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公全传 第一百五十五回 送书信良言劝娘舅 回灵隐广亮请圣僧

作者:《济公全传》

话说王安土打开书信一看,认得是李修缘的笔迹。上面写着四句话,写的是:

  不必念经与设坛,实是未死李修缘。大略不过三二载,修缘必定转回还。   王安士一看,“呵”了一声,甚为诧异,立刻叫家人把老道请进来。家人出来再找老道,踪迹不见。老仙翁早架趁脚风回到庙中,说:“圣僧吩咐,弟子已将信送去。”和尚说:“劳驾,劳驾。”仙翁说:“不便太谦。”和尚说;“我和尚将来还有奉求之事,非仙翁助我一臂之力不可。”老仙翁说:“只要圣僧给我一个信,我必到。”立刻吩咐摆酒,老仙翁陪着和尚喝酒。二人一盘桓,倒是道义相投。老仙翁说:“圣僧这打算上哪去?”和尚说:“我得回庙,现在我庙中有要紧事,有人找我,不回去是不行的,但只一件,别的徒弟都可以带回庙去,推有这个徒弟,他是个妖精。若到临安城,天子脚下,多有不便。”老仙翁道:“那倒好办,我给他写封信,叫他奔九松山松泉寺去,给长眉罗汉去看庙,长眉罗汉叫罗空长老,僧门中是他掌教。他本是韦驮转世,手使降魔宝杆,所有天下的精妖,皆属灵空长老所管。道门中就是万松山紫霞真人李涵龄掌教,他两个人十年一直山,大概三两天必到我那里来。圣僧何妨在我这多住几天,等地二人来了,我给你引见引见。”和尚说:“我实在有事,你我后会有期,就颁仙翁给写一封信,叫我徒弟悟禅去。”老仙翁当时写了一封信,由济公交给悟禅,悟禅立刻告辞,竟自去了。和尚说:“雷鸣、陈亮,你二人拿我这简帖,附耳如此这般,别给我耽误事。”雷鸣、陈亮点头,和尚说:“悟真,你也回你的庙,安置安置,到灵隐寺找我去。”孙道全点头,同雷鸣、陈亮各自告辞,一同下山去了。和尚同老仙翁喝完了酒,和尚也告辞,老仙翁送到外面。和尚告了别,一施展验法,展眼到了灵隐寺。刚到庙门首说;“辛苦,辛苦。”门头借一瞧,说:“济师父你可回来了,监寺的广亮找了你几天了,打发人在临安各酒馆连你所认识的各施主家都找过了,你快上监寺的屋里去罢。”和尚说:“可以。”“踢踏踢踏”进了庙。刚来到里面,广亮瞧见说:“师弟,你回来了!到我这屋里来罢。”济公说:“师兄,你好呢?”广亮说:“好,承问承问。”立刻把济公让到屋中。广亮说:“师弟,你多日没回来了,我今日给你接风。我知道你吃荤,我给你摆一桌上等海味,师弟,你可一个人吃。我们吃素,都不能陪你呢,去多要几斤好绍兴酒来。”手下伺候人答应而去,工夫不大,把酒摆上。济公也不谦让,坐下就吃。喝了三杯酒之后,济公道:“吃人酒饭,得与人做事,使人钱财,得与人消灾。师兄,今天请我喝酒,必然有事罢?素常我在庙里一喝酒,你就说我犯了清规,应当打四十根,赶出庙去,这都是你的主意。今天你做主叫我喝酒,你是知法犯法,罪加一等。”广亮说:“你别说了,我今天是给你陪不是的。素常我们哥俩有些言差语错,别管怎么样,我们总不是外人,你还能记很么?”济公说;“你别绕弯了,不用这些零碎,有什么话见直说罢。”广亮说:“既如是,”便向外道:“你们两个人进来,给你师叔磕头。”说着话,只见由外面进来两个小和尚。给济公跪下磕头,跪着不起来。济公一看这两个小和尚,都是面黄肌瘦,罗汉爷一按灵光,早已察觉明白这两个小和尚是怎么一段事。皆因石杭县南门外头,有一座万缘桥,这座桥年深日久失修,全都坍了,不能走人。万缘桥本是一条大路,行路人极多,桥坍了,隔着一条河,过不去来往人了。后来就有人在这河里摆渡,过一个空行人要十个钱,过一个挑子要五十钱,过一辆车要一百钱,过一顶轿要二百钱,一天这摆渡,能落几十吊钱。过路人非得打这边过了,没处可绕,日子长了,他就靠摆渡讹人,就有人瞧出便宜来。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人家也在那边摆摆渡,比他那边减价一半,自然他这边就没有买卖了。他就不叫人家摆,人家说:“你也不奉官,许你摆,就得许我。”两造里一争竞,就打起来了。彼此一邀人,一打群架,两下里都受了伤,就在石杭县打了官司。知县一坐堂,把原被告带上去一讯问,两个人一个姓赵行大,一个姓杨行三。知县道:“你们因为什么打架?”赵大说:“回禀老爷,只因百缘桥坍了,不能过人,我在那里摆摆渡,他也摆摆渡,抢我的买卖。”杨三说:“回禀老爷,他摆渡,过一个人要十个钱,挑子要五十,一辆车要一百钱,一顶轿要二百。我摆渡比他减价一半,所为渡人,他不叫我摆,所以打起来,他邀人把我的伙计都打伤了。”知县一听说:“你这两个东西都混帐,万缘桥系官道,谁许你们在这里批人生事?每人罚你们五百吊钱,交出来,好公修万缘桥。下去具结完了案,不然我要重办你们。”这两个人无法,每人交五百吊钱,知县把地方传来一问:“这座万缘桥,可以修补修补行不行?”地方说:“回老爷,这座万缘桥自来室鼎立以来,这桥工程浩大,独立难成,县不易修。”知县一听,立刻坐轿,带人来到万缘桥一验,瞧那桥边两岸泊的砖石都没了,还有新起的印。知县一问地方说;“这桥上的砖石,都哪去了?”地方说:“下役不知被淮偷去?”知县回衙,立刻派人各处去访查,“看万缘桥的石头大砖在谁家,前来禀我知道,我必要重办地。”官人领堂谕出来一访,见海潮寺的后墙,有桥上砖石修的。官人看明白,立刻回真知县,知县立刻出签票,锁带海潮寺的和尚。海潮寺的方丈名叫广慧,他有两个徒弟,叫智清、智静。官人来到广慧庙中,就把师徒三个锁到门。老爷一开堂,吩咐把僧人带上来,广慧同智清智静土堂,各报名磕头。知县说:“你既是出家人,就应该奉公守法,无故把万缘桥的砖石偷去,卖钱修墙,你是认打认罚?要认打,我把你的庙入官,还要重重办你。认罚,你给我化缘,化一万银子像万缘桥。”广慧说;“僧人愿意认罚化缘。”知县说:“你们愿意认罚就好。”立刻派了四个官人,押着广慧智清智静,每人背五块砖头游街,还叫他手打铜锣,嘴里说:

  “声尊列位请听言,手打锣儿来化缘,施主要问因何故?只因偷了万缘桥的砖。”

  四个官人押着,不说就打。天天出去,这五块砖背着,谁瞧见谁也不施舍,都说:“有钱也不给贼和尚。”师徒三个,这点罪实在受不了啦。广慧说:“智清、智静,你两个人到灵隐寺去找你师叔去罢,他在那庙里监寺。他那庙里有一位活佛济颠,叫你师叔求求活佛济颠慈悲慈悲,求给咱们化缘。他老人家名头高大,化两万都化得了。”这才在宜人手里化了两个钱,在老爷跟前给递了病呈,提说和尚都病了,老爷准了病假,智清、智静够奔灵隐寺而来.一见广亮,智清说:“师叔,了不得了,出了塌天大祸。”广亮一问,智清就把偷砖现在怎么化缘受罪的话一说,又说:“我师父叫我来找师叔,你给转求活佛济颠,帮我们化化缘。他老人家名头高大,准化的出来。”广亮说:“他可有点奇巧古怪的能为,这临安城绅董富户,上至宰相下至庶人,没有不敬服他的,他给人家治的病就多了。无奈地多日没回庙了,他不定在那酒饭馆里,再不然,就是临安城这些富户家里住着。”就赶紧派人去找,所有各酒饭馆,是济公有往来的地方,全找到了,都没找着。今天找了第五天,忽然济公回来,广亮这才宜酒款待。要求罗汉爷化缘。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