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公全传 第二百二十二回 金山寺永寿施妖法 小昆仑赌气找济公

作者:《济公全传》

  话说小昆仑郭顺听和尚说话不通情理,自己有心要翻脸。后又一想,是非只因多开口,烦恼皆因强出头,我何必跟他为仇做对?想罢,这才说:“和尚,你不必跟我动怒,山人我解劝你为好。再说这庙中方丈乃是凡夫俗子,你何必欺负他?你要找和尚,总找那找得的,和尚你又怕不敢找。”黑脸和尚说:“哪个我不敢找,你只管说!”郭顺一想,现在济公大概回了庙,我叫他去找济公,济公必把他治了,叫他碰个钉子,省得他大肆横行。想罢说:“和尚,你敢到西湖灵隐寺去找济颠么?”黑脸和尚哈哈一笑说:“你既说叫我找济颠和尚,那容易。”说着立刻一点首说:“来。”只见由外面又进来一个黑脸和尚,也不知道是哪来得这样快。这和尚进来一声喊嚷说:“我乃千载长修是也。”说着话,来到大殿以前,说:“师父差我哪旁使用?”万年永寿说:“徒弟,我派你到西湖灵隐寺把济颠给我拿来。”这千载长修和尚一声答应,说;“遵法旨。”立刻吱溜一晃脑袋没了。少时来到灵隐寺门首,迈步就往里走。两个门头僧说:“找谁?”黑脸和尚说:“我乃千载长修是也。”门头僧还要拦阻,黑脸和尚用手一指说:“打。”门头僧身不由己,自己就打嘴巴,往里就跑。干载长修也是来到大雄宝殿,往供桌上一坐,门头僧吓得到里面去回禀广亮。广亮一听胆子小,不敢出来,赶紧回察者和尚元空长老。广亮先跪倒行礼说:“回禀老方丈,外面来了一个黑脸和尚,口称叫千载长修,把门头僧打了,他上了大殿的供桌。”老方丈乃是九世比邱,说:“好孽畜大胆,无故前来搅闹佛门善地。你去叫道济的徒弟悟真去拿他。”广亮立刻找孙道全把这件事一说,孙道全说:“我去。”这才立刻来到前面大雄宝殿一看,果然是一个黑睑和尚在供桌上坐着,头上有一股黑气。孙道全一看赶奔上前。举宝剑照定和尚脖颈就是一剑。和尚就闭着眼,没留神这剑真砍上了,砍的这黑和尚一伸脖子,一道白印。孙道全说:“好孽畜,无故前来挑闹佛门净地,还不退去!”黑脸和尚张嘴照定孙道全喷出一口黑气,孙道全赶紧念护身咒,拨头往外就跑,说;“好利害!”话言未了,只听山门里一声喊嚷:“无量佛!”孙道全一看,来者乃是神童子褚道缘,说:“好孽畜大胆,持山人来拿你。”伸手由兜翼掏出八宝装灿云光袋,照定妖僧一打,手中掐诀,口中念念有同,立刻把这黑脸和尚装到里面。褚道缘说:“倒出他来瞧瞧,是什么东西。”往外一倒,众人一看,现了原形,是一个大驼龙。褚道缘一看,说:“你真把和尚糟蹋苦了。”书中交代:他师父原本也是一个大师,却为什么到金山寺去闹呢?这内中有一段原故。原本这山寺山下,当初没有这道买卖街。金山寺老丈想庙里有三百站堂僧,无所事业,素日净吃闲饭,日用太大,老方丈拿出银钱来修盖房子,赁①给人开买卖,所为有烧香进庙人等,也可以作乐。又造了四十只渔船,赁给打鱼的,一天要一两银子。在他这山卖鱼,得给他庙里拿鱼税,每月多进钱若干。

  ①赁(lin):租借。   这个万年永寿奉龙王之令,在这里把守江口,有这些打鱼的,终日伤了他的子子孙孙不少,故此他一恼,才来到金山寺跟和尚做对。焉想到郭顺用话一激他,他这才派他徒弟来到灵隐寺搅闹,不想被褚道缘用装仙袋将他拿住,倒出来已然现了原形。褚道缘不忍伤害他,这才说:“孽畜,你无故前来搅闹,现应将你结果了性命。山人有一分好生之德,饶你这条性命。还不快去。”这驼龙慢慢爬出了山门,好容易驾起风来,竟自去了。他刚走,济公由外面脚步踉跄回来了。书中交代:济公怎么倒后来呢?这内中有一段隐情。原本济公由常州府出来,和尚顺大路饥餐渴饮,晓行夜宿,这天走到金家庄。猛然抬头一看,有一段妖气直冲霄汉。和尚一按灵光,口念南无阿弥陀怫,善哉善哉,你说不管?我和尚焉有不管之理!罗汉爷本是佛心的人,既知道,就要管。和尚有来到先知之能,这裹住着金好善,家中大财主,最好做善事,无故把儿丢了。老员外各处贴告白条,如有人给送信必有重谢。今天罗汉书正走在这里,总算行善的人家,该当逢凶化吉,遇难呈祥。和尚来到金好善门首一打门,管家出来,和尚说:“辛苦辛苦。”管家说:“和尚,你来此何干?”和尚说:“顿劳管家,你到里面就提我和尚,乃西湖灵隐寺济颠僧,前来拜访。”管家叹了一声,说;“和尚,你趁早去罢。你要头半个月来,我家员外必有一番的应酬。我家员外最好斋僧布道,人称叫金好善,你必是慕着名来的。这几天你来得不凑巧,我们员外愁得连饭都不吃了,你想你这不是白碰钉子?”和尚说:“有什么愁事呢?”管家说:“和尚你要问,我告诉你。这件事真新鲜,我们员外跟前就是一位公子,今年十八岁,原本是个文秀才,在我们这北边庄子有花园子,在那里念书。无缘无故,把我家公子丢了不知去向。我们员外各处贴告白条,直到如今音信皆无,各处都找遍了、我们员外愁的了不得,这样的善家按说不应当出这样逆事,你想我们员外哪里还有别的心思。”和尚说:“这个事不要紧,我就为这样事来的,你回禀你家员外,就提我和尚知道你家公子的下落,保准把你家公子给找回来。”管家一听说:“这话当真么?”和尚说:“真的。”管家半信半疑,这才赶奔里面。老员外正在书房坐着发愁,管家进来说:“回禀老员外,外面来了一个穷和尚,他说他是西湖灵隐寺济颠,特意前来拜访老员外,他说他知道公子爷的下落。”老员外正在无计可施,一听这话,求之不得,赶紧往外就跑。来到外面一看,见和尚褴褛不堪,穷脏之极,这才说:“和尚请里面坐。”济公一看这位老员外长得慈眉善目,头戴逍遥员外巾,身穿宝蓝缎员外氅,白袜云鞋,面如三秋古月,花白胡须,精神百倍。和尚这才往里走,来到南倒坐厅房一二看,屋中很讲究,所有摆设不俗,一概都是花梨紫檀构木雕刻桌椅,名人字画,条山对联,工笔写意,花卉翎毛。金好善说:“和尚请坐。未领教和尚贵宝刹在哪里?上下怎么称呼?”和尚说:“我乃西湖灵隐寺,上一字道,下一字济,讹言传说济颠僧就是我。”金好善一听,知道济全名头高大,连忙施礼,说:“原本是济公活佛。长老来了,这可是活该,求圣僧大发慈悲救找罢,我跟前就是一个小犬,今年十八岁,尚未成家,考取了一个童生,素日就知道念书,并无别的外务。在我这北边我有一座庄子,那里有花园子最清净,他在那里攻书,有几个书童伺候。忽然那一日把我儿丢了。我派人到处找遍了,并无下落,素日他并没有歪邪之道,现在会没了,我各处贴告白条,直到如今音信皆无,求圣憎慈悲慈悲,给占算占算,倒是怎么一段情节?”和尚说:“你不用着急,我知道今天三更至五更,我准把你儿找回来,叫你父子团圆。你先摆酒咱们吃饭。”金好善一听,心中甚为喜悦,赶紧吩咐摆酒。家中擦抹桌案,把酒摆上,老员外陪着和尚吃饭。和尚吃着饭,偶然一打冷战,和尚说:“好东西,少时我就找你去。”金好善说:“圣僧上哪找去?”和尚说:“你不用管,我必给你把儿子找回来。”吃饭完毕,和尚这才告辞,要去搭救金公子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