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公全传 第二百零三回 陆阳山济公斗法洪 施法宝罗汉诈装死

作者:《济公全传》

  话说追云燕子黄云同济公长老来到陆阳山,抬头一看,这座山坐北向南。方一进山口,见路西里山坡下有五间房,作为回事处。黄云来到陆阳山,一道辛苦,偏赶巧邓元吉、邓万川二人正在山下。邓元吉一看黄云容貌不俗,间:“尊驾找谁?”黄云很透着和气,说:“在下我姓黄名云,乃是南路的镖头。前者我手下的伙计杜彪,他押着镖从贵宝处经过,本来他是新上挑板,不懂得镖行的规矩,听说言语不周,得罪了本山的二位邓爷,将我的镖车留下。我今天一来陪罪,二来我要拜望这山的当家的。”黄云本不打算来动手,想这莲花坞有知己的朋友,不要翻脸。焉想到邓元古、邓万川这两个人更不通情理,听黄云这两句话,这两个人一想:“我要叫黄云把镖要了去,我们算栽了。真要把姓黄的压下去,我二人从此练不出来。”想罢,邓元吉把眼一瞪,说:“你就是追云燕子黄云?来了甚好。你手下的伙计,太不懂情理。我叫邓元吉,镖是我留下的。你就这么要不行,你得托出好朋友来见我们,要不然你跪下给我们磕三个头,认罪服输,把镖给你。要不然,你休想要镖。”黄云一听这话,太不像话了,泥人也有个土性,黄云一想:“要不是陆阳山有朋友,我也不能来这样虚心下气,这就算我栽。”自己越想越气,这才把面目一沉,说:“姓邓的,你别反想,并非是我姓黄的怕你们,南北东西我闯荡二十余载,大概也没人敢留我的镖。我想这陆阳山有金毛海马孙得亮弟兄,韩龙、韩庆、万里飞来陆通,都跟我知己,我不好意思翻脸。你两个人太不知事务,可别说我不懂交情。”邓元吉说:“你还敢怎么样吗?”黄云说:“怎么样?不留你两个人!”邓元吉、邓万川二人也是初生犊儿不怕虎,长出犄角反怕狼,自己以为自己的能为大了,二人哈哈一笑,说:“姓黄的,你大胆敢说不留我们?来来来,你我今天倒得分个强存弱死,真在假亡。”说着话,即到外面,二人各把单刀拉出来,黄云也拉刀赶过去。邓元吉摆刀照黄云劈头就剁,黄云用刀海底捞月,往上一迎,邓万川由后面摆刀照黄云后心就扎,黄云身形往旁边一闪。邓万川把刀扎空了,方要变着数,黄云手疾眼快,黄云用刀往外一晃,跟进身一腿,把邓万川踢了一溜滚。邓元吉一见,气往上撞,摆刀照黄云脖颈就砍。黄云用刀往外一迎,邓元吉方把刀抽回去,黄云跟进身去,手起刀落,砍在邓元吉膀臂之上,立刻红光皆冒,鲜血直流。两个人往圈外一跳,说:“姓黄的,你是好朋友,你可别跑。”黄云说:“大太爷今天把你等全皆结果了性命,你把你们那为首的叫出来,我倒要瞧瞧,大太爷焉能走!”邓元吉、邓万川说:“你要跑了,算你是鼠辈。”说罢,往山上就跑。一直来到里面,花面如来法洪正同法缘、法空在大厅谈话,邓元吉、邓万川跑进来说;“当家的,咱们这镖行吃不了啦!咱们同行人,就不叫咱们吃了。”法洪一听,说:“什么事?”书中交代:邓元吉二人留下黄云的镖,法洪等并不知道,连忙问;“为什么?”邓元吉说:“皆因那一天有南路镖头黄云的伙计,押着从山下过,他并不下马,我二人口角相争。现在今天黄云来堵着山口骂,把我砍了一刀,他说:‘叫我把为首的叫出去他点名。’叫你老人家出去,骂的难以学说了。”法洪一听一愣,说。“我保长江一带的水路的镖,黑白两道,马上马下,没有不认识我的。我跟黄云,闻其名未见其面,我与他远日无冤,近日无仇。他也是保镖的,无故为何他来骂我?这事断断不能呀!”邓万川说:“现在他就来骂,不信你下山瞧去。”法洪立刻带领三个师弟神拳罗汉法静、铁头太岁法缘、赛达摩法空下山,他这山上净手下人,连镖局子的伙计,共有一百余人,庙里很富足,众人一同下了山,果见黄云在那里叫骂,法洪来到山下,说:“好黄云,你敢前来送死?我这陆阳山,大概没人敢来骂我。”黄云并没见过法洪,抬头一看,见法洪县高八尺,膀阔三停,项短脖粗,脑袋大,被散着头发,打着一道金箍,面如鲜血,一脸的白斑,长得凶如瘟神,猛似太岁,粗眉大眼,蓝僧衣,助佩戒刀。第二个脱头是法缘,蓝脸红胡子,更透着凶恶。法静黑脸,面似乌金纸,粗眉阔目。法空是面如紫玉。这四个和尚,都是威风凛凛,黄云说:“好凶僧,你等太无礼,你的伙计劫我的镖,你还不讲理?今天黄大太爷跟你一死相拼。”黄云一摆刀,向前够奔。法洪说:“好小子,你敢来到我跟前这样猖狂?大概你也不知道洒家的能为,我何必凭血气之勇拿你,待洒家用法宝取他。”伸手由兜囊掏出子午三才神火坎离照胆镜,这等法宝,原来是他师父给他的。法供的师父,就在这陆阳山后,有一座镇坞龙王庙,他师父叫金风和尚,自称金风罗汉,前知五百年,后知五百年,善晓未来过去之事。给法供这宗法宝,所为叫他防身,倘遇见能为比他大的,凭血气之通胜不了,用这个镜子一照,里面有天地人三才真火,能照去人的三魂七魄。今天法洪把子午三才神火坎离照胆镜掏出来,黄云也不知他的这宝贝利害,法洪口中念念有词,用镜光一照,黄云就仿佛瞧见镜子里有太阳光相似,立刻一打冷战,躺倒在地,人事不知。法洪一想:“我跟他没什么冤仇,我把他带到山上去,羞辱羞辱他,叫他知道我的利害就得了,以免他藐视我这陆阳山。”想罢吩咐:“尔等给我把他搭上山去。”手下人答应,刚要上前搭,济公由石头后面站起来,一声喊嚷:“好孽畜!你们真不讲理。无故欺负人,留下人家的镖,还讲以强压弱,真乃可恼!咱们老爷们来来试试,谁行谁不行!”法洪一见气往上撞,说:“你是何人胆敢替黄云前来跟我等做对?”济公说:“你也不认得我老人家是谁?我告诉你说,我乃灵隐寺济颠是也。”法洪一听,呵了一声,说:“闻得济公长老乃当世的活佛,乃是一位罗汉,道高德重,焉能这个样子?你硬说是济颠,大概不对罢。”济公说:“你要不信,咱们比并比并。”旁边神拳罗汉法缘说:“师兄别放走了他,这个穷和尚,是我的仇人。”花面如来法洪说:“怎么你会认得他?”法缘说:“前者我在临安城麻面虎孙泰来家裹住着,有个郑雄大闹万珍楼,孙泰来请我助拳,当场被一个大汉把我追跑。后来晚上找到郑雄家去行刺,被他把我拿住,挫辱我一顿,今天你要给我报仇。”花面如来法洪说:“原来如此。”立刻用子午三才神火坎离照胆镜一照,济公故意“哎呀”一声,翻身栽倒。法洪哈哈一笑,说:“我闻知济颠和尚神通广大,闻名不如见面,见面胜似闻名,据我看来,也无非凡夫俗子,无能之辈。来人把他二人给我搭到庙内去!”立刻手下人扛着济公,连黄云大众一同回到山上宝光寺。方到里面,两个和尚落了座,手下人把济公、黄云搁在大厅以前,法洪一看,济颠已然气绝。这个时节,万里飞来陆通回来了,方一进来瞧见济公,陆通一声喊嚷:“这是我师父济颠和尚,谁给害死了?”花面如来法洪说:“陆贤弟,他怎么是你师父?”陆通说:“他是我师父,谁给害的?”法洪说:“他自来找死,我用我的宝贝将他治住。”陆通又惹不起法洪,自己满心不愿意,又不敢发作,说:“我师父他死了,我给买棺材装起来,我把他送回灵隐寺。你们谁害的,谁得给抵偿,要不,可不行。”法洪说:“陆贤弟你别胡闹,我要叫他活就活。”正说着话,外面有人进来禀报说:“当家的,现有慈云观赤发灵官邵华风,同着一位前殿真人长乐天前来京见。”花面如来法洪一听,吩咐“有请!”不晓得赤发灵宫邵华风从何处而来,且看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