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商野史 第一回

作者:《夏商野史》钟惺

  话说禹王乃黄帝的玄孙,姓姒氏,鲧之子。母名志,号修己,有莘氏女。修己未生禹时,见有流星贯昂,梦接而意感有孕。又吞神珠薏苡,至岁壹月--尧帝戊戌五十八年六月六日,修己胸坼而生禹于僰道之石纽乡,即今四川龙安府、石泉县石纽村,禹穴是也。禹生得身长九尺二寸。尧时,洪水滔天,鲧治水无功,被舜所殛。禹降在匹庶,舜举禹,使续父业。禹伤父鲧功不成受诛,乃劳身焦思,欲盖父愆。当时,他应帝命,去治水。

  禹始娶涂山氏之女,名憍,生子启。甫四日,禹往治水,别涂山氏而去。启呱呱而泣,禹弗视而去。帝舜又使伯益掌火,领朱虎,熊罴偕禹行水。禹又用方道彰、宋无忌二人为风火二将,道彰能降风百里,无忌能口吐烈焰。又用冯迟、冯修、江婔、江妃为水将,二冯多力善决,二江多巧善泪。又用禺强、庚辰二人为左右将,二人俱力举万钧,能鞭山凿石,驱凶捉怪。又用章亥、鉴亥为步将,日行千余里。这恰是天地合该成平,大禹合该有天下,故天降之多神人助他。因用禹治水时,不怕山灵水怪,深渊可以见底,幽洞可以开门,鬼幻可以使他,主形神异可以识他。性情行划几多奥妙,山川识尽几多幽玄。精物至德愈明,圣身无疠,所以叫作神。禹初治洪水,先观于河,见白面长人鱼身,出曰:“吾河精也。”授禹河图而退,人于渊。

  且说神禹每行一地,先自己登高相视地脉。见有山林蒙翳,阴气晦昧,土脉难明。水势难通处,又见有川泽草莽多藏怪物,人民难到处,这原都是干地,被大水浸没久了,如此纷杂,因此人无行道,水愈不行。俱命伯益领风火二将方道彰、宋无忌放起一把无情火焚之,神鬼精怪、毒蛇猛兽奔窜而去。为祸者,命左右将擒之;不为祸者,驱逐他去便休。凡异禽奇兽,命伯益记其声名,异宝取供用。山川之神,用物祭祀之。水浅处,命二冯决去其壅滞;深处,命二江直穷到底。山石为梗处,命左右将攻去之。远近程途,使章亥步之。

  话说神禹治水,书所记始于壶口之山,其治龙门也。凿吕梁之石为砥柱,为三个门,以通水。南曰鬼门,中曰神门,北曰人门,是为禹门。闲话休题。  且说治水在中山的事迹说起。你道先到哪一个地方?先到甘枣之山。这山,洪水所出处,其西流至于河。山上出些什么对象?出杻木,葵本而杏叶,黄花而荚实。又有个兽,生得如(虽犬)。有个老鼠,背上有文,名叫作(虽犬),被众人拿住。禹王却也不知,叫诸将来问:“这鼠叫甚名?这兽叫甚名?”诸将未及答应,不知这些兽皆自古至今成了精的,所以它会说话。那□精便道:“圣人,我名叫作虺,那文鼠叫作熊。这鼠,人吃它,可医治得病瘿的症。”文鼠在旁道:“你害杀人,若此中有人病瘿的,却不误了我性命?”禹王道:“勿惊,我们视众生如一体。你既不害生灵,我也决不杀汝。”虺又报了这些草名,禹王便发放虺、鼠二精去了。(虽犬)精去了又回,报禹王道:“蒙圣人赦宥,此去二十里,有个历儿山,其上有个木,名楝,又名枥。这木生得茎方叶圆,开黄花,结实似栋,如指头大,色白而黏,可以浣洗衣裳。人吃它不会忘记事。又东十五里,有个渠猪山,多豪鱼,生得似鳝一般模样,喙是赤的,尾是赤的,它的羽毛医得白癣。前去脱扈山,有草如葵,名植楮,鼠见它则惧。吃了这草,令人不昧。金星山多天婴,生得如龙,骨可以医痈病。牛首山有劳水,西注于潏水。这水里多飞鱼,生得如鲋。吃他可已痔衕之疾。我只晓得这些,其它不晓得了。”禹王道:“这也是你好意,前面也不劳你说。”虺精叩头去了。禹王历这几处,果如虺精所言。至了霍山,有个兽,生得似狐狸,是白的,有鬣,名朏朏。这朏朏养它在身旁,可以止忧闷。

  话说这狐狸性淫,见人便要搏,它欲与他交媾。它见治水有许多人,它性淫起来,手持木棍,跳跃向人前,两脚并立起来。禺强见了,呵呵冷笑道:“这狸精命蹇,遇着我。”举刀来杀,狸精全不惊惧,举棍相迎。战至二十合,却被禺强双手拿过身来,见丁禹王。禹王道:“你在此山多迷惑人,本当杀汝。第前面山中妖魔你是晓得的,早报与我知,我便饶你命。”狸精道:“前去五十二里,有山名阴山,多岩石、文石。这阴山中有小水出,中有草叶如柳,而四方结实,如赤菽,吃它,耳聋的便好。此去四百八十里田地,乃鼓镫山。山上有历儿冢庙,过它地,却要祭赛它。又此去八百里田地,有座鲜山,有个鸣蛇王。它生得似蛇,有四翼,声音如击磬,这是主大旱的魔王。鲜山去三百里田地,有座阳山,阳水出其中,北流注于伊水。其中有个化蛇王,生得面似人,身如豺也,生有双翼,声音如叱呼,这是主大水的魔王。它两个是相交的好朋友。大圣前去治水,却要防这两个。”禹王道:“我自理会得。”狸精叩首去了。于是禹王自霍山,北五十二里,至合谷山。又三十五里,至阴山。东北四十里,至鼓镫山。但见:金谷多薝棘,未审是草是木儿。阴山有雕棠,食之治聋,更为奇。砺石、文石皆所产,少水出兮无障陂。鼓镫赤铜,荣草地草,食治风,更足奇。迤扬来至冢儿庙,神灵显赫阻山崥。禹王与众兵将来至鼓镫山脚下,忽然烟雾四起,阴风飒飒,白日当天,昏黑不见路。众人皆道:“好怪!好怪!”禹王道:“这是冢儿庙里神来讨供献也。”出令道:“到庙查明邪正,备物奉祀。”此令一出,烟雾四散,阴风收了,时日正中天。禹王大众上山,果然有一所庙宇。时将黄昏,禹王下令安歇。自己与诸将安插庙内,独步回廊,静察气色,煞有清象。顾宋无忌、朱虎曰:“是非恶神,当用享祀。”二更时候,宋无忌、方道彰二人掩了阳气,同入庙后殿来。谒冢儿神。有青年童子守后殿门,道:“二位将军来此何事?”宋无忌道:“特来拜访尊神。”童子道:“容先通报。”顷刻,冢儿神头戴金冠,身被绿袍,迎二人进。分宾主坐定,道:“二位将军下顾小神,有何见教?”方道彰道:“特欲问前程路耳。”冢儿神道:“有大圣天威,百灵咸助,何所忌惮?特阳山化蛇,它好大水。诸君来治水,是彼对头矣!”无忌道:“有什么神通?”冢儿神道:“化蛇甚多,有神通者只是一个头目,它在伊水上三千年了。且与鲜山鸣蛇为友,彼必来相助,此在鲜山也三千年了。它鲜山多金玉,遍身玉饰金妆的,便是鸣蛇精;遍身用五色宝石妆饰的,便是化蛇精。擒化蛇则水势消矣。”方、宋二人道:“承教承教。”辞冢儿神,出祠前不提。次日,禹王设祭礼,和毛吉玉宰大牢为献,祭毕前去。三四日到了鲜山,不见动静。不两日到了阳山、伊水。

  话分两头,这化蛇精早已查得禹王来治水,却要分它水源,似不便它。它率了千千万万化蛇,各执兵器,在伊水上显起神通。禹王要将水壅塞不通处开导,它却壅起波浪令人掘不得。禹王道:“这是水里怪。”命婔、妃二人去捉它。江婔轮刀,江妃持戟,没水杀入。正逢化蛇王,果然遍身用五色宝石妆饰满身。江婔喝道:“妖蛇速退,免受分尸。”化蛇大叱一声,轮戟相迎。战了两个时辰,化蛇战两人不过,力乏而走,躲入伊水洞内藏了。二江上岸报知禹王。禹王道:“此小怪耳,且看它有甚伎俩。”禹王又一边令人治水,终日并不见化蛇一个影子。到第二日早,忽听得伊水下、阳山上喊杀连天。方道彰道:“此必是请得帮手来了。”宋无忌道:“必是邀那鸣蛇精来。”二人乃走上阳山一看,但见那鸣蛇遍身金玉,声如击磬地硁硁然响道:“你不该上门来欺人。”手持金剑一口,举起四翼,对宋无忌面上扑来,好不疾溜。宋无忌将剑拨开,方道彰拔刀相助。他四个翼搏来搏去,飞上飞下,翅阔膀大,收拾不来,被方道彰一刀砍下一翼。鸣蛇喊声救命,跌下地来。方道彰向前命众缚了。那化蛇精仗着鸣蛇威力,也蓦上岸,与江婔二人战。听得鸣蛇被捉,惊得脚酸手软,即忙举翼飞上云端要走。禺强见得明白,一箭向空射去,射中化蛇左翼,也跌下地来,被众人捆了,俱押来见禹王。禹王道:“一旱虐为灾,一拥水害民,罪在不赦。”发出斩首。下令道:“罪魁已除,其余饶它,再不许两家族类水旱害人。”众小妖各个唯唯,藏身而去。

  又二百里,至昆吾山,山多赤铜,有兽,生得似彘,有角,有音如人号哭。一般见人来,成群在那里踯躅。禹王见了道:“这物叫作詟蚔,人吃它心,不昧。”于是众人都去捉来烹吃,俱有百余斤重。又百二十里,至葌山。疏通葌水,北注于伊水。三百八十里,至蔓渠山,伊水从中出。禹王命众疏通蔓渠水,使东流于洛。忽山中跳出两个兽,人面虎身,叫声如婴儿,要来搏人吃。禹王见了道:“这兽名马腹,性好吃人。”命禺强、唐辰往捉之。禺强先往,唐辰也去。那马腹对面扑来,禺强侧身避过,马腹吓了一跳,被禺强拦腰一大木棍,马腹负痛,回身又对禺强一扑,禺强又闪在一边,亦被拦腰一棍。禺强力大,这两棍却够马腹受用。马腹腰疼,不能再扑,被禺强几棍完成了命。那一只也被唐辰打死。禺强、唐辰又寻上山去,撞着二三个人面鸟身的神。前相迎曰:“予三四人此山神也,二凶既已除去,幸勿杀别生灵。”献上金玉竹箭曰:“此蔓渠小山产也,”禺强、唐辰俱辞不受。禺强乃择用毛色禽兽,投一吉玉祀之,而不用糈奉供。  又至敖岸山,破牝羊,祭熏地之神。至青要山,珍水出其中。禹命导珍水北流,注于河。有武罗神,名魈,生得人面豹文,小腰白齿,穿两耳戴金银器,他声如鸣玉。禹祀之,磔羊一头以祭,雄鸡一个瘗之,糈用稌米。东十里,騩山,正回之水出其中,禹亦命导,北注于河。回水多飞鱼,飞上则众网之,或杖击之,状如豚而赤文。禹王曰:“你们怕雷震,食此鱼则不怕雷,且可以御兵,不伤损也。”于是各取其肉而啖。又东四十里,至宜苏山,山多金玉,玉之水出其中。禹命导向北,流注于河。

  又东二十里,至和山,太吉泰逢氏所居地,九水所都处。这九水曲回五重,合而北注于河。泰逢氏没,遂为此山之神,生得如人而虎尾,好居于荀山之阳,出入有光。远语众将曰:“善扶大圣治水有功,生灵之幸也。”众人见之,望空而拜。禹王遂设牡羊一副,陈饰吉玉。又用一雄鸡瘗之,糈用稌以祭。曰:“此泰逢神,动天地气也。”又经鹿蹄山,山亦多金玉,甘水出其中,令北流于洛。又五十里,扶猪山,虢水出焉,令北流注于洛。又西一百二十里,有兽如苍牛,名犀渠,性好食人。正逢章亥、竖亥二将先行开路,犀渠施它猛力,见他二人来,喜不自禁,自如婴儿一般叫跳。章亥正到,犀渠从山冈上来,张牙露齿,不分好歹,向前便咬。章亥抡起铁锥来斗,你看它:犀渠性狠,劈头跳来,向人撩。将军威,大铁锥无情如风飘。犀渠道:“我山中兽王曾千载。”将军道:“我天上魁宿下九霄。”犀渠道:“货送上门难舍割。”将军道:“路逢不平怎相饶。”一往一来,一舞一跳,霎时间兽王力乏伏山冈,低头乞怜把尾摇。

  那犀渠力怯,伏在路中,如婴儿叫得可怜。章亥说道:“不知你害了多少生灵,今撞着我,也是你命合该尽。”犀渠闻得此言,爬起便走。章亥赶上,又斗上半晌,被章亥几铁椎结果了。于是大众上山看水源,滽滽之水出其中,而南注于伊水。走出一个兽来,生得似獳犬,身上有鳞,毛如猪须生鳞间。大众喊道:“麟也!”禹王见了道:“此兽名,非麟也。”离鹿蹄山,直抵立扈山。凡九山,一千六百七十里。玄扈之神生得人面兽身,人过此山者,神要索人肉供献。知禹王为此经过,他显起神通,半空里起了一阵旋风,霍的一声响亮,走石飞沙,钟伯敬有诗云:淘淘怒卷水云腥,黑气腾腾闭目明。

  岭树连根都拔尽,野梅带干悉皆平。

  黄沙迷目人难走,怪石伤残路怎行?

  滚滚团团平地暗,遍山禽兽发哮声。

  当时,开路前队将军章亥、竖亥,他二人见这风来得不善,按住脚步,只见空中一人面兽身的神道:“还我人肉供献来。”章亥对竖亥道:“原来是这个毛神,舞弄神通。”答道:“供献少不得,你要的人肉却是没有,我大圣志在安民,岂害生灵?”玄扈神道:“我这例却坏不得。”章亥道:“今遇大圣,必须倒了这例,还须送我们些过山钱。”玄扈神大怒,落下云头,手拿巨斧,拦住去路道:“谁敢过此?”章亥抡起铁椎来斗,斗上二十合,竖亥也持铖相助。玄扈神气力不敌,被章亥额门一椎,化作一道清烟走了。竖、章二人寻向清烟赶去,到山凹处一石洞前,神现出本像,入洞藏了,把洞门紧紧闭住。章、竖二人喊叫毛神出来,玄扈大惊道:“他如何寻上门来,却不尴尬?”叫两个小妖门内复道:“恁大圣过去也罢,莫上我门来索我的过山钱。我立扈不比柄山、白边山多金玉,熊耳山多水玉,牡山多文石竹箭,得把来送与大圣。我玄扈之水只出些马肠之物,不敢亵渎大圣,烦将军发慈悲方便吧。”章、竖二人闻得这言,笑道:“烦你对玄扈神说,不要你金玉文石,再不许吃人肉,我便休。”小妖走去,来回报道:“我家大王道‘遵命’。请将军过去。”章亥道:“这毛神胆吓破了。”回命禹王。禹王道:“一路有神便祀,莫缺它礼。”吩咐用白鸡,以彩衣衣鸡身上,而不用糈。曰:“只此也,强似人肉,祈祷以福民为事而已。”立扈神见禹王如此有礼,从后便不想人肉。禹王又自鹿蹄山至良余山,导余水北注于河,导乳水东南注于洛,导蛊尾山龙余之水注于洛,升山黄酸之水北注于河。凡十六山二千九百八十二里。至升山冢,祀升山神,礼用太牢,婴用吉玉,祀首山魈神。禹王曰:“此魈神十六山之总神也,祠用稌黑,牺太牢。”又用櫱作醴酒,令人舞干盾击鼓,婴用一璧玉,祠尸水曰:“此天神所凭,以肥牲祀之。”用一黑犬于上,用一雌鸡于下,刲一牝羊献血,婴用吉玉。又加绘彩之饰享之中。

  次平逢之山,南望伊洛,东望谷城。有一神最毒恶,生得如人,有两头,名骄虫,是螫虫之长,他的山洞是群蜂之庐。他知禹王至也,要来索供献。率了那螫蜂、蜻蜒各样草虫成了精的,变作小儿,百数十只,皆手持长枪,拦住去路。禺强、唐辰先行,众小妖道:“慢来慢来。”禺强看了道:“好笑。”干净都是小儿怪,长不满二尺五寸,重不满八九来斤,乱刺乱打将来。禺强、唐辰大吼一声,舞刀砍去,小鬼惊慌,各把身一抖,现出本像,飞将起去。须臾间一变十,十变百,百变千,千变万,都变成无穷之虫。只见:满天飞促织,遍地舞蜻蜒。

  蜜蚂进头额,螫蜂刺眼睛。

  班尾前后咬,牛蜢上下叮。

  扑面漫漫黑,消消鬼神惊。

  纷纷的千千万万都向前,把禺、唐二人咬的咬,叮的叮。撇开百多个,便有万多个来。刀砍不着,椎拨不开,满身上缠绕了十数重。虽不到它伤了性命,却是上下前后咬得好生暴燥。两个被咬叮不过,在地上乱滚,再莫想它肯飞向别处。禹王大众到了,见这二人受此大亏,忙唤方道彰、宋无忌道:“可疾用风烟,才能够救他两个。”方道彰领命,呼起一阵大风来,吹向飞虫上去。宋无忌口里吐出一道火烟,随风熏去。风卷烟来,那千千万万飞虫被风刮上半空,四散不能相助。又被一阵火烟急得无门可躲,百儿十个小儿妖熏得泪流眼昏,咳嗽不停声,急急收了变化,躲向洞穴里藏了。骄虫见这光景道:“你破了我虫精,我也因计就计,来毒你。”吐出一阵螫气,杂向那风烟里面去。方道彰见小儿妖已走,不防它,把风一口收入,谁知风里有螫毒,宋无忌亦不防它,把烟一口收入,岂知烟里亦有螫毒。二人收了毒气,在腹里闹将起来,眼泪汪汪的抱住胸肚呕吐。禹王道:“二人中了螫毒,这毒只消用一雄鸡可解。”叫手下寻一个最大雄鸡来,约尺五寸高,十来斤重。禹王大喜道:“此斗鸡也。”叫拿在骄虫山上,替他二人穰灾。只见拿大雄鸡到山上,那雄鸡闻了螫气虫意,鸣了几声。骄虫头昏起来道:“鸡吃百虫,螫气却用不得了。”又只见方道彰,宋无忌二人口里吐出两个螫虫,却被大鸡一口吞尽,二人无恙。于是禹王率众过山。

  西四十里至廆山,交觞之水出于其阳,而南流注于洛;俞随之水出其阴,而北流注于谷水。又三十里,瞻诸之山,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