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公全传 第一百九十二回 黄天化行刺被捉 顾国章调兵剿寇

作者:《济公全传》

  话说双钩护背张三郎,一见邵华风,说:“常州府现在调官兵,要前来攻打慈云观,祖师爷早作准备。”邵华风一听,气往上撞,说:“这是济颠和尚的蛊惑,哪位先生去到常州府,把知府连济颠惜一并给我杀了,算奇功一件。哪位敢去?”大众听这话,目瞪痴呆,并没人答话。邵华风说:“莫不成这些人,就没有一位敢去的么?”话言未了,旁边有人答言,说;“祖师爷不必着急,这件事我去。”邵华风一看,说话这人,乃是都天道长黄天化。邵华风说:“黄道兄你有这样胆量?”黄天化说:“这小事一段,无奈我一个人,单丝不线,孤树不林。一个人是死的,两个人是活的,哪位跟了我去。”大众一个个并没人答话,黄天化说:“众位都畏刀避剑,怕死贪生么?既是众位都不敢去,我只好一个人去罢。”邵华风说:“黄道死你去,待山人敬你三杯酒,以助英雄之服!”黄天化说;“祖师爷不必预备酒,等我回来,将知府济额的人头带来再喝,方显我的英名。”邵华风说:“好,道兄情罢!我等眼观桂旗捷,耳听好消息。但愿你到那里。旗开得胜,马到成功。”黄天化立刻告辞下山,直奔常州府而来。书中交代,一落笔难写两件事。济公遣鲁修真去救悟禅走后,少时有人进来回真:“外面有金毛海马孙得亮,火眼江猪孙得明,水夜叉韩龙,浪里钻韩庆,四个人前来禀见。”济公吩咐叫他等进来。四个人来到书房,一见和尚,孙得亮说:“我等奉圣僧之命,够奔慈云观破贼船,我四个人心高性做,要打算拿邵华风,不想被贼人妖术所擒。幸亏少师父悟禅去,把我四个人救出龙潭虎穴,叫我四个人回来,圣僧还有什么用我等之处?”和尚说:“还有一事奉烦。”孙得亮说:“圣僧有话只管吩咐,我等只要能行,万死不辞。”和尚说:“我这里有一封锦囊,附耳如此这般,照我字柬行事,你四个人奔西湖灵隐寺去罢。”四个人点头答应。和尚叫知府给四个人拿了五十两作盘费,四个人告辞去了。少时小悟禅也回来了,济公说:“我不叫你去,你不听。”悟禅说:“我没想到这个妖道真利害,要不是鲁修真前去救我,我命休矣。”和尚说:“我这里不用你,你们到西湖灵隐寺去,附耳如此如此,谨记在心。我已然派孙得亮四人去了,恐其他四个人办理不善,你去过了,下月十五再回来,不准违背我的话。”小悟禅点头,正说着话,有人进来回禀:“鲁修真回来了!”和尚叫人把鲁修其让进来。鲁修真说:“圣僧吩咐的事,我都办了,少师父可曾回来了?”和尚说:“回来了。”小悟禅过来答谢鲁道爷救命之思,和尚说:“悟禅你去罢。”悟弹告辞走了。和尚说:“真人多有辛苦!”鲁修真说:“圣僧还用我不用?”和尚说:“真人先请回山!”鲁修其告辞去了。知府说:“圣僧,贼人势派太大了,圣僧你看怎么办才好?我已然知会了兵马都监,叫他调官兵去办案,可不定怎么样?”和尚说:“大人不用忙,慢慢的商量着办。”知府见天光已不早了,吩咐在书房摆酒,陪着和尚吃饭,直吃到二更后。忽然间和尚打一冷战,和尚一按灵光,早已察觉明白,口念: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!”知府顾国章说:“圣僧什么事?”和尚说:“没什么事,我变个戏法给你瞧。”顾国章说:“什么戏法?”和尚说;“我变平地抓鬼给你瞧。”知府纳闷,不懂得什么叫平地抓鬼。书中交代;此时都天道长黄天化早来了,老道在房上趴着,黄天化暗中窥探,是一个穷和尚,褴褛不堪,短头发有二寸多长,一脸的油腻,长得人不压众,貌不惊人。黄天化心里说:“这就是济颠僧,我打算是项长三头,肩生六臂,脚蹬肩膀,走道人上之人呢。真是闻名不如见面,见面胜似闻名,原来是一个丐僧。据我看大概也没有什么能为。”心中正在思想,听和尚说要变戏法,黄天化一想:“我何必等着他睡了行刺呢,简直下去亮刀把他杀了就完了。”心里正在打算,主意未定,和尚在屋中用手一指,口念:“奄嘛呢叭迷哞!奄,敕令赫!”黄天化就仿佛有人推他一把,由屋上翻身掉下来,把知府吓了一跳。手下人说:“有贼!”立刻把老道按住捆上,拿到房中。和尚说:“好东西,你这胆子真不小!你趁此说实话。”黄天化说:“罢了,我既被你等拿住,我告诉你。我叫都天道长黄天化,我奉赤发灵宫邵华风之命,前来行刺,杀知府,杀济颠,不想今天被获遭擒。这是一往真情实话,杀剁存留,任凭于你。”和尚说:“大人,你派人先把他钉镣入狱。”知府立刻派手下人,将老道带下去收监。这个时节,忽然有差官来回真;“今有兵马都监陆大人派人来知会,今天陆大人派一位承信郎杨忠,带一百兵坐着两只小船,去到慈云观办案。不想船到牛头峰以下,贼人竟敢亮了队,贼净江太岁周殿明,带领无数水鬼唆兵,用锤钻下水,把小船钻了一只,承信郎杨老爷阵亡了,那一百官兵落水,淹死五十三个,逃回四十七名,糟蹋了一只船。兵马都监陆忠陆大人,派人来报。”知府顾国章一听,大吃一惊,说:“这还了得!贼人竟敢拒捕官兵,情同反逆,慈云观简直是反了!圣僧,你老人家可有什么高妙主意?本府我打算调本地面的兵船,会合兵马都监,前去剿贼,求圣僧你老人家帮着破慈云观。”和尚说:“我帮着破也行,可得依我出主意,头一则得调水兵战船,贼人牛头峰有水鬼唆兵,陆营官兵不习水战,去了也是白送命,往返徒劳。再说老道妖术邪法,须排演激筒兵,找妇人的污秽之物,要用黑狗血,白马尿,方能破的了贼人的妖术。”知府说:“别的都好办,惟有妇人的秽水可难找。”和尚说:“容易,只要有钱就买的出来。大人你拿二百银子,十两银子一简,叫手下人去买二十筒来。”顾国章点头答应,叫手下人拿二百银子出去买来。果然有钱就能办事,就有人卖,两天的工夫,把二十筒秽水预备齐了。和尚叫顾国章知会了兵马都监陆忠陆大人,调一千能征惯战的水兵,战船二十只。和尚教给众兵炼激筒,两个人抬筒,两个人手持兵刃护激简,两个人打激筒,一个人掌令旗,七个人一分,和尚把激筒兵先排演好了。这天兵船齐备,和尚同知府顾国章、兵马都监陆忠,带领雷鸣、陈亮、本衙门挑二百快手,共一千二百人,上了兵船,飘飘荡荡奔牛头峰,和尚吩咐:“叫水性精通的兵先护住船底。”兵船打到牛头峰,相离不远,只见牛头峰三声炮响,金鼓大作,喊人把战船一字排开。原本早有人报进水师营去,镇南方五方太岁孙奎,正同净江太岁周殿明在中军帐谈话,周殿明说:“孙大哥,这几天也没听见信,前者五路督催牌双钧护背张三郎回来禀报,说常州府要来攻打慈云观。那一天来了两只小船,也无非百八十个官兵,一个小武职官,被你我把他等船钻了一只,伤损数十个官兵。我只打算常州府决不能善罢甘休,必然还有官兵前来。祖师爷叫你我昼夜小心防范,不可大意。不想这几天倒安静了,真令人难测。”镇南方五方太岁孙奎说:“贤弟你看将来怎么样?祖师爷可能成事否?”周殿明说:“要据我想,祖师爷神通广大,术法无边,再说众位真人都是精通法术,官兵来了,也是白送残生。”孙奎说:“我想官兵这两天没动作,必有缘故,要来就不善,善者不来。”正说着话,忽然外面有人进来禀道:“现有常州府来了二十只兵船,官兵无数,刀枪如林,直奔牛头峰而来。相离不远,请都督早作准备。”孙奎说:“你看如何?”赶紧吩咐齐队,“呛啷啷”一棒锣声,把队伍调齐,兵船撞出牛头峰,要与官兵决一死战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