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公全传 第一百六十回 梁兴郎千金春隐诗 济禅师佛法指孝子

作者:《济公全传》

  话说梁兴郎来到万缘桥一瞧,石头上写的是:“不姓高来本姓梁。”自己一想,“我出来这些日子,并没访着一点头绪,我也不知梁王庄在哪里?这也须是神人指示。只要把我娘亲找着,花几千两也不要紧。”故拿出四两黄金折二百银子。王员外叫家人把头一块石头搭开,梁兴郎一看第二块上写的是:“巧妆改扮觅萱堂①”。

  ①萱堂:旧时以“登堂”指母亲的居室,亦即以指母亲。

  梁兴郎一看,这明明是我。这才问:“第三块还有字么?”家人说:“要瞧第三块,是三百银子。”梁兴即一看,说:“我倒要瞧瞧。”立刻又拿六两黄金折三百两银,交给王太和。王太和一想:“真怪,真有人拿银子瞧。”叫家人把第三块搭开,梁兴郎一看,第三块写的是:“兴郎要见生身母。”梁兴郎一看,这更对了,说:“你把这块拿开我看。”家人说:“要看第四块,是五百两。”梁兴郎说:“你怎么讹人哪?”家人说:“不讹人,你爱瞧就瞧,不爱瞧不瞧。”梁兴郎一想:“已然花了五百,再花五百,只要有了我娘亲的下落,慢说花一千,两千也花。”想罢又拿出十锭黄金。王太和叫人搭开第四块一瞧,第四块上写:“去到临安问法王。”梁兴郎一瞧这句话,“呀”了一声,几乎翻身栽倒。自己一想,了不得了,这许是有人知道我由家中出来的心思,设出圈套,诓骗我一千银。”自己又一想:“我的乳名没人知道,此真令人难测。”自己这才问道:“众人且知道这临安法王,是怎么一段事?可是地名?可是人名?”大众一个个俱皆摇头,说:“不知道。”梁兴郎自己心中真如万把钢刀扎心,正在发愣,那边来了一位老丈。众人说:“你要打听,问这位老头罢,他叫福地圣人,什么事他都知道。”梁兴郎赶紧施礼,说:“借问老丈,可知道这临安法王是在哪里?”这老者说:“你要间临安,由这往东南走二十余里,有一座兴隆镇,上那里打听去,这里没人知道。”梁兴郎一听,无奈叫书重挑起琴剑书箱,一直够奔东南,约走了有二十余里,见前面有一座镇店。村口外树林下有二位老者在树旁酌棋,一位是白脸长髯,一位长的清奇古怪,梁兴郎连忙上前说:“二位老人家请了!我打听打听,有个临安法王,二位老人家可知道?”这位老者一听说:“临安我可知道,当初金宋未交兵以前①,这座兴隆镇就叫临安镇,后来来室天下太平,改叫为兴隆镇,这个法王我可不知。”   ①金宋未交兵以前:钦宗靖康元年(相于公元1126年)金兵攻入开封,由此推断,“金宋未交兵以前”应为1126年以前。

  那位老者道:“贤弟,你是不知道,我比你大几岁,我十二三岁的时节,你还是小孩不记事。这村口如意庵尼姑庙,我记的就叫法王庵,后来改的如意庵。你去打听法王,尊驾到那里去打听罢。”梁兴郎一听,谢过二位老龙赶紧带了书童,进了村口一瞧,路北里有一座庙,山门上写着“如意庵”。上前一叩门,由里出来了一个小尼姑,把门开开,说:“施主找谁?”梁兴郎说:“我是前来烧香。”小尼姑说:“我们这是尼僧庙。”梁兴郎说:“不管是甚庙,我要烧古香。”小尼僧便领到大殿,梁兴郎烧上一性,烧完了香,说:“小师父,你带领我在庙里游逛游逛。”小尼僧说:“可以。”立刻带着梁兴郎到各院中观看。这个庙是三层殿,有东西跨院,甚为宽敞,游来游去,来到一个东跨院,这院中是北房三间,东西配房,北房门外挂着一块匾,上写“冰心堂”三字。梁兴郎一看,就知道这院中有孀妇守节,正在一愣,只见由北上房出来一位老婆婆,有六十多岁。鬓白成霜,穿的衣服平常,梁兴郎一看这位老太太的模样,不由自己心中一惨,二目落泪。这位老太太一看他,也觉着眼圈一酸,眼泪落下来了。母子天性所感,老太太并不敢认,说:“这位先生尊姓?”梁兴郎说:“我姓梁,乳名叫兴郎。”老太太一听,心如刀剜,说;“儿呀!我只打算今生今世,你我母子不能相见,没想到为娘还见着你了。”梁兴郎叫了一声:“亲娘呀!”也哭起来了。书中交代:他母亲怎么会落到这庙里呢?凡事自有个定数,自从母子一失散,老太太找不着孩儿,自己一想:“我还活什么?”想欲自尽,幸遇见一位好人劝解老太太,说:“你别死,倘若你儿在着,将来也可以母子见面。你暂为找个尼庙一住,慢慢再寻访你的孩儿。”老太太一想也是,就投奔这法王庵来了。这个庙离梁王庄三里地,这庙里老尼也是忠厚人,见梁老太太这分光景,老尼僧说:“你就在我这住着罢,哪时你儿有了下落,你再走,没有音,你就跟我在庙里修行罢。”梁老太太就在这庙中苦守,早晚侍奉佛祖。后来附近村庄都知道庙里有个梁李氏守节,大众送了一块匾,写了“冰心堂”三字。梁老太太终日吃斋念佛,祷告神灵显应,叫母子可以见面。今天果然梁兴郎来了,母子见面,抱头痛哭,兴郎说:“娘亲,你老人家不必哭了,孩儿现在甘泉县娶了亲了。我养身父母把我抚养大了,现在二老已经故世,孩儿才得出来寻找我娘亲,多荣神人指示,得见你老人家。娘亲生养孩儿一场,未能在你老人家前晨昏定省,叫你老人家受这样清苦。孩儿今天接娘亲家去,还可以享两天安闲自在之福。”老太太一听,说:“儿呀,今天你我母子见面,也算是神灵默佑。为娘终日烧香祷告,但愿你我母子见一面,现在我瞧见你,就得了,你也不必接我回去。我已然是出了家,侍奉佛祖,我也就不想再还俗了。”梁兴郎一听,苦苦哀哀,总要请老娘回去。老太太执意不肯,梁兴郎无法,就把家眷接到兴隆镇来,给老太太单买一座庙,叫老太太在庙里修行静养,梁兴郎不时到庙里去问候。这天梁兴郎回想万绿桥,瞧瞧这几块石头,是什么人写的呢?我倒要访问访问。自己带着两个书童来到万缘桥一看,万缘桥已快告竣,梁兴郎一打听,方知是济公禅师写的。梁兴郎要见见这活佛济颠,正赴上王太和同济公来到万缘桥监工,有人指引告诉他;“这位穷和尚就是灵隐寺济公长者。”梁兴郎赶奔上前,说:“圣憎在上,弟子有礼,前者多蒙圣僧指示,我找着我娘亲,弟子实在感恩不尽。”和尚说:“你起来,不必行礼。你母子既见了面,你要好好的尽孝,你回去罢。”梁兴郎还要承谢礼物给圣僧长老,和尚说:“不必,我和尚常说,一不积财,二不积怨,睡也安然,走也方便。”梁兴郎无法,竟自告辞去了。王太和正同和尚在这里监工,偶然忽觉得对面来了一阵旋风,和尚说:“来了,来了。”王太和一看,随着这阵风,来了一个老道,被发仗剑,身高八尺,黄睑膛,三绺黑胡须,穿着蓝缎色道袍。王太和一看一愣,见老道赶奔上前,给济公行礼。来者老道非是别人,正是黄脸真人孙道全。和尚说:“悟其你干什么来?”孙道全说:“弟子自天台山分手,回到自己庙中,把庙中安置好了。到灵隐寺找你老人家,听说你老人家来修万缘桥,我就在庙裹住着。焉想到临安城出了塌天大祸,钱塘知县派我来请你老人家。”和尚一按灵光,早已察觉明白。书中交代:怎么一段事呢?只因钱塘县新任赵文辉,他本是两榜出身咱到任以来,两袖清风,爱民如子,焉想到地面上出了一件逆案。秦丞相的兄弟花花大岁王胜仙、他本是个恶霸,在本地无所不为,依仗着他哥哥是当朝宰相,无人敢惹他。王胜仙家中有二三十个如夫人侍妾,就有一个得宠的爱妾,就是田国本那个妹子。本来她是歌妓出身,琵琶丝弦,自己能歌能唱。这天王胜仙要到西湖湖心亭去取乐吃酒,先叫田氏坐着轿,带着婆子丫环先去。三乘轿正走在西湖苏堤,忽然来了一阵旋风,围着轿子,绕了几个弯,抬轿的人都睁不开眼,急至旋风过去,再一看田氏踪迹不见,小轿内婆子、丫环,一刀之伤殒命,大众吓的目瞪痴呆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