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寤钟 第十回

作者:《警寤钟》嗤嗤道人

  湛湛青天不可欺,举头三尺有神知。

  劝君莫把生身负,及听轰轰悔是迟。

  再说杭童吃完饭,出门做生意,果然生意茂盛。走去就遇着一船绿豆客人正要发行,他就领头去挑,一直挑至日中,豆还有半船。正挑得兴头,忽闻街上人说道:“天要变了。”杭童就抬头一看,只见鲜红日头,被一朵乌云罩住,心中有些疑惑,道:“一个绝好晴天,怎的登时变下来?”遂将箩担放下,向客人道:“我腹中甚饥,去吃了饭,才来再挑。”客人着急道:“天色已变,就急急的赶着挑,还怕落下雨来,怎么迟得一刻。待你们挑完,我另把几分银子与你们买酒吃,只要你们快些替我挑。”杭童只得又去挑。再抬头一看,见天上云生四角,雷声隐隐,心内大疑,只是撇撇的乱挑,觉道有些胆寒。又放下箩担,道:“委实饥饿得紧,待我回去吃一口就来。”

  客人道:“顾不得你,我恨不得再寻几个人来挑,那里还有得让你去?你难道没眼睛,你也抬起头来看看,这是个什么天色,也不该说去的两个字。”杭童见说叫他看看天色,越发毛骨辣然,那里还敢抬头去看?低着头只是要走。客人发急道:“你这人好不晓事,天是这样个光景,还只管不顾死活要走,你若饥得慌,我先买两个烧饼,来与你点着饥。”随即就叫主人家,买上数十个烧饼,来与他众人们吃。众人各拿几个,做三两口吃得精光,他拿两个在手,动也不曾动,连外边芝麻也不曾少却一颗。这烧饼好似是个对头一般,那里吃得下一口?料然不能放他脱身,没奈何放下烧饼,又去挑了两担。顷刻间,天色渐渐黑了下来,耳中只听得雷声轰轰,渐渐响得高,来得紧,却像只在他头顶上旋。着实害怕道:“这遭断来不得,你就不要挑钱与我,也是小事,你就打死我,也不能从命。”竟丢下箩担竟走,客人死命扯住,只不肯放。天上忽又打了一闪,越发眼花缭乱。杭童急了,怒嚷道:“我除不要你钱便罢,怎只管?住我,难道我是你买到的家人,注定该替你挑完的。”遂一交睡在地下,发赖道:“你来打死我罢。”客人见他这个赖腔,不要强他,只得放手。杭童脱身扒起就走。

  才转过脚,走上两三步远,愈听得雷声响动,旋来旋去,正正的在他顶门上响,一发慌张。正待要跑,面前迭连几个闪电,猛然豁喇喇一声响亮,半空中起了个大霹雳,如碎磁声震得山摇地动。杭童吓了一跌,扒起身就鼻中闻得硫黄焰硝气味,触入眼中;只见遍地火光,渐渐绕到身上来,惊得魂不附体,抱着头飞跑至家。见母亲抱着遗姑正站在门口,连忙跪在地上,扯着母亲衣服哭道:“母亲救我!母亲快些救我!”把屠氏吓上一跳。那屠氏正在门首望着儿子回来吃饭,见他这般光景,忙扯他进门,问道:“你为着何事,这等慌张?”杭童大哭道:“如今天雷要来打我,求母亲救孩儿一条狗命。”遂将父亲梦中言语告诉。又道:“孩儿从今改过,再不敢无状,母亲快解怀来。”说犹未了,猛然大雨倾盆,雷闪愈急,屠氏吓得慌忙,把遗姑放下,将怀解开,搂抱儿子在怀大哭。杭童忙跪下舐乳。霎时雷声闪电,如雨点般在屋上,与门外乱响乱闪,打得屋上砖瓦片片飞扬,烟雾罩住房屋。忽然响闹中,门外滚进一个大火团来,就地一个霹雳,振得屋也摇了两摇,满屋火球乱滚,硫黄扑鼻。那雷声闪电,只在屠氏身上左右前后头顶,团团旋绕,好不怕人。杭童心胆皆碎,惊得跪在母亲怀中,只是舐乳,口中喊:“亲妈妈救我。”屠氏亦吓得死紧的搂着儿子,再不放松,也一味哭叫道:“雷公爷爷,可怜我年老止得一子,望神天老爷救我儿子的贱生。”那雷电越响亮的凶险,险些把一间房屋震倒。忽然一个大闪,几乎连心胆俱照将出来。随闪就是一团火球,竟滚进屠氏怀中,就怀中起了个霹雳,将杭童头发烧得精光,俨像有人擒拿他一般。杭童大喊,紧紧钻在母亲胁下,屠氏拚命只紧紧抱着,口内念佛保佑。转眼怀中那个火球,复又滚出,在地上滚了两滚,又猛然一个大电,接脚就是一个大霹雳,如天崩地塌之声,竟将屋内一壁后墙打倒。遂寂然无声,风息雾散,满室清明。霎时外边雨也住了,依旧红日当空,只是硫黄气味方圆数里尽闻,三日方止。

  屠氏见雷电已去,才将儿子放出,虽不曾打死,却烧得焦头烂额,屠氏身上与胸前,却一些未损,真也奇怪。杭童与母亲出来一看,只见自己屋上,砖瓦片片粉碎,房屋木料俱烧得半焦,地上砖头石块,堆如山积。望望人家屋上,却毫厘未损,再回头看看自己住屋,连房子也歪在半边,吓得不由不胆战心惊。正是:不孝儿孙休忤逆,但看今日是何形。

  杭童感激母亲,跪下磕了几个头,叩谢活命之恩。在家调理了几日,收拾好墙屋,才出门依旧去做生意。倒亏雷神之力,果然发个狠,整整就好了半年,不与母亲淘气,不当做的也去做做,不当叫时也去叫声,竟如一个大孝之人。

  谁知心性不长,虽然一时勉强,却恶性入骨,再不能改。日复一日,事久就冷,他竟渐渐忘怀,又没个人好日日题他说天雷要打。母亲又到底是疼他的,见他受过一番苦恼,心转怜念,凡事只是忍耐让他,他却依然将旧时手段,不知不觉又尽数搬出。

  一日,买了斤肉来家,要请个朋友,叫母亲整治。屠氏道:“我吃斋的人,怕弄荤腥,就是弄出来,也不中吃,还是你自己整治的好。”杭童满心不快道:“不弄便罢,何必琐碎,求人不如求己,难道你不整治,我们就吃不成了?”遂忿然自己去动手。屠氏却在锅下烧火,及至肉好,杭童先盛起一小碗道:“待我落下些,留着明日吃饭。”随手放在一张破厨柜里,然后再盛起锅内的。又热上一壶酒,不一会请将客来,大家大嚼。这屠氏抱着遗姑,在锅上热酒,遗姑因要肉吃,只是乱哭乱喊。屠氏瞒着儿子,开了厨柜,悄悄偷了一片肉,递在他手中,方才住声。要关厨柜门,忽听得儿子乱嚷酒冷,叫快暖热的来。屠氏遂忙来烧火暖酒,竟忘却关柜。不知那里走来个猫子,公然走来,老实的紧,钻入柜内独乐,将一碗杭童的性命,偏背享得光光,还怕你招怪,又替你把碗儿洗得干干净净,才伸腰作谢而去。

  屠氏那里知道,一心趱着热酒,弄得手忙脚乱。将遗姑手中一片肉,失手挨落地下,黏了一团的灰。那遗姑这这小人儿却也可恶,转会学老子行事,就兜屠氏脸上连抓了两把,自己反杀的喊哭起来。任凭屠氏百般哄诱,再哄不住。杭童听见女儿啼哭,跑将来反把母亲一顿肥骂,亏众人苦劝方住。屠氏恐众人笑话,不敢哭泣,含着眼泪坐在锅下。那遗姑还不住哭,屠氏没法,又抱他到柜边来,指望再偷一片与他,见柜门大开,便道:“早是起来看看,怎么就忘关柜门?”就慌忙走近前一看,倒有一只雪白的碗,那里有半点骨头?屠氏惊吓道:“闻得他说,要留到明日吃饭的,怎连忙又拿去吃起来?这些客也尝过了,人家请你,还该装个斯文体面,怎菜也要添添,岂不好笑。”遂不放在心上,将柜关好,那遗姑还哭声未绝,指着窗外说:“猫子来。”屠氏回头一看,只见房檐上,一个大黄猫,吃饱立在房上狂叫,还思量把些余汤余汁,与他凑饱一般。屠氏猛然想起,说:“不好了,我的老性命葬送在这畜生身上了。”

  不知后事竟是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