潜夫论笺校正 叙录〔一〕第三十六

作者:《潜夫论笺校正》王符

  夫生于当世,贵能成大功,太上有立德,其下有立言〔二〕。阘茸而不才〔三〕,先〔四〕器能当官〔五〕,未尝服斯
〔六〕,无所效其勋。中心时有感,援笔纪数文〔七〕,字以缀愚情,财令不忽忘〔八〕。刍荛虽微陋,先圣亦咨询〔九〕。草创〔一0〕叙先贤,三十六篇〔一一〕,以继前训〔一二〕,左丘明五经〔一三〕。  〔一〕○铎按:凡古人著书,叙皆在后,又多为韵语,此亦然。  〔二〕襄廿四年左传。

  〔三〕史记贾谊传云:“阘茸尊显”,索隐引胡广云:“阘茸,不才之人。”  〔四〕“先”疑“
”。

  〔五〕文十年左传云:“当官而行。”

  〔六〕新书官人篇云:“王者官人有六等,六曰厮役。”斯、厮古今字。哀二年左传:“人臣隶圉免”,杜注:“去厮役。”释文:‘  “厮”字又作“斯”。’引韦昭注汉书云:“析薪曰斯。”按诗:“墓门有棘,斧以斯之。”毛传:“斯,析也。”说文无“厮”字,依音义当作“斯”。宣十二年公羊传:“厮役扈养”,新序杂事四亦作“斯役”。汉书食货志云:“服役者不下二人”,颜师古注:“服,事也。”○铎按:“
”程本作“役”。
,古文役。

  〔七〕初学记廿一引尚书中候云:“元龟负图出,周公援笔以时文写之。”

  〔八〕“财”与“纔”同。说文云:“忽,忘也。忘,不识也。”二字连文。汉书翟方进传:‘陈庆云:“前我为尚书时,尝有所奏事,忽忘之,留月余。”’

  〔九〕诗板云:“先民有言,询于刍荛。”按汉书艺文志论小说家云:“闾里小知者之所及,亦使缀而不忘,如或一言可采,此亦刍荛狂夫之议也。”此文本于彼。

  〔一0〕论语云:“裨谌草创之。”

  〔一一〕“先贤”二字疑误。○铎按:“先贤”与“前训”当互易。此节通为五言,“六”上疑脱“有”字。

  〔一二〕周语云:“咨之前训。”○铎按:“以”上疑脱一字。

  〔一三〕白虎通五经篇云:“五经何谓?易、尚书、诗、礼、春秋也。”左传序疏:沈氏云:‘严氏春秋引观周篇云:“孔子将修春秋,与左邱明乘如周,观书于周史,归而修春秋之经,邱明为之传,共为表里。”’汉书艺文志注:“左邱明,鲁太史。”按“草创”下数语,疑有脱误。

  先圣遗业,莫大教训。博学多识,疑则思问〔一〕。智明所成,德义所建。夫子好学,诲人不倦〔二〕。故叙赞学第一。

  〔一〕论语。凡经书已注本篇者,此不重出。

  〔二〕论语。

  凡士之学,贵本贱末。大人不华,君子务实〔一〕。礼虽媒绍,〔二〕必载于贽〔三〕。时俗趋末,惧毁术〔四〕。故叙务本第二。

  〔一〕文五年左传云:“华而不实,怨之所聚也。”

  〔二〕仪礼聘礼云:“士为绍摈。”  〔三〕孟子云:“出疆必载质。”“贽”与“质”同。白虎通文质篇云:“贽者质也;质己之诚,致己之悃愊也。”

  〔四〕句脱一字。程本作“行术”。○铎按:“术”上疑脱“圣”字,下云“遂远圣述”,是其例。

  人皆智德,苦为利昏〔一〕。行污求荣〔二〕,戴盆望天〔三〕。为仁不富,为富不仁〔四〕。将修德行,必慎其原。故叙遏利第三。

  〔一〕史记平原君传论云:‘鄙语曰:“利令智昏。”’说苑贵德篇云:“凡人之性,莫不欲善其德,然而不能为善德者,利败之也。”  〔二〕汉书楚元王传刘向封事云:“行污而寄治,身私而托公。”  〔三〕汉书司马迁传答任安书云:“仆以为戴盆何以望天。”后汉书第五伦传云:“戴盆望天,事不两施。”

  〔四〕孟子。

  世不识论,以士卒化〔一〕,弗问志行,官爵是纪。不义富贵,仲尼所耻〔二〕。伤俗陵迟〔二〕,遂远圣述〔四〕。故叙论荣第四。

  〔一〕字误。王侍郎云:‘“卒化”当作“族位”。论荣篇云:“今观俗士之论也,以族举德,以位命贤。”下文又以族、位对文,是其证。’

  〔二〕论语。

  〔三〕荀子宥坐篇云:“世之陵迟亦久矣。”汉书于定国传云:“俗化陵夷”,颜师古注:“言颓替也。”“陵夷”与“陵迟”同,说文作“夌●”。

  〔四〕“述”字误。俞樾云:‘述,读为“术”。诗日月篇:“报我不述”,释文曰:“述,本亦作术。”述、术古通用,非误也。’○铎按:俞说是也。下叙本政云:“述在于君”,亦以“述”为“术”。

  惟贤所苦〔一〕,察妒所患,皆嫉过己,以为深怨〔二〕。或因颣衅〔三〕,或空造端〔四〕。痛君不察,而信谗言〔五〕。故叙贤难第五。  〔一〕方言云:“惟,凡思也。”

  〔二〕燕策云:“我有深怨积怒于齐,而欲报之。”

  〔三〕“颣衅”旧作“类舋”。淮南子泛论训云:“夏后氏之璜,不能无考;明月之珠,不能无颣。”高诱注:“考,瑕衅也。颣,盘若丝之结颣也。”

  〔四〕汉书楚元王后刘向传元帝诏云:“俗人乃造端作基,非议诋欺。”

  〔五〕诗沔水云:“谗言其兴”,毛传:“疾王不能察谗也。”青蝇云:“无信谗言。”

  原明所起,述暗所生〔一〕,距谏所败〔二〕,祸乱所成。当涂之人,咸〔三〕欲专君〔四〕,壅蔽贤士,以擅主权〔五〕。故叙明暗第六〔六〕。

  〔一〕○铎按:“述”疑当作“迹”。汉书高惠高后文功臣表:“迹汉功臣,亦皆剖符世爵”。贾谊传:“窃迹前事”,师古注:“寻前事之踪迹。”迹、迹同。汉三老赵宽碑:“追迹前勋”,本书本政篇:“远迹汉元以来”,皆其义。“迹”或作●,故讹。

  〔二〕史记殷本纪云:“知足以拒谏。”“距”与“拒”通。

  〔三〕“咸”旧作“成”。

  〔四〕治要载申子大体篇云:“一臣专君,群臣皆蔽。”晏子春秋谏下云:“臣专其君,谓之不忠。”

  〔五〕管子明法解云:“臣有擅主者,则主令不得行,而下情不上通。”

  〔六〕○铎按:本篇“暗”作“闇”,同。

  上览先王,所以致太平〔一〕,考绩黜陟,着在五经。罚赏之实,不以虚名。明豫德音〔二〕,焉问扬庭〔三〕。故叙考绩第七。  〔一〕“太”字衍,本篇“致平”凡四见。法言寡见篇云:“因秦之法,清而行之,亦可以致平乎?”汉书王莽传:“辅翼于帝,期于致平。”颜师古注:“致太平。”后汉纪明帝纪:‘宋均曰:“治皆致平。”’后汉书崔骃后实传政论云:“以严致平,非以宽致平也。”马融传广成颂云:“致平于仁义之渊。”中论审大臣篇云:“其术诚合乎致平之道。”又云:“治国致平之术。”皆其证。○铎按:笺“本篇”当云“此篇”。  〔二〕“豫”疑当作“务”。昭四年左传云:“先王务修德音。”

  〔三〕易夬:“扬于王庭。”○铎按:“焉”犹“乃”也,“于是”也。说见经传释词二。扬庭,谓大公无私。  人君选士,咸求贤能。群〔一〕司贡荐,竞进下材〔二〕。憎是掊克〔三〕,何官能治?买药得鴈〔四〕,难以为医。故叙思贤第八。

  〔一〕“群”旧作“君”。

  〔二〕史记儒林传云:“即有秀才异等,辄以名闻,其不事学若下材及不能通一艺,辄罢之。”汉书王嘉传云:“下材怀危内顾。”

  〔三〕诗荡。“憎”今作“曾”。○铎按:此盖本鲁诗。

  〔四〕广韵三十谏:“赝,伪物。”鴈、赝古今字。韩非子说林下云:‘齐伐鲁,索谗鼎。鲁以其鴈往。齐人曰:“鴈也。”鲁人曰:“真也。”’○铎按:能,古音奴来反,说见唐韵正。

  原本天人,参连相因〔一〕,致和平机〔二〕,述〔三〕在于君,奉法选贤,国自我身〔四〕。奸门窃位〔五〕,将谁督察〔六〕?故叙本政第九。

  〔一〕春秋繁露王道通三篇云:“古之造文者,三画而连其中谓之王。三画者,天、地与人也;而连其中者,通其道也。取天、地与人之中以为贯而参通之,非王者孰能当?”

  〔二〕毛诗芣卫序云:“和平,则妇人乐有子矣。”郑笺:“天下和,政教平也。”史记秦始皇纪琅邪台刻石辞云:“天下和平。”  〔三〕“述”当作“术”。○铎按:述、术通,见上叙论荣。  〔四〕淮南子泰族训云:“身者,国之本也。”

  〔五〕注见贤难篇。  〔六〕“察”字失韵。○铎按:尔雅释诂:“存,察也。”察、存双声,察,读为“存”,即以“存”与人、因、君、身为韵。犹诗小雅小旻:“是用不集”,毛传:“集,就也。”集、就双声,集,读为“就”,即以“就”与犹、咎、道为韵;大雅常武:“以修我戎”,戎、汝双声,戎,读为“汝”,即以“汝”与祖、父为韵;易剥象传:“终不可用也”,用、以双声,用,读为“以”,即以“以”与“载”为韵(丰象传用、事协,亦同)。此皆古人变文协韵之例,说见经义述闻卷二、古书疑义举例一、三。汪以“察”字失韵,盖偶疏耳。

  览观古今,爰暨书传〔一〕,君皆欲治,臣恒乐乱。忠佞溷淆,〔二〕各以类进,常苦不明〔三〕,而信奸论〔四〕。故叙潜叹第十。

  〔一〕汉书成帝纪赞云:“博览古今。”异姓诸侯王表序云:“书传所记,未尝有焉。”律历志云:“稽之于古今,考之于经传。”

  〔二〕汉书董仲舒传云:“贤不肖浑殽”,颜师古注:“浑殽,杂也。”“浑殽”与“溷淆”同。五行志又作“溷肴”。

  〔三〕○铎按:“常”当作“帝”。本篇云:“人君之取士也,不能参听民氓,断之聪明,反徒信乱臣之说,独用污吏之言”,又云:“或君则不然,苟眩于爱,惟言是从”,即此所谓“帝苦不明,而信奸论”也。常、帝形近多相乱,述赦篇:“其文常曰”,“常”讹作“帝”,犹此“帝”讹作“常”矣。  〔四〕汉书京房传云:‘房尝宴见,问上曰:“幽、厉之君何以危?所任者何人也?”上曰:“君不明而所任者巧佞。”’  夫位以德兴,德贵忠立,社稷所赖,安危是系。非夫谠直贞亮,仁慈惠和〔一〕,事君如天〔二〕,视民如子〔三〕,则莫保爵位,而全令名。故叙忠贵第十一。

  〔一〕文十八年左传云:“宣慈惠和。”  〔二〕宣四年左传云:“君,天也。”  〔三〕注见救边篇。

  先王理财,禁民为非〔一〕。洪范忧民〔二〕,诗刺末资〔三〕。浮伪者众,本农必衰。节以制度,如何弗议?故叙浮侈第十二。

  〔一〕易系辞下传。  〔二〕汉书食货志云:“洪范八政:一曰食,二曰货。二者生民之本。”

  〔三〕诗板云:“丧乱蔑资”,毛传:“蔑,无;资,财也。”郑笺云:“其遭丧祸,又素以赋敛空虚,无财货以共其事,穷困如此。”说苑政理篇又云:‘“相乱蔑资,曾莫惠我师”,此伤奢侈不节以为乱者也。’“末资”即“蔑资”,蔑、末古通用,汉书韦玄成传云:“于蔑小子”,即书顾命“眇眇予末小子”也。○铎按:刘向用鲁诗说,此亦同。  积微伤行,怀安败名〔一〕,明莫恣欲〔二〕,而无悛容〔三〕。足以愎谏〔四〕,闻善不从。微安召辱,终必有凶。故叙慎微第十三。

  〔一〕僖廿三年左传云:“怀与安实败名。”

  〔二〕“明莫”犹言“晨昏”,或“明”为“朝”之坏。○铎按:或说长。程本“欲”讹“欢”。

  〔三〕襄八年左传云:“亦无悛容。”

  〔四〕僖十五年左传云:“愎谏违卜。”

  明主思良,劳精贤知〔一〕。百寮阿党〔二〕,不核真伪,苟崇虚誉〔三〕,以相诳曜,居官任职〔四〕,则无功效〔五〕。故叙实贡第十四。

  〔一〕汉书匡衡传云:“卑体劳心,以求贤为务。”韩非子难二:‘桓公曰:“吾闻君人者,劳于索人,佚于使人。”’“劳精”注见慎微篇。

  〔二〕礼记月令云:“是察阿党。”

  〔三〕“誉”旧作“举”,卢学士改。  〔四〕史记汲黯传:‘庄助曰:“使黯任职居官,无以踰人。”’

  〔五〕汉书朱博传云:“分职授政,以考功效。”翟方进传云:“陈咸内自知行辟亡功效。”○铎按:此章换韵。  圣人养贤,以及万民。先王之制,皆足代耕。增爵损禄,必程以倾〔一〕。先益吏俸,乃可致平〔二〕。故叙班禄第十五。

  〔一〕逸周书史记解云:“昔有毕程氏,损禄增爵,群臣貌匮,比而戾民,毕程氏以亡。”毕、必古字通。○铎按:管子版法解:“往事毕登”,宋本作“必”。隐元年左传:“同轨毕至”,说苑修文篇、隐三年公羊传注并同,白虎通崩薨篇作“必”。汉书王褒传圣主得贤臣颂:“万祥毕臻”,文选作“必”。今本逸周书作“毕程氏”,盖后人不识古字而改之。又诗荡:“大命以倾。”  〔二〕○铎按:“致平”见上,亦见下章。

  君忧臣劳〔一〕,古今通义〔二〕。上思致平,下宜竭惠〔三〕。贞良信士,咸痛数赦。奸宄繁兴,但以赦故。乃叙述赦第十六〔四〕。

  〔一〕越语:‘范蠡曰:“为人臣者,君忧臣劳。”’

  〔二〕汉书董仲舒传:“天地之常经,古今之通义。”○铎按:语本孟子滕文公上篇。

  〔三〕“惠”疑“虑”之误。考绩篇云:“群臣所当尽情竭虑称君诏也。”○铎按:惠、慧古字通,论语卫灵公篇:“好行小慧”,郑注:‘鲁读“慧”为“惠”。’即其证。“竭慧”犹言“竭知”。义、惠,支、脂合韵,与上叙浮侈同。本篇用韵之例,或通章隔句韵,或四句一换韵。如汪说,则后六句有韵,而“义”字失韵矣。

  〔四〕前后文俱云“故叙”,此作“乃”,变文使与上相避。

  先王御世,兼秉威德,赏有建侯,罚有刑渥。赏重禁严〔一〕,臣乃敬职。将修太平,必循此法〔二〕。故叙三式第十七。

  〔一〕“禁严”二字旧倒。

  〔二〕“循”旧作“媚”。按考绩篇云:“世主不循考功,而思太平。”今据改。  民为国基,谷为民命〔一〕。日力不暇,谷何由盛?公卿师尹,卒劳百姓〔二〕,轻夺民时,诚可愤诤!故叙爱日第十八。

  〔一〕管子山权数篇云:“谷者,民之司命也。”初学记廿七引范子:‘计然云:“五谷者,万民之命,国之重宝。”’

  〔二〕诗节南山。

  观吏所治,斗讼居多。原祸所起,诈欺所为。将绝其末,必塞其原。民无欺诒,世乃平安〔一〕。故叙断讼第十九。

  〔一〕论衡宣汉篇云:“圣主治世,期于平安。”  五帝三王,优劣有情〔一〕。虽欲超皇,当先致平〔二〕。必世后仁〔三〕,仲尼之经。遭衰奸牧,得不用刑?故叙衰制第二十。  〔一〕白虎通号篇云:“德合天地者称帝,仁义合者称王,别优劣也。”后汉书曹褒传肃宗元和二年诏云:“三五步骤,优劣殊轨。”章怀注引孝经钩命决云:“三皇步,五帝骤,三王驰。”

  〔二〕白虎通云:“号之为皇者,煌煌人莫违也。烦一夫扰一士以劳天下,不为皇也。不扰匹夫匹妇,故为皇。”○铎按:虽、唯古字通,言唯其欲超越三皇,则当先致太平也。

  〔三〕论语。

  圣王忧勤〔一〕,选练将帅〔二〕,授以鈇钺〔三〕,假以权贵。诚多蔽暗,不识变势,赏罚不明,安得不败?故叙劝将第二十一。

  〔一〕毛诗鱼丽序云:“始于忧勤,终于逸乐。”汉书司马相如传云:“王者固未有不始于忧勤,而终于佚乐者也。”

  〔二〕史记赵世家云:“选练举贤,任官使能。”

  〔三〕淮南子兵略训云:‘凡国有难,君自宫召将诏之。将军受命,卜吉日以受鼓旗。君入庙门,西面而立。将入庙门,趋至堂下,北面而立。主亲操钺持头授将军其柄,曰:“从此上至天者,将军制之。”复操斧持头授将军其柄,曰:“从此下至渊者,将军制之。”’“鈇”与“斧”同。

  蛮夷猾夏〔一〕,古今所患。尧、舜忧民〔二〕,皋陶御叛〔三〕;宣王中兴〔四〕,南仲征边〔五〕。今民日死,如何弗蕃〔六〕?故叙救边第二十二。

  〔一〕志氏姓篇“猾”作“滑”。

  〔二〕孟子云:“圣人之忧民如此。”

  〔三〕“御”旧作“术”。按“御”与“御”同。○铎按:“抵御”字正当如此作。

  〔四〕毛诗序云:“烝民,尹吉甫美宣王也。任贤使能,周室中兴焉。”

  〔五〕诗常武。  〔六〕诗崧高云:“四国于蕃”,郑笺:“四国有难,则往扞御之,为之蕃屏。”哀十六年左传:‘子西曰:“吾闻胜也信而勇,不为不利,舍诸边竟,使卫藩焉。”’杜注:“使为屏藩之卫。”“蕃”与“藩”通。  凡民之情,与君殊戾,不能远虑〔一〕,各取一制〔二〕,苟挟〔三〕私议〔四〕,以为国计。宜寻其言,以诘所谓〔五〕。故叙边议第二十三。

  〔一〕论语云:“人无远虑。”

  〔二〕“各”旧作“督”。按本篇云:“各取一阕”,今据改。  〔三〕“挟”旧作“扶”。  〔四〕管子法法篇云:“明君在上位,民毋敢立私议自贵者。”

  〔五〕汉书贾谊传云:“听言之道,必以其事观之,则言者莫敢妄言。”

  边既远门〔一〕,太守擅权。台阁不察〔二〕,信其奸言,令坏〔三〕郡县,殴民内迁。今又丘荒,虑必生心〔四〕。故叙实边第二十四。

  〔一〕王先生云:‘“门”疑“阙”。’继培按:作“阙”是也。本篇云:“小民谨劣,不能自达阙廷。”后汉书南蛮板楯蛮夷传云:“虽陈冤州郡,而牧守不为通理,阙庭悠远,不能自闻。”亦一证。

  〔二〕后汉书仲长统传昌言法诫篇云:“光武皇帝矫枉过直,政不任下,虽置三公,事归台阁。”章怀注:“台阁,谓尚书也。”

  〔三〕“令坏”旧作“今怀”。  〔四〕王先生云:‘“必”疑“戎”之误。庄廿八年左传云:“戎之生心。”’○铎按:“虑”当作“虏”,二字形音俱近,故讹。本篇云:“诚不可久荒,以开敌心。”又云:“西羌、北虏,必生窥欲。”是其明证矣。王说失之。又按此以“心”与权、言、迁合韵,知闭口音之变,汉末已然。近人谓始于胡曾之时,考之未审耳。胡曾有戏妻族语不正诗,见全唐诗。  天生神物,圣人则之〔一〕。蓍龟卜筮,以定嫌疑〔二〕。俗工浅源〔三〕,莫尽其才。自大非贤〔四〕,何足信哉?故叙卜列第二十五。

  〔一〕易系辞下传。

  〔二〕礼记曲礼云:“卜筮者,先圣王之所以使民决嫌疑,定犹与也。”

  〔三〕○铎按:“源”疑当作“顽”,声之误也。广雅释诂一:“顽,愚也。”本篇云:“世俗小人,浅陋愚戆。”是其义。

  〔四〕句有误字。○铎按:“大非”二字疑倒。本篇云:“圣贤虽察不自专,故立卜筮以质神灵。”又云:“及周史之筮敬仲,庄叔之筮穆子,可谓能探赜索隐,钩深致远者矣。”故曰“自非大贤,何足信哉”?

  易有史巫〔一〕,诗有工祝〔二〕。圣人先成,民后致力〔三〕。兆黎劝乐〔四〕,神乃授福〔五〕。孔子不祈,以明在德〔六〕。故叙巫列第二十六。

  〔一〕巽九二。

  〔二〕楚茨。

  〔三〕桓六年左传云:“圣王先成民,而后致力于神。”

  〔四〕王侍郎云:‘孟子:“而民欢乐之”,音义:“欢乐本亦作劝乐。”臧氏玉琳经义杂记引左氏昭九年注疏,谓晋、唐时本皆作“劝乐”,又引中庸“子庶民则百姓劝”,及汉书王莽传注,以证“欢”为“劝”之误。今按灵台篇:“不日成之”,郑笺云:“言说文王之德,劝其事,忘己劳也。”绵篇:“鼛鼓弗胜”,毛传云:“言劝事乐功也”,孔疏云:“是其劝乐之甚也。”“劝事乐功”即解“劝乐”之义。’

  〔五〕桓六年左传云:“民和而神降之福。”  〔六〕即本篇“子路请祷”事也。礼记礼器云:‘君子曰:“祭祀不祈。”’郑注:‘祈,求也。祭祀不为求福也。诗云:“自求多福”,福由己耳。’在‘孔子曰:“我战则克,祭则受福”’之后,古本或有“君子”作“孔子”者。○铎按:礼器此节下文亦称“孔子曰”,则“祭祀不祈”亦孔子语甚明。  五行八卦,阴阳所生,禀气薄厚,以着其形〔一〕。天题厥象,〔二〕人实奉成〔三〕。弗修其行,福禄不臻。故叙相列第二十七。

  〔一〕论衡无形篇云:“人禀气于天,气成而形立。”

  〔二〕诗麟之趾疏引中候握河纪云:“帝轩题象,麒麟在囿。”后汉书曹褒传章怀注引帝命验曰:“顺尧考德,题期立象。”宋均注云:“题五德之期,立将起之象。”“题象”盖用彼文。

  〔三〕白虎通三正篇云:“王者当奉顺而成之。”

  诗称吉梦〔一〕,书传亦多,观察行事,占验不虚。福从善来,祸由德痡〔二〕,吉凶之应,与行相须〔三〕。故叙梦列第二十八。

  〔一〕斯干。

  〔二〕尔雅释诂云:“痡,病也。”

  〔三〕说苑敬慎篇:‘老子曰:“人为善者,天报以福,人为不善者,天报以祸。”’新书大政上篇云:“行之善也,粹以为福已矣;行之恶也,粹以为菑已矣。故受天之福者,天不功焉;被天之菑,则亦无怨天矣,行自为取之也。”

  论难横发,令道不通。后进疑惑,不知所从〔一〕。自昔庚子,而有责〔二〕云。予岂好辩〔三〕?将以明真。故叙释难第二十九。

  〔一〕论语云:“后进于礼乐”,何晏注:“先进、后进,谓士先、后辈也。”汉书游侠陈遵传云:“为后进冠。”冯奉世传杜钦疏云:“臣闻功同赏异,则劳臣疑;罪钧刑殊,则百姓惑。疑生亡常,惑生不知。所从亡常,则节趋不立;不知所从,则百姓亡所错手足。”

  〔二〕“责”旧作“贵”。

  〔三〕孟子。

  朋友之际,义存六纪〔一〕,摄以威仪〔二〕,讲习王道〔三〕,善其久要,贵贱不改。今民迁久〔四〕,莫之能奉〔五〕。故叙交际第三十。

  〔一〕白虎通三纲六纪篇云:“六纪者,谓诸父、兄弟、族人、诸舅、师长、朋友也。”

  〔二〕诗既醉。

  〔三〕易兑象曰:“君子以朋友讲习。”汉书扬雄传长杨赋云:“士有不谈王道者,则樵夫笑之。”又法言吾子篇序云:“降周及孔,成于王道。”颜师古注:“言自周公以降,至于孔子,设教垂法,皆帝王之道。”或云:“王”当为“至”。○铎按:朋友交际,岂皆讲习王道?至道所包者广,当是也。

  〔四〕论语云:“民散久矣。”迁、散同义,周语云:“犹有散迁懈慢,而着在刑辟,流在裔土。”○铎按:“散”之为“迁”,犹“播散”之为“播迁”,“盘散”之为“蹁
”矣。志氏姓篇作“今民散久”。

  〔五〕“奉”当作“矣”,与上韵协。○铎按:作“矣”是也。

  君有美称,臣有令名,二人同心,所愿乃成。宝权神术,勿示下情〔一〕,治势一定〔二〕,终莫能倾。故叙明忠第三十一。

  〔一〕“勿”旧作“勾”。按韩非子二柄篇云:“人主不掩其情,不匿其端,而使人臣有缘以侵其主。”难三云:“术者,藏之于胸中,以偶众端而潜御群臣者也。”主道篇云:“君无见其所欲,君见其所欲,臣将自雕琢。君无见其意,君见其意,臣将自表异。”皆“勿示下情”之义。  〔二〕○铎按:本篇作“治势一成”,“成”亦“定”也。易系辞上传:“乾坤定矣”,虞翻注:“定,谓成列。”吕氏春秋仲冬纪:“以待阴阳之所定”,高诱注:‘“定”犹“成”也。’周礼小司徒:“使各登其乡之众寡六畜车辇”,郑注:‘登,成也;“成”犹“定”也。’周语下:“听无耸,成也”,晋语二:“谋既成矣”,四:“民无成君”,吴语:“吴、晋争长未成”,韦昭注并云:“成,定也。”此二字古音同部,故互训也。

  人天情通,气感相和,善恶相征,异端变化〔一〕。圣人运之,若御舟车,作民精神,莫能〔二〕含嘉。故叙本训第三十二。

  〔一〕淮南子泰族训云:“圣人者,怀天心声,然能动化天下者也。故精诚感于内,形气动于天,则景星见,黄龙下,祥风至,醴泉出,嘉谷生,河不满溢,海不溶波。逆天暴物,则日月薄蚀,五星失行,四时干乖,昼冥宵光,山崩川涸,冬雷夏霜。天之与人,有以相通也。”

  〔二〕“能”疑“不”。○铎按:“莫能”二字疑倒。

  明王统治,莫大身化〔一〕,道德为本,仁义为佐〔二〕。思心顺政,责民务广,四海治焉,何有消长?故叙德化第三十三。  〔一〕管子权修篇云:“身者,治之本也。”君臣上篇云:“身立而民化。”淮南子主术训云:‘人主之立法,先自为检式仪表,故令行于天下。孔子曰:“其身正,不令而行;其身不正,虽令不从。”故禁胜于身,则令行于民矣。’道应训:‘詹何曰:“臣未尝闻身治而国乱者也,未尝闻身乱而国治者也。”’

  〔二〕淮南子览冥训云:“持以道德,辅以仁义。”说苑谈丛篇云:“万物得其本者生,百事得其道者成。道之所在,天下归之;德之所在,天下贵之;仁之所在,天下爱之;义之所在,天下畏之。”

  上观大古,五行之运,咨之诗、书,考之前训〔一〕。气终度尽,后代复进。虽未必正,可依传问〔二〕。故叙五德志第三十四。

  〔一〕周语云:“必问于遗训,而咨于故实。”后汉书胡广传云:“必议之于前训,咨之于故老。”

  〔二〕“问”当作“闻”。哀十四年公羊传云:“所传闻异辞。”白虎通礼乐篇云:“圣人之道,犹有文质,所以拟其说,述所闻者,亦各传其所受而已。”○铎按:此书多以“问”为“闻”,注见遏利篇“呜呼问哉”下。

  君子多识,前言往行。类族变物〔一〕,古有斯姓。博见同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〔二〕。故叙志氏姓第三十五。

  〔一〕○铎按:本篇引易作“辩物”,说详彼。  〔二〕○铎按:此章脱文十三,诸本皆如是。校写既竟,辄详绎篇旨而补之。少孙续史,窃附通人;束
补亡,存思在昔。十三字如下:“祖,以赞贤圣。序此假意,待士揖损。”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