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侠奇中奇全传 第十四回 施计放火盗人头

作者:《剑侠奇中奇全传》不题撰人

话说店小二棒上夜饭,二人用毕,小二收拾去了,方才捧过酒来。周顺坐在马俊对面,小二斟酒,二人饮了数巡。马俊问小二道:“你家有这房子,因何没人下店?”小二道:“这房子是孙相公的,只因今春孙相公岳父请他到争春园饮酒,不知何事与米公子闹起来,内有红面大汉,把米家丁打散,又有个黑面汉子帮助,米家二次报仇,不防两汉在孙家吃酒,石相公被黑汉打碎死了,又踢死三十五人,两个汉子逃去了,孙相公苦打成招,在秋后出决,因那些冤鬼作怪,下店之家说我家离他家不远,恐怕遇鬼。”马俊听了,方知孙佩处此地。又问:“如今孙家可有甚人?”小二说:“家人小子散了,只有两个老管家住在房后,此房写与我家开店,每日取勺米过活。前日,他家人去监内看孙相公回来说,监内牢瘟,人尽睡倒。如今罪人提到店监,只怕我公子不得生。”马俊道:“监内难道无医?”小二说:“请的不中用,要请罗大夫有手段。”马俊问:“罗大夫在这好远?”小二道:“不远,一直向东就是,有个招牌,上写罗辉庵大方脉。”小二又取两壶酒放下,说:“爷若要酒,喊。”言毕去了。马俊对周顺说:“我与兄长兴头上,实实的来此,指望救孙佩,不意病在监内。纵然救他出来不能行走,也是枉然。”周顺道:“不妨,就说害玻”马俊道:“他们不信。”眉尖一促,计上心来,欲与周顺说,然恐他害怕,待行事之时,打发回去。小二来收碗盏,拿两壶酒来,叫小二把中门闭了。小二又取水来洗脸,马俊问道:“府衙门那里?”小二道:“在前街。”说罢小二去了,二人又饮几杯。

马俊说;“仁兄坐坐,我走走就来。”周顺道:“夜深了,那里去?若有事天明去。”马俊道:“仁兄不要管,我去便来。”

便在行李内不知取了甚么东西,放在腰内,就换了衣,对周顺道:“若小二取东西,不可开门。”到天井内将腰一弯,上屋去了。周顺暗想:马俊鬼头鬼脑,黑夜出去,定会弄出事来。不说周顺吃惊,马俊在屋顶行一会,不知府衙门,正找寻,闻听得更鼓梆子声,过十数间房子,只见前面有些灯光,他就在屋上伏下,举目一望,只见前面有个照壁,盖得花绿,却不明白,又有高高大府门,门前挂着纱灯,上写“开封府正堂”五个大字,约有十几个寻更的,手执军器。马俊暗想:正是知府衙门。轻轻纵过仪门,看见高大墙垣,放有荆棘,想此处定有牢狱,马俊乘空落下。并无一人,走到神堂,只见堆得二三十个草堆。马俊想,天从人愿,就放起火来,呼呼的烧起来了,马俊回寓去了。再说狱堂失火,打更忙向前救火,惊得狱卒忙开牢门,罪人往外乱跑,幸得东西两边门关好,不曾走了一犯。衙役跑到后堂,禀知府,知府吃了一惊,倘若烧死重犯,本府如何回复上司,这是狱卒不小心。此知府姓雷名霞,科甲出身,为官清正,人称地雷青天。见火甚大,心内大惊,后见火势微了,方才放心进去。知府问道:“可曾烧民房?”差役道:“只烧神堂,犯人一名不少,点过名了。”就将值日卒责了三十杖革去。知府吩咐将案犯收县监。各处官俱来问候,雷公谢过,不言。

再说马俊见火起了方回,那周顺见马俊去了多时不回,心中疑惑不定,正要出门,马俊从屋上跳下,周顺问:“贤弟往那里去,因何此时方回?”马俊在周顺耳边说放火之事,周顺吃了一惊说:“却为何事?”马俊道:“因孙佩患病,闻得罗先生能医时症,推三阻四,若在府监,不好医治,今将府监烧了,必将罪犯移去县监,便好医治。少不得陪孙佩、罗先生在监会。

今晚不去,明日晚间行事。仁兄到后日,先回杭州,与郝大哥知道,幸孙佩病好,一同回来。”周顺道:“同来一同去。”马俊道:“兄在此处,反不放心。”二人正要安歇,只听外面喧哗,再听时,方知失火,那店主看了,依旧睡去。马俊故意问店小二:“那里失火?”小二道:“本府禁中失火,那些罪犯,总移县禁中。”当夜二人睡了。次日对小二道:“昨日房钱是今日所费,我在此卖货,不知三日五日,这锭银子与你店主。”店主心中欢喜道:“小人服侍不周。”马俊对小二道:“店中无事,同我们上街。”三人走到府前,见抛砖瓦,马俊周顺暗笑。小二引他二人到了热闹地方,三人吃些酒饭。马俊问:“米相府在那里?”小二道:“在县前。”又认了罗先生包成仁的门户,至申牌时分,三人才回。不知后事如何?且听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