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公全传 第一百七十五回 秉良心公堂释好汉 访故友夫妻得团圆

作者:《济公全传》

  话说济公禅师来到里面,给陆炳文一看,夫人、少爷、小姐都说:“圣僧,你慈悲慈悲吧!”和尚说:“我看大人这病,我说出来,你们准都不信。”夫人说:“圣僧说罢,焉有不信之理?”和尚说:“大人这肚子是胎。”夫人一听二愣,心说;“怪不得方才那个先生说是胎,这和尚也说是胎。”连忙问说:“圣僧,你看是胎怎么办呢?”和尚说:“这可跟旁胎不同,大人这是一肚子阴阳鬼胎,非得把胎打下来才能好。我和尚开个药方,到李怀春的药铺去取药去。”李怀春说:“好,师父开吧。”立刻家人拿过笔来,和尚背着人写好封上,交与家人,大人也不知和尚开的什么药。家人拿着去了,到了李怀春药铺,把字柬交在柜上,家人说:“你们先生在我们大人衙门坐着,这是灵隐寺济公开的方子,叫我来取药。”药铺伙计打开一看,上面写的是“天理良心一个,要整的,公道全分”。药铺一看,说:“管家,你把药方拿回去吧,我们药铺没有良心。”管家说:“你们药铺没良心?”伙计说:“不但我们没良心,是药铺都没良心。”管家无法,回来到里面说:“回禀夫人,药没配来。”李怀春说:“怎么?我那药铺是药皆有,怎么会没配来呢?”家人说:“你们药铺没良心。”李怀着说:“为什么我们药铺没良心?”管家说:“他说是药铺都没有良心,没有这味药。”陆炳文说:“这药方拿来我看看。”家人把方子递给陆炳文,一看是:“天理良心一个,要整的,公道全分。”陆炳文一想,说:“这药不用费钱,自己就有良心。”和尚说:“你只要有良心,就好的了。”陆炳文说:“传伺候升堂。”家人说:“大人这个样子,升得了堂么?”陆炳文说:“升堂,升堂!我做得亏心事,我知道非升堂好不了。”他刚一说升堂,肚子就往回抽。李怀春说:“大人升堂办公,医生要告辞了,我还要到别处去看病。”说罢竟自去了。且说陆炳文立刻命家人搀着,升坐大堂,给和尚搬了一个座,就在旁边坐下。陆炳文吩咐拿着监牌,提王龙、王虎、窦永衡,手下原办马雄答应,立刻到监里把王龙、王虎、窦永衡提上堂来。三个人在堂下一跪,陆炳文说:“王龙、王虎在白沙岗抢劫饷银,杀死解粮职官,有窦永衡没有?你两个人可要说公道良心话。”王龙、王虎一想:“前者已然都画了供,大人这又问,久状不离原词,我二人改不得口。”想罢,说:“大人,有窦永衡。”陆炳文勃然大怒,一拍惊堂木说:“你这两个人混帐!拉下去给我重打每人四十大板!”掌刑的答应,立刻把王龙、王虎拉下去。打完了,陆炳文又问:“王龙、王虎,你两个人说实话,到底有窦永衡没有?”王龙、王虎一想:“这必是窦永衡的人情到了,大人要拷打我二人,倒别改嘴,一口咬定。大概要把窦永衡办了,我二人许把命保住。”想罢说:“实有窦永衡。”陆炳文说:“你这两个东西实找打,再给我每人重打四十!”立刻又打,打完了又问。王龙、王虎一想:“这可真怪,前者我二人拉窦永衡之时,倒没打,这是怎么缘故呢?”二人还不改口。陆炳文又吩咐打,把两个人连打了三次,打得皮开肉绽,鲜血直流。陆炳文说:“你两个人要不说良心话,我生生把你两个打死。到底有窦永衡没有?”王龙、王虎一想:“这个刑受不了啦!再说有,还是打。”二人无法,说:“回禀大人,没有窦永衡。”陆炳文说:“这不错了,人说话要有良心,本部院有良心。我知道窦永衡是好人,你两个人仇攀,是没有窦永衡。”接着吩咐:“来呀!把窦永衡的锁镣砸了,我将他当堂开放。”旁边众官人一瞧,大人这是无故疯了,书办赶紧过来说:“回禀大人,窦永衡在白沙岗打劫饷银,杀死解饷职官,情同叛逆。再说大人已然都定了案,奏明皇上,大概这个案必是立决,不久就有旨意下来。大人这里把窦永衡放了,那如何使得?”陆炳文说:“你休要多说,我有良心。皇上他没我大,大凡现官不如现管,我要放窦永衡,皇上他管不了我。”书办一听,这更不像话了,说:“大人要放窦永衡,书办了不了,大人先把书办革了倒好。”陆炳文说:“革你不费事,来贴革条,先把他革了。”立刻写了革条贴上。原办马雄也过来给刑廷磕头说;“回禀大人,窦永衡放不得的。”陆炳文说:“怎么?”马雄说:“大人想情,窦永衡谋反大逆,已画了供,大人给秦丞相行了文书,秦丞相已然知道。大人再把他放了,秦丞相再要问这案,大人怎么办?”陆炳文说:“你放屁!秦丞相他管不了我的事。他做他的丞相,我做刑廷,他管不着我,我有良心,窦永衡是好人。”马雄说:“大人要放窦永衡,先把下役革罢。”陆炳文说:“革你不费事,来贴革条,把马雄给我革了。”手下众官人,一个个吓的往后倒退,谁一拦就革谁,众人都不敢言语了。陆炳文吩咐来人:“把窦永衡手铐脚镣砸开了。”手下官人,立时把窦永衡的大三件摘了。陆炳文说:“窦永衡,本部院知道你是被屈含冤,你是个好人,我将你当堂开放。”窦永衡心中纳闷,心说:“这是怎么一段情节?”抬头一看,济公在旁边坐着呢。窦永衡倒瞧着发愣,和尚说:“混蛋你还不快走!等他明白过来,再叫人把你锁上呢!”窦永征这才明白,赶紧往外走。来到衙门门首,就听门口众官人大家纷纷议论,这个说:“咱们大人无故放窦永衡,这事可新鲜!”那个说:“你听信罢,早晚他这个刑廷决做不长了。”窦永衡一出衙门,只见对面两个骑马的,都是长随路的打扮,来到刑廷衙门门口,翻身下马。来者这两位骑马的,非是别人,乃是秦丞相两位管家大人秦安、秦顺。皆因陆炳文把济公锁了,街上全都吵嚷动了,传到秦相府。秦相府的家人,都感念济公的好处,前者济公初入秦相府之时,是家人每月多增三钱银工钱,是济公出的主意。今天听说刑廷把灵隐寺济公锁了去,有人回禀了四位管家大人,大管家秦安一听,说;“好一个胆大陆炳文,竟敢把相爷的替僧锁去了,这分明是羞辱丞相爷的脸面!”立刻进去一回享秦相,相爷一听,大大不悦,叫家人:“拿我的片子,赶紧到刑廷的衙门,就说我请济公即刻就来。”管家秦安、秦顺拿着相爷片子,故此忙奔刑廷衙门来,不言讲二位管家请济公,单说窦永衡出了龙潭虎穴,自己有心回家吧,又不敢回去,遭这样官司,不晓得家里抄了没抄。自己一想:“先到杨猛陈孝家去打听打听,再作道理。”想罢,这才来到杨猛、陈孝门首。一打门,杨猛、陈孝正同周望在里面一处谈话,听外面打门,陈孝出来开门,一看是窦永衡,陈孝倒一愣,说:“窦水衙你怎么会回来了?”窦永析说;“陆炳文当堂把我放了;到里面我细对兄长说。”陈孝说:“你来好了,你妻子也在这里,你内弟周望也在这里,你进来吧!”窦永衡同着陈孝来到这里面,周望一见说:“姐丈,你怎么会回来了?官司怎么样了?”杨猛一瞧也乐了,大众彼此行礼,窦永衡就把方才陆炳文当堂开放,怎么革书办官人,挤公在堂上坐着。这话从头至尾细述一遍,杨猛、陈孝、周堃三个人方才明白。窦永征就问周堃,“你打哪里来?”杨猛、陈孝说:“窦贤弟,你还不知道,你的官司被人家买盗攀赃入了狱,你妻子被花花太岁王胜仙诓了去,搁在合欢楼。”杨猛、陈孝就把以往从前,怎么找济公,怎么周堃到王胜仙家里杀入,济公怎么施佛法把众人救出来,火烧合欢楼之事,如此如此一说。窦永衡一听,吓得毛骨悚然,说;“原来有这些事,令人可怕!”陈孝说:“这件事要没有济公,可就了不得了。窦贤弟你今天既来了,咱们是合家欢乐,我预备点酒菜,痛饮一番。今天听听信,明天你们哥俩带领弟妹好逃走,临安是住不得了。杨贤弟,你陪着窦贤弟、周堃弟说话,我去买菜去。”说着话,陈孝出去买菜。工夫不大,见陈孝回来了,什么菜也没买来,脸上颜色更变。众人问:“怎样陈兄长没买菜来?”陈孝说:“了不得了,京营殿帅传下令事,水旱十三门紧闭,各街巷口扎驻官兵,按户搜拿窦永衡。”众人一听,唬的神魂皆冒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