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公全传 第二百二十一回 沈妙亮智救悟禅 常州府出斩妖道

作者:《济公全传》

  话说济公禅师听悟惮烧了圣教堂,这罗汉爷有未到先知,就说:“悟禅,你给我惹出一场魔火之灾,这也是天数当然。悟禅,你快走罢,你要再不听我的话,你不算是我徒弟。”悟禅听这话无法,不敢违背师父,这才告辞,回九松山松泉寺,竟自去了。知府顾国章这才传伺候升堂,壮快皂三班吓喊堂威,顾国章升了官座坐堂,吩咐将邵华风带上堂来,即刻将邵华风带上公堂。此时邵华风自己心中难受,后悔晚矣。知府把惊堂木一拍,说:“邵华风,你在我本地面招聚贼众,使人采花,陷害黎民,拒捕官兵,率众劫牢反狱,所作所为,还不从实招来,免得皮肉受苦。”邵华风事到如今,自己一想,不招也是不行,莫若从实招认,省受严刑。这才说:“大人不必动怒,我有招,只求大人开恩,我只求速死。”知府叫招房先生①给邵华风写了亲供,当堂画押。顾国章吩咐将邵华风钉镣入狱,这才退堂,在书房陪着济公吃酒。次日一早给上行文司,晚间上宪札伤下来,将邵华风就地凌迟处死。知府说:“圣僧暂且别走,明天在西门外斩邵华风,求圣僧给护决,恐贼人有余党抢劫法场。”和尚说:“就是罢。”次日知府调本地面城守营官兵二百名,护押差事。请济公一同押解邵华风。赶奔西门外法场,来到西门以外,在北面搭着监斩棚,摆着公案桌,知府同济公在棚里一坐,瞧热闹人拥挤不动。刚要剐邵华风,只要正南上来了两个人,和尚一看说:“了不得了,我的仇人来了!”知府大吃一惊,只说有人来劫法场呢。抬头一看,见来者两个人,头里走的这人,头戴绿绫缎四楞巾,身穿绿绫缎遥氅,周身绣团花朵朵,足下白袜云履鞋,面如三秋古月,发如三冬雪,须赛九秋霜,海下②一部银髯。后面限定一人,穿蓝长褂,也是这样的眼色。

  ①招房先生:即旧时在公堂上作记录负责犯人画押的官役。`②海下:指人脸部。“颏(ke)下”,即下巴的部位。   来者非是别人,头里是天河钓望杨明远,后面是桂林樵夫王九峰。书中交代。那天小悟禅把圣教堂放着火,他也跑了,沈妙亮也跑了。八魔下山并没见着紫霞真人、灵空长老,卧云居上灵霄袖占一卦,说:“了不得了,众位弟兄赶紧回山。”众人到了山上一看烈焰腾空。灵霄赶紧用宝剑望空一指,立刻一阵暴雨,把火烧灭了,灵霄说:“好一个济颠僧,竟敢使恶徒烧毁我这圣教堂,我必要报仇雪很。”当时拘六丁六甲,照就把圣教堂照样修好,今天灵霄下山找济颠和尚,天河钓叟杨明远、桂林樵夫王九峰说:“掌教大哥,不用你亲身前去。有事弟子服其劳,割鸡焉用牛刀,待我二人前去。”灵霄说:“你二人要去也好。”天河钓叟、桂林樵夫,这才由万花山驾云下了山,方来到常州府,正赶上济公在法场护决。济公一见,连忙上前说:“二位来了。”杨明远一看,说:“好颠僧,我来找你!”和尚说:“二位有什么事?把邵华风杀了,你我到知府衙门去说。”杨明远说:“也可。”这才立时先把邵华风剐完了。济公同杨明远二人连知府等,一同回归常州府衙门,把杨明远让进花厅,济公叫知府派手下人先给摆一桌酒席,济公同杨明远、王九峰落座吃酒,酒过三巡,和尚说:“二位来找我,打算怎么样呢?”王九峰说:“只因我徒弟被你烧死,你又使你徒弟烧我们的圣教堂,我来找你报仇。咱们也不用这里说,你跟我二人上万花山去,有什么话再说。你要不跟我们去,可别说我等把你拿了走。”和尚说;“你二应先不用忙,我和尚今天也不用跟你们上万花山。我现在还有点事,等我把手里的事办完了,咱们本月十五在金山寺见罢。”杨明远一听说:“就是,谅你也跑不了,既然如是,十五在金山寺见,我二人这就告辞。”济公把二人送出衙门,二人驾起祥云,竟自去了。和尚回到衙门,知府顾国章说:“圣僧定规十五金山寺现怎么样?”和尚叹了一声,说:“你也不用问,非你可知。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我和尚还要回灵隐寺见见老方丈,请请安,你我再会罢。”知府说。“圣僧要走,我这里谢谢,给圣僧带点盘费。”和尚说:“我不要盘费。”说着话,和尚立刻告辞,知府送出衙门,拱手作别。和尚刚走后,外面有夜行鬼小昆仑郭顺,来到常州府找济颠。书中交代:郭顺由天台山上清宫下山,朝金山、钟山、焦山,路过常州府,找销产化斋,听本地有人纷纷传言,在西门外出斩邵华风,济公监斩。要不是灵隐寺济公禅师,谁能拿得了邵华风。小昆仑一听,济公现在常州府。我何不去望看望看济公。想罢,郭顺这才来到常州府门首,一声“无量佛”,说:“烦劳众位班头,到里面回禀一声,山人我姓郭名顺,我乃天台山上清宫的,前来拜访济公。”当差人等一听,说:“道爷,你来晚了,济公今天刚走,已回了灵隐寺。”郭顺说:“这就是了,我就告辞。”这才自己够奔镇江府金山寺。这天来到金山寺,山下一看,见庙前山下一道买卖街,热闹非常,江内来往渔船不少,烧香进山人等男男女女,拥挤不动。小昆仑郭顺方来到庙门以外,只听庙内人声鼎沸,一阵喧哗。郭顾一听一愣。书中交代:怎么一段事呢?金山寺这座庙,原本是一座大丛林,庙内有三百站堂僧,老方丈叫元彻长老,跟灵隐寺远瞎堂元空长老是师兄弟。庙里香火甚旺,常有责官长者夫人小姐来烧香。那一天,忽然来了一位和尚,身高一丈,膀阔三停,面如刀铁,粗眉环眼,长的凶恶无比,也不知从哪里来的,迈步往庙里就走。门头僧赶紧拦阻,仇“和尚,你是哪里的?”这黑脸和尚说:“好孽障,你敢拦我!只因你们这庙中僧人不守清规,无故生货利之心,洒家特意前来管教你等。我乃万年永寿是也,你们这些东西该打。”用手一指说:“给我打。”门头僧吓的拔头就往里跑,立刻身不由己,两个人自己每人打了自己十个嘴巴,跑进去了。这和尚一直起奔大殿,用手一指,大殿门就开了,这僧人进去就在佛爷头里供桌上一坐。门头僧先回禀监寺道:“现在外面来了一个和尚,黑脸膛,往庙里走,我们一拦,他说他是万年永寿是也,说咱们庙里众憎不法该打,用手一指,我们不由得自己就打了自己十个嘴巴,他到大殿供桌上坐着了。”监寺僧人一听,来到外面一看,果然在大殿供桌上、坐着一个和尚,黑脸膛,一双金睛突暴。监寺的说:“好大胆的僧人!竟敢无故来搅闹佛门善地,你是何人?卿黑脸和尚说:“我乃万年永寿是也。皆因你等无故生货利之心,陷害我的子子孙孙,我等来报仇。你这恶僧该打。”立刻用手一指,说:“给你打。”监寺的不由得自己伸手打自己的嘴巴,吓得监寺的拨头往后就跑,回禀老方丈元彻长老。元彻长老一听,说: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。好孽障大胆,待我去看看。”老方丈来到前面一看,说:“你这僧人为何无故前来搅闹佛门善地?”这黑睑和尚说:“你这和尚生货利之心,不守清规,不安本分,糟蹋生灵,我特意前来将你逐出庙去。”用手一指说:“打。”老方丈不由己,自己打了自己二十个嘴巴。老方丈臊的面红耳赤,归到后面,也不知道这黑脸膛和尚,是怎么一段情节,天天要打老方丈三遍,今天已然第七天,正要再打老方丈,小昆仑郭顺一看,说:“无量佛。上面僧人你为何施展法术打他?你也是和尚,彼此僧赞僧,佛法兴,道中道,玄中玄,红花白藕青莲叶,三教归真是一家,你打他你也不好看。依我说,看在山人的面上,饶了他罢,不必跟他做对。”黑脸和尚说:“你是哪来的老道?胆敢多管闲事,你要多嘴,我照样打你。”郭顺一听,气住上撞,当时要跟和尚翻脸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