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公全传 第一百十一回 知府定计拜贼人 济公巧捉华云龙

作者:《济公全传》

  话说镇山豹田国本,听说知府来拜,立刻由里面出来迎接。到了大门外,一瞧,见许多的官人跟随,知府坐着大轿。田国本来到轿前,说:“公祖大人驾到,草民田国本接待来迟,望乞大人忽罪。”知府张有德立刻吩咐轿子撤抬杆,去扶手,当时下轿。知府说:“久仰田员外大名,今幸得会,员外何必太谦。”田国本说:“大人请。”知府往里走,济公贴身随后跟。从众班头,都在二门外站住,济公与知府来到大厅。田国本说:“大人请坐。”知府坐下。田国本并不谦让,也坐下相陪,吩咐手下人献茶。田国本说:“今天大人驾临,有何贵干?”知府说:“本府久闻员外大名,特来拜访,藉此畅谈。”说着话,济公站在知府身后,身上往隔扇上一靠,二目一闭,好似要睡。田国本一瞧说:“大人尊管家,必是熬了夜,身体困倦,何妨到外面歇歇去。”济公借他这句话,一睁眼往外就走,知府也并不拦。和尚出了大厅,直奔花园。来到花园角门,探头往里一看,见花园齐整,暖阁凉亭,楼台小树,正北是三间花厅,乾坤盗鼠华云龙,站在花厅门首,正往角门这边看。贼人原本在花厅里,摆了一桌酒,自己也喝不下去,终然贼人胆虚,心中盘算:“知府无故来拜,其中必有隐情。”自己一想:“莫非前来拿我?”心中实属不安。站起身出了花厅,往外探头瞧见济公是跟班的打扮,又洗了睑,华云龙认不出来,点首叫济公,华云龙要问问知府带多少人,做什么来了。华云龙直叫;“二爷,这里来。”济公也不言语。华云龙一想,这个跟班的,不是聋子,定是哑子,赌气也不叫了。进了花厅,济公随着,来到花厅门首,用两手把门一植,说:“华云龙,你这可跑不了了。”华云龙一听,是济公的口音。喊人吓的亡魂皆冒,华云龙说:“师父,你老人家为什么拿我?”和尚说:“我倒不打算拿你。我要拿你,在小月屯马静的夹壁墙也把你拿了。再不然,蓬莱观陆通攒住你腿的,我也就拿住你了。”华云龙一想:“是呀,这为什么拿我呢?”和尚说:“田国本到知府衙门去送信,叫我拿你来。”华云龙一听说:“好。田国本狗娘养的,真是人面兽心。”和尚说:“你就认了命罢。”即用手一指,已把华云龙用定神法定住。和尚转身出来,来到二门,把柴元禄、杜振英叫进去,来到花园,和尚说:“这是华云龙,就拿住了,你们去锁罢。”柴、杜二人喜出望外,来到花厅一瞧,果然不错,这才抖铁链把淫贼锁上。和尚一伸手,由华云龙兜囊,把奇巧玲球透体白玉镯、十三挂嵌宝垂珠凤冠掏出来交给梁元禄。和尚说:“带着走,拿田国本去。”书中交代:田国本原本是西川坐地分赃的大贼头。他自己因为金银也存足了,手下绿林人,在外面做的案也多了,田国本恐怕一人犯案,牵连大众,自己携眷逃至曲州府。手里有银钱,就在那买房落户,同邱成、杨庆三个人,在这里隐遁。先前倒是循规蹈矩。后来皆因秦丞相的兄弟花花太岁王胜仙来到曲州府取租钱,在曲州府打了公馆。田国本去拜王胜仙,打算要走王胜仙的门子,着王胜仙喜爱什么。见王胜仙古玩字画金珠一概不爱,就是喜爱美女,除爱美女,别无所好,田国本一想,定了一个美女胭粉计。他花了三千银子,买了一个歌妓,长得十分美貌,名叫玉兰。田国本就把玉兰叫到跟前,说:“玉兰,我打算拿你走个门子,把你给秦丞相的兄弟。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玉兰说:“员外有什么话只管吩咐。”田国本说:“我明天清王胜仙来吃饭。你打扮淡妆素服,故意到厅房去,作为找我。叫王胜仙看见你,他要问我,我就说你是我妹子,在家守寡。他要愿意,我把你聘给他,你也可以享荣华,受富贵,比跟我胜强百倍,我也得一门好亲戚。”玉兰点头,次日田国本就把王胜仙请来吃饭。正在厅房喝酒谈话,玉兰打扮好了,来到厅房门首说:“员外在屋里没有?”说着话,一掀帘子,故意说:“哟,这婆子丫环真可根,这屋里有生客坐着,也不告诉我。”说罢,斜膘杏眼,瞧了三胜仙两眼,放下帘子回归后面。王胜仙瞧的眼都直了,这才问:“田员外,这是你什么人?”田国本故意叹了一声说:“这是我的小妹。她出阁不到一个月,丈夫死了。现在就在我家住着,倒是我一块病。”王胜仙说:“员外何不再给找个人家另聘呢?”田国本说:“没有合适的主,我也不肯给。”王胜仙也没肯再往下说。吃完了饭,告辞,自己回了公馆。王胜仙就对众家人说:“我自生人以来,没见过这样的美女,就是田国本他的个妹子,实在貌比西施。”旁边有家人王怀忠说:“太岁爷,我去跟田员外说去,就提你老人家续弦,大概他也愿意给。”王胜灿说:“好。你若能给我说要了,我给你二百两银子。”王怀忠说:“就是罢。”立刻到田国本家,一见田国本,提说王胜仙求亲之事。田国本正愿意,就把玉兰给了王胜仙。过门之后,田国本从此倚仗跟秦相的兄弟结了亲,在本地无所不为,结交官长,走动衙门,包揽词讼。前任知府是清官,不合他的意,他给王胜仙一封信,王胜仙一见秦相,秦相奏折子,把知府调开。这个知府张有德,又不合他的心,又给王胜仙一封信,王胜仙又一见秦丞相,秦丞相就问:“你怎么个亲戚,皇上家的命官,都不合他的意?焉能由他调遣。”王胜仙碰了秦丞相的钉子,就给田国本写回信,命他查知府的劣迹,再参他。田国本前次捏报盗劫,这次又派邱成送人头,打算要把知府毁了。焉想到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贼人也是恶贯满盈,今天正在厅房陪知府谈话,见柴、杜二位班头,锁着华云龙,同济公来到厅房。田国本一见,勃然大怒。说:“什么人胆大,敢在我这里办案!”贼人站起身,意欲动手。济公手一指,把田国本定住。刘春泰赶进来一抖铁链,把贼人领上。鹞于眼邱成、金翅雕杨庆听见一乱,蹿出来拉刀要拒捕,也被济公用定神法定住,一并锁上。知府吩咐打道回衙,立刻押解喊人,一同回到衙门。老爷升堂,吩咐将放告牌搭出去,少时就有二十多人,皆来告田国本。也有告他霸占房产的,也有告他抢夺妇女的,也有告他因帐目折算田地的,种种不一。这个时节,安西县曾大老爷,派人来请济公,到衙门去喝酒。和尚去后,知府讯问了众贼的口供,暂为看押起来。候济公回来,再解了走。这曲州府街市上,吵嚷动了,都知道灵隐寺济公拿了华云龙、田国本、二大爷、三太爷。这一吵嚷不要紧,惊动了江洋大盗,一个叫追云燕子姚殿光,一个叫过度流星雷天化。这两个贼人,乃是玉山县三十六友之内的,正在曲州府这里住着,听说华云龙被济颠和尚拿到知府衙门,姚殿光说;“雷贤弟,咱们跟华云龙金兰之好,不知道便罢,既知道,你我不能不管。咱们或是劫牢反狱,或是把济颠和尚杀了,给华二弟报仇,总得设法把华云龙救出来。”雷天化说:“兄长言之有理。你我到外面探访探访去。”两个人由店里出来,在街市闲游,天光已然点灯,只见由对面两个从人,搀着一个穷和尚。从人说:“师父,你是喝醉了罢。”和尚说:“没醉。我就是拿华云龙的济公和尚,有不服的,只管来对我。”姚殿光一听是济颠和尚,贼人要伸手拉刀,替华云龙报仇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