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公全传 第一百五十六回 验桥口捉拿贼和尚 见县主重修万缘桥

作者:《济公全传》

  话说济公回到庙中,广亮甚为喜悦,先给济公要了一桌酒,这才叫智清、智静进来给济公磕头。济公说:“师兄,你瞧,我昨天做了一个梦。”广亮说:“做甚梦?”济公说:“我梦见一个贼和尚,又带着两个生贼,每个背着五块砖,手打铜锣,口中直嚷:‘尊声列位请听言,手打铜锣来化缘。施主要问因何故?只因偷了万缘桥的砖。’有四个官人押着,不嚷就打,你说这个梦新鲜不新鲜?”广亮一想:“怪呀,他怎么会知道?”这才说:“师弟,你做这梦,倒是真事。这两个小和尚是我的师湮,他师父叫广慧,在万缘桥海潮寺当家。只因他们把万绿桥的砖头搬了几块,现在石杭县把他们师徒三个锁了去,叫他们背着砖,化一万银子修万缘桥。你想谁能施舍?他们实在受不了这个罪,知道师弟的能为,故此求求你慈悲慈悲。师弟,你冲着我,功德功德罢。”智清、智静说:“师叔,你老人家要不答应,我两个人跪着不起来。”济公说:“你们两个人起来!我就知道这顿饭不能白吃,这桌菜席是一万两银子。”广亮说:“多慈悲罢。”济公说:“就是,回头咱们一同走。”智清、智静这才起来,说:“师叔何时走呀?”济公说:“今天就走,回头就化缘,明天就动工修万缘桥。”智清、智静心说:“这可是吹着玩。”嘴里说:“那是很好。”济公吃喝完毕,说:“咱们走呀。”广亮说:“师弟,等你回来,我再来谢你。”和尚说:“不用谢,小事一段。”说着同智清、智静出了灵隐寺,顺大路往前走。和尚一边往前走,信口唱着山歌说:

    “劝世人,要修福,茅屋不漏心便足。布衣不破胜罗衣,茅屋不漏
  如瓦屋。
    不求荣,不受辱,平生安分随世俗。远去人间是与非,连场做戏相
  桓舞。
    也不华,也不朴,一心正直无私处。终朝睡到日三竿,起来一碗黄
  奇素。粥一碗,菜一署,自歌自舞无拘束。容来相顾奉清茶,客去还将
  旅马扶。
    或谈诗,或品竹,空笑他人终碌碌。南北奔驰为利名,为谁辛苦为
  谁辱。
    七情深,儿爱度,雨里鲜花风里烛。多少乌头送白老,多少老人为
  少哭。
    满库金,满堂玉,何曾免得无常路。临危只落一场空,只有孤身无
  伴仆。
    大坟高,厚棺木,此方亦向黄泉赴。世上总无再活人,何须苦苦知
  忙碌。张门田,李门屋,今日钱家明日陆。桑田变海海为田,从来女。
  此多反复。
    时未来,眉莫成,八字穷通有迟速。甘罗十二受秦恩,太公八十食
  周禄。
    笑阿房,谈今古,古来兴废如棋局。本劝世人即回头,我今打破迷
  魂路。”

  和尚念着往前走,智清、智静二人跟随。和尚说:“你们二人快点走行不行?”智清说:“行。”和尚说:“腿是你们两人的不是?”智清、智静说:“师叔,你说这话真新鲜,腿在我们两人身上长的,又怎么不是我们的?”和尚道。“我给你们轰着走。”智清说:“怎么轰?”和尚说:“我一念咒,你们就走快了。”智清、智静说:“念罢。”和尚口念六字真言“奄嘛呢叭咪哞!奄,敕令赫!”这两个人身不由己、仿佛有人在后面推着一般,行走如飞,收不住了。智清就嚷:“师叔呀,你快把法术收了罢!眼前是树呀,碰上就得脑浆进裂呀!”和尚后面就嚷:“不要紧,奄,令!敕令赫!拐弯就过去了。”智清、智静果然到树林子,一拐弯就过去。又往前跑,智清说:“了不得了,眼前是河,掉下就淹死。”和尚说:“不要紧,加点劲就蹿过去了。”说着话,眼瞧到了有三四丈宽的河,真仿佛有人托着脚飞过去了。展眼之际,来到石杭县,这两人也跑不动了,躺在地下起不来了。和尚来给每人一块药吃,和尚说:“你们两人先到庙里给你师父送信,别往哪去。我上知县衙门去找知县讲理去,问问他为什么锁我们和尚?智清、智静,你两个人随后到衙门来找我,今天少时我就要化缘,明天动工修万缘桥。”智清、智静点头,竟自去了。和尚一直来到石杭县,迈步竟往衙门里走。值日班头一瞧,是个穷和尚,官人立刻拦住,说:“和尚上哪去?”和尚说:“我到里面倒口茶喝。”官人说:“你睁眼瞧瞧,这是卖茶的铺子么?”和尚说:“不卖茶。我到里头吃顿饭,买一壶酒喝。”这个官人说:“你这和尚,真是胡闹,这也不卖酒饭。”和尚说:“那么卖什么?”官人说:“什么也不卖,这是衙门。”和尚说:“衙门是做什么的?”官人说:“衙门是打官司的。”和尚道:“我就打官司吧!”官人说:“你打官司告谁呀?”和尚说:“我告你罢。”官人说:“你这和尚是疯子,你凭什么告我?我把你惹你了?”和尚说:“我不告你,没人可告,咱们两个人打一场官司罢。”官人说:“这都是没有的事。”和尚说:“怎么没有?这就是真的么!”正在吵嚷之际,只见里面一声咳嗽,说:“外面什么人在此喧哗?”众人一看,说:“老管家出来了。”只见由里面出来一位老者,年过花甲,头戴四楞巾,身穿皂缎色钢氅,白袜云鞋。官人一看,说;“老管家,你看这个穷和尚无故前来搅闹。”老管家抬头一看,说:“原来是圣僧。”赶紧跪倒给和尚磕头。官人一瞧愣了,心里说:“这个和尚必有点来历,我们案门稿都给他磕头,也不知和尚是谁?”书中交代:这位老管家名叫徐忠,这石杭县的大老爷,原本姓徐,双名致平。前者探囊取物赵斌,夜探秦相府阁天楼,盗五雷八卦天师符,巧遇尹土雄,就搭救徐致平主仆的性命,见过济公。徐致平连登科甲,榜下即用知县,就升在这石杭县做知县,故此今天老管家认识济公,赶紧行礼,说:“圣僧,你老人家从哪里来?我家老爷时常想念圣僧,为何不叫他等通禀?”和尚说;“叫他等通禀?这位头儿跟我要门包,我就剩三两银子,都给他了,他不答应,跟我要十两银子,不然他不肯回,叫我走。故此我跟他吵嚷起来,你出来了。”徐忠一听,说:“你们真乃胆大,竟敢跟圣僧要银子?还不把银子拿出来!你们素日间,想必做了多弊了。”官人说:“老管家,你别听大师父的话,我实不要门包。”和尚说:“你分明在怀里揣着呢,我的三两银子是四件,你说没有,你把带子解下抖抖。”徐忠说:“对,你身上有银子没有?”这个官人方才给人家托了一件人情,刚分了三两银子,在怀里揣着。这一来,闹的张口结舌,说:“老管家,我腰里有三两银子,可是我自己的。”徐忠说:“你满嘴胡说,还不给圣僧?要不给,我给你回禀老爷,革去你的差事。”官人吓的无法,委委屈屈把银子拿出来,说:“大师父,给你罢。”和尚哈哈一笑说:“我不要,我这是管教管教你。谁叫你多管闲事?你要拦阻我,叫你认识认识,我和尚乃是灵隐寺济颠僧是也。我再来,你就别拦我了。”官人说:“是。”大众一听,是济额活佛来了,众人就吵嚷动了。和尚同徐忠来到里面,徐致平一见,赶紧行礼,说:“圣僧久违,今天是从哪里来?”和尚说:“我今天来见你一件事。”徐致平说:“圣僧什么事?”和尚说:“海潮寺的和尚跟我有点瓜葛,求老爷把他放了,我给你化缘修万缘桥。”徐致平说:“是,弟子实不知海潮寺的和尚跟圣憎有瓜葛,我要知道,天服也不敢锁拿他们,既是圣僧要给化缘修万缘桥,弟子倒有个主意。”和尚说;“你有甚主意?”徐致平这才如此如此说毕,和尚一听,哈哈大笑。不知致平说出何等语词,且看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