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公全传 第二百三十九回 因救千金被贼获 为吓贼人装鬼神

作者:《济公全传》

  话说安天寿把四个贼婆杀死,到屋中要救小姐,焉想到踪迹不见,安天寿一看就愣了。自己正在发愣之际,忽听外面有人喊嚷“拿贼”!书中交代:王胜仙白从镇江府打了他四十板子,他来找秦魁。同风月公子马明;带领家人来到门首。往里面一回禀,秦魁一听叔叔来了,赶忙往外迎接。来到外面给王胜仙行礼,王胜仙给风月公子马明一引见,大众往里够奔。来到大厅,王胜仙一看,这里坐着一个老道。王胜仙就问;“贤侄,这位道爷是谁?”秦魁说:“这是我师父混天老祖,教给我炼金钟罩铁布衫。”这个老道会妖法,说在这裹住着,他会配各样的耍药。金枪不倒,美女自脱衣等药。秦魁虽爱炼,可也是酒色之徒,故此拿老道敬为上宾,立刻给王胜仙一引见,说:“这是我师父,他老人家善会呼风唤雨;撒豆成兵,搬山倒海,五行变化,前知五百年,后知五百年,能掐会算,善晓过去未来之事。”王胜仙说;“这就是了。”秦魁说:“叔叔今天从哪来?”王胜仙说:“别提了,我原本要上金山寺去出善会,走在江口,碰着一个美貌的女子,船上插着海潮县正堂的旗子。我要到她船上去,不想被她手下一个能人,将我踢下江上,幸亏我命长,也不知怎么会上来了。镇江府知府赵翰章赶上这件事,我跟他一道名姓,他倒反打了我四十板子。我这口气不出,美人也没得到手、这个美人我真爱的了不得,我来找你给我想个主意。”旁边混大老祖哈哈一笑,说:“这乃小事一段。大人打算要这个美人容易,我去施展法术,将她带来,不费吹所之力。”王胜仙一听,喜出望外,说:“祖师爷要真能把这女子给我得来,我必有重谢。”老道说:“既然如是;大人等着,我去去就来。”老道出了葵花庄,在江口一等,工夫不大,见海湖县这只船来了。老道口中念念有词,立刻一阵狂风大作,老道上船将婆了丫环杀死,在小姐天灵盖上打了一迷魂掌,小姐糊里糊涂,老道施展法术,风裹着把小姐带回来,交与婆子,叫婆子给烧了一道符灌下去,等小姐明白过来,慢慢劝解。老道来到大厅说:“王大人,我山人已将美人给你得来。”王胜仙千恩万谢,在大厅摆酒,大家开怀畅饮。依着老道,今天先不叫王胜仙跟小姐入洞房。王胜仙喝醉了,一定要入洞房。如其那女子不依从,今天叫人把她捆上,也别管她答应不答应。老道说:“既是王大人今天要入洞房,如果她不从,我给你一粒药给她吃了,管保叫她自厢情愿。”王胜仙乐的了不得,赶紧叫家人先去问问婆子劝的怎么样,答应没答应?家人来到这院中方要说话,见地下四个婆子被杀。家人连忙跑到大厅,说:“可了不得了,那院里四个婆子都死在院里,被人杀了,有一个人进了屋子。”秦魁一听,说;“赶紧叫二位护院的拿贼,别放贼走了。”他这家中两个护院的原是西川路的两个贼,一个叫鸡鸣鬼全得亮,一个叫造月鹏程智远。家人给一送信,二人各拉兵刃,吩咐鸣锣聚众,一直来到东跨院。安天寿在屋中找小姐没有了,找了半天,方转身出来。全得亮一声喊嚷:“好贼,你往哪里走!”安天寿一看见全得亮头戴翠蓝色六瓣壮士巾,上按六颗明镜,身穿箭袖袍,腰系丝驾带,单衬袄,薄底靴子,面似姜黄,两道短眉毛,一双三角眼,鹦鼻子,两腮无肉,手擎一条花枪。后面跟定一人,头上紫缎色壮士帽,身穿紫箭袖单衬袄,薄底靴子,手擎一把钢刀,柴脸膛,一罢的花斑,凶眉恶眼,怪肉横生。安天寿见小姐没了真急了,当时一顺手中刀说:“好贼人,你等施展什么妖术邪法,把我家小姐抢来,今天安大太爷把尔等刀刀轨尽,剑剑诛绝。”全得亮赴上前,抖花枪照定安天寿便嗓咽喉就扎。安天寿用刀往外一拨,贼人往回一撤枪,反枪照定胸前刺来。这条枪三花九摆,金鸡乱点头。安天寿刀法纯熟,门路精通,急架相还。程智远摆刀过来协力相帮,手下恶奴各掌灯球火把,齐声喊嚷。安天寿一看人多势众,打算要走。秦魁同老道赶到,老道见全得亮、程智远两个人拿不了安天寿,老道说:“二位闪开。好小辈,放着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自找寻,待山人来拿你。”全得亮二人往旁边一闪,老道口中念念有词,说声“敕令”,用于一指,将安天寿定住。程智远摆刀要杀,老道说:“别杀,捆上他带到前面,细细的审问审问。”他这才立刻将安天寿插上,搭着来到大厅。王胜汕、秦魁、马明,同老道在上面坐定,老道说:“你姓什么?叫什么?来此何干?趁此实说。”安大寿把眼一瞪,说:“你家大太爷行不更名,住不改姓,我姓安名叫安天寿,绰号人称独角蛟。我乃是海潮县三班都头,只因你等为非做恶,施展妖术邪法,抢我家小姐。我奉找们老书堂谕,前来寻找我家小姐。大太爷既被你拿住,杀剐你给我快行。”秦魁说:“祖师爷何必还细问他,把他杀了就完了。”正说着话,忽听后宅“当当当”碘响一阵,秦魁一听一愣,每逢宅内有紧要事才打碘。正在一愣,婆子来到前面大厅,慌慌张张说:“庄主可了不得了,后宅闹大鬼,把大姨奶奶、二姨奶奶全吓死了,你快去瞧瞧罢。”秦魁一听说:“这事奇怪,你我同去瞧瞧去。”全得亮、程智远说:“这必是绿林人装神弄鬼。”秦魁立刻叫两个家人在大厅看守安天寿,秦魁同王胜仙,风月公子马明,老道混天老祖,带领鸡鸣鬼全得亮,造月鹏程智远,大众一同够奔内宅。秦魁自己到屋中一看,众姨奶奶全都死过去了,人事不知。秦魁叫了几个大胆的婆子,把大姨奶奶、二姨奶奶搀扶起来,慢慢的呼唤,好容易才还醒过来。老道交给秦魁几丸定神药,拿阴阳水化开,给众位姨奶奶喝下去,定了定神,秦魁说:“众位姨奶奶是怎么一段事,全都给吓死过去?”大姨奶奶说:“我等在灯下跟婆子丫环说着话,等候公子爷过来安歇,忽然间由外面进来一个大鬼,身高有一丈,五色脸大脑袋,冲着我们一晃,吓的我们全糊涂了,也不知这鬼哪里去了。”秦魁一听,气得“哇呀哇呀”怪叫如雷,说:“好鬼,胆敢搅闹我的家宅不安,尔等赶紧给我寻找,找着把他碎尸万段。”众家人点上灯笼。各处寻找,前前后后院中都找遍了,并无踪迹。这才来到后面,说:“庄主爷,我等都找遍了,并没有。”鸡鸣鬼全得亮,造月鹏程管远,两个人本是绿林人,什么事瞒不了他们,这两个人在绿林中什么事都做过,蹲到水坑里就装龙,抹一脸锅烟子,就装灶王,哪行人知道哪行事,程智远说:“庄主爷,你老人家不知道,这决不是鬼,必是安天寿的余党。”秦魁说:“我也明白,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哪里来的鬼,这乃是无名的小辈装神弄鬼,要是好朋友就不该跑,好鬼狗娘养的,吓坏我的爱妾!”秦魁站在院中破口大骂,焉想到英雄侠义,就是不听人骂,忽然房上答了话。一声喊嚷,声音洪亮,说:“好闲囊的,你先别骂,大太爷本不是鬼。只因你等为非做恶,无故抢掳良家的妇女,大太爷乃侠义英雄,专杀上豪恶霸,赃官妄党,搭救义夫节妇,孝子贤孙,今天特意前来结果尔等的性命。”鸡鸣鬼全得亮、造月鹏程智远说;“你下来。”当时出房上跳下二位惊天动地的大英雄。不知来者是谁,且看下回分解。
精选古籍
古籍分类

©2019 学门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4508号-2

电脑版