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寤钟 第十五回

作者:《警寤钟》嗤嗤道人

  鬼蜮舞智,蛇虺逞能,巧安排设尽了圈圈阵。船儿已登,月儿又升,怕只怕,他那冰霜性。拜神天,多帮衬,只叫他时把舱门倚,频将窗户凭。待区区轻轻巧巧,做个钻舱进。

  右调《平江咽》接说杨二忽听敲得门响,问时,却似陈有量声音。吃这一惊不小,再侧耳细听,果然一毫不差。杨二吓得浑发战,脸上就如蜡纸也似的黄,连声叫道:“不好也,我的虚心病发了。”倒把显瑞老大一吓,忙问道:“好端端的吃酒,怎一会就发起病来?”杨二忙摇手道:“不要高声,我的病就在门外。”显瑞见如此形状,失笑道:“外边不过是个人罢了,难道是个勾死鬼不成?任凭有甚么大事,有我在不妨,待我出去打发他。”杨二忙扯住,附耳说道:“此人是适才所言那话之夫也。我昨日在他家那人面前偶然戏言,今日必然是来起火。非是我怕他,但这是个穷鬼,惹他则甚。”显瑞大笑道:“还说你是个老在行呢!自古道【撒手不为奸。】而况止说得两句趣话么,不打紧他,我开他进来,看他是怎么样的起火。”遂将门启开,只见有量笑嘻嘻走将进来,与显瑞拱一拱手道:“杨二弟可在家么?”杨二只得出来相见。看见有量满脸笑容,不像个来寻闹的,方才放心。有量向杨二道:“这两日怎不过来走走,缘何脸上觉有些黄瘦?”因见桌上有酒肴,便道:“像是这酒淘碌坏了身子,以后还该节饮为是。”杨二接口道:“连朝有些小恙,今日才好些,蒙林兄沽一壶与我起病,若不嫌残,同饮三杯何如?”有量道:“林兄乍会,怎好相扰。”显瑞道:“论理不该轻亵,大家脱俗些罢。”三人于是同饮。有量向杨二道:“我有钱把程色银子,买不得米,你有纹银可照银水兑换几分与我。”杨二沉吟半晌,答道:“银子放在我处,今日且吃酒,明日来换把你,如何?”有量点头应允,又饮数杯先告别而去。

  杨二与显瑞复又坐下痛饮。杨二见有量情怀如故,料已没事,心中甚喜。又见显瑞是个色鬼,腰间又有几两现物,因暗忖道:“我一向所去之物,正没处取偿,何不就出在此人身上。”便心生一计,向显瑞笑道:“看这穷鬼不出,倒有那样个好妻子。老兄你若不信,明早就他这钱把银子上,〔管〕教你饱看了一眼何如?”显瑞狂喜道:“足见老兄爱厚深情,碎身难报,但是怎的得见的法子?”杨二定计道:“此银他不过是买米,明早只须如此如此,管教你对面一见,你道可好么?”显瑞鼓掌道:“妙,妙,妙!”显瑞当晚就在杨二处同宿,一宵无话。  次早,有量来取银子,杨二道:“我身边也没有纹银,你既要买米,我有个熟店,我去竟替你买米,不但包你便宜,好不好还要教他管你送到家哩。你在此略略坐坐,我替你去买了就来。”有量甚喜,果然坐下守候。显瑞向杨二道:“我也陪你去走走。”二人出门买了一斗米,一齐同望海氏家来。只离有三两家门首,杨二将手指着道:“那间小小草屋内,即阿娇所贮之处也。我不便同你去,恐他认得反为不美,你自己去来,我在此等你。”显瑞遂背着那米去叩门道:“陈相公叫我送米来的,开了门。”只听得娇滴滴声音答应道:“有劳你顿在门口罢。”显瑞早已苏了半边,却悄悄躲在一壁。那海氏只道来人已去,遂开门出来取米,早被显瑞看个亲切。海氏见他还在,忙将米提进,随手把门慌慌闩紧。

  这显瑞一见海氏果然生得美丽,登时如雪狮子向火,身子就麻住做一堆,魂魄荡然,竟不忍离他门口。还亏杨二跑来,一把拖着就走,说道:“林兄,怎这样不老成,这成个什么光景?岂不被人看出破绽来,就事不谐矣。”显瑞笑道:“我的魂灵已被他勾将去了,止存个空身子在这里,那里还由得我自己做主。不是你来扯,我若再停一会,只怕连这个空身子,也要软化得没影也。”杨二笑道:“这一见打甚么要紧,就如此着魔,我不敢欺。不是我夸嘴说我还有本事,叫他到你船上来,不但图个萍水相逢,还可以做你的老婆呢。”显瑞喜得跳道”我的老爷,我的爹爹,你若能周全此事,我没齿不忘,时刻跪在升子里拜你。”杨二道:“不须性急,此非说话之所,回去与你细细商量。”二人至家,对有量道:“何如?我的说话不差,才买了一斗米,已着人送至尊府,不但便宜,又省兄许多气力。”有量感谢不尽,遂起身告别回去,不题。正是:只为人忠厚,反为鬼所愚。

  显瑞恨不得此事速成,见有量动〔身〕出去,就连忙向杨二求计。杨二道:“他夫妇归心甚切,若教他搭在你船上,顺路回家,自然乐从。且他丈夫只一味晓得读两句呆书,穷不可言;又借下若干银两,你若拚得几两银子,只说聘他做个书算先生,就包你必妥,万无一失。”显瑞欣然道:“果然妙计,虽陈平、张良亦不能出于你之上。”遂取银三两递与杨二,再三嘱咐道:“即此可作聘金,求速妥为妙,小弟暂且告别,少刻再来讨信。”  杨二送他出门,又吃完早饭,袖着银子,且打帐主法去会有量说话。恰好看见有量在街上买柴,杨二忙叫个人替他送柴家去,自己携着有量的手,同到店中说道:“弟今日替兄谋算归计,倒有个绝好机会在此,极是顺便,且又有利益。适才那个林兄,做人极有侠气,腰中甚富,他要寻个写算先生,托弟代访。弟思哥哥在此未免艰辛,不若早回故乡,再作区处。是以竭力推荐,已经说妥。他情愿出聘金三两,嫂嫂就可趁着便船回去,又不消担干系,又不要花盘费,自自在在的一直到家,岂不两便,好不安稳快活。不知哥哥意下何如?”有量听得可以回家,又不用盘费,喜欢不过,惟恐不成,那里去细细存察!极口致谢应诺不迭。杨二遂将三两银子取出,与他过过目,道:“这就是聘金,我前日替你转借的债负,他日日来催讨,左右是要清楚的,你何不算算还了他,也好大家丢手,省得他们又来咭聒。”有量道:“也说得是,就如今算算也罢。”杨二遂某处该多少,某人该若干,一顿盘算,将三两银子算得精光。还道:“某人还欠他几分,怎么处也罢,待我替你还了他罢,只当送兄买果子吃。”有量反感激他厚情,即刻又同到船上与显瑞定个期约,当面招会过。正是:只因一着错,弄得满盘空。

  有量依旧捏着一双空手回来,对海氏说知,海氏心中疑惑起来。问:“那姓林的是何等样人,你可原认得他么?”有量道:“他是送漕船运卒,与杨二老是契交,你可放心,不必多虑。”海氏闻得是杨二之友,大惊道:“杨二不是个好人,他相与的,自然也非正路之辈,切不可上他的船,快把银子还他。”有量道:“银子已还与别人,怎么处?”海氏着急道:“若如此落人圈套,你怎么主意到这个田地。”不觉泪流满面,几至失声。有量方才着慌,时已无可奈何,只落道:“待我再去追还这些银子,退还他便了。”遂急去寻着杨二,说要追银退还之事。杨二睁目嚷道:“这样便宜事作成了,你还口齿不一,银皆还与别人,怎么追得转来。你若退时,趁早拿出三两头退还他,他有了银子,怕不寻出个书算来!却单单看上了你?你快些作法,若迟到明日,就要讨他发话,连我也趣了。”有量弄得进退两难,只得垂头踱回。

  那杨二飞也似去对显瑞说知,教快如此如此而行。遂怂慂本卫转禀粮官,诬有量受雇不赴,耽误漕粮,差役立押。显瑞又纠集同伙诸人,一哄至海氏家中,不由分说,竟迫协海氏登舟。

  不知后事如何,却怎生模样,且听下回去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