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公全传 第二百零九回 说韩棋释放悟缘僧 斗济公暗施阴魂绦

作者:《济公全传》

  话说飞天鬼石成瑞受济公之托,赶紧来到藏珍坞。刚到这里,正赶上神术士韩棋用子母明魂绦,方把金风和尚捆上。正要结果性命,石成瑞赶奔上前,说:“邓连芳、韩棋,你二人快把金风和尚放了,万事皆休。”韩棋一看,认识是他师父的门婿,赶紧说:“郡马你从哪来?”石成瑞说:“你把金风和尚放开,他跟我有交情。”韩棋一想,冲着师父的面子,不肯得罪石成瑞。韩棋说;“郡马是跟金风和尚认识?我冲着你把他放了,这倒是小事一段,便宜他。”说完,随即把子母阴魂绦收回去。只见驼龙爬了半天,由平地起了一阵怪风,金风和尚竟自逃走了。马道玄一看不好,也忙驾起趁脚风,竟自走了。群贼一看,鼓掌大笑。邵华风就问:“韩棋,这个武生公子是谁?”韩棋说:“这是我师父的门婿。”石成瑞说:“韩棋你在这里为非做恶,这是何必?要听我良言相劝,你趁此走罢。”韩祖说:“郡马你休要多管闲事,你趁此走。我受的朋友之托,必当己身之事,我要替朋友捉拿济颠僧,报仇雪很。”石成瑞说:“我劝你为好,你要不听,任意胡为,造下弥天大罪,善恶到头终有报,只争来早与来迟。获罪于天,无所祷也。天作孽,犹可违,自作孽,不可活。那济公禅师,乃是一位得道的高僧,你要跟济公做对,不但你自己找出祸来,也给魔师爷惹了祸了。”韩棋一听说:“我告诉你,你休要绕唇鼓舌,我看在师父面上,把金风和尚放了。冲着你,我并不认识你,你别打算我怕你,我是有一分关照。你要自找无趣,可别说我拿子母阴魂绦把你捆上。”石成瑞一听,勃然大怒,说:“韩棋你真不要睑,我先将你拿住。”说着话伸手拉出宝剑。方要过去,韩棋立刻把子母阴魂缘祭起来,口中念念有词,说的是:

  “子母阴魂绦一根,阴阳二气紧绕身。练成左道先天数,罗汉金仙俱被擒。”  石成瑞一看子母阴魂绦奔他来了,金光缭绕。石成瑞一想:“我真要被他捆上,岂不丢人?”心中一急,想起银屏小姐给他的那块绢帕,告诉我说:“遇有急难之事,二目一闭,一抖绢帕,双足一跺,就能回到隐魔山来。”石成瑞今天真急了,由怀中掏出绢帕一抖,韩棋眼瞧着一片白光大作,再找石成瑞踪迹不见,子母阴魂绦坠落于地。韩棋说;“真有的,罢了,罢了,他会走了,真有点能为。走了便宜他,就是我拿住他,也不能要他的命。他是我师父的门婿,我无非是羞辱羞辱他。”大众说:“咱们回去罢。”邵华风说:“我想金风和尚这一走,必给颠僧去送信,大概济颠必来。”韩棋哈哈大笑,说:“邵大哥你把心放开了,你我等候济颠三天,他如来了,我必把他拿住,他如不来,我同你找他去。我说到哪里,就到哪里,倒叫你等瞧瞧我的法定拿人。”正说着话,就听山坡一声喊嚷“无量佛”,大众睁眼一看,来了一位羽士黄冠玄门道教。头戴青缎于九梁道巾,身穿蓝缎色道饱,青护领相衬。腰系杏黄丝练,白袜云鞋,面如淡金,细眉圆眼,三绺黑胡须,飘洒胸前,手拿萤刷,肋佩宝剑。来者老道非别,乃是本观的观主浪游仙长李妙清,他到白云岭去找白云仙长野鹤真人去下棋,今天才回来。邵华风一见,说:“李道兄久违少见!我等在这庙里挺扰了多日,你也没在家。”李妙清说:“贤弟说哪里话来,我的庙如同你的庙一样,何必说揽扰二字。”大众赶上前彼此行礼,邵华风说:“我告诉你,我的慈云观入了官了,此时我闹得有家难奔,有国难投。”李妙清说:“怎么?”邵华风说:“只因我派人盗取婴胎紫河车,在江阴县犯了案,有一个济颠和尚,无故跟我作对。我来约你助我一膀之力,大反常州府,自立常州王,捉拿济颠和尚,报仇雪恨。”李妙清说:“哎呀,不易罢?我听说济颠和尚神通广大,法术无边。咱们三清教的,有头有脸的老道,都被他给制服了。可有一节,他不找寻好人,为非做恶的人,也才找寻呢。”邵华风说;“什么叫好人坏人?我约请这二位是万花山圣教堂八回祖师爷的门徒,非得把济颠拿了,也叫他知道知道咱们三清教有能人没有?也给三清教下转转脸。”李妙清说:“众位不在庙里,都在外头,这是为什么?”邵华风说:“方才有济颠主使金风和尚马道玄前来找我做对,都说金风和尚是一位罗汉,谁知他是一个大驼龙。方才被我韩贤弟用子母阴魂绦将他棚上,现了原形,本来打算要杀他,有魔师爷的姑爷来讲情,把他放了。”浪游仙长李妙清说:“就是了,我可听说济颠和尚可不好惹,我倒没见过。”韩棋说:“我哪时拿住他,叫你瞧瞧。”正说着话,就听正南上一高喊嚷:“好一群杂毛老道,我和尚来了!瞧瞧你们有什么刀山油锅。”大众一看,是一个穷和尚。罗汉爷早把三光闭住,一溜歪斜,酒醉疯癫,脚步跄狂,由山口往前够奔。邵华风说:“韩贤弟,你看济颠僧来了。要没有你们二位在这里,我等瞧瞧就得跑,其利害无比。”韩棋哈哈一笑,说:“我去拿他。”浪游仙长李妙清一看和尚是肉体凡夫,说:“邵大哥,这就是济颠呀?”邵华风就:“就是他。”李妙清说:“谅其丐僧,何必你等众位拿他?我也不是说句大话,不用你们,我略施小术就可以把他拿住。不费吹灰之力,易如反掌,叫你们众位瞧瞧我的法力。”邵华风说:“李大哥既能拿他那更好了。”浪游仙长李妙清自己也是艺高人胆大,本来老道也真有点法术,立刻往前够奔,伸手拉出宝剑一点指,说:“来者你就是济颠僧么?’湘尚说:“然也,正是,你来打算怎么样?”李妙清说:“我听说你无故欺负三清教的人,跟我等做对,今天我看你有多大的能为?你可认识山人?”济公说:“我认识你是杂毛老道,你姓什么叫什么?”李妙清说;“山人我姓李,叫李妙清,道号人称浪游仙长,我乃是藏珍坞的观主山人。我前知五百年,后知五百年,善晓过去未来之事,善会呼风唤雨,撒豆成兵,搬山移海,五行变化,有摘星换斗之能,拘鬼遣神之法。仰面知天文,俯察知地理,伴变化,观气色;排兵布阵,斗引埋伏,样样精通。你要知道我的利害,趁此认罪服输,跪倒给山人碰头,叫我三声祖师爷。山人出家人以慈悲为门,善念为本,有一分好生之德,饶你不死。如若不然,我当时将你拿住,你悔之晚矣”和尚哈哈一笑,说:“好孽畜!你体要说此朗朗狂言大话。大概你也不知道我和尚老爷有多大的来历,今天你跪倒给我磕头,叫我三声祖师爷祖宗尖,我也不能饶你。”李妙清一听,气往上冲,伸手由兜囊掏出一宗法宝,名日“打仙砖”,祭起来口中念念有词,这砖能大能小,起在半悬空,照和尚头顶压下来,如同泰山一般。和尚哈哈一笑,口念六字真言:“奄嘛呢叭迷哞!奄,赦令赫!”立刻打仙砖现了一道黄光,坠落于地。和尚说:“这就是你的宝贝呀?这不行,我和尚老爷不怕。你还有好的没有了?”李妙清一听,气往上冲,说:“好颠僧!竟敢破我的法术?待我再来拿你!”一伸手由兜囊掏出捆仙索,祭在空中,口中念念有词,随风而长,照和尚锁来。和尚用手一指,口念六字真言,捆仙索也坠落于地。李妙清一看就愣了,旁边神术士韩棋微然一笑,说:“济颠僧虽是凡夫俗子,倒有点来历,你们拿不了他。”就伸手拿出子母阴魂绦,赶奔上前,说:“李道兄闪开了。”立刻李妙清一闪身躲开了,韩棋说;“济颠,这是你自来找死,休怨我来拿你。”说着话把子母阴魂绦一抖,口中念念有词。不知济公如何敌挡,且看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