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商野史 第三回

作者:《夏商野史》钟惺

  话说禹王治水西经华山之首,曰钱来山,无水可导。次经松果山导濩水,经符禺山导符禺水。又经竹山导竹水,羭次山导漆水,南山导丹水。此五山之水皆顺流于渭水者也。

  计自钱来山,凡十九山二千九百五十七里,至騩山,即华山冢是也。这个冢乃鬼神所舍之处,知禹王至,恐禹王不来祀它。邀起一伙神鬼,约四五十个在騩山高处探望。见禹王众军人至,众神鬼弄个神通,用手指众人,初指一指,众人就在路上打一个寒噤。又一指,又打一个寒噤。一连指了数指,众人连打数个寒噤。大众都却头昏起来,爬不上山,都一蹲蹲倒山上睡着。惟禹王、伯益、朱虎、熊罴、二江、二冯、禺强、唐辰、章亥等诸将,是天生神人,不会打寒噤。头昏闷。禹王道:“这是小神卖弄,要我供献。我一路千山万水,那一山我缺它的礼。”命唐辰、章亥隐身去打探。唐辰对章亥道:“待我使路手段吓它,这个毛神看何如?”章亥道:“有手段只管用出来。”你看那唐辰把一枚枪向山上丢几个解数,上三、下四、左五、右六,尽按黄帝、风后那八门遁甲擒蚩尤的法子,这叫做人心生一念,鬼神即皆知。唐辰心里存想八门阵法,门门俱有神将神兵,那空中便排列了伤、生、休、杜、景、死、惊、开八门。那华山一伙神鬼,在山顶上看见,惊得魂飞魄散。忽然失声道:“本欲图他供献,他名下有恁的神将,空中排下风云龙虎等阵,如天罗地网一般。若与他斗弄神通,反落他手,时不当稳,便罢。罢收了法术,让他过去。”猛欲腾空而上,却又吃了一惊道:“空中布了八门,若被神兵神将围住,一时如何脱身。”只得步走回家舍去了。山下打寒噤众人,个个蹲起来,说道:“好困人天气也。”章亥、唐辰见一撮妖云落地散去,知神鬼怕门阵法,不敢驾云,以故落地而走。回报禹王,禹王道:“本设享礼祀它,它如此无状,只用一羊祭之,余品罚去。”那神鬼也不敢则声。查得十七山,惟羭山神不在其中卖弄。吩咐祠用烛,斋百日,以百牺,瘗用百瑜,温其酒百樽,陈以百圭、百璧之玉而去。华山冢诸神鬼见祀羭山神恁地丰厚也,自悔过不合弄小伎俩,反招大圣所怪。各人只得他两块半羊肉吃,罚去了许多受用,郁郁不提。

  于是禹王西二百里,观于泰胃之山,浴水出其中,东流注于河。又西一百七十里,数历山,多黄金,楚水出其上,南注于渭。又西百五十里,高山,多白银,多青碧雄黄,禹王曰:“雄黄众人可取些,有用处。”每人取下雄精几两。泾水出其上,东流注于渭。又三千七百里,至莱山。自钤山至莱山,凡十七山,前十山之神皆人面而马身,后七山之神皆人面而牛身,四足而一臂,操杖行走,这是走兽之神。祀之,毛用猪羊,白菅为席。具十辈神,祀用一雄鸡,祈曰:“莱山之上有鸟罗罗,性好食人,敕汝七神用力合擒。”七神得命,各只手操戈,往捉罗罗,直到罗罗之洞。罗罗鸟怪身似人而有羽毛,曾与鹿台山鸟怪名凫徯的、小次山怪兽名朱厌的,契拜兄弟。凫徯生得身如雄鸡而人面,它性凶恶,世有兵变,它便出。朱厌生得似白猿,白手赤足,性同凫徯,天下干戈动它便出。罗罗闻七山之神来洞擒拿它,它也持铁爪来战道:“双手毛神欺我则甚?”七神喝道:“圣王有命道‘汝食人,令我们来擒汝。速自寻死,免劳我们神色。’”罗罗大怒道:“杀人媚人,好个四足邪神。”七神见它无状,合力杀来。罗罗左支右架,双拳难敌,晃一晃飞上云霄。七神道:“它必然去请它契兄弟来,我们也邀我神伙并力相助。”遂去邀十山之神,共十有七位山神,各操杖候它来。罗罗果去鹿台、小次二山纠集凫徯、朱厌来到莱山鏖战。谁知莱山各神早已埋伏了,铃山神操铜杖,泰昌山神操金杖,数历山神操银杖,高山神亦操银杖,女牀山神操赤铜杖,龙首山神操铁杖,鹿台山神操银杖,鸟危山神操檀楮杖,小次山神操赤铜杖,大次山神操垩木杖,熏吴山神操金杖,庑阳山神操稷木杖,众兽山神操黄金杖,中皇、西皇之神俱操金杖,莱山之神檀楮杖,都是本山所出的物把来作杖。众见三个怪至,一齐杀出,把三怪围在中心。三怪各执铁瓜来斗,终寡不敌众,凫徯被龙首山神伤了左翅,飞不起。朱厌被数历山神打折一足,走不动。罗罗被中皇山神劈头一金杖,打出脑浆落草身亡。凫徯、朱厌带伤脱身不得,俱被众神打死。道:“帮恶的也合连坐。”时禹王大众已至长沙山,观泚水,众神立云中把罗罗撇在禹王面前。众人道:“此物因何而至?”禹王曰:“七神杖杀罗罗之尸也。”发回众神归本山不提。  又西北三百七十里,不周山。东望泑泽,河水南出昆仑,潜行地下,至葱岭,出于阗国,复分流歧,出合而东流于泑泽,已复潜行,南出于积石山而为中国之河。又西北四百二十里至埊山。山上多丹木,叶圆茎亦花黄,结子色赤,其果味似饴,人食之不饥。水亦是丹色,而西流注于稷泽,其中多白玉,水源又有玉膏沸沸汤汤涌出。当时黄帝来于埊山,享用这玉膏。玉膏泉内又生玄玉。玉膏流出灌于丹木之树。丹木每年变一色,五岁变五色,最清莹光鲜,有五味香馥。黄帝当时又取埊山玉荣,种在钟山之阳,遂产有瑾瑜之玉,最良坚,栗精密润泽有光。黄帝食了这玉膏,身体轻清起来。有臣跟随他的,也有多少得吃了玉膏,所以黄帝铸鼎已成,便欲仙去。有龙垂髯,下迎黄帝上天。帝便骑龙身上,龙正欲飞天,群臣后官有七十余人欲随帝上天,悉持着那龙髯。那得玉膏吃的便得上天,那未吃过玉膏的都去持龙髯。忽然髯拔堕弓,龙已上至半天,众仰扳莫及,各人抱着鸟弓哭一场而罢。后人冯犹龙诗云:天地精英出玉膏,有缘玉膏饱陶陶。

  鼎湖空抱鸟号哭,仙迹遥如北极高。

  禹王又西三百二十里,至槐江山,丘时之水出其中,而北流注于泑水。山多青雄黄,多藏琅玕\黄金玉,神名英招者主之。英招生得马身而人面,身上文如虎,而生两翼,其声音如榴,常周行四海。其北诸毗山,有槐鬼,名离仑者,居在其间,又鹰鹯所集之宅。其东恒山,有穷鬼住于其山之四胁,各在一搏而类萃。又有天神,生得形如牛,而有八足两个头,尻上一把马尾,其音如勃皇。西南四百里,昆仑之丘,神名陆吾者主之。陆吾生得虎身而九尾,人面而虎爪。这神主天九域之部界。及上帝苑囿之时节,河水出其中,而南流东注于无达;赤水出其中而东南流注于汜天之水;又洋水出其中,而西南流注于丑涂之水;又黑水出其中,而西流于太行山,且多怪鸟兽。  话说昆仑之丘出有一种好果,品名唤作沙棠,其树生得似棠梨,黄花赤实,其味如李而无果核。食了这果子,身体轻浮,涉水不会溺。沙棠把来刻舟,任你货物堆满,再莫想压得它舟沉;又有一种好菜,生得似葵,味如葱,名梹。食了这菜,可以已劳。陆吾岁岁二三月到沙棠熟时,成担挑送槐江山神英招,英招也把它山上出的青雄黄琅歼等物宝回答它。有时英招周行到它昆仑丘,陆吾常摘果梹菜请它,以此两种甚是交厚。谁知那些穷鬼与那槐鬼离仑,闻得有这好果品梹莱,起个心相邀去偷它的。时三更时分,到了昆仑丘山,见沙棠果然茂盛,那伙穷鬼每人先摘一个尝尝,滋味果然清甘,槐鬼也吃了一个,都道:“好味道。英招虽然它是个神,与我你毗山,桓山也是邻里,山邻陆吾年年送你果子,他也全没半个分惠你穷鬼。有百多众,不如尽把那大大的拣去,留那没用的还它。”众穷鬼都道:“好好。”尽上树,拣各树圆大饱满的采将下来,足足挑去百十多担,连夜回了槐江。

  次日,陆吾查看树上沙棠,要摘些来吃,树上速速朗朗,莫想有一颗好留的在树梢上。陆吾止不住心头火起道:“什么贼人如此无状?偷得我沙棠子,恁般狠。”带了二三十个小卒,驾朵云直来槐江。英招闻陆吾至,接入坐定。英招道:“今日因何事带了部卒光顾?”陆吾道:“我山上沙棠不知被什么贼人尽情盗去?我来要同足下查访查访。”英招道:“这不是别人,必是我东边桓山那些穷鬼偷吃了。”陆吾道:“怎见得?”英招道:“我路上拾得几片树叶,似沙棠叶一般。”陆吾道:“快把来看看。”英招遂去取来与陆吾看。陆吾见了道:“定是穷鬼盗害无疑。”手提画戟便去寻穷鬼,邀英招同往。英招道:“这是我山邻,不好同去得。”陆吾道:“你不去也罢。”遂率众走到桓山,大骂偷果的贼,好好送出原物。穷鬼大家正在那里吃沙棠,闻得陆吾在外厢发狠的唾骂,跳出三四十个穷鬼,各执木棍,向陆吾四面打来。陆吾与二三十个手下人用戟拨开,斗了两个时辰,不分胜负。这边英招正到,那边槐鬼也来。英招道:“两家住手,这本是桓山诸位没理,今听我劝三分:把两分挑还陆吾尊神,那一分当送你们吃也罢。”槐鬼道:“英招尊神说的有理。”槐鬼便邀众入桓山洞,挑了大半出来,交付陆吾,道:“看英招尊神面上,莫怪也罢。”陆吾道:“只是理上不该。”命小卒挑到英招洞宫,把十来担送英招。英招遂招琅玕\一双回答陆吾而去。

  话分两头,那些得吃了沙棠,相邀在桓山媱水河内游泳,试试浮沉。那河水其清洛洛。穷鬼原不曾泳水,今吃了沙棠,身体果轻浮,无半个没入水的。各个欢喜道:“也得英招神解交,不然再休想得自在也。”澡浴一会而散。后人钟敬伯诗云:沙棠佳果满千技,蓦地偷来润肚皮。  岁岁常将酬答贶,年年赍送友朋仪。  熟留群树堪怡悦?摘尽疏枝殊可仪。

  总为浮水能不没,引将穷鬼泳江湄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