊,在暗中暗探,来到一所院落。是北房五间,南房五间,东西各有配房五间。北上房廊檐下,挂着四个纱灯,屋中灯光闪烁。雷鸣、陈亮在东房后房坡往下礁,见屋中有两个家人,正在探抹桌案。这个家人说道:“咱们庄主爷来了朋友了。”那个家人说:“谁来了?”这个家人说:“乾坤盗鼠华云龙华二太爷来了。少时咱们庄主陪着华二太爷,在这屋里吃饭。”雷鸣、陈亮在暗中听的明白。工夫不大,只见上房西边角门,灯光一闪,有两个家人,头前打着灯笼,后面跟着四个人。头一个就是华云龙,第二个这人,身高九尺,膀阔三停,头戴鹅黄色六瓣壮士巾,上按六颗明镜,绣云罗伞盖花贯鱼长,身穿翠缎窄领瘦袖箭袖袍。腰系五彩丝骛带。蛋青衬衫,薄底靴子,被一件鹅黄色英雄大氅,上绣三蓝富贵花。再往脸上看,面如白粉,两道剑眉,一双环眼,裂腮,押耳黑毫顾下一部钢髯,这个就是镇山豹田国本。第三个穿白爱素,黑脸膛,乃是鹞子眼邱成。第四个穿蓝挂翠,就是金翅雕杨庆。四个人一同来到北上房屋中落座。就听田国本说:“华二弟,自从你我分手,候经四载。愚兄念你非是一天。你在临安做的那点小事,你要早到我这里来,给临安秦相写一封信,把海捕公文追回去,把和尚追回去,早就完了案。你不来,我哪里知道你的事?”华云龙说:“兄长在这里,你哪里知道,我新近听见追魂太岁吴坤吴大哥说,我才知道兄长在这里住着。我这有两件东西,送给兄长留着罢。”田国本说:“什么呀广华云龙说:“我在秦相府得的奇幻玲球透体白玉铜,十王桂嵌宝垂珠凤冠。这两件东西,是价值连城,无价之宝,可就是没处买去。”田国本说:“贤弟,你先带着,等我生日那时,还有旧日绿林的几位朋友来,你当了众人,你再给我,也叫他等开开眼。你我弟兄认识多年,也不枉我常夸奖你。我常跟朋友提你武艺超群,做这样惊天动地之事。你在我这里住着,我给案相一封信,管保叫了官司完了。”华云龙说:“兄长怎么跟秦相有往来?”田国本说:“贤弟,你不知道,我跟秦相是亲戚。慢说你这点小事,告诉你说,前任知府不合我的意,我给秦相写了一封信,就把知府调了任。现在这个知府姓张,自他到任,我去拜他,他不但不见我,反说了些不情由的话,我又给秦相写了一封情。我们是亲戚,给我写了回信来,叫我查他的劣迹。再给秦相写信,好参他。我前者报了一回盗案。实对贤弟说罢,我这家里谁敢来?盗案原本我自己做的。那几个绿林的朋友,晚上来虚张声势。我写了一张大失单,交到知府衙门,叫他地面出这个案,他一个拿不着,我就可以叫他挪窝。我还想起一件事来:后面看花园的那老头,也是无用的人,邱二弟,你摘他的瓢,给知府送礼去。”鸽子眼邱成点头出去。这个时节,有家人来回禀:“现有造月篷程智远、西路虎贺东风回来了。”田国本盼时有请。家人出去,工夫不大,带进两个人来。一个穿白爱素,一穿蓝挂翠。来到大厅,彼此见礼。田国本说:“程贤弟、贺贤弟,二人回来了。劣兄烦你二人,到临安西湖灵隐寺去,把庙里方丈、知客、监寺等,全都杀了回来,行不行?”程志远、贺东风说:“这乃小事,我二人立刻起身。”田国本说:“好,带上盘费。你二人去罢。”这两个刚走,鸽子眼邱成,手提着一个血淋淋的一人头,到大厅说:“兄长,你看杀了。”田国本说:“你拿包裹包上,给知府送去罢。”雷鸣、陈亮在暗中瞧着不知他怎么给知府送礼去。陈亮说:“二哥,咱们跟着。”雷鸣点头。只见邱成用包将人头包裹好,施展飞檐走壁,来到知府衙门的三堂。把人头包袱挂在房格子上,竟自去了。雷鸣、陈亮看的明白。一数由西往东数,第十七根房椽子。雷鸣说:“老三,咱们把人头拿回去,挂在田国本家去。”陈亮说:“不用。师父说过,叫咱们记在心里,看在眼里,不可多管闲事。你我回去罢。”二人这才回店。次日知府一起来,看见房檐上挂着包袱。叫人一数,由西往东数第十六根房椽子上拿下来。打开一看,是一个男子的人头。知府吓的惊慌失色。不知太守该当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